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六十九

七夕214 收藏 2 1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URL] [内容简介] 李锦江并不知道自己惹起了这么大的阵仗,意外的碰到黄琳、丁从军之后,众人认为,被黑帮跟踪、监视的事情已经简单明了,应该就是这名女孩或者女孩的保镖派出的人干的。对此,陈方玉、刘齐一直都在夸赞李锦江英明神武、威猛刚硬、手段高超、技法熟练……真不愧花花大少的美名云云。 在逐步熟悉之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李锦江并不知道自己惹起了这么大的阵仗,意外的碰到黄琳、丁从军之后,众人认为,被黑帮跟踪、监视的事情已经简单明了,应该就是这名女孩或者女孩的保镖派出的人干的。对此,陈方玉、刘齐一直都在夸赞李锦江英明神武、威猛刚硬、手段高超、技法熟练……真不愧花花大少的美名云云。

在逐步熟悉之后,黄秀松也习惯了李锦江的毫无架子,他发现,对于李锦江,似乎接触越深,就能够了解到更多李锦江的优点。此刻,对于陈方玉与刘齐调侃李锦江,他很是抱着几分兴趣在旁边听着。

中华国什么时候都有一种心理上的等级制度,这种情况越是在一些上了高位的人身上,就越是明显。纵使是此刻的中华共产党中央的高层,虽然也在普及平等意识,但下面的许多党员,却总也无法以一种平常的心态,来与高层党员进行交流。

在这样的情况下,黄秀松对于李锦江能够与十七军、根据地的任意一名普通战士、民众打成一片,颇有几分好奇。李锦江虽然在共产主义理论知识的掌握上,有所欠缺,但在实际中,与共产主义理念却是那么的相符。

例如,李锦江一直所强调的,就是必须先让民众过上好的生活,然后才能谈共产主义建设。甚至,李锦江还强硬的表示,如果共产主义还不能让民众生活得更好,那么即便全国革命成功,李锦江也会反对强行施行共产主义。

黄秀松不知道,李锦江所思索的一切,是因为李锦江已经知道了历史的发展。因而,李锦江所说的,即便黄秀松主观上认为多么的荒谬,但客观上,黄秀松却不能不承认李锦江所说的东西的正确性。

如果共产主义不能让民众过上好的生活,那么,就定然会为民众所抛弃。苏俄联所走的路线,并不一定适合中华国,此前革命在共产国际的“特派员”瞎七瞎八的指挥下,所经历的一切,就足以说明。

而苏俄联在中华国内的插手,说是帮助中华国,倒不如说是在误导中华国。一开始的让国共合作,却不让打出共产党的名号进行革命,严重的消弱了中华共产党在中华国民众的影响力。

续而,在国民党革命即将取得成功的时候,借着国民党的手,大力的消弱了中华共产党的实力,再让中华共产党起来反对国民党,引发中华国的国内纷争,进而使得中华国始终落在一种动荡难以发展的局面之下。

其实,对于蒋介石、汪精卫等的反共,当时与蒋、汪过从甚密的苏俄联顾问如何不知?又如何不能施加影响?黄秀松认为,那是苏俄联的故意放纵。这一点上,黄秀松在与李锦江闲聊的时候,发现李锦江的观点与之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两人在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经过交流之后,发现了彼此之间有许多方面都能找到相同点。不同的,是李锦江的做法要显得更为激进,更能够从实际出发,从国家与民族的角度出发,考虑得要更为长远……

但黄秀松能够认为李锦江所作所为的正确性,却不代表现在的中华共产党中央能够接受李锦江的所作所为。此刻,在中华共产党内部,正是暗潮汹涌。

李锦江在红麻根据地的所作所为,周汉良对之是反感不已。初时他到了红麻根据地还想与李锦江好好合作,共同把这么一个安插在敌人心脏的钉子,发展成为一把强大利剑,往国民党的心口捅上一刀。

有他这番心思的人在党内占了绝对的多数。武汉对于国民党来说,且不论其战略上的重要,更是国民党势力最大的地方,能够在这里捅上一刀,定然会对国民党造成极大的打击。

这一刀的政治影响要远大于他的实际影响,只要能够拿下武汉,哪怕只是暂时的,也能极大的鼓舞党内乃至全国的士气,向全国、全世界昭示,国民党是不得民心的,就在它的首都内部,就有民众反对他们!

而且,对于此刻的中华共产党中央来说,拿得下武汉,守住武汉,许多人都认为一定可以。武汉是什么地方?工业重镇!那里工人阶级众多,只要能够有武器把他们给武装起来,那么就是一支庞大力量。

抱着这番心思,周汉良一开始到红麻根据地,是带着无数同志的热切期盼,带着革命胜利的美好信念而去。只是,这个信心却被无情的击碎了。

一开始,李锦江根本就不理会他,不让他施行向武汉进攻的计划,周汉良忍了下来。但是对于红麻根据地那些违反共产主义原则的东西,周汉良却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他强烈的提出了批评,并试图纠正李锦江等人的做法。但是,他所得到的,是李锦江居然干脆就把他甩到了一边,不再让他参与红麻根据地的任何事务。

这引起了周汉良的愤怒,并努力的在红麻根据地内部进行抗争,连不择手段都不顾了,四处寻找志同道合者,打算让还是坚持共产主义原则同志们一起起来,反对李锦江的独裁统治。只可惜,他失败了。

周汉良不知道自己的失败是必然,还道那是因为李锦江的阴谋诡计多端,自己实在斗不过他。自己斗不过他,就让党中央、让所有能够坚持原则的真正的共产党员来斗他吧!

