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十章赶路回家

ddtt 收藏 6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从缅甸的山区里出来,雷雨田独自一人骑着快马跑在林间小道上赶路。孤身一人独自走在金三角的小路上,简直就是送死,随时会有土匪从路边杀出来,他们做的都是很‘普通’的生意,杀人劫财。

这里还有杀人不眨眼的佤邦军,他们总兵力有两万多人,主要靠毒品为生,他们是毒品工厂的守卫者,也是武装贩毒者,谁要是在金三角看见他们运输毒品,被他们抓住立即杀死,免得坏了他们的生意。

雷雨田刚来这地方的时候就见过佤邦军,人家出来运送毒品,那才威风,一般是整连整营押运毒品,谁抢他们,谁就等于自杀。他在小马帮里当炮头的时候,押运着不值钱的货物,路上还被抢劫十几回。以前真羡慕佤邦军,后来他经验丰富,自己拉队伍,专门抢劫毒贩,但还是没打败佤邦军,一百多的队伍和人家几个营遭遇,死伤的剩下四个人,后来带着钱去了美国,做了一个真正的职业雇佣兵。(金三角把武装护送做生意的马队的保镖都叫炮头,比叫炮灰吉利点)

雇佣兵的生活让他认识林飞宇、许睿,当雇佣兵的日子里又学了不少排兵布阵,学会了狙击,埋地雷装连环雷,还会做遥控炸弹,不论是单兵作战还是与人配合,动作熟练枪法精湛。后来他离开雇佣兵公司,就靠这些学来的‘本事’在孟恩崇的队伍里当兵,一路升到参谋长的位置,在他的带领下,孟恩崇的部队在短在的几个月里打了大小近百仗,彻底巩固他在这个地区的地盘。

坐在马背上,雷雨田一边赶路,一边回忆这些事情。在当雇佣兵的时候他认识了许睿,还救过他,两人交情一下就好起来,许睿拿他当再生父母,后来战斗中经常互相照应,两人的关系比亲兄弟还要好。在雷雨田的心里,兄弟情谊很重,比孟恩崇的知遇之恩更重。他早掂量出那个重那个轻,所以没在孟恩崇面前把实话全说出来。

现在孟恩崇根本不知道他与许睿的这些故事,要知道了,孟恩崇早把雷雨田杀掉,最轻也是软禁。对待仇人的朋友和兄弟,能态度好么?能不使手段?雷雨田也庆幸自己机灵点,要不是自己保密好,自己也完蛋。

不过兄弟毕竟是兄弟,有麻烦不能不帮,他脑子里现在想的不是如何帮孟恩崇找到干掉许睿,也不是想着自己躲开孟恩崇,即使自己不干,孟恩崇有钱有势,不愁雇佣杀手杀许睿,他想的是如何能帮许睿干掉孟恩崇。两人要干掉这大毒枭,还都要活着回来。要斩草必须除根,不把孟恩崇这个‘恶根’铲除掉,许睿这辈子都不安宁,永远会在刀光剑影中,整天躲着别人的暗杀,防着别人陷害,这样过一辈子,还有什么乐趣?还是人过的日子?


他想着下一步的计划,他骑的快马就跑到一片树林里。雷雨田收回自己的思绪,一看这地形就知道不好,这地方最他妈的容易出事,自己当炮头的时候就怕这地方,因为路窄的地方对手容易埋伏人围歼从路上要经过的人。只要稍微在两个路口布置点人马,很容易成为死地,就出不去,除非是金刚不坏之身。雷雨田也曾在林间,山谷间,这样的地形设埋伏,在这里很容易把一支比自己人多的队伍围困住,然后凭险守卫,逐渐把围困住的人灭掉。

走到这里,雷雨田想起曹操,曹丞相走到这险要的地形上,不是想着如何迅速通过,而是坐在马背上大笑,笑别人不会排兵布阵,有笑话人的那点时间快速通过多好,大笑几声多浪费时间?自己可没心情来这里嘲笑别人,金三角这里是藏龙卧虎,不能把别人看贬,这里遍地是丛林战游击战伏击战的行家。

他在金三角也打过败仗,也就少了些傲气,多了些小心。人都怕死,一元钱一发的7点62毫米子弹就能把人的脑袋打的脑浆飞溅。他看到过战友的脑袋被打出白花花的‘豆腐脑儿’,也亲自拿枪把别人的脑袋打的万朵桃花开,他也害怕别人把他脑袋打开花。

走的时候真想向孟恩崇借一队兵把自己护送到中缅边界。可他真的很难开口,自己有那么多本事,还要让士兵护送,第一显得自己没本事胆子小,第二容易让人感觉自己不自信,所以他宁可死在这里,也不丢这个人,他丢不起人,也绝不借兵出金三角。现在自己出来了,才有点后怕,迎面要开来一支队伍,自己打不过人家,别说帮许睿,自己连老弟兄的面都见不上,就死在这荒山野岭之地。

树林里吹过丝丝凉风,就像从阴间吹来的一样凉,坐在马背上的雷雨田被凉的一哆嗦,他立即深弯下腰,趴在马背上,两手抱紧马脖子,抓紧缰绳,两脚使劲挂住马蹬,两腿夹紧马肚子,生怕自己掉下来。然后就保持这个姿势骑马猛往北跑。

虽然没带兵,但枪还是有的,在这种兵荒马乱的地方没枪怎么行?他腰带上就挂着两个黑色帆布枪套,里边装着30响的自动手枪,正宗意大利布雷塔公司制造的M9R型全自动手枪。枪就是他的胆,没枪他敢跑这里溜达,他长几个脑袋?

