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中篇(四) 中篇(四)26

鹤鸣悠悠 收藏 0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URL] 中 篇 (四) 清晨,陈慧慧走出楼门,一边往嘴里塞进最后一口面包,一边向一辆灰色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中 篇


(四)


清晨,陈慧慧走出楼门,一边往嘴里塞进最后一口面包,一边向一辆灰色的“丰田”轿车走去。这个女人比当年勾引吴明的时候又胖了许多,胸前更显凸挺,屁股愈发浑圆,腰际之间肉厚如肿,两条肥粗的大腿行走时有着一种扭动的艰难。她钻进车内,搬动开关,马达一阵急速转动,继而无声无息。她再次发动马达,还是无声无息。她气恼地连续搬动开关,仍旧是无声无息。她无奈地叹了口气,狠狠地击打一下方向盘,不情愿地钻出车来——这辆破车!

这辆原装进口的“丰田”轿车,2.8排气量,全自动豪华配置,曾经是何等的鲜亮风光。既使在配给陈慧慧的时候,也是十分的招摇。无奈岁月无情,行驶了10余年之后已显出老态龙钟,时常发生故障。车和人一样,都有风华正茂的时光,都有充满青春活力的年华,而一旦人老珠黄,不但容貌衰丑,还会百病缠身。车和人又不一样,人有“夕阳无限好”的晚年,而车一旦到了“夕阳”之际就全无好处了。如今这辆车已是漆色斑驳,全部机件老化失灵,动辄就会死车。陈慧慧为此常常烦恼,也多次缠着吴明要求换车。只可惜企业连工资都发不出去,哪里还有钱购买新车?

现在,这辆破车又罢工了,令人气恼而又无奈。此时此刻,陈慧慧想起了陶丽的那辆艳丽的红色跑车,一种仇怨的妒恨从心底油然而生——萧天雄,这个遭天杀的臭男人!

多年以前,陈慧慧蓄谋猎取男人之初首先选择的是萧天雄。在她的眼中,萧天雄浑身充满着男人的魅力,无论风度、气质、才学都堪称人中佼者,再讲权力、地位、财富更是集于一身,还有就是身材高大强壮,床第之间肯定威猛消魂,如能委身贴靠则是一举多得!于是,她开始主动接近,故意寻机卖弄乖巧,可惜收效并不明显。她以为,象萧天雄这种男人绝不会轻易抛情露色,肯定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只要自己主动献身不怕他不乖乘就范。这世上有几个男人经得住色诱,自己虽然称不上如花似玉,毕竟也有几分姿色,况且他正直虎狼之年,又鳏居多年,肯定是如饥似渴,绝对一拍即合,关健是时机。

陈慧慧猎取男人的心机并非与生俱来,是现实生活教育她懂得了女人自身就是天然的资本,也是猎取利益的有效武器。那年,她大学毕业后,为了能够留在北京四处奔走。当时的大学毕业生可不是象现在这样能够自由选择职业,都是由国家统一分配,而且属地户藉管理也十分严格,象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准入的户口更是难乎其难。要想留在北京必须要有接收单位,否则只能返回原藉。她苦读寒窗10余年,动力的来源就是要逃离那贫瘠的黄土高坡,就是要进入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岂肯功亏一篑。她托亲戚,走关系,请客送礼,七转八拐拜到了时任工业局组织部长的曹大明门下。

那是一个暑热难当的傍晚,陈慧慧依照关系人指定的时间和地址,拎着沉甸甸的一袋水果叩开了曹大明的家门。当时她正值青春花季的年龄,虽然容貌并不出众,却也是清纯可人,而且她身体发育得非常饱满,凹凸之处格外醒目,自有成熟性感的魅力。时值暑热季节,她一路走来已是汗水淋漓,薄薄的衣服湿贴在身上,腰身的形态和内衣的轮廓尽显无遗,凹凸之处更是清晰可见。曹大明开门之后一番上下打量,原本严肃的表情旋即变得亲切热情起来。

陈慧慧走进曹大明的客厅,一阵淡淡清凉扑面而来,浑身顿时感到舒爽惬意。她环顾室内,墙角上端挂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清凉之风就是从盒子的开口处徐徐而出,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空调吧。她又巡看一下客厅的装饰和摆设,实在被领导家的气派和阔绰所惊讶,愈发诚惶诚恐。曹大明把她让坐在沙发上,又拿来冰凉的饮料请她饮用,感觉上没有什么领导的架子,很是和蔼可亲。只是领导的眼晴总是在自己凸挺的胸前扫来扫去,闪着异样的光。

