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愤怒 正文 第29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在突击队的猛烈攻击下,伪军们吃不住劲了,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向后溃退,钱小顺更象只受惊的兔子,嘴里歇斯底里的狂呼乱叫,他亲眼目睹了胡传宗坠屋,那强劲刀光散发的寒意刺激得令他手足发软,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何曾见过这种阵势,一阵末日来临的绝望充斥全身.

从另一个据点匆匆赶到的日军,还没在横田的指挥下做好防御,就被争相逃命的伪军们搅得七零八落,看着亡魂皆冒的伪军,有的日军一时不知所措,他们一直坚信在武运长久的伴随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一路长驱直入,根本没想到会有这种局面,这似乎无法令人置信.

但不管是否相信,情况的确在恶化,横田看着这乱糟糟的情况,气急败坏地吼道:“八嘎,统统的射击”,

日军听到命令,立刻就地开始还击,而伪军们却似乎没有听见,仿佛在回应横田一样,一个伪军晕头涨脑的从他身边窜过,竟把横田撞了个踉呛,

横田不禁恼羞成怒的举起指挥刀,健步如飞的追上去狠狠劈下,伪军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栽倒在地,这个举动震慑了其他的伪军,他们停止了乱窜,惊恐地望着杀气腾腾的横田,

“八嘎,谁不听命令,死啦死啦的”,横田瞪着吓坏了的伪军们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其中一个伪军“现在,你接替胡队长指挥他们,守住右边的制高点”,

横田已得到报告,知道胡传宗坠屋重伤,失去指挥的伪军如同一盘散沙,但他看看四周,只有一个伪军面熟,好象曾随胡传宗见过几次,

被点的伪军正是王用超,胡传宗重伤后就是由他救了下来,背到后面安顿,本来王用超并没有跟着其他伪军逃窜,但眼见钱小顺象燕子飞一样带头跑了,搞得队伍人心惶惶,如果自己也不在前面指挥,只怕会死得更快,所以他打算叫一个兄弟把胡传宗背到后面去,可对面一颗手榴弹扔过来,在一声如同信号的爆炸后,伪军们一哄而散,

王用超叹了口气,他知道顶不下去了,如果自己还在这里硬扛,岂不是找死?这到不是铁了心的给日本人卖命,实在是为了这一帮在一起混饭吃的弟兄们,就算现在逃得一命,但日本人事后会饶过他们吗?王用超看着丢盔卸甲的伪军们苦笑了一声,背起胡传宗匆匆向后奔去,

胡传宗的伤很重,头上流下的血把王用超上衣的后背浸湿一大片,摔断了的左手无力的随着王用超的奔跑象根即将折断的枯树枝不断摆动,王用超把昏迷的胡传宗放在一个草堆上,立刻找来一根布条将他的脑袋包好,看着脸色苍白的胡传宗,王用超内心一片黯然,如果不是胡传宗对他有恩,如果不是自己讲义气要报答,何苦有今日的惨境!虽然这么想,但王用超一点也不后悔,做人不能不讲义气,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否则何以在世上立足?

王用超默默地将胡传宗的断臂用木板固定好,昏迷中的胡传宗发出几声无意识的呻吟,把他从沉思中拉回现实,王用超观察了一下胡传宗的情况,鲜血已渗过布带染成一片暗红,看来情况很严重,得想办法把胡传宗救出去才行,王用超打算向横田报告一下情况,

外面的情形并没有丝毫的好转,枪声越来越近,更多的伪军向这边涌来,王用超在火光中搜寻,他看见横田正在不远处大声喝骂,急忙奔了过去,刚刚来到近前,就见横田一刀砍死了一个逃跑的伪军,绝望地惨叫让王用超心里一紧,他仔细一看,被砍死的正是自己手下的一个弟兄,这个弟兄还是自己的一个老乡,平日里关系非常的要好,

一股怒火腾地从胸口冒了上来,王用超暗骂一声“杂种”,横田杀完人后一指王用超“你的指挥”,王用超没有说话,默默地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心里充满了愤怒,脸色铁青,他甚至想一枪干掉面前这个张牙舞爪的鬼子,

旁边一个伪军见王用超脸色不对,急忙叫道:“队长,太君命令我们去守前边的屋子”,

王用超从叫声中清醒过来,意识到现在不是自己冲动的时侯,慢慢抬头对横田说道:“太君,胡队长伤得很重,是不是派人把他送出去”?

虽然王用超还是喊的太君,但语气非常冰冷,看着这个面色有异的伪军,横田下意识的握紧了刀把,他有点惊诧王用超的反应,

曾几何时这些被皇军驱使如绵羊的伪军竟然强硬起来,这无论如何不能让人接受,横田喝道:“八嘎,快快的还击,不然死啦死啦”,说完扬了扬指挥刀,

王用超看着凶相毕露的横田,不禁捏紧了拳头,“队长,我们走吧”,旁边的伪军拽住王用超的胳膊,因为他看到王用超眼神里露出比和钱小顺干架还要愤怒的目光,“走吧,走吧”其他伪军急忙跟着上前,一起簇拥着王用超离开,

看着伪军们离去,横田忽然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他有点愕然的察觉到自己并不是因为激烈的战斗,而是刚才的压力,难道自己害怕了?横田不禁有点恍惚,根本无法想象,自己竟然会这样?居然有失体面,横田恶狠狠地盯着王用超的背影,嘴里冷哼了一声,暗暗想道:等战斗结束再收拾你们,

从另一据点赶到的日军全部按照命令到位,抵抗变得凶猛起来,横田低落的心情开始振奋,他指挥日军用机枪封锁住道路,然后又令掷弹筒,迫击炮向支那军队躲避的墙体轰击,隐蔽在墙体后的突击队措手不及,被炸塌的墙壁压砸,伤亡骤增,

韩震山恨恨地骂了一声:“娘的,老子就不信打不垮这帮狗日的”,他知道在炮弹轰炸下,屋墙是靠不住了,与其全部炸塌等死,还不如向前冲搏上一把,

韩震山一挥手,命令一排那些跟自己起家的弟兄往前冲,但还没等前边的人冲出墙外,纷飞的弹雨瞬间就打倒五六个,后面的士兵只好又匍匐起来,进攻竟然只是后面的人填了前面倒下士兵原来的隐藏位置,

韩震山看到这种情况,一时间无计可施,烟已散开,原来的优势荡然无存,他可不想有太多的跟自己的弟兄丧命于此,那都是换命的交情,韩震山瞪着的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

“团座,看来情况不太好,突击队被压制住去路” 参谋杨怀东放下望远镜说道,

曲东魁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在巷战中开炮的确伤亡很大,团座高明”,杨怀东接着说道“从现在的情况看,应该是另一据点的敌人增援过来”,瞅了瞅曲东奎,看到他一脸凝重,杨怀东补充道:“您要我带的话,卑职已经送到”,

“押送营为什么还没动静”曲东奎厉声问道,虽然他不动声色,但内心焦急如焚,再这样持续下去,恐怕任务会失败,

曲东奎话音刚落,黑风口另一个通道处猛然响起激烈的枪声,二人立刻举起望远镜望去,只见通道处一彪人马从黑暗里杀了出来,往日军背后猛烈开火,德式冲锋枪喷着炙热的火焰,象死神的镰刀在收割生命,据点里的战斗一时间又宣起一阵高潮,

“是他们”,杨怀东放下望远镜,惊喜的说道,

曲东魁点了点头说道:“命令突击队不惜一切代价扫清障碍,接应物资,后续部队马上跟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