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的浴缸 第一章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30/


然而意外的事情又出现了,就是在刘镇夫妇隔壁的215的房客过来报案,说是不见了些东西,也就1000块钱左右,房间倒是没有被明显翻动过的痕迹,看来是个老手干的,估计应该是从窗户里爬进来的,鉴证科在窗台上提取到了些鞋印和指纹,准备先就一些目标人物做个比对。

罗小美有点犯迷糊了,她开始向陈宝生推测一个个的可能性,也许是这个偷窃惯犯放了什么迷烟之类的东西,而罗宁当时恰好在洗澡,可能是被迷晕了跌进浴缸里给淹死了。

望着罗小美一本正经的样子,陈宝生有点苦笑不的,这个徒弟真是侦探小说看多了还是武侠的电影看的中毒了,还演绎出什么迷烟之类的,一个小偷小摸的贼,需要那么多的编排么。但是多年的职业素养使的他仍是那付苦瓜脸,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看着现在的罗小美,他不免回忆起自己当年的激情岁月,也是如何的意气风发,也会时常作出让老前辈喷饭的推测。一个成熟的警察就是这么经历过来的。她还是需要锤炼啊。陈宝生吹了口烟,这么乱七八糟的想着。

“师傅,难到我说的没可能?”

“套句广告词,一切皆有可能,我们不能断然的否定某种可能性是否发生……”

罗小美笑了笑,有些得意,陈宝生话题一转,又说到:

“当然,我们也的考虑某种可能的发生是否有其合理性……”

罗小美有些不乐意了,顶了他师傅一句:“不是说排除了所有的可能之后,剩下的唯一的解释就是事实,而不管它是否是如何的不合理”

“是么?”

“对啊,福尔摩斯说的”

“你怎么不说是柯南道尔说的啊”

“哎呀,师傅,你就是个扯不清”

陈宝生笑了笑,没接下去,转了句问到:“刘镇过来说他丢了什么东西没有呢?”

“这倒没有”,罗小美摇了摇头,又开始转手头的铅笔。


而留在窗台的指纹的比对却是出奇的顺利,就在当天的下午,结果出来了,指纹是一个叫李刚强的,最近才从劳教所放出来的。

陈宝生看了看他的档案记录,李刚强,男,31岁,无业,家住城北的郊区,因偷盗被判两年劳教,老婆是下岗职工,家里还有个老父亲和一个5岁的孩子。

当一大堆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李刚强那要弯腰才能进的房子时(如果也管那由木板和油毡搭起来的小棚子叫房子的话),家里只是一个惊恐的孩子,端着破了两缺口的饭碗,捏着双发黑的木筷,神情有些呆滞的望着这些好似神兵天降的警察叔叔,张大的嘴里还没嚼烂的咸菜疙瘩便滚落了出来,拌着些饭泥和口水唾沫,跌到了警察叔叔锃亮的皮靴上,那年轻的小伙子不由得皱了皱眉。

孩子的爷爷在李刚强被抓进去1年后就离开了这个让他操了大半辈子心的世界了,只留的他的老婆一个在拉扯着这个李家三代的单传。

一个惊恐的孩子当然是问不出什么结果,有几个胆大的邻居凑过来看热闹,小声的嚷嚷着:“他老子昨天就跑了,现在怎么还在家里来擒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