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战争 燃烧的中东 第二节 突袭中央司令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4/

在中东地区的中央司令部和第5舰队司令部显然是伊朗优先打击的目标之一。

卡塔尔乌代德军事基地(al-Udeid Air Base)美国中央司令部的所在地。它位于卡塔尔首都多哈西南45公里,2001年开始了大规模的扩建工作,目前已被改建成一个先进的军事设施,拥有4500米的跑道,是现在中东最长的跑道,并且能够容纳120架战机。该基地原来驻有3000名美军官兵和50架战机,在建成后相信可容纳一万名美军官兵。在乌代德基地旁边还设有军火库,储存的重装备足以武装一个旅的军队。乌代德空军基地占地约260公顷,首期投资高达10亿美元。扩建后的基地占地面积有显著增加。一条长达4.5公里的飞机跑道已经投入使用,这是海湾地区目前最长的跑道,可供大型运输机和重型轰炸机起降。

根据美军基地的地理位置的兵力部署,伊朗革命卫队制定的突袭计划是,将派一支突击队乘飞机在乌代德机场强行着陆,随后对司令部进行突袭,力争活捉中央司令部司令汤姆上将,然后迅速撤离。因为采用运输机机降方式既可增加突击部队的机动性,又有利于部队的快速撤离。他们准备派出4架C—130“大力神”运输机执行任务,并有3架战斗机护航协同作战。总参谋长肖伊姆将突袭作战命名为“先知行动”。“先知行动”的总指挥官是38岁的伞兵司令鲁加迪中校。

在此之前的30多个夜晚,鲁加迪中校头戴钢盔,身穿迷彩服,站在训练基地跑道旁的一块空地上,指挥150名百里挑一的特种作战部队官兵进行模拟演练。汗水从他们涂有黑色油彩的脸上淌下来,形成了许多黑白相间的道道,使他们个个像是从哪钻出来的怪物。突击队员们不停地冲锋、卧倒、射击、爆破、擒拿,鲁加迪皱着眉头一次次看着秒表,嘴里不停地叫喊着:“快!再快点!”

在袭击部队进入机场时,为了不被发觉,滑跑距离要尽量缩短。救出人质后,要立即起飞撤离。为此,C—130运输机进行了30个小时的强行着陆训练。有4个涡轮发动机的C—130运输机,掠过夜空,一会儿急加速,一会儿急减速,不时地从高空俯冲下来并着陆。经过一个月的短距离着陆训练,飞机滑行210米就可以停下。

经仔细考虑后,肖伊姆总参谋长要求袭击行动在30分钟内完成。袭击中预计死亡的人数,在最坏情况下不应超过30人。

情报人员还找来了乌代德基地的图纸,甚至有从google earth上下载的乌代德基地的卫星图片。伊朗的工程师制作了同乌代德基地一模一样的实物模型,供突击队员训练用。

汤姆上将有一辆心爱的黑色悍马H2。现在,在训练基地也有一辆一模一样的悍马正待命出击。突击队甚至找来了一名酷似汤姆上将的士兵,经美容师精心化妆后,准备乘悍马汽车冒充汤姆上将车队进入基地。在4架C—130“大力神”飞机上,装备了106毫米无后坐力炮的吉普车、重机枪、反坦克导弹、红外线夜视仪、火箭筒和黑色悍马车,随时准备出击。

乌代德基地的模型展现在突击队员的面前时,鲁加迪中校以汤姆上将的办公室为中心,详细地讲解着基地的情况,并且把汤姆上将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拿给队员们看。他强调说:“成败就决定在数秒钟内,要全力以赴,绝不能让汤姆有逃跑的机会。”总参谋长肖伊姆也对大伙说:“这是一次伊朗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远距离的、最短时间的、最为大胆的作战计划。它将被人们长久地留在记忆里。”

8月30日下午,伊朗总统召开了紧急内阁会议。总统要求全体内阁成员同意以突袭中央司令部的计划,并说,如果失败,他将承担一切责任,向领袖辞职。内阁成员经过讨论,达成一致意见。15点30分,内阁向突击队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8月30日夜,载着突击部队的4架“大力神”飞机离开伊朗向卡塔尔进发了。这些飞机都被涂上了美国空军的标志。一路上他们关闭了无线电,降低高度,在护航飞机的掩护下向卡塔尔飞去。

当机队飞临卡塔尔领空时,护航的战斗机开始返航。暗夜里编队依靠雷达摸索前进。终于,“大力神”接近乌代德机场上空了。眼下的乌代德机场静悄悄的,似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这个时间,乌代德机场的警卫部队已经疲惫不堪,有的人甚至早已进入梦乡。

经过3个多小时的飞行,突击机群按计划,在当晚0点40分抵达恩德培机场上空。远远望去,整个机场灯火通明,毫无戒备迹象。4架飞机分为两组降落。驾驶员用纯正的美国英语镇定地回答了机场指挥塔的询问,声称自己是飞往巴林的,飞机出了点小故障,需要降落修理一下。

