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富勒的西洋世界军事史,在其中三十年战争部分的大事记中赫然发现,阿尔萨斯和洛林竟然一直(大概从鄂图一世的神圣罗马帝国开始)是德意志的一部分,其居民也大多是德意志族人(到二战爆发前德意志族人还占有相当比例),洛林公爵还是德意志诸侯之一,直到瓦罗亚王朝时代由威斯特敏亚条约才兼并至法国,斯特拉斯堡甚至是在太阳王时代才归法国的,回想起中学时学《最后一课》感动的不得了,可实际上却是德意志族人在三个世纪里反抗法国的文化侵略,斯特拉斯堡的街道至今都是法德两国文字标识,没想到真相竟是这样,真是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