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八、

雪亮军刀 收藏 3 8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老顾,你别怪他,是我拿枪逼着他干的,你看看他身上的伤。”

小四眼把那人衣服掀开,整个肋骨累累伤痕,一看就知道是钢管轮的。

“陈哥,我错了,我认栽。”

“错了,没那么容易吧,我已经放出话了,要卸你一条胳膊。”小四眼用小口径指着老顾,老顾感觉自己整个后背都是湿的。

周疯子一把抓起老顾,把人带到了树林里面。飞机站在那儿,手指在抚弄一把锋利的消防斧。

“陈哥,饶了我这次,以后我绝对不敢了。”老顾给小四眼跪下了,他抱着小四眼的腿哭哭哀求。

“老顾,怕啦,从你吃这碗饭那天起,你就应该知道,你肯定不会善终的。我也不会善终,我只想轰轰烈烈地活一把,其他的不管了。”小四眼目光冷峻。

“陈哥,我求你了,我替我孩子求你了,他还没上中学,以后我还要养活一家老小。我妈心脏也不好。”

气氛肃杀凝重,半天小四眼才说话:“行,老顾,看你还像条汉子,这样吧,我也得有个台阶下。你掏三万块出来,我就当这次什么都没发生过。”

小四眼最后放了老顾。周疯子一头雾水地问:“大哥,咋不卸他胳膊。”

“疯子,你要他胳膊啥用,咱们图的是钱。”王锋冷冷地问,他的那张娃娃脸瞬间变得狰狞无比。

“王锋脑子好使,呵呵,这次就是让他知道厉害。”

“他要是不肯掏钱咋办。”飞机问了一个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不会的,他想活命,只能掏钱出来。他能躲一次,但躲不了十次。”

老顾几天后把钱托人带给了小四眼。第二天那个以组织赌客为名义把老顾骗过去的哥们找老顾认错,边上人要动手,被老顾制止了。

“换上我儿子被那个疯子扣了,我也会那么干,兄弟,我不怪你,不过我的损失你要补充。”

“行,没问题。他敲了你多少。”

“四万块。”

夏天转眼就到,小四眼在城南水产市场这边的生意蒸蒸日上。他们这伙人不怎么动脑子,以强行收购为主,然后压价倾销的方式霸占市场。对于敢于挑头对抗的基本上付诸武力。往往这种混混引起的民愤很大,也容易受到公安机关的重点打击。

到了夏天,水产生意暴涨,小四眼天天带着人在市场上面堵。一般半夜的时候外地的水产拉过来,这样的货都是从产地采购运输过来的,货主都急于脱手。而批发商也都是固定的,运到之后直接按照约定好的数量分掉。现在小四眼介入了进来,他主要是霸住了皮皮虾和螃蟹这一块。到市场的货必须经过他手,然后他再加价往外卖。这么一折腾就出了事。

那天又拉过来一冷柜车货,这个货主上次吃过亏,这次存心报复。他自己不出面,找了外地的混混,带了一车人过来。等冷柜车进了市场,小四眼几个上去就把司机和押车的扣住了。

“大哥,这次货少,你们全要了我们生意没法做,得罪人。”

“我日你妈,你就不怕得罪我们?”周疯子斜着眼睛晃着脖子说。

“哥们,这车货要是不给我,你能走得掉?”小四眼看着对方,眼睛里好像蒙了纱一样,眼神很飘。

“那好吧,你们等着,我到车上拿钥匙。”对方上了冷柜车,把门一关,顺手摁了两下喇叭。

事情是突然间发生的,小四眼他们起得早,本来就有点睡眼朦胧的。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后面的一辆蒙着棚的解放卡车上面就跳下来三四十人,个个都手持棍棒。小四眼、飞机、周疯子、王峰、老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翻了。其中飞机和周疯子被打得最惨,周疯子抡着斧子砍翻了两个人,自己脑袋上面也被打的血流满面。王峰看到多人围攻就地滚倒,钻到了车底下。

小四眼浑身是血,围攻他的人最多,都知道他是头,擒贼先擒王。

就在一窝蜂地棍棒打到小四眼身上的时候,枪响了,小四眼端着口径枪,“我操,都给我把家伙扔了。”枪口冒着青烟,边上有人额头开了个洞。

“带着人,快走。”小四眼用枪逼着这些人,然后老根扶着飞机,王峰把周疯子背在身上连忙离开。

“李娟,你得跟我们一起走,这次案子太大,死了人,公安肯定要排查,云云以前在这儿住过,你跟我们到外地避一避。”小四眼安顿好其他人,拦了辆车去找云云的女朋友李娟。

“行,我收拾一下。”

“别收拾了,来不及,我身上有钱,缺啥到外地买。”

小四眼跑得很及时,他们刚刚出了B市交界不到半个小时,公安就把路封上了。这是涉枪案件,而且还出了人命。B市的民警紧急动员。搜捕随即全面展开。听到信的B市混混纷纷外逃,以前身上有案子的也落网不少。此后半个多月,B市治安形势空前好转。

孙勇是第二天带着李明亮、李飞外逃的,他们包了辆拉煤的车。“跟我们去山西拉趟煤去。”李明亮付了去的运费,“回来的运费再算,不知道这次要拉多少,你这车能超载多少?”

