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 第一部 不是过去的过去 第七节 求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7/


随着台湾省委的其他领导同志渐渐的伤愈复出,刘云也能稍稍的喘口气了。


在第一次省委扩大会议上,刘云传达了中央的政策和精神,(在农村搞土地改革,在城市和资本家暂时合作,维持社会稳定,医治战争创伤,全面发展.),布置了今后三年的工作任务,调整了省委班子的分工,台湾军区政委戴仙兵和副司令赵延也列席了会议.

台湾省委常委:刘云,钟天祥和张志忠.

省长兼省委书记:刘云,全面负责台湾的党政军事务。

省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钟天祥

副省长兼组织部长:张志忠

台北市长陈泽民,基隆县长洪幼樵,台中县长谢雪红(女),台南县长简吉,高雄县长陈福星,台东县长张伯显等人自动当选为省委委员。


最后刘云道:“我们G产党打下天下后,不是当官做老爷的.千万不能和资本家乡绅接触多了,忘记了工农大众.各地方县市长们一定要多下乡,多下到工人农民中去。

首先从我做起,这两天我会动身下去考察,围着台湾岛转上一圈。我不在的这些天,政府的日常工作由副省长张志忠同志负责,省委的工作由省委副书记钟天祥同志负责。”


刘云以前一直带兵打仗,并无行政管理的经验。自己虽然有很多想法,但是这些想法适不适合台湾的实际,刘云的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就有了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的想法。

会后刘云专门和陈泽民林黑羽谈了社会治安的问题。


出发前夜,刘云去见了吴凤冰。

中国驻R军来台湾后,由于住房紧张,文工团都住在军营里面。

两人在军营外面的小路上,边走边谈.

皓月当空,晚风拂面,草丛里的昆虫发出欢快的歌唱.

自从到台湾后,刘云和吴凤冰见面的次数是寥寥无几。不仅是刘云忙的团团转,吴凤冰也是早出晚归,大忙人一个。

由于派到台湾的妇女干部太少,吴凤冰也被从文工团调了出来,干起了妇联的工作。


“你瘦了。要多注意身体!”一见面,吴凤冰关心的道。

“呵呵,我的身体不错,倒是你也瘦了!更苗条了.”刘云微笑地道。

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是这些天不见了,两人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不过说的最多的还是工作(不保密的).

聊了一会儿,两人停了下来,看着对方,尽管不说话,两人的心里都是甜蜜.

刘云突然吞吞吐吐道:“小吴,你,有没有想过结婚啊?”

吴凤冰看了看刘云,转过头去,红着脸小声道:“结婚!每个女人都会想过这个事的。”

“哦,我是说,你有没有结婚的打算啊?”刘云又道。

"当然有啦."吴凤冰故意道:“不过要看和谁结婚了!”

刘云低声道:“和我结婚吧!好不好?”

“不好!”吴凤冰马上道,脸上一本正经。

“啊?!”刘云吃了一惊.吴凤冰忍不住了,扑哧一笑,那如花的笑颜,在月光下显得越发的妩媚动人。

刘云不知怎么突然浑身充满了力量,一把将吴凤冰搂入怀里,对着那红红的脸蛋就吻了一口。

“嫁给我吧!我一定给你幸福!”刘云温情脉脉的看着吴凤冰的眼睛道。

吴凤冰红着脸,羞涩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刘云带着一个通晓客家话,闽南话的“翻译”,一个做记录的秘书,两个警卫员出发了。一行人第一站是台北市的郊区农村-陈家庄。


中国的问题归根到底就是土地的问题。农民的问题。

农民一年到头辛苦的劳作,“脸朝黄土背朝天”,到秋收的时节,70%甚至更多的粮食要交给地主。一旦遇上天灾人祸的世界,就出现“四海无闲田,农民尤饿死”的情况。

世界范围内土地改革的方法不过两种:一种是暴力革命,即革命者夺取政权后,强迫分掉地主的土地。这也是G产党的做法;另外一种是和平赎买的方式,即政府当局通过和地主的谈判,购买地主的土地后再分给无地的农民。这也是国民党后世在台湾的做法。



表面上看,好象通过和平赎买的方式更人道一些,事实上和平赎买的方式所遇到的阻力也是非常之大的。在中国,代表地主阶级利益的国民党政权就根本不会去做土地改革。别说关于土地所有权的改革了,就是让农民少交点租子,国民党政权也没有实际去做。


