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上部:江湖争霸 十六、

雪亮军刀 收藏 3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URL] 孙勇和李明亮站在包厢的窗户边目送着老顾,刚才在这间包厢里,老顾请孙勇和李明吃饭。席间谈了小四眼的事情,老顾希望孙勇帮他除掉小四眼。 “大勇,今天这事你咋想的。” 孙勇眯着眼睛手搭阳棚,脸上表情似乎很是呆滞,但脑子里却在紧张地转着。“亮子,我不打算动小四眼。” “嗯,这和我想的一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孙勇和李明亮站在包厢的窗户边目送着老顾,刚才在这间包厢里,老顾请孙勇和李明吃饭。席间谈了小四眼的事情,老顾希望孙勇帮他除掉小四眼。

“大勇,今天这事你咋想的。”

孙勇眯着眼睛手搭阳棚,脸上表情似乎很是呆滞,但脑子里却在紧张地转着。“亮子,我不打算动小四眼。”

“嗯,这和我想的一样。”

“亮子,你说说,你咋想的,为啥你也不想动小四眼。”

“大勇,咱们总这么混不是个事情,上次你说要在体育场这边做托运站,垄断这边服装市场的生意,我觉得是个路子。这次干掉张四宝,也不是因为咱们和张四宝有什么仇,而是因为张四宝是个祸害,不除掉他,体育场这边占不下来。”

“你和我想得一样,现在小四眼听说不在这边混了,他倒是没啥,想动就动了。问题是现在老顾还不够牛比,现在他求着咱们,以后老顾发展壮大起来,体育场这边迟早还是他的。这次不能帮老顾。”孙勇接着李明亮的话说,一般遇到很难缠的事情,孙勇都喜欢和李明亮商量着来,他觉得李明亮的脑子比一般人好使。

“依我看,老顾现在是想把那帮小贼团结好了,然后重新占住体育场这边。要不我们想个法子,让老顾和小四眼打得再热闹点?”李明亮说。

“哈欠,困了困了,咱俩去四海开的澡堂子洗个澡吧,李师傅砸背的技术好,好久不去砸了,心里还真想,晚上带着张伟几个吃卷毛大哥去,哈哈。”

孙勇和李明亮起身下楼,帐早就结过了,服务员递给两人一人一条红塔山,这种烟在当时档次还很高,仅此于中华。

进了澡堂子之后,躺椅上面的混混看到这两人都忙着过来打招呼。这大半年来,孙勇和李明亮已经开始在城北道上崭露头角。孙勇客气地和大家招呼,然后要了个单间,他身上有枪,不能在众人面前脱衣服。

大池子热气腾腾的,孙勇觉得还是这种大池子泡着解乏。李明亮泡不住烫,坚持了十几分钟爬起来冲淋浴去了,身上红的跟虾米一样。孙勇觉得这是每个人的体质问题,李明亮喝酒也脸红,不像张伟,越喝脸越白。

孙勇眯着眼睛养神,就在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外面模糊地有打斗声音。孙勇一激灵,三两下拿浴巾往腰上一围,迅速上楼穿好了裤子,手枪塞到裤兜里走到大厅去看。

大厅里面三两个混混正围着一个半大孩子打,那孩子被打得满地打滚,但就是一声不吭。孙勇觉得这孩子挺有种的,一个步子过去,把正要抡腿踢的混混格开。那个混混正要发作,抬头看是孙勇,脸上立刻堆上了笑容。

“大勇哥!”

“哈哈,土炮啊,啥时候放出来的。”

“去年放的,大勇哥,你认识这人?”

“不认识,我在里面睡觉,听着吵,出来看看?”

