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五一国际劳动节,车间提前两天完成了任务。江海洋拿着手套来到车间现场督促各班组抹机床和打扫环境卫生,临近中午,偌大的车间和周边环境搞得让人满意。

他带着白劳工检查到车间厕所前,皱起了眉头说:“这是一个死角,今天我两人就带头打扫厕所算了,下个月起,你排一个值日表,由每个班组轮流派人每天打扫。”

“这倒没有问题,不过现在女厕所怎么办?总不能让我两个大男人钻进去,让人大喊抓流氓吧?”

“这只能找女工委员噻,你现在就去把女工委员叫来,并叫上两个女工一起来。”

当江海洋和白劳工刚做完厕所的卫生走出来,梅琳就迎了上来对他说:“哎呀!害得我到处找你,原来躲在厕所里。快,到办公室接北京长途电话。”

“又不是国防部来的电话,招我重返部队,你慌啥子慌?”江海洋一边和她朝办公室走去,一边开玩笑说。

“我一听就是国防部打来的,那男子口气相当稳重,一口京腔,开口就说找你们江主任,我是国防……,我还没听完就骇得放下电话就到车间来找你了。”

“看来我真的又要重返部队啰,你舍不舍得我走呀?”

“去你的,你的佳妮才走几个月,你就不安分守己了。”

“说的太对了!也不知她那根经出了问题,女人嘛,就应该安分守己,跑那么远干嘛。”“我说的是你,你少把枪口对准我们女人。”

走进办公室,江海洋拿起电话问道:“我是江海洋,是那位首长找我?”

“是我,国防大学的上校教官胡敏。”电话里传来很大的声音。

江海洋拿着话筒对站在一旁十分关注的梅琳说道:“你看你,谎报军情,该当何罪?……”

“你说什么?!”电话里传来胡敏的声音。

“对不起,老战友,我是在对我的一个同事说话。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想起我来,还不远千里的打来电话找我干啥?不会是‘五一’节要光临江都吧?”

“我实话告诉你吧,我爸妈和姐来北京啦。好你个江海洋,你可真有魅力,把我姐可害惨了,我今天才了解到实情,我姐之所以到现在孓然一人,守身如玉,都是为了你。……”

“这不是我的错。”江海洋心情变的沉重起来,慢慢的对着话筒吐出了这句话。

“难道是我的错?!”对方大声的问道。

“你说的太对了,就是你的错。假如十四年前你不故意在兵站掉队,为见你父母和姐姐,也就没你姐姐今天的不幸。就在今年元旦的第二天,我还劝过她。不过你们也别逼她,这样对你们家人都不好。你知道,你姐跟我妻子是战友,我们虽然接触不多,但彼此之间……我很敬佩你姐,她有着中国妇女传统的美德,一般人是视而不见的。但不管怎样,你都要替我劝劝她,她该结婚了,别在等一个不值得她爱的人,为他浪费自己的青春年华。代我向她问好!”说完他猛的挂断电话,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他感到有些虚脱,仿佛从炼狱里走出。

晚上,江海洋回到家里,一进门就冲着墙上那张爱人的放大艺术照大发牢骚,那是一张她穿着军装面带微笑的人头相。“还有脸笑?你舍得我,也舍得你女儿?那可是你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

姜佳妮自从到了美利坚合众国后,只给江海洋来过一封信通过一次越洋电话。她只是关心了一下女儿的成长,敷衍了事的问了问他的近况,连一句撕心裂肺,催人泪下的甜言蜜语都没留下。其实不然,男人在情感方面有时比女人还要脆弱,他们同样也需要得到女人的关爱和呵护,那怕是一个可爱的传情笑腼和一句温柔的话语。

姜佳妮做不到这点,她属于事业型女子,性格则是那种稳重内向型的,还有点小肚鸡肠。她一直想改变丈夫的生活轨迹,却又无法实现。她跟江海洋生活了几年感觉真累,她想叫他全力支持她的事业,他做不到;他想叫她支持他的工作,她也做不到。谁都不愿为对方作出牺牲,倒不如两人暂时分开,各忙各的事业,这也许是两人内部矛盾最好的解决方式。可是家呢?假如走向毁灭,就要归罪于有一个人远走他乡。

江海洋把这痛苦的情感埋在心底,当人们问起他的妻子时,他都不得以而为之的苦笑着摇摇头,闭而不谈,不像厂里哪个经销科长周游一样,一谈起妻子出国就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大有把自己也宣染成了半个外国人。只有江海洋对梅琳的一句话,可以看出他对妻子出国的注释和他的心情与忧郁。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娜娜’出走,也就意味着一个温馨家庭的不幸。”


今年下半年,全厂的任务很重。既要加工又要装配的封闭式车间管理,已不适应生产形势的需要,厂部开始把江海洋当初提出组建装配车间的建议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经过半年多的筹备,于次年三月一日正式挂牌成立。之前,厂党委书记和市经委挂职锻炼的副厂长屠心坚找到江海洋谈话,要他出任装配车间主任兼党支书记。江海洋难以割舍与金工车间的感情,表示不同意。

同样是军人出身的段书记有些火了,但还是装出心平气和的口气问道:“同志弟,你是不是共产党员?”

“是呀,七五年入党的布尔什维克。”江海洋此话一出,马上意识到段书记第一次找他谈话时也是这样问他,要想覆水难收已来不及了。

“这不行了?那有那么客观原因,一句话,上!别婆婆妈妈扭扭咧咧的,拿出军人的精气神来。中层干部人事科已给你配齐了,一般干部由你挑选,然后报人事科。”

“你这不是干鸭子上架嘛?……”

“少啰嗦,这是给你压担子。中央三令五申要加快后备干部的培养,我这个厂党委书记能不率先执行,贯彻落实?还是当过兵的,军令如山倒都不懂?”

外表斯文守口如瓶的屠副厂长没有道出这次调动的实质,因为根据上级要求,凡被列入厂干培养的对象,必须要经过在三个中层岗位上任过职。难怪对官场游戏规则知知甚少的江海洋,一听调动脑袋就大了,始有抵触情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