周汉良把红麻根据地的情况,写成了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上报中央,让中央来处置李锦江。只可惜,周汉良的报告中不免掺入他的个人主观,有些地方有所夸大。

于是,中央便不免有些不敢致信:如果周汉良说的属实,那么李锦江不就是一名国民党的新军阀吗!他努力混到共产党里面来做什么?他摆正旗号加入国民党岂不是更如鱼得水?何苦还要冒着被杀头,被目前势力最强大的国民党各军阀势力追杀的危险,摆正自己共产党人的身份?

因而,对于周汉良的调查报告,中央上下没有几个人相信,最终还是让黄秀松报告红麻根据地的情况。黄秀松的报告也不免带了主观,从自己所认为的切实发展革命的实际需要,述说了自己对红麻根据地及李锦江的看法、意见,无形中大力维护了李锦江。

根据黄秀松的意见,中央已经决定了让李锦江参加“六大”,并代表红麻根据地的一万多名党员发言。但随之而来的,是黎利三等广州起义善后小组成员归来带来的消息。

黎利三在香港,被武光浩等红麻根据地的战士摆了一道,心中不免很有火气。归来后,黎利三便根据自己了解的情况,大为指责李锦江领导的红麻根据地,这让中央对于李锦江的立场不免又有些怀疑。

一直以来,中央了解到的李锦江的情况,都是通过别人的判断。这些完全相左的意见,让中央认识到,不能再派出同志去了解。每人都会带上自己的主观,这样下去,中央永远也了解不到真实的李锦江。

至于黄秀松反映过来的张卫,由于张卫并没有什么重大的贡献,反而有些偏安一隅,连大一点的举动都没有。此刻的中华共产党中央对之是毫不重视,仅仅是出于深入了解李锦江的需要,才让张卫列席会议。

第二天一开会,李锦江便遭到了以黎利三为首的一派的质疑。

会议名义上由向中发主持,但实际上却是由周恩莱主持。周恩莱先是宣布了此次会议的议题:一是讨论在当前局势下,革命发展所面临的形势,就近期中华国国内各地的革命斗争情况,交换信息、看法;二是讨论“六大”召开的与会人员名单,留守人员名单;三是请“共产国际”的同志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四是讨论“六大”召开前,以及“六大”召开期间,国内的革命斗争目标、斗争方式。

听说有“共产国际”的代表来传达“共产国际”的指示,张卫与李锦江不约而同的向四周看了看,却没有看到有什么外国人在场。

此次会议的参加人员大约有四十余人。中间一个椭圆形的桌子,围着桌子坐着十一人。李锦江此刻就是十一人中之一,足见中央对他的重视。张卫的位置就远远不如李锦江,仅是在李锦江斜对面靠墙的一个角落中。

沿着桌子坐着的还有瞿秋柏、向中发、周恩莱、苏昭征、李为汉、张国涛、黎利三、任弼实、项英、蔡合森十人。

黎利三似乎早有准备,周恩莱话音一落,黎利三就起来做了名为《统一在一个中央的领导下开展中华国革命》的报告。

报告指出,当前的中华国,革命的力量薄弱,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实力空前强大,当前中华国的所有共产党员,应当在共产国际、中华共产党中央统一的指导下,依照党中央的统一部署,有条不紊的开展革命,最大的发挥共产党员的团结性、先进性,争取最快的达成全国革命的目标。

这篇报告在一个侧面上着重指出,党员应当遵照共产国际和中华共产党中央的指导,而不应当自行其是,自做主张的自搞一套,置全国的大局及其他省份的革命形势于不顾,变相的行军阀主义之实。

报告以不点名的方式,严厉的批评了,以李锦江为首的红麻根据地和中华工农红军第十七军。这其中的韵味,让黄秀松及张卫皱起了眉头。

李锦江并没有那么担忧,他并不是不知道黎利三等人将红麻根据地抹黑的危害,而是他始终相信一点,那就是凭实力说话。 只要各武工队、游击队能够在中华国遍地开花,那么,红麻根据地的中心领导地位就将确定下来。

这一点,李锦江对自己很有信心。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些人也都比这个年代的人多了近百年的见识。下一步该怎么走,还没走出来自己就已经知道了,哪里有绊脚的石头、哪里会掉下陷阱,早就心知肚明。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自己发展强大起来,自然就不怕黎利三等唧唧歪歪什么东西。

