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十章 鸿门宴(下)

富贵不淫 收藏 1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三十章 鸿门宴(下) 局势一片大乱,郑寅来明朝之前还是一个大学生,哪里见过这样的情景?也早慌了手脚,握枪的手哆哆嗦嗦已经满是汗水。黄子澄起身来到朱棣面前躬身道:“燕王殿下受惊了,下官先行告罪。” “既然知道有罪,为什么还做这夷灭九族的勾当?”周王在一边吼道。 黄子澄仍然是有礼有节,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十章 鸿门宴(下)

局势一片大乱,郑寅来明朝之前还是一个大学生,哪里见过这样的情景?也早慌了手脚,握枪的手哆哆嗦嗦已经满是汗水。黄子澄起身来到朱棣面前躬身道:“燕王殿下受惊了,下官先行告罪。”

“既然知道有罪,为什么还做这夷灭九族的勾当?”周王在一边吼道。

黄子澄仍然是有礼有节,对周王施以躬礼后道:“纵观古今,天下大势,诸王强则帝王弱,藩王造反者屡屡皆是,汉有七国之乱,即便是盛唐也有安禄山和史思明之事。如今燕王坐镇北京,兵强马壮,如日中天,而我主柔弱,兼且为叔侄之辈,只怕历史重演,百姓惨遭涂炭,大明基业颠覆啊。为此,微臣出此下策,兵谏燕王,如燕王同意明日辞去防守北京之职,全家返回京师,则燕王殿下俸禄及世袭燕王之爵永远不变,倘殿下执拗不辞,那下官今日只好拟奏折议,告燕王殿下谋刺皇太孙,要篡太子之位。”

朱棣听了,俾伲冷笑,一言不发。这时郑寅看他们并非想就此杀了燕王,顿时胆子也大了,来到黄子澄面前道:“奴才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不过,不管你让不让问,我还是要问,黄大人说得很是有理,古往今来,的确是有诸王谋反的例子。可是,古今已经有多少朝代了?又有几次谋反,除了汉唐,还有几次?”

黄子澄想了想摇摇头,道:“像样的谋反还真就没有了。”

郑寅听了,知道他已中套儿:“那我来问黄大人,我王殿下,从北京千里迢迢而来,不辞辛苦,备下厚礼,为皇太孙庆贺,像是要造反的样子吗?如果只带着百十来个人,就能造反,那天下岂不是太容易得了?”

黄子澄被问得无言以对,这时齐泰上前道:“殿下勿怪,我等并非恶意,如今天下太平,四海安宁,驻守边关之事,完全可以交由手下将官,各位王爷回京团聚,共主大事岂不更好?何必非要去苦海延边?卑职以为,若燕王殿下能够有此倡议则其他诸王,定会响应,那时皇太孙无忧,天下无忧,百姓幸甚,百官幸甚啊。”

郑寅听了,围着齐泰绕了一圈道:“天下太平了吗?蓝大将军刚刚从罕东回来,就又出京征战,还有什么傅大人,沐大人哪一个在家守着,今儿蒙古作乱,明儿南蛮兴兵,这就算太平了?我们来之前,徐王妃还差点被刺 ,连漠北萧家都出来兴风作浪了,你怎么说天下就太平了?天下这么不太平,我王若不给皇太孙驻守,恐怕他这个皇上也当不稳呢。说话做事最好有点逻辑性才对。”

黄子澄和齐泰被这个小太监问得瞠目结舌,到底齐泰脾气暴躁一些,喝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是大臣议事,哪里来个黄口阉人,还不滚下去?”

朱棣看着郑寅在那里头头是道,正想乐,却听齐泰这话,心说我看你还怎么狡辩?也不搭腔,仍是冷眼旁观。

“您还真说对了,我是个人不算个东西,但是我知道什么叫礼仪,什么叫律法,大明律例难道允许兵部尚书以下犯上逼迫燕王了?是哪一条哪一款?你不知道吧?根本没有,你们两个以下犯上,就是造反,我看不定哪天脑袋掉了还不知道怎么丢的呢。现在你们两个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我王殿下定会大人不记小人过,不然的话,我想你们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他这番话说的够水平,够劲道,好像人家做刀俎的,倒应该怕他们这些鱼肉似的。

殿上众人,听着他这半文半白,文白夹杂的话,真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朱棣说话了:“贤侄,我戍边在外,不知贤侄所思所想,如诚然是贤侄所想,明日我当在父皇面前亲辞戍边之职,周王、湘王等人必会同时回京,倒也不错。”

这时,朱允炆优柔寡断的本性又占据了上风,他听叔叔这样一说,心中感动,连忙道:“王叔哪里话?您不戍边,我怎能安心?黄太卿,齐大人,我看就算了吧?叔叔定然不会作乱的。”

黄子澄和齐泰一听,心中一凉,完了,如今若是放虎归山,恐怕再也难于控制了。齐泰眼珠一转,又拱手道:“燕王殿下可否有诚意?”

燕王看看他,冷笑一声道:“有诚意怎样,没有诚意又怎样?”

“殿下若有诚意,就在此书写奏折,待平定北边之后,即刻请辞回京。”他想,我是兵部尚书,等大典过后,我立即调动人马,前往北方,灭掉残元旧部,还有那个什么漠北萧家,还不是易如反掌小菜一碟?等灭了他们,我看你还有何话说?