机场值班员同意了降落,并打开了夜间着陆的指示灯和探照灯迎接飞机着陆。第一架“大力神”在主跑道上滑行着慢慢减速。为了防止被机场探照灯照到,缩短冲锋距离,鲁加迪命令飞机继续滑行,驶出跑道,尽量向汤姆上将的办公室靠近。

后舱门打开了,像母鸡下蛋似的从飞机肚子里滑出了一支车队。打头的是一辆悍马H1,车上是几个荷枪实弹的彪形大汉,个个都是一副凶神恶煞般的模样。跟在吉普车后面的是一辆黑色悍马H2,里面坐着中央司令部司令“汤姆”上将。

车队径直向办公室驶来,守卫办公室的士兵见悍马H2上四颗白色的将星,连忙立正敬礼。但他们还没有闹清是怎么回事,便在“噗、噗、噗”一阵短促的响声中倒下了。脸上涂着黑油彩、手持装了消音器冲锋枪的突击队员迅速地抢占好位置,并分出七八个人簇拥着“汤姆”向办公室走去。 他们冲进的时候,一阵狂扫,但清空了一个弹夹后发现汤姆上将跟本不在办公室里,他的行军床没有人睡过觉的样子,办公桌上的台历被翻到了8月28日。

这时,第二架“大力神”已在跑道上滑行了,随后的两架“大力神”也相继着陆。突击队分为4个突击分队。第一分队35人,突击候机大楼,摧毁指挥塔;第二突击分队36人,负责压制守军;第三分队30人,负责摧毁中央司令部的通讯中心。第四突击分队策应,并适时扩大战果。

0点45分,鲁加迪率先突入候机大厅一楼。在他身后狂风似的紧跟着35名突击队员。首先被撂倒的是门卫。指挥塔上的军官见事不妙,操起手枪企图顽抗,但被突击队员射来的一串子弹击倒。鲁加迪抱着一挺轻机枪,对站在自己前面的突击队员用波斯语喊道:“卧倒!卧倒!”突击队员们本能地迅速趴在地上。而夹杂在人群中的十几名美国兵听不懂波斯,鹤立鸡群般地凸现在大厅中央。他们刚缓过神来,想抓起枪负隅顽抗,说时迟,那时快,鲁加迪射出雨点般的子弹,横着一扫,迅速将他们击毙。

大厅内的交战只用了1分45秒即告结束,没有一名突击队员伤亡。鲁加迪带领突击队员登上了二楼,找到了藏在厕所内瑟瑟发抖的2名美国将军,并当场将他们击毙。藏在大楼北侧的中央司令部副司令也在交火中被打死。这样,一共有3名美国高级将领被打死,有2人逃跑了。大厅外的战斗进入第二阶段,被枪声惊醒的士兵前来应战。这时,从指挥塔射出了猛烈的炮火,一时间压住了突击队员的火力。突击队立即动用反坦克导弹和重机枪进行反击。突然,从指挥塔射来的一颗大口径机枪子弹从侧后击中了鲁加迪的脖子,鲜血立刻喷射出来,染红了他的衣服,他想站起来,可根本不可能。

在战斗期间,所有的C—130运输机的发动机始终没关机,而且十几名队员保护着飞机。在机场远处的停机坪上,美国大兵的帐篷被突击队员一个一个地夷为平地。烈火熊熊,染红了夏日的夜空。

装备无后坐力炮的吉普车和装甲运输车的小分队,在机场入口处迎击并消灭了前来增援的部队。指挥塔内射击停止后,突击队员们立即把受伤的鲁加迪抬出大厅,运往飞机紧急抢救。其余被解救的人质,在突击队员的引导下,紧张而有序地向“大力神”飞机转移。

此时离机场45千米处的多哈城内,卡塔尔老百姓睡得正香,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国家发生了如此重大的袭击事件。

“先知行动”几乎完全按原先制定好的时间表进行的:8月31日0点40分,袭击部队的一号机降落在乌代德机场。0点45分响起枪声。1点19分,二号机比预定时间提前1分钟离开乌代德机场。接着,三号、四号机相继起飞。4架“大力神”飞机完好无损地飞离卡塔尔领空。

这次袭击,伊朗突击队员炸毁了美国的1座通讯中心。另外,还杀死了3名高级将领及145名美国士兵,伤者不计其数。在撤离乌代德机场时,他们又摧毁了机场的弹药库、油料库和指挥塔台。突击队员中只有鲁加迪中校1人牺牲。尽管没有实现活捉中央司令部司令汤姆的战术目的,但是这次突袭基本上摧毁了乌代德军事基地,其政治影响是极其巨大的。

上午6点,由卡塔尔返航的“大力神”编队进入伊朗领空,几架伊朗鬼怪式战斗机呼啸着前去护航。在此之前,绝大多数伊朗人已从凌晨3点的特别广播中得知了伊朗成功突袭美国中央司令部的消息。

而美国还没有从本土的混乱中挣托出来,通讯的问题使他们在事发8小时后才从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上了解到自己的中央总部已经被摧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