M9R手枪的加长弹匣压满子弹,就是30发,两支手枪加起来就60发子弹,要调成自动射击状态,手枪就能打出连发来,一下就能打出去60发子弹。这枪的火力和射程很适合从林作战。因为这地方林子茂密,能见度不怎么样,很少能看到百米外的人,战斗也主要是近距离枪战。两支自动手枪的火力吓也能把敌人吓退,除非对面的家伙拿两支乌兹冲锋枪,这样才能和他打平手。不过土匪不可能是一个人跑出来吧?怎么地也一次出动十几个人,一人一支AK厉害吧?

厉害个屁,那和打CS不一样,破AK枪一打连发就跳枪,打连发枪声吓人但打不死人。金三角这地方战斗频繁,AK枪的来复线早磨没有了,和滑膛霰弹枪似的,根本打不准也打不远。加上这个地区潮湿闷热,雨季漫长,枪管里不生锈的很少,外加这里到处是不会保养枪的,没几支枪能打准的,一般都是靠子弹密集去击毙人。

不过十几支AK里并不都打不准,只要有一发子弹打准。雷雨田的小命就没了。他带着恐惧,骑着马从林间飞奔而过,能跑都远就跑多远,多耽误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跑到边境附近才安全。


骑马到了边界,雷雨田先把马卖掉,因为带着马去云南不方便。云南虽然和北缅只隔着一到边界,但是发达程度不一样。云南有发达的公路,到处都是跑运输的客车货车,不愁搭车赶路。

卖了马之后,雷雨田把自己的两支银白色自动手枪装进包里,把自己的防弹战术背心也收起来,换上一套与当地边民衣服相似的衣服。把衣服换好。把自己那个很现代的背包装进预先准备好的麻袋里,自己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边民证件,拿着准备好的山货,混过云南边防武警的检查。

普通的边镇的检查不是很严格,因为边境两边的边民来往太密,一般每人每天要出入边境一次,不可能像瑞丽边境检查站那样严格。


带枪混进云南之后,枪就用不上,他一路坐拖拉机,农用车,各种货车才来到大理市,这里有火车站。但是雷雨田不敢在这里上车,因为火车站的大站进站检查严格,万一把他的两只M9R手枪查住,那自己不是找死么?他只能继续穿着农民的衣服,路上也不敢刮胡子。

以农民身份坐上长途汽车,去一个边远点的小火车站,从半路上的小车站上车,然后坐上火车才能去绥州。这一路带着枪可受老罪了,第一怕小偷把枪偷了去,枪就是他的命,没了枪,他就感觉不安全。第二怕枪被列车乘警查包的时候查住,在中国拿枪是犯法的,他已经习惯了带枪,离开老家都六七年了,那还能改掉自己的习惯。

再说了,大陆也很乱,有不少拿着砍刀四处砍人的帮派,几乎任何一个县城、城市里都有这样的‘顽疾’和‘毒瘤’,因为中国太大,贼太多,警察根本抓不完那些人。雷雨田认为只有他能根治这些‘病’,自己有枪,枪是自己的不花国家钱,子弹自己买也不用国家的钱。治盗也好,治贼也罢,没钱不行,不过中国还在发展阶段,没多少钱去像老牌帝国那样拿出庞大的资金养活警察,中国钱少,贼多,抓贼就需要养警察,养少了贼就多。

这次北上回老家,主要是帮许睿对付大贼头孟恩崇,不过路上捎带手的就可以‘治病’。帮派的砍刀再厉害,厉害不过自己的意大利喷子吧?帮派有枪,都他妈的是猎枪、火枪,还有从越南买来的56冲锋枪和54手枪,自己的背包里有正宗HK公司制造的MP-5SD3。不过就那些人渣的枪法,没法很自己比吧?自己当炮头的时候,跟着马帮走货,路上被一百多土匪围住,十几个炮头在他带领开枪还击,也以少剩多过,而且不是一次两次,偶尔打赢一次那是碰运气,不是本事。

大陆那几个贼捏吧捏吧够几斤?按吧按吧能装几盘子?每个人几条命?几个脑袋?半条命不行,那是烂命。雷雨田前些日子还带着孟恩崇部队在山区围剿土匪,枪还没打够,也没打过瘾。要是能遇到找麻烦的人,他乐意奉献的子弹。

想着这些破事儿,他就在火车的卧铺上在住了几天,终于在火车上熬到自己的老家。自己可算是回来了,出去都六年了。

下了车出了车站,他才发现这里和以前不一样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