听孙勇这么说,土炮心里的石头才落地,心说好悬啊,差点白白挨顿打。土炮在道上的地位根本和孙勇不是一个级别,他不敢惹孙勇。

“土炮,你脸上的伤咋回事。”

“过年前让小四眼和云云打的,老子下次见了云云非捅他,那天我没带刀,云云的人多。”

“哦,没事,我帮你打小四眼他们,呵呵,中午刚跟你大哥一起吃饭。”孙勇心里很瞧不起土炮,但脸上不表现出来。

“大哥那是大炮,云云那种角色是蚊子。”

“我操,在号里学会说相声啦,哈哈,拍得我很受用。土炮,这小子是干嘛的。”

“哦,他大哥是辫子,辫子进去了,我让他跟我混,他骂我,说我不管兄弟,害得辫子被人打,你说他是不是傻比。”土炮说完作势又要踢。

孙勇把他拦住,“别乱打,我看这小子还有点骨气,小兄弟,你叫啥名。”

地上的那个半大孩子也不说话,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盯着看。孙勇从他的目光中看出点门道来,这个孩子将来必定是个狠角色。孙勇觉得自己有点欣赏他。

“土炮,卖我个人情,今天放了这小子,怎么样,要不要我问问老顾去。”

土炮受宠若惊,赶忙说道:“大勇哥的面子没话说,啥时候我请你吧。小子,算你走运,操,以后你想跟我混都没戏了。”

“跟你混个吊,没义气的东西。”那个半大孩子瞪着土炮吼道。

土炮看了看孙勇,没敢发作出来,心里憋着一肚子火推门走了。

“小兄弟,你是辫子的啥人。”孙勇的声音很和蔼,就像大哥哥一般。他声音平静的时候很好听,属于带磁性的那种。

“他是我大哥,我以前在火车站没吃的,他收留我,然后让我来这儿学徒。我听说我大哥和刚才那个货一起出门办事被人捅了,他也没顾自己兄弟,一个人跑了,我跟别人说他不仗义,他就跑过来打我。”半大孩子抹了一下鼻血说。

“哦,辫子那天是我兄弟送去医院的。”孙勇说,他听李明亮和张伟说过这件事,但他和辫子不熟悉,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

“你是李明亮一伙的?”半大孩子眼睛很亮。

“嗯,我叫孙勇,李明亮是我兄弟。”

正说着话呢,李明亮出来了,手里拎着一个乐器匣子,里面装着杆五连发。他看着孙勇正在和一个半大孩子说话就靠了过来,“啥事?大勇。”

“哈哈,你猜他是谁?”

“谁?”

“他是辫子弟弟,小兄弟,他就是李明亮,不信你问澡堂里面的人。”

“我咋问啊。”半大孩子的这个问题问得很刁钻,显然他具有与生俱来的机警。

孙勇倒是被他这个问题难住了,他愣了一下,正好此时门口进来一个人,也是个混混,孙勇认识他,以前帮别人收赌债的。孙勇劈脸揪住那人脖领子,指着李明亮问:“这人是谁?”

那个混混一看是孙勇顿时气焰就矮下去了,他不知道孙勇问这话啥意思,只好抖抖索索地回答道:“大哥,别耍兄弟啊,那是你发小,李明亮。”

“哈哈,我喝多了,开玩笑。”孙勇客气地放了那个混混。

半大孩子看着李明亮,眼泪都要下来了,李明亮赶忙把他拉到一边去,对着孙勇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迅速穿衣服,然后带着半大孩子出了澡堂子。

“小子,你叫啥名。”

“我叫雷小凡。”

“日,名字很秀气啊。”孙勇开玩笑地说。

李明亮一通打传呼,没过一会儿,李明亮跑回来说:“地方说清楚了,咱俩先过去吧。”

“嗯,现在就走,这人多,站这儿总觉得不是事。”孙勇拉了一下雷小凡,“小兄弟,你不能在这儿干了,这人都认识地方了,回头土炮不打你,只要把你卖了,要是卖给辫子的仇人,你就完了。我给你找个地方干活,怎么样。”孙勇想把雷小凡带到卷毛那儿,卷毛那里道上的人去得少,相对比较安全。

一行人聚到卷毛大哥那儿海吃海喝了一顿,雷小凡很爱吃螃蟹,一口气吃了七八只,把大家都看傻了。雷小凡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我家青岛的,爱吃海货。”