“二五减租”是国G两党第一次合作时,由G产党提议,载入国民政府《政纲》中的政策。当年,国民党的国民政府也曾颁发过《二五减租条例》,只是除了G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实行过以外,国统区从未实行。抗R战争开始,


国G两党二次合作,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又重新提出要实行“二五减租”,公平通令各县、区、乡组织农会。但是事实上除了八路军新四军的根据地实行过“减租”的政策以外,国统区也是从未实行。大地主又是乡长又是农会会长的事情比比皆是。


战后在台湾,国民党政权接收的R本官民拥有的土地占台湾全部耕地的70%,国民党成了台湾的超级特大地主。那时候,国民党台湾政府可也没有搞什么“土地改革”(土地改革是国民党逃到台湾后痛定思痛,跟G产党学的。国民党从大陆败缩台湾,临走还卷走了国府的全部黄金和外汇储备,有了这点家底,加上美国的支持,经过二十多年的惨淡经营,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时候,终于解决了台湾人的吃饭问题)。


农民们要少交点租子,都不行。发生在1947年秋至1948年的台中、台南等地农民的“三七·五”减租斗争(即地主从70%降为62。5%,佃家从原来的30%弱增到37.5%),还遭到了残酷镇压。


相比其他省份来说,台湾的“打土豪,分田地”要顺利的多。台湾的土地现状有其特殊性。这有台湾当地的地主并不多,势力也不强的原因。R本侵占台湾五十年,台湾原来的地主阶级被R本杀的差不多了,R本政府成了台湾最大的地主.台湾光复后,台湾全部耕地的70%被国民党占了,国民党又成了台湾最大的地主。中G解放台湾后,全面没收了国民党的财产,这其中就包括土地。


国民党不搞土地改革,农民们就不答应.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战后,台湾的农民反抗国民党暴政的斗争热情很是高涨。起初是自发的起来斗争。

“二二八起义”那回,省会台北市3月5日凌晨未遂的武装起义,就有为数不少的农民队伍在效外待命。各中小城市的暴动都有农民参加。台中、嘉义的起义告急时,台中、台南农民乘坐卡车一队一队地连夜赶往支援。台中的“二七部队”、嘉义的“民主联军”中都有不少青年农民。


“二二八起义”之后,国民党对革命势力全面镇压,包括农民在内的台湾人在血的教训面前,受到教育,开始转向G产党,这样台湾地下党发展壮大起来。

有一些青年农民,一句北方官话都不会说,但是和地下党接触后,他们知道了:G产党是替穷人打天下的。(在历史上台湾的“白色恐怖”时期,他们大多被捕,在国民党的监狱里面坐了几十年的牢,到了今天,这些老人还有健在的。)

刘云部突袭台北的时候,各地的农民也是自发的拿起武器攻占县城,迎接解放。


刘云等人来的时候,全村的老少都围着工作组,开分田地大会呢。刘云觉得此事不错,就也跟着看。

土地改革是上面派下来的工作组在具体实施.工作组组长姓秋,是福建人,三十多岁年纪,却是有着十多年经验的老革命了。


这个秋组长以前在福建也搞过分地,果然经验老道,工作组之前就向贫农们了解了陈家庄的具体情况,陈家庄的土地全部是“官田”,全村没有地主,只有两个富农。两个富农平时没有什么大的劣迹,批评教育就可以了,没有土豪可打,分田地,就很简单了.


在大会上秋组长给大家简单地讲了分田地的意义和原则,然后带大家去田里开始标尺划线.划一块地,就有一户农民领到新地契,农民们识字不多,工作组耐心的给他们讲解,最后农民们都在新发的地契上按下手印.从此,地就属于他们自己的了!

田一分,农民们个个兴高采烈,议论纷纷。

刘云等分完土地,就找了村长,让他组织农民代表来村长家开座谈会。村长是个中农,也是陈家庄的族长。

两个富农面色不是很好,磨磨蹭蹭地进来了,十多个贫农代表们兴高采烈的来了,年纪最大的老人也拄者棍子来了.

“大家找个地方坐吧,这几位是G产党的大官,来我们陈家庄巡视来着。”村长给大伙介绍刘云.



刘云赶紧笑着和大家握手道:“村长同志说错了,我不是来巡视的,是来和大家聊聊天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