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克虏伯 二十三 奠基人德莱克斯勒 二十三 奠基人德莱克斯勒

弥补缺憾 收藏 8 8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


二十三 奠基人德莱克斯勒

一九三一年八月,作为长江三大火炉之一的南京的天气比往年更加闷热,蒸笼一样的烤炙着人们。城内中暑倒毙的事时有耳闻,有迷信的人说,看这天象国家将有大难要发生了。

阿尔孛特自接到其赭的邀请信之后,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七月总算行程安排妥当,坐了一个月的轮船,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中国,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安东.德莱克斯勒。

其赭亲自到上海迎接阿尔孛特两人,乘火车到了南京,一下车,阿尔孛特便叫道:“上帝啊!世界上还有这么热的地方”

德莱克斯勒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在慕尼黑铁路工作,早年曾从事过政治运动,当其赭在德国留学的时候,他成立了一个政治组织:德国工人党。这是一个小组织,在当时的德国,人们都对现实不满,有成千上万个这样的组织,通过这样的行动来发泄自己的不满,德莱克斯勒为这个组织拟订了最初的纲领,也就是这个组织的奠基人。后来组织吸收了一个叫希特勒的陆军下士,这是一个有极强政治野心的人,他加入组织后,很快就显示出了过人的演说、煽动的才能,短时间内就使该党的影响迅速扩大,同时也使他个人在党内的地位急剧抬高,大有取代原党内元老之势,作为该党的创始人的德莱克斯勒当然不愿容忍这种现象发生,试图想削弱希特勒在党内的地位,但希特勒运用手腕制服了党内的对手,迫使他们同意自己的条件,使自己成为党内唯一的独裁者。德莱克斯勒原本只是抱着一种政治信念从事政治活动的,没有多大政治野心,更没有能力与这枭雄对决,从此便从政坛消失了。其赭和阿尔孛特测试新步枪时,德国工人党已演变为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1923年3月该党在慕尼黑一个啤酒馆发动了政变,后政变被镇压,希特勒锒铛入狱。出狱后该党发展势头更大,近年来,大有成为德国第一大党之势。

虽然退出政治,但德莱克斯勒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早年他曾同慕尼黑铁路内的马克思主义者工会进行过斗争,对马克思主义也有过研究。这几年他静观自己一手创建的党在一个前陆军下士的领导下,获得了迅猛的发展,这真是他始料不及的。他仔细的研究了下士所采取的策略,无非是迎合了德国大多数人民的心理,另外下士所奉行的那一套在德国也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

德莱克斯勒与阿尔孛特的父亲保罗是好朋友,现在两人刚刚退休,其赭电邀阿尔孛特父子来中国,保罗自己身体不好,所以就只好德莱克斯勒陪阿尔孛特来了。

蒋介石正在准备对江西的共产党进行第三次围剿,前两次派了张辉瓒和何应钦去,都是大败而归,张辉赞甚至被共产党俘虏后给枪毙了。从军事的角度说,这是无法解释清楚的,国军装备精良,训练又好,人数又多,怎么可能连连吃败仗呢?其赭这一段时间也被找去检查督促弹药的准备情况,说实话,其赭心里挺别扭的,他不愿中国人之间打仗,尤其是蒋要打的包括他过去的同学。

和阿尔孛特、德莱克斯勒谈起了国内国共两党的战事,德莱克斯勒听后陷入了沉思。“马克思主义诞生在德国,但在德国它并不流行,德国共产党始终没有成为德国的一个大党。”德莱克斯勒分析说,“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夺取了政权,是因为在俄国有适宜马克思主义生存的社会基础”他站了起来,边走边说:“每一种主义,只有深深植根于人民,她才能获得发展壮大的可能。”其赭听到这里,便打断了德莱克斯勒的话,问道:“先生是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有生存的基础。”“可能吧,我对中国的情况不了解”。他又自顾自地在那儿讲道:“在对俄国共产党的战争中,一个英国大臣说道,消灭布尔什维克的百万大军是可能的,但是消灭俄国一亿人民是不可能的”他又转向其赭,“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你们的委员长的军队消灭不了共产党的军队。”

其赭一直对政治不太懂,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他是懂得的,心想老蒋请了那么多外国军事顾问,怎么也不请一位象德莱克斯勒这样的政治顾问呢?

这天其赭去委员长坐落在栖霞山边的别墅汇报子弹生产的情况,其赭现在既与孔大小姐结婚,也算是蒋的亲戚了,所以进出委员长官邸也就方便多了。委员长的书房在楼上,其赭刚踏入二楼那长长的走廊,正好见蒋经国从委员长的书房恭恭敬敬的退了出来,从表情上来看是刚刚挨了父亲严厉训斥。蒋经国也曾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过,只是当时其赭和他不太熟悉。“经国兄,老头子又发脾气了?”其赭问道,“嫌我事情没做好。”蒋经国答道。蒋介石对自己的这长子甚是严厉,是以在蒋的官邸,蒋经国比一般仆人都要拘谨。推开了书房的门,其赭走进去,蒋介石正背对着门坐在书桌旁。其赭向他简要汇报了弹药生产的情况,委员长便命其赭在书桌旁坐下。一个多月来,老蒋都在筹备进攻苏区的事,目前已经基本准备完毕,所以难得闲暇在书房读读书。其赭冷眼瞟了桌上的书一眼,见是《我的奋斗》,不禁来了兴趣。这本书是希特勒1926年在监狱中写的书,到了1931年,德国法西斯主义抬头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所以,中国的出版社翻译出版了此书。“这本书的作者可能会当选德国下一任总理”其赭说,“恩”委员长应了一声,“书中提到了一个叫德莱克斯勒的人了吗?”,蒋介石未作回答,其赭便伸手拿起书翻阅,“找到了,果然提到了他。”其赭兴奋的说,“谁?”老蒋问,“德莱克斯勒,纳粹党的奠基人。”其赭接着说,“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创建者,希特勒的导师”“这个人怎么了?”蒋问“他现在在中国。”委员长一听,立时站了起来,“你是说希特勒的导师现在在中国?”委员长显示了少有的激动,“是的,我安排他住在郊外的一幢别墅中”其赭没想到老蒋会那么激动。“我要见见他”委员长下了命令,“是,我这就安排。”

第二天其赭陪同德莱克斯勒来到委员长官邸,德国人对政治家都缺乏尊重,因为他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政治见解最高明,所以德莱克斯勒并未觉得紧张,反而很坦然。委员长热情的接待了德莱克斯勒,邀他到书房请教问题,其赭自然作翻译。

两人谈了一个小时,委员长主要了解德莱克斯勒对马克思主义的看法,德莱克斯勒也乐得有机会向中国的最高统治者灌输自己的政治见解。最后他提醒委员长:“你不能靠军队去消灭一种主义,这是徒劳的。”

会见结束,其赭从委员长的表情上能看出,德莱克斯勒的观点已经影响了他,奠基人毕竟是奠基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