“没事没事,你吃你的,哈哈,我们喝酒。”卷毛继续劝酒。

“大哥,帮我个忙。”孙勇凑过去低声说。

“你说,啥事。”

“这小子是辫子的弟弟,辫子你知道吧,我跟你提过,张伟想帮他,我也想把辫子收过来,你这能收留他一下吗?辫子得罪的人多。”孙勇说的有点犹豫,一边说一边观察卷毛的反应。

“没问题,你知道,我这儿很安全,道上的人不常过来,让他在这儿帮忙吧。”卷毛说。

“雷小凡,你到那边看看鱼去,我和大哥说点事。”孙勇招呼一下,雷小凡哦了一声,听话地走了。

等到雷小凡走远了,孙勇开始说正事:“大哥,这趟回来老顾找我一趟,你听说了吗,老顾和小四眼又干上了,老顾找我收拾小四眼。大哥咋看。”

“孙勇,嗯,我想想。”卷毛专心致志地剥着一只皮皮虾,这个季节虾不肥,一般剥起来都很费劲,但卷毛很利落地就剥出一个虾仁,拿牙签扎住了递给孙勇。

“明白了吗。”卷毛问。

“明白啥?”孙勇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大勇,你是聪明人,剥虾不是为了剥着玩,图得是里面的虾仁。打架也一样,打架只是手段,打架不是目的。”卷毛的语气很严肃,听上去不是开玩笑。

孙勇和李明亮都沉默着,其他人也只好不说话。闷了半天,张伟来了一句让卷毛很欣赏:“大哥的意思是不是说,咱们打架是为了占住体育场,如果不是这个目的,那就没打头。”

“嗯,这个兄弟脑子快。”

“我操,我脑子笨,大哥,你就来个简单的,咱们现在要不要打小四眼?”孙勇问。

“打啊,凭啥不打,不过打完了要让人家知道不是你打的,明白了吧。”卷毛的笑容看上去狡诈无比。

“哈哈,我明白了,还是大哥玩得高。”孙勇不禁拍案叫绝。

“大勇,我早说过,你是聪明人,来,大家一起干。”卷毛举起酒杯,大家都站起来,酒杯撞到一起,叮当声一片。

几天后,城南的某条街道上,飞机被人捅翻了。那天飞机和周疯子两人在这片拎硬包。所谓拎硬包就是今天的抢夺,不过当时没有摩托车,使用的多是自行车。一般都是一个人抢,另一个人在后面骑自行车跟着,抢完之后把包扔给骑车人。这样没有物证没法定罪,一个人也好逃脱。要是骑车带个人,就跑不了那么快了。后来摩托车的大面积流行,给抢夺带来了新型犯罪工具。

那天飞机抢了个妇女的包,然后周疯子骑车带着包就跑。飞机也跑,他往城南城墙根上跑。当时B市的环路还没有开挖,城墙根上一片荒芜。飞机每次抢夺完了都回暂避这片。

飞机跑得很快,那个妇女根本追不上。孙勇曾经说过飞机:看他只敢抢妇女就知道,他混不出来。

飞机气喘吁吁地从垃圾堆后面摸了瓶啤酒喝,他渴的要命。刚用牙撬开酒瓶盖,从后面就闪出了两人,都戴着大口罩,一声不吭抽刀就捅。两人动作利落,飞机正要从地上扣砖,就被钢管打倒。

这次把飞机打得不善,一个劲地杀猪叫,边上围观了不少人。那两人见围观人太多,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公安来啦,两人撒腿跑了。

在现场遗留下来一件外套,里面有一百多块钱,白纱手套和单面刀片。这件外套一看就知道是专门偷的人穿的衣服。里面有钱是为了被事主发现了好赔偿,白纱手套是洗包时用的,防止留指纹。单面刀片主要是割包用。

飞机浑身是血的挣扎着跑了,他不跑也不行,不跑得话很容易和抢夺案件联系到一起。他临走的时候拿着那两人匆忙落下的那件外套。

“看来是老顾的人打的。”小四眼虽然不会偷,但这些东西还是明白具体用途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