不知是曹大明的有意安排还是巧合,家中只有曹大明独自一人。陈慧慧说明来意,恳求领导垂恩成全。曹大明却是讪讪地笑着,言辞之间躲躲闪闪,既不应承也不拒绝,东拉西扯地说些闲话。陈慧慧心情急切,又年龄尚轻不谙世事,忍耐不住低声哀求:

“曹部长,这件事对您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对我却是至关一生的命运。求求您了,我一辈子不忘您的大恩大德。”

曹大明“嘿嘿”一笑,阴阳怪气道:“你怎样不忘呀?”

“我会报答您的!”陈慧慧脱口而出。

曹大明又是一笑,不无深意地追问:“你能怎样报答呀?”

“……”陈慧慧语塞了,思索片刻后回答,“您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怎样都行!”

“此话当真?”曹大明再次追问。

陈慧慧别无选择地表示:“绝对当真。”

曹大明“哈哈”一阵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得意之情。他点燃一支烟,指着陈慧慧拎来的水果,颇为不屑地说:“你送来了礼物,说明你懂得‘天下没有免费午歺’的道理。可是你知道我需要什么吗?需要你的这些水果么?可以告诉你,我家的水果多得吃不完,经常烂掉扔出去。象我这样的人,不会向你索取物质的,何况你一个穷学生,也没有满足我的财力呀。好好动动脑筋吧,想想怎样才能够报答我?”

一番话说得陈慧慧羞愧难当,同时也惊诧得目瞪口呆—— 一个道貌岸然的领导干部居然赤裸裸地直言不讳,一派市侩哲学居然说得顺理成章?她隐隐感觉对方居心叵测,对自己不怀好意。但是,事到临头又万万不能退怯。她硬着头皮:

“请您直说吧,我怎样才能报答您?”

曹大明不急不忙地站起身,稳稳地走到陈慧慧的面前,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色色淫笑着,手指着陈慧慧凸挺的胸部赤裸裸地直白:“我需要的就是你的这个,对你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陈慧慧惊恐得倏地站起身,双手下意识地遮护住胸部,本能地躲闪开。

曹大明扫兴地板起面孔,回坐在沙发上,冷冷道:“你不用躲,我不会勉强你的。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可以走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陈慧慧呆呆地伫立着,心中又羞又恨。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堂堂的领导干部竟然会提出这样无耻的要求,这不是趁人之危么?她想一走了之,可又实在没有这种勇气。失掉了眼前的机会就等于失掉了大都市的生活,就等于葬送自己一生的幸福!她望着窗外灯光璀璨的城廓,脑海里流动着车水马龙的繁华,这座城市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归宿呀!她又想起贫瘠荒凉的黄土高坡,想起那里黑暗冷寂的夜晚,想起自己凄苦难熬的童年……她浑身打了个冷颤,不,绝不能再回到那片穷困的黄土地!绝不能离开这座灯红酒绿的大都市!绝不能放弃面前这唯一能够改变命运的机会!片刻的羞辱能换来一生的幸福,他*值了!她心意已决,黙黙地闭上了眼晴,咬着牙主动解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扣……

陈慧慧献出了自己处女的贞操,换来了北京人身份的“绿卡”,还获得了总经理秘书这样舒适体面的工作。在这场交易当中,她并没有感觉自己失去什么,反而觉得所获甚多。至于处女的贞操,那不过是传统意义的招牌,现代人谁还在乎这种愚腐的标志。在大学的校园里,有多少女同学换男朋友比换衣服还快,性观念的进化远比社会的发展要前卫的多,甚至自己曾为一直保持着处女之身而遭受过众多的鄙夷和嘲笑。实际上,男女之事不过是一种生理上的交往,根本无须大惊小怪。说起来,她并不是性开放的同路人,但是利用自身的资本换取实际的利益倒不失为是一种便捷而有效的手段。此番经历,对于她的荣辱心和价值观的形成有着催化剂的作用。