“我标准载重十吨,拉二十吨一点问题没有。”

“那就行,你到大东门那边等着,我们半个小时到。”

李明亮拿出几件钢铁厂的工作服,几个人故意弄得脏兮兮的,然后把伪造的工作证揣在身上。李明亮想了想,把三个人的工作证又要了回来,放在地上拿脚踩踩,然后弄得皱巴巴的。

车子是承包钢铁厂的,再加上工作证,派出所的没有很怀疑。因为他们留意的是五个人的团伙,而且其中一人戴眼镜。这些设卡的公安很多都是基层派出所的,市里的混混经常不是很熟。

卡车到了山西,李明亮就说先住下吧。他们找了煤窑周围的招待所住下,一连几天李明亮都出去说联系买煤的事情。终于有一天李明亮神情慌张地回来:坏了,我兄弟在这边赌博被抓了。

“那咋办。”司机傻了,当时参赌都是重罚。

“我想法子把人弄出来,你看看能不能拉别人的活。”

“那好吧,你多注意点,塞点钱,闹到单位里面工作就没了。”

“可不是啊。对了,兄弟,你回去这事别乱说,不是好事。”

就这么着把司机打发走了,三个人松了口气,一起臭骂小四眼。“我操,好好的对付一帮傻比,开什么枪啊。”

“我听说,当时把他们几个围住了打的,他要是不开枪,那天全进去。”李飞说。

“哈哈,小四眼这下完了,让公安惦记上了。”

三个人既然到了山西,也就不急着回去了。李明亮想办法租了个民房,“我们是采购员,老来这边办事,住招待所太贵了,不是想给公家省钱嘛。”

“嗯,看你这小伙子不错,一定受了不少年党的教育吧。”

“那是,那是。”

民房就这么租下来了。其实他们身上带着不少钱,就算是住大宾馆都住得起。但三个人都害怕公安查,当时民房很安全,公安一般注意不到。十几年后再逃亡的时候就不能租民房住了,酒店反而很安全。酒店多数公安不敢随便查,主要是怕影响酒店的生意,而开酒店的都不是一般人物。民房却很危险,半夜一脚踹开,然后大吼一声:“暂住证。”要是拿不出来,不管身上有没有案子,全部光着屁股抓回去。

中国在变,世道在变,道上的混混也不断地更新观念。

有地方住了心里就稳定下来,孙勇和李飞两个人一般不出门,外面的事情都是李明亮去办。他们买了个黑白电视机,没事就在家看电视。这段时间电视台热播《渴望》,几乎每个台都放,孙勇和李飞都爱看,属于一集不落的那种。孙勇经常看得落泪,这让李飞、李明亮非常不能理解。

“我操,这有啥可感动的,都是写小说的人瞎编的。”

“操,你懂个鸡把,这是艺术。”

闲了一个多月了,三个人实在闷得够呛,就出去玩玩,权当是散心。陆续玩了晋祠、五老峰、五台山、云冈石窟、壶口瀑布等景点。当时全国旅游的人还很少,一般都是开会旅游。为了避免招摇,他们三个都穿着中山装、布鞋,李明亮穿着中山装很像干部。孙勇觉得李明亮适合诈骗。

“嗯,不错,你比较像个干部,哈哈。”

三个人在各个景点拍了不少照片,都是拿傻瓜相机拍的。看完了之后哈哈大笑互相取笑,但照片看完了就被烧掉。他们都知道,干这行的不能留下太多照片。

时间如逝,转眼到了夏天,他们也把山西好玩的地方逛了个遍。

“风头应该过去了,明天打电话问下张伟,让他找找卷毛大哥,打听一下,最近道上出了啥事。”孙勇没让张伟直接去打听,一来张伟的名声已经开始响了,打听起来太招眼。二来张伟在江湖经验上要比卷毛大哥差很多,让卷毛去最稳妥。

“你晚上去,等后天晚上我们再打过来。你注意点,这段时间不要和别人起啥冲突。”

第三天晚上,张伟在电话里面传过来一个消息:暂时不能回来,B市最近又发了一件大案子。孙勇从李明亮手里抓过电话来听,电话里面说得孙勇表情异常的严峻,眉头紧锁。李飞在边上糊里糊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惊天的案子能让孙勇表情这么凝重。

孙勇放下电话,闷了半晌说出一句话来让人听了一愣。

“我操,云云真是条汉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