令李锦江感到不快的,是黎利三在报告结尾,对广州起义进行了简要的总结,并汇报了广州、广西、香港等原隶属南方局范围的地区的革命形势,把广州起义的失败全部归罪于叶艇,甚至原南方局范围内的革命形势低落,也成了叶艇的罪过。

原来,广州起义的善后工作中,叶艇由于心伤于革命同志的死难,对自己负责广州起义却遇到失败而感到内疚,没有自作辩解,黎利三便将责任全部归罪于叶艇。

李锦江派人将叶艇接到红麻根据地,黎利三初时只道叶艇畏罪潜逃,便将叶艇打为了逃跑主义者、投降主义者、党内最大叛徒,并公之于众。而后,待周汉良回到中央,告知叶艇是为红麻根据地所接走,黎利三当即颜面大失,便把李锦江给恨上了。故此,才有这么一篇不点名批评李锦江的报告。

黎利三发言完毕,其他党员也通报了各自范围内的革命形势情况。第一天在党员的汇报中很快过去,甚至没有排到张卫与李锦江发言,但张卫却发现,第一天会议的结束,恰恰是在除了自己和张卫以外的所有党员发言完毕之后。

第二天,周恩莱首先让张卫报告太行根据地的情况。而张卫所述的太行根据地的情况,让在座的党员大吃一惊,纷纷提出自己的疑问,不得不打乱了会议的议程,把一个上午都用来给张卫详细介绍太行根据地的情况。

张卫的建设理论,剽窃于后世已经大成的理论,张卫又专门做了加工,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根本理论为依据,结合了中华当前的实际,从理论上、实际上都可观可行。

在座的党员无时不刻不在探索怎样发展中国革命,怎么运用马列主义理论,此刻听到张卫的建设理论,许多一直久萦于心的问题顿时豁然而解。

同时,也有人发现,张卫所说的一些问题,粗一看似乎有所疑问,但随着张卫的进一步讲解,以及自己的进一步思索,这些疑问却又都一一得到了诠释,变得烟消云散。

顿时许多同志参与到张卫的描述中,不断提出问题,续而解决问题,气氛引发得一步步激烈起来。这正是张卫和李锦江所希望看到的,张卫也就解释得越发详细,并不断提出一些问题供大家思索,续而在下面逐一解释述说。

整个报告过程,张卫在解释太行根据地的成就的同时,不断引经据典,把马克思、恩格斯主义的精髓引用出来,散于各个建设步骤当中,为太行根据地的建设行为提供了有力的理论保障。这些功夫不是白费,张卫在报告的过程中,赢得了在场几乎所有党员的一致好感。

一个上午的时间,张卫获得了他所想要的效果。包括周恩莱、瞿秋柏等在内,都对他深厚的理论功底感到佩服,在中午吃饭的时候,不少党员还主动来向他请教一些理论上的问题。

但这也导致了另一个问题:张卫根本没时间和李锦江联系。

经历了上午的阵仗,可以预料的,下午就将是中央对李锦江的深刻考察。张卫知道,李锦江过去对于学习一直不重视。参加政治学习的时候,那是能躲就躲,不能躲实在要到会的,基本上也是人在心不在。张卫所担忧的,就是李锦江究竟有没有准备,能不能过关。

两人都带有步话机,原来那种安装在头盔内部的步话机及其小巧,拆下来之后,只要把它放在衣服里面,即使是穿着夏装,也毫不明显,现在穿着冬天的衣物,根本没人看得出来。

步话机没人能够看得出来,但通话却是需要时间的。来向张卫请教理论问题的党员络绎不绝,张卫也就是捡着一点空隙,与李锦江联系上了。但李锦江一开口就是大为称赞张卫上午的成功,让张卫连插话的余地都没有,待李锦江说完,立时又有党员过来请教问题,搞得张卫都想掐死那家伙。

想归想,却是不可能付诸行动。张卫努力塑造的,正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形象,因此,连拒绝的话都不好说出口。最后张卫只得寄希望于,李锦江知道这么个会议的性质,应该会有所准备。

事实没有超出张卫的预料,下午一开会,周恩莱没有直接安排李锦江报告红麻根据地的情况,而是首先让周汉良把他的报告宣读了一遍。

这篇报告,对红麻根据地的进行了大量的批评。其中所批评的内容,张卫听罢之后,知道那一定是真实的情况,因为太行根据地也就是这么一番情景。

这里不得不佩服中华文字的词义源远流长,同样的一番情景,采用了不同的词汇和语气之后,却能够获得不同的结果。看着周围党员的表情,张卫顿时想到那个“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的典故来。

周汉良的报告当中,对红麻根据地当前资产阶级化的情况,进行了大肆的描写、渲染;同时,报告也对李锦江独掌大权进行了批判,认为那是李锦江为实现其独裁野心,在党内实行的军阀主义。

报告对红麻根据地的成绩完全持否定态度,对李锦江表示出了极端的蔑视,就差没有直接说,李锦江是资产阶级的代言人,是混进党内的军阀野心家。

很显然,周围的大多数党员都是第一次听到这篇报告。许多人听罢之后,不免在心中先入为主,望向李锦江的目光都不禁有些奇怪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