要不说书生当兵,做事发懵呢,你不想想,燕王等人打了二十多年仗了,再往远了说,从汉朝到现在打了一千多年了,就没有平定过北方几年,就你这小样儿,还易如反掌小菜一碟,真不知道你这块臭豆腐是怎么做成点心的。

郑寅听了,哈哈笑道:“笑话,让王爷给你低头承诺是不是?莫说王爷,就是我一个阉人,你也休想。”说罢他洋洋得意的绕了个圈子,占据了控制局面的有利射击位置。朱棣听了,频频点头,心说我征战二十年了,即便是枪林箭雨都不怕,莫说这么一个小小的矬子了。

哪知此时横刀在燕王朱棣颈项之中的侏儒说了话:“如此说来,殿下是不写奏折了?”

朱棣懒得回答,双眼盯着黄子澄,一言不发。黄子澄心中发毛,现在势如骑虎,这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可如何是好?

却听桌上站着的侏儒道:“如殿下坚意不写奏折,为了天下黎民百姓,小人愿意冒天下之大不韪,血溅五步,以在下卑贱之一命,换殿下千尊之躯,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这一招来的实在是狠,他一个无名草芥,死了又何足可惜?可是燕王殿下却不同了。这一招就跟当年的蔺相如举璧退秦王一个道理,干脆来个瓦崩玉碎全完蛋。

郑寅也傻了眼,他不想还会有人这样做,岂不是跟勇敢的伊拉克人民一样?甘当自杀性人体炸弹呢。

怎么办?这时周王脸上红一块紫一块,哆哆嗦嗦道:“四哥,不行就写一个奏折吧?”他那意思是写了又怎么着,想反悔时再反悔不就行了?反正不能此时丢了性命。

朱棣双目刚才还是微微眯着,听到这话,双目大睁,瞪了自己的弟弟朱橚一眼,那意思是:“你个没骨气的东西!”

有明一代,虽说历史编纂者清朝的张廷玉等,极尽对明朝的挖苦,目的是丑化汉人的统治。但是从历史史实来看,明朝却是中国千百年来最有骨气的一个朝代。无数的臣子宁死不屈,皇帝们则数次亲征漠北,即使明英宗被围土木堡,也坚决不投降,最后被俘也绝不屈膝;崇祯皇帝就是被李自成攻陷北京,也坚决不迁都,最后实现了“君王死社稷”的志向。

明朝从来没有屈过膝,没有投过降,没有割过地,没有赔过款!

那侏儒手中刀锋微颤,是呀,他也是在赴死,他也在犹豫,虽然黄大人给他说的话,他很认同,以一个人换取亿万苍生,很是值得,可以说死得其所,重如泰山,但是,毕竟是死亡,没有人不留恋这五彩的人世!

恰恰是他的这一丝犹豫,给了郑寅机会,郑寅刚才已经占据在最佳的射击位置,说时迟那时快,郑寅来不及思考结果了,保护朱棣是他现在唯一的目标。他抬手对着侏儒的侧身就是一枪,枪声不响,但是威力却极大,一者国产06式本身就是威力无穷,二者这距离也未免太近了。

侏儒就觉得自己被一闷棍从右肩重重击来,贯穿全身的巨大力量,使他从朱棣身前斜飞出去,噗通一声倒在青石板磨成的地板之上,右肩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所有人不知道郑寅使了什么法术,他只是一抬手,就把朱棣眼前的威胁化解一空。郑寅欺身而上,把朱棣掩护在身后,机警得看着周围,生怕另一个侏儒平地里冒出来。为什么说还有一个侏儒呢?郑寅自然知道这魔术的底牌,没有双胞胎,这出戏演不了。

黄子澄、齐泰还有朱允炆看到局面急转直下,一时也是傻了眼,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门外卫兵持刀拿械冲了进来,前来保护皇太孙的安全。为首的队长急呼呼道:“出了什么事?出了什么事?”

齐泰觉得救兵来了,腰杆子立马粗了很多,他对侍卫队长喝道:“有人行刺皇太孙和诸王爷,还不快些拿了。”他的意思是郑寅他们行刺朱允炆了,这才叫倒打一耙。

周王还要辩解,朱棣横了他一眼,止住了他的话,朱棣喝道:“凶手已经捉拿归案了,你们退下吧。”俨然取代了朱允炆主人的身份。

侍卫队长看了一眼齐泰,又看了一眼皇太孙,不知道该怎么办。

齐泰道:“这个阉人试图行刺皇太孙,还不给我拿下,就地正法。”

侍卫队长得到命令准备一拥而上,却听郑寅哈哈笑道:“就凭他们这群猴崽子,也跟老子斗?齐大人不是没有看见这个刺客的下场吧?别逼急了奴才,逼急了,你的下场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不敢说血流五步,你就是十步八步,五十步,奴才想让你去死,你就没有生的机会,你信不信?”

齐泰和黄子澄等人听了,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他们相信郑寅的这种妖术,确实有这样的威力。

郑寅话锋一转:“奴才给大家找一个台阶,不知你们愿不愿意下?这个台阶下了,大家相安无事,刚才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如果你们不愿下,嘿嘿,我们就来个鱼死网破,要想动燕王殿下,你们只有踩着齐大人、黄大人和我马三宝的尸体过来,不信你们就试试看?”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局面将走向何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