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72/


夜,依然寂静,浓浓地黑幕低沉的压在海面上,就象是一个想要吞食世间一切的怪物一样,将满目的视野里变得一团漆黑。海浪不停地翻卷着,咆哮着,鼓动着全身的激情在海面上掀起了一层高过一层的巨浪。隐隐的,在紧贴着海平面的位置,在一个接一个奔腾向前的海浪之间,4个小黑点正在快速的穿行,似乎他们根本就无视那些近在咫尺的几乎可以吞噬掉人间一切东西的“海之怪物”,近了、近了、更近了,原来是4架黑色的直升机正紧贴着海平面飞行,在波涛近似于怒吼的咆哮之间,他们就犹如4只灵巧的海燕不时地侧身飞山过一个又一个扑面而来的浪涌,在无数波涛溅起的浪花之间欢叫着穿行…………

“各机注意!各机注意!这里是长机!这里是长机!30秒后中断联系,编队启动剑鞘系统,10分钟后恢复正常飞行状态!”

“012明白!30秒后中断联系,编队启动剑鞘系统!”

“013明白!30秒后中断联系,编队启动剑鞘系统!”

“014明白!30秒后中断联系,编队启动剑鞘系统!”

瞬间,4架黑色的直升机飞速地向上爬升,离开了浪花翻腾的海面。

“队长,啥叫剑鞘系统啊!”直升机舱内一名身材矮小的士兵冲着正闭目养神的王斌低声问道。王斌睁开双眼望了望,“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是我们国家刚刚开始装列部队的装备,开启系统后可以躲避地方雷达的追踪。”

“啥?可以躲避雷达追踪?”身材矮小的士兵惊诧地叫了起来,“能有这么牛?那俺们舰队不是能直接开到小日本的家门口他都发现不了吗?”

“呵呵,没那么简单啊,”正坐在副驾驶席上的直升机编队的指挥官唐保华少校微笑着转过头来说,“目前我们国家开发的剑鞘系统还不能应用在战斗机和大型的军事装备上,甚至连装备陆军的机械化部队也不行。”

“那是为什么呢?”听到这里,王斌也忍不住地问道。

“因为目前我们装备的剑鞘系统还是属于初级阶段的,还存在一些显著的缺点,比如系统体积过于庞大,战斗机和装甲车辆内无法装载,,挂载在外部又会影响战斗力,至于装载在军舰等大型的军事装备上又显得功率不够,无法全面隐身,它的另一个显著缺点就是维持时间短,一般启动一次最多只能让挂载平台在雷达上消失10~15分钟,时间一过,挂载平台又会再次显现在雷达显示屏幕上。”唐保华继续解释道。

“那………那个叫啥来着?…….哦,那个剑鞘系统到底是咋回事呢?”那名身材矮小的士兵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模样。

“王小牛!你有完没完,怎么那么多为什么,咋回事的,不该问的别问,这最起码的纪律你都忘了。”王斌见身材矮小的士兵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低声呵斥道。

“没事,王斌啊,这也不是什么机密,反正我知道的早在国内外的一些军事刊物上都登载过许多次了,也不算什么泄密,至于更具体的东西我就是想说也说不上来啊。”唐保华笑着制止了王斌,“关于剑鞘系统吗,简单地来说吧,你们知道什么是黑障区吗?”

“黑障区?!我知道啊。”王小牛似乎终于找到了他知道的东西一样,脸上都露开了花,“我在队里听教官说过,好象就是再入式飞行器在重新进入大气层时有一段时间会和地面失去通讯盲区,但过一段时间又通讯又会恢复正常了。”

“是的,基本上是这么回事,”唐保华赞许地点了点头,“再入式飞行器以超高速进入大气层时会产生激波,再入体表面与周围部分气体呈黏滞状态,表面温度散发速度降低,在激波和再入体之间形成一个温度几千摄氏度的高温区。高温气体和再入体表面材料的分子分解、电离和重新复合,结果形成一个等离子区,它像鞘套一样包围着再入体,所以也称之为等离子鞘。等离子鞘可以吸收和反射电波,使传播衰减,衰减超过一定限度的时候再入体与外界的通讯即会中断,这种现象又称之为黑障,黑障区的范围则取决于再入体的外形、材料、再入速度以及发射信号的频率和功率。我们国家的剑鞘系统就是根据这一原理开发出来的,它由挂载平台向外发射出高温气体和人造激波,在挂载平台外形成一个类似于黑障区的区域,在这个区域内雷达波无法照射到,但同时区域内的任何挂载平台也会暂时失去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也就是说剑鞘系统一旦开启,敌我双方都会失去挂载平台的踪影。”

“报告,前方到达投送区域。”直升机上的导航员在直升机旋翼高速旋转发出的嘈杂声音中大声地说道。

“好了,我们也就送到这里了,祝你们一路顺风!”唐保华向着王斌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希望你们回来时还能再送你们。”

“我也是!”王斌也冲着唐保华回了个军礼。“全体注意!准备机降!”

轰隆一声,直升机的后舱门缓缓地达开了,海面上海浪相互激打的声音立刻清晰地传进了直升机舱内众人的耳朵里。舱门终于完全被打开了,一艘小型的冲气式橡皮艇从直升机舱内滑落到海面上,接着又是有一艘,当2艘橡皮艇全都落到水面上的时候,王斌整了整身上携带的武器弹药,从直升机洞开的后舱门纵身跳进了冰冷的海水里,机舱内其他的士兵也紧跟着王斌跳了下来,直升机投送完所有的士兵后,慢慢地收起了后舱门,迅速攀高,加速向着来时的方向飞去,机腹下的红灯在夜幕中像是流星一般划过天际…………….

“近藤君,有什么情况吗?”日本气象厅第11小队的松冈源二军曹一边喝着手中的咖啡,一边看了一眼眼前的雷达监视屏幕。

“还好,一切都很正常,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目标。”近藤一男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就好,不过上面说有可能中国近期内会对我国采取行动,要我们24小时严密监视所有可疑目标,所以,拜托了!近藤君!”

“哈依!松冈君就请您放心吧,我决不会放过一只飞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