陈慧慧不仅没有为此感受到心灵的伤害,甚至还想同曹大明保持和发展这种关系,以期获取更多更大的利益。只可惜曹大明对待自己就象是对待一次性筷子一样,用过之后就毫不留恋地扔掉了。她曾主动打电话联系过,却听到了一番一本正经的教诲,曹大明要她忘掉昨天,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努力工作,认真生活,彼此之间不要再有来往。她明白了,自己对于曹大明来说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象曹大明这样的高层领导绝不会轻易招惹麻烦,更不会因小失大,往往这样的大干部都要把自己装扮成正人君子的形象,为仕途的进取涂抹亮色。同时,她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同曹大明之间地位悬殊太大,而自身的姿色也尚不具备攀龙附凤的资本,双方仅仅是一次性的交易。她并不为此感到失落,反而在内心里对曹大明这种当断即断的行事风格暗生敬意。

陈慧慧对这样的结局没有过多的在意,只是把此次经历当作人生旅途中受益深刻的一堂课。她从此开始了象北京人一样的生活,度过了从知足到融入的过程,继而结婚,生孩子,生活平淡而又周而复始。但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也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眼前不断展现出五彩斑斓的诱惑。她渐渐感觉到自己生活的苍白——时尚的服装买不起,酒楼饭店不敢进,孩子吃点零食都要咬咬牙,更甭提买房子和车子了!她的心里慢慢产生了一种不安份的追求,蠢蠢欲动难以抑制。她别无长项,难奈之中又回想起了曹大明的那一双色迷迷的眼晴,顿然有所感悟。她对着镜子看看自己还算年轻的面容,再看看自己愈发丰满性感的身体,这是自己唯一的资本呵。也罢,人们不是常讲资本运作么,自己干脆也放开胆量运作一番。她信奉这样的说法:男人是征服世界之后才能征服女人,而女人则是征服了男人就等于征服了世界!自己不过是赤条条一身皮肉去打拼,别无投入也就别无损失。她的这种心念并非只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老公,更是为了孩子。她要靠自己的努力让一家人获得更多的物质享受,早些过上富裕的生活。当然,身体的投入绝不能是单纯的奉献交换,在获取物质利益的同时也要享受女人的欢娱。她把猎取的目标首先锁定在萧天雄的身上,就是在看中权力和财富的同时,也在内心里迷恋着这个男人身上极富诱惑的魅力。

陈慧慧很快就捕捉到了猎取目标的时机。那是一年春节,大年三十的晚上,全公司的员工都放了假,公司里只有萧天雄一人值班。陈慧慧心机转动,决定乘虚而入,主动发起攻势。她在家里精心包好饺子,又刻意梳妆打扮一番,还专门换上一件粉红色的紧身毛衣,信心十足地来到公司。她推开值班室的门,正在看电视的萧天雄非常意外,诧异地问:

“你怎么来了?有事么?”

陈慧慧扬着灿烂的笑脸,甜甜地说:“我来关心领导呀。领导过年值班辛苦,我给领导送饺子来了。”

说着,她把装饺子的保温瓶放在桌上,打开了瓶盖。

萧天雄愣愣地望着冒着热气的的保温瓶,也嗅到了饺子的香气,心中充满了狐疑。这位女秘书同自己并无私人关系,年关之夜专程送来饺子未免超乎寻常,既使拍领导马屁也不对号呀,自己分管的是生产经营业务部门,秘书工作归属办公室,是由吴明亲自直管呵。但是,无论怎样也不能拂了人家的一片心意,该是诚心表示感谢才对。

萧天雄爽朗地一笑:“太谢谢了,真是让领导感动呀。”

陈慧慧脱去外衣,露出粉红色的紧身毛衣,高耸的胸部象两团火焰跃跃跳动。她凑到萧天雄的面前,两只手指拈起一个饺子喂送到萧天雄的嘴边,娇声说:“请领导尝尝我厨艺如何?”

萧天雄慌忙用手接过,一口吞进嘴里,连声道:“香,很香,厨艺不错。”

陈慧慧“咯咯”地笑起来,眉目含情地说:“饺子有价,心意无价哟。”

萧天雄又连吃了几个饺子后道:“你的心意我领了,天冷路黑,你还是快些回家吧。”

“不嘛。”陈慧慧愈发亲昵,“我要陪领导值班。”

“傻话!”萧天雄嗔斥,“领导值班不用陪,你快走吧。”

陈慧慧又凑近身子,凸挺的双乳故意在萧天雄的面前晃动,语气轻佻地挑逗说:“领导一个人值班不寂寞么?”

