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的滋味--写在复员前的感慨


通讯站,这个特殊的单位,每年都来一批特殊的女兵。同时又要送走一批经历军营磨练的坚强战士。作为通讯站的站长,每年复员前的岁月是不平静的。因为12月哪个令人神往、可怕、孤独的日子不紧不慢的走来,从她们的入伍到现在复员。这段时光留下太多的记忆,眼看就是转业复员的日子,心情难以平静,不禁想起入伍时的情景:


我当初向家里提出要当兵,爸妈死活也不同意,妈还说:“女孩当兵不是当电话兵就是做卫生员,净瞎忙乎那一点没用的活,还不如给你早日找份工作。” 可这话对已铁了心要当兵的我来说不起一点作用。在我的脑海中女兵应该是国庆五十年大阅兵的那种:英姿飒爽,令人向往不已。


难道这是我吗?

听人家说新兵连三个月是魔鬼训练,这让初入军营的我有一点惶恐不安。刚下车,便迫不及待地向来接我的班长证实这个最让我关心的问题。可班长只抛出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你过几天就知道了。”


新兵全到齐后的第一天,我们开始了训练。到了晚上大家互相捶打着酸痛的手脚,七嘴八舌地喊累。毕竟当兵以前,大家都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娇小姐。就在我们准备上床的时候,班长在一旁冷冷地说了一句:“准备做俯卧撑。”天啊,女兵也要做俯卧撑,是不是开玩笑?当晚,我累得躺在被窝里直流泪,同时也初步尝到了当兵的滋味。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班长也说我们一天天地接近了军人,有了点兵味。在临下连队的那一天,我们破天荒获准第一次上街。我满心欢喜地跑到照相馆照了相,准备邮回家。谁知照片一出来我傻了眼:这难道是我吗?这个又黑又瘦跟傻小子似的大兵是以前那个明眸皓齿、长发飘飘的我吗?当然,最伤心的是妈,接到照片后,妈妈看到她的宝贝女儿变成这样,马上心疼地给我邮过来一大堆美白护肤品,并且打电话告诉我:“叫你别去你偏去。看你现在这模样,嫁不出去可别找我呀!”我一听就乐了,跟妈撒娇道:“那我就一辈子不嫁喽。”


天啊!这么多号码

下连后,我进了长话连当话务员。班长告诉我要当一名优秀的话务员,要耳功、口功、脑功、手功全达到优秀,而其中脑功最主要的内容是背电话号码,这也是看一名话务员能否担负值班任务的关键。但是,当班长把电话号码递到我手里时,我差点舌头都吐出来,天啊!这么多电话号码,少说也有几千个。如何把这堆枯燥的数字牢牢地记住呢?我从中找到了规律,并且一有空就拿出来背记,直至那本号码本的边都磨毛了。那一段时间,我嘴上全是泡。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同年兵中,我是最先一个独立担负值班并被授予工作代号的人。在年底我因工作成绩突出获得了“优秀士兵”及“优秀话务员”的荣誉。荣誉的背后全是汗水呀!如果不是来当兵我一生也不会接触这么多电话号码,当然也不会取得这么多成绩。


当一个班长好难

第二年,因为各方面成绩都比较优秀,我当上了总机班班长(一直到后来我当了站长,这段岁月给我很大的鼓舞),这一年,也是连队对女兵管理最严的一年。总机班有规定,女兵不得在值班期间泡电话。但这件事却让我碰上了。一天我到机房去查房的时候,看到一个话务员神色有点不太对劲,我感觉她在泡电话。她告诉我:一天光这么坐着,跟木偶似的,太无聊了。刚好这时有一个男兵打电话过来要跟她聊天。实际上在我的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每个话务员每天最少得值十个小时的班,心情不好也得和声细语不说,有时还受气。时间一长精神上很压抑,一般人确实很难承受。但作为班长对于这样的事肯定要严肃处理。最后,她被停止值班反省一个星期。经过这件事,我感觉到当一个班长好难,人的思想是复杂的,如果缺乏必要的教育就会犯错。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又快到复员的季节了,我想继续的走下去,因为我还没有品够这当兵的滋味。同时也祝愿我的兵们和全天下转业复员的战友们,一路走好,军营永远是你们的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