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二十、

雪亮军刀 收藏 4 1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URL] 风衣人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二楼,那是西装的暂住地。这几天西装和另外两个都住在一个叫做半条巷的地方,这个地方本来不叫半条巷。后来政府拆迁,前面半截巷子拆了,而这边给的拆迁条件太差,所以居民都不肯搬。最后僵持了下去,当地人就管它叫半条巷。 在半条巷里面,也窝藏了很多暗娼,到了晚上都穿着开衩很高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风衣人静静地看着对面的二楼,那是西装的暂住地。这几天西装和另外两个都住在一个叫做半条巷的地方,这个地方本来不叫半条巷。后来政府拆迁,前面半截巷子拆了,而这边给的拆迁条件太差,所以居民都不肯搬。最后僵持了下去,当地人就管它叫半条巷。

在半条巷里面,也窝藏了很多暗娼,到了晚上都穿着开衩很高的裙子,抹着浓妆。当时暗娼还不多,一般都是兼职,白天有其他的事情,晚上挣点油盐钱。

风衣人就是通过暗娼了解到西装的下落的,西装最近在半条巷这边组织卖淫,一般这种待拆迁的街道里面居委会早搬走了,派出所也不怎么过问。这个地方成为了暗娼生存的摇篮。

时间一分一秒地嘀嗒,风衣人冷冷地看着二楼。一直等到午夜一点多,灯亮了。风衣人从树荫里面闪了出来,快步走进楼道,一楼是西装的几个小兄弟在住,都在门口喝啤酒摔扑克。

“西装大哥在吗?”风衣人客气地满脸堆笑。

“找孔哥啥事?”

“哦,赵处长让我给西装大哥带点东西。”

“东西给我吧。”

“赵处长让我叫到西装大哥手上,小兄弟,别惹赵处长不高兴。”

这句话把那几个小鬼唬住了,“嗯,大哥,跟我来吧。”

风衣人持枪在手,等上了二楼,一枪托把那个小鬼砸晕了。然后砰地一脚踹在门上,但里面门沿子顶着木棍,把锁撞开之后木门框子裂了,但门却没踹开。就听到里面呼拉一阵乱响,然后有人拉开窗子往外跳。

风衣人扒在阳台上看,三个人手持砍刀一瘸一拐地往远处跑。风衣人纵身跳下,腿上被震得一阵酸麻。

“啪啪。”两声枪响,一个持刀人倒地。

“大哥,没我什么事。”一张惊恐万状的脸,因为惊吓脸上肌肉已经扭曲,小口径正指着他的脸。

“傻比一个,老子会信?”

啪,一声枪响,那张脸被子弹撕得血肉横飞,脑浆顺着水泥地往外淌。

整个半条巷里乘凉的居民都目睹了这一幕,一个人穿着风衣,飞一样地追上前面跑的两个人。跑到后面的被伸脚绊倒,然后一枪托砸晕。跑到前面的被两发子弹击穿背部,倒在地上大口吐血。

“你就是西装?”风衣人喘着气问,从裤兜里面取出子弹上满。

“我……”

还未说完,地上的人就被枪口顶着眼睛搂了火,子弹把眼球、颅骨完全打爆,红红白白地流了一地。

风衣人再回到刚才枪托砸晕的那人边上,二话不说,抡枪托开砸。不到一分钟,地上那人的脑袋就被砸烂了,血糊糊的,看上去就像被人一脚踩爆的西瓜一样。

跟着西装混的一些小孩追了过来,都掂着刀围在周围。他们看到了风衣人挥舞枪托砸人的疯狂,没有人敢上。

“看鸡把看,再看老子全崩了。”风衣人竖起身子,满脸是血,都是地上那人脑袋上溅起来的。

小孩们把刀一扔全跑了。

案情迅速升级,种种迹象表明,是惯犯小四眼干的。B市的公安那一个星期都没有休息,两人当场死亡,一人重伤,这是几乎顶了天的大案,更何况还涉枪。市里的领导震动,市长拍着桌子骂,这样的大案不将案犯抓获归案,要是这些刁民都一人搞把枪,我这个领导还干个吊。

市长很少骂粗话,骂的时候政法委书记不住地擦汗。在一个星期内,市里所有的娱乐场所和混混们出没的地方都被过了一遍。道上的很多人稀里糊涂被抓,短短一个星期,全市无意中抓获逃犯近百名。其中身上有命案的多达五人。

这几天市里检察院家属区不停有行迹可疑的人去送礼,全市的混混都在忙碌着。要么在逃亡,要么在捞人,要么在逃亡或捞人的路上。

“西装这下是比上拉泡屎,大家没得日了,生意还做不做了?”道上的兄弟有人这么骂。

这次的公安行动严重打击B市黑道势力,群众纷纷拍手称快,很多案件告破的事主在订做锦旗。

但搅动起这么大动静的导火索,西装,却幸运的逃脱了。那天别人给他送过来一个郊区的小妞,据说这个小妞口活一流,而且可以夹着玩。西装兴趣浓厚地找到分局的朋友一起带着小妞去了一个工会招待所。

那天被打死的两个人都是西装的手下兄弟,被枪托砸成重伤的那个是福建人,这次过来是为了商量从B市组织女孩子到福建卖淫的事情。结果这次活该他倒霉,在病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去询问他的民警无意中发现此人面熟,很快找人查证。