萧天雄感觉到有些异样,正色道:“同领导讲话要有分寸,不要信口开河。”

陈慧慧嘻笑着,也许是萧天雄吃下了几个饺子增强了她的信心,也许是心情急切有些不管不顾,她冒然地一屁股坐在了萧天雄的腿上,摇动着身子撒娇撒痴:“偏不嘛,人家喜欢领导呀。”

萧天雄惊诧得差点跳起来。尽管这个女秘书今天的行为有些超乎寻常,尽管言语举止也有些疯颠,但怎么也没想到竟会如此的放肆!他努力克制自己镇定,挺直着身子一动不动。

陈慧慧在设想之中本以为会得到强烈的反应,继而该是对方喜出望外地主动进攻了。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象老僧入定一般没有丝毫的触动,任凭自己如何撒娇撒痴也沉静如常。就象一团火撞上了冰山,很快便热焰消褪了。她渐渐地停止了引诱的动作,那一腔虚妄的热情也无奈地冷却下来,一时间呆呆地不知所措。

萧天雄扶起陈慧慧的身子,指着对面的椅子语气沉稳地说:“你坐下!”

陈慧慧木然地坐在椅子上,满脸羞红,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

萧天雄点燃一支烟,表现出一副长者的尊严和宽厚:“小陈呀,你在我的眼里不过还是个孩子。”

陈慧慧垂下头。

萧天雄继续道:“你的父母是知青,我当年也是知青,该是你的长辈吧?”

陈慧慧点点头。

“那好。”萧天雄宽厚地笑了,“刚才呢,就当你是向长辈撒娇哩, 我不介意,你也不要有太多想法,一切到此为止。”

陈慧慧又点点头。

“好吧。”萧天雄站起身,把外衣递给陈慧慧,“饺子我留下吃, 谢谢你对长辈的心意。你呢,马上回家。”

陈慧慧慌忙站起身,穿好外衣。

“一切都忘掉,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萧天雄把陈慧慧送到门口,语重心长地嘱咐,“你记住,要本本份份做人,特别是女孩子!”

陈慧慧深深地点点头,转身逃也似的快步急急而去。

那天晚上,陈慧慧记不得自己是怎样回到了家里,只记得被一种羞辱、悔恨、失落……交织复杂的情绪痛苦地折磨着。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自己这样一个年轻性感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居然会遭到拒绝?难道萧天雄是柳下惠转世?还是生理上存在缺陷?她百思不得其解。

出师未捷,给陈慧慧的心里投下了浓重的阴影,有很长一段时间难以恢复正常。尽管萧天雄确实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如既往,但是她还总是有一种行窃被捉的难堪。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这种难堪的压抑又渐渐被物质生活的渴望所替代,这种渴望使她产生一种难奈的焦躁,继而又变化成跃跃的冲动。她降低了自我标准,把猎取的目标转向了吴明,恰好赶上共同出差的机会,结果一蹴而就。尽管吴明外形猥琐,在床上也是后继乏力,但在权力和财富方面却是更胜一筹。如此也就无所顾忌,单纯的交换更直接坦然,更理直气壮,各取所需嘛!

但是,当萧天雄同陶丽走到一起之后,陈慧慧才真正感受到了蒙受鄙弃的奇耻大辱。这个萧天雄根本不是什么柳下恵式的正人君子,他的生理功能也健全的很,他拒绝自己的根本原因实际上就是没能看上自己。做为一个女人,还有比遭受如此的鄙弃更让人难以忍受的么?特别是萧天雄还给陶丽买了那辆高档艳丽的红色跑车,这让陈慧慧原本妒恨的心里更如火上浇油一般,产生一种极度仇视的恶怨,从此开始千方百计实施报复。

陈慧慧每次同吴明幽会,在提出索取利益要求之后,总是不忘喋喋不休地说些关于萧天雄和陶丽的坏话,无中生有,恶意中伤。特别是在企业改制时期,吴明已然对萧天雄的从中作梗恼恨不已,陈慧慧见机更是危言耸听,落井下石,最终促使吴明下决心驱走萧天雄。当萧天雄怏怏离去的时候,陈慧慧感受到一种复仇之后的欢欣快意。在此后三年的时间里,公司里没有了萧天雄的羁绊,陈慧慧倚仗着吴明更是有一种母仪天下的肆无忌惮,一手明取,一手暗捞,所获甚是丰厚。只可惜好景不长,到今天公司衰败成岌岌可危,吴明又想把萧天雄再请回来,自己的好日子恐怕也到头了!

陈慧慧的心情已然是郁郁烦躁,这辆破车的罢工又是烦上添烦。她掏出手机给车队队长拔了个电话,没好气地指令快派人来把车拖走送去修理。然后,她扭动着双腿走到公路旁,扬手截了一辆出租车上班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