原来那人也是个要犯,曾经是南方一个拐卖妇女团伙的头目。那个民警就此立了功,B市报纸用大量篇幅报道了此事:某干警长期侦查,终于一举端掉某某团伙,抓获团伙首犯。在侦查期间,抵御物质和美色诱惑等等。

西装在事后被监控起来,公安们轮番审讯,让他交代和小四眼之间的过节。西装坚辞不吐,他知道强奸、轮奸的罪名砸下来,他也难逃一死。西装关进了看守所,他感到安全了。

进了看守所,西装就是大爷,他有钱,有钱人到哪儿都是大爷。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有钱人可以买通一切,甚至可以开着宝驴撞人玩。没钱的想要赢得尊重,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拎着砍刀。

西装一进去就给号长扔了条中华,“兄弟,我是西装。”

“哈哈,孔哥,您老来视察拉。下去,赶紧拿毛巾把床铺擦干净了。”号长把号里最好的位置让了出来,这个铺靠窗户,而且是上铺。

“嗯,谢谢兄弟,下午我点两个菜,咱俩喝酒。”

看守所门口就是个饭馆,是管教的家属开的。几乎所有的饭菜价格都是外面饭馆的五倍以上。西装要了一桌子菜,还要了两瓶当时很流行的瓷瓶子汾酒。两个管教陪着喝的,桌子就摆在号房门口,饭菜香味勾搭着几个号的犯人看着眼馋。

“小孔,踏实住着,就当来玩的。除了不能让你出去,你在里面随意。”管教中午刚刚收到西装塞到五百块钱,所以什么事情都好说话。而且今天晚上这顿,也让他老婆至少赚了三百多。

“哎,咋说呢,大哥,市里有人看不顺眼,没事就磨叽。”

“哈哈,你呀,什么也别说,各人的事情,自己都明白,哈哈。”

其实西装的苦笑是装出来的,他知道,只有在这里,他才是安全的。

那天下午一直喝到晚上九点多,喝掉了五瓶汾酒。西装喝得扶着墙狂吐,然后号里的犯人把他抬回来的。

“像伺候我一样伺候这个大爷,以后大家都有酒有肉。”号长说。

接连几天,西装塞钱的塞钱,请客的请客。和看守所的管教混得都很熟。西装还会说段子,管教们经常把他叫到办公室里面讲故事。西装很会描述细节,包括他玩过的女人的长相,乳房的大小,腿是否修长,过程、姿势等等,描述的活灵活现的。听得管教们津津有味。

十年后,下半身写作风靡一时,很多管教说,西装要是写小说,肯定是个文豪。

看守所里面照样点名、放风。但西装没事,他可以到处玩,有时候没事干就去管教的办公室下棋,他棋艺不错,无论是象棋和围棋,都鲜有对手。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是半个月,号里来了新犯人。其中有个人剃光头,眼睛很毒,跟谁都不说话。进号子那天被号长带人修理了一次。

他进来的时候,管教耳语了一下号长:“这个傻比在外面打人,也不说姓啥叫啥,他说他叫李小二,这个名字绝对是假的。拘留所里面现在不敢乱来,你帮我修理修理,一定要把他名字问出来。”

“你放心,我连他抓周的时候抓的是什么都给问明白了。”

“悠着点,我觉得这个傻比身上有大案子。”

“那是,政府英明,绝对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当天晚上全号开始集体殴打那个新来的犯人,那人好像没进过看守所,居然连孝敬号长,唱革命歌曲都不懂。他们用被子包着他打,整整打了半个小时。

“你叫啥?”

“王小二。”

“操,你他妈的到底姓王姓李。”

号长觉得他的权威受到了藐视。号里的犯人争先恐后地重新殴打,都想好好表现一番。

第二天一早点名的时候,那个犯人是被人扶着站起来的。

“你咋回事?”管教问

“我被人打了。”那个犯人说。

“谁打的?”

“不知道,昨天我们都在睡觉,没人打他。”号长一脸无辜的样子。

“这他妈的什么地方,还不老实,是不是政府挽救你,你心里有抵触啊。”管教很想上去抡他一个嘴巴,但被他的眼神看住了。管教觉得这种眼神很可怕,他心里猛地一动,决定去下面的分局问几个人。

他谁都没告诉,请了假到分局找到了自己的同学。

“最近有没有那个小混混犯了大案子的。”

“那就多了,前几天抓了一串。”

“你想想,有个人,长得还挺帅的,个子瘦瘦的。”

“操,那谁知道,你问这个干嘛?”

“嗯,我就是问问,你想想。”

民警起身从柜子里面翻出个蓝本子,说了几个名字,都是道上显赫的人物,一边念一边两个人一起摇头。

“算了,我再去问问吧。”管教起身告辞,临走的时候扔下一包中华。

“操,又是犯人孝敬的吧。”

“哈哈,谁说的,前几天喝喜酒,喜烟。”管教告辞,开着偏三轮回看守所。到了门口发现上了三道双岗。平时都是一个人站岗,今天却是两个人,管教觉得一定有事发生。

“出啥事了,老丁。”

“靠,别问了,赶紧进去看看吧,我操,这个月奖金没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