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符临天下 二 芷阳公主 第一节

xujh26 收藏 0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赵旷凑过身来,见到传国玺也是一惊,瞪大了双眼,半晌说不出话来。

传国玺是八年前始皇帝在洞庭湖巡游时遗失的,当时章邯也在场。那年始皇帝出巡,行至洞庭湖,忽然风浪大作,眼见始皇帝的御舟即将倾覆,急忙之中,始皇帝把随身所带的传国玺投入湖中,顿时湖面风平浪静。但传国玺却沉入湖底,不见踪影。始皇帝在洞庭盘桓数日,多次派熟识水性者入湖打捞,但终未有果。因此,怏怏而归。

如今这传国玺失而复得,真是一大奇事。赵旷等人暗自高兴,将这宝物献于皇上,龙颜一悦,肯定少不了赏赐。可章邯却拉紧眉头,犯起了愁。

那老者临走之际,只交代了一句:“今年祖龙将亡!”这“祖龙”到底是谁?。承交传国玺时,皇上免不了要问起细节,那时该如何对答?这不禁使章邯想起一件往事:去年秋,有一天外飞石落入东郡境内,其上刻有字为:“灭秦者胡”。始皇帝派人查问无果,一怒之下,杀尽方圆十里所有平民。随后便召集精兵北上讨伐匈奴胡人。

而今这一句“今年祖龙将亡”却哪里敢报。搞不好,连身后这五十余人的性命都得搭上。但若是隐藏玉玺不报,除非杀掉赵旷这五十余人轻骑灭口,否则,私藏玉玺之罪,九族之中就是所有人都有一万个脑袋也不够砍!

想到这里,章邯把心一横。索性如实禀报,皇上大喜之下,还有一线生机,否则当真是死路一条。

通明的灯火,星星点点照亮着整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专为始皇帝营造的华阴行宫,婷婷伫立在函古关内,以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形,装点着强盛、富庶的大秦帝国。

行宫华丽的正殿之内,一鼎精美的镏金青铜香炉正散发着袅袅青烟,四溢出使人心畅的檀香之味。从殿顶直垂到地面金砖上的锦萝纱帐在微微的青烟催动下,缓缓摆起婀娜的舞姿。

大殿中央的御塌上,始皇帝看着面前的一份奏章不禁怒火腾燃。那是刚刚送到的岭南军报,军报所述除少量岁收和军资提调外,尽是秦军中伏、遭袭的揍报。岭南五国早已经臣服于大秦的铁骑之下,但仍有少数蛮民未曾屈化,反秦的民变时有发生。为巩固对岭南各郡的统治,始皇帝增派兵马,使岭南驻军已达六十万人。为此,更是征调大量劳力、财物修建灵渠以畅军资运输。而这三月来,蛮民暴乱却不减反增,秦军在岭南伤者已近万人。

始皇帝万分脑怒,惊乍一声,猛然站起。御塌旁两名侍女,吓得连忙跪下,磕头请安道:“皇上息怒!”

御塌前恭立着的蒙毅连忙拱手揍道:“皇上,岭南地形颇为复杂,越人也是尚未开化之民,不尽杀之,难立我大秦之威。而我军中多有思乡者,长久以往,恐怕并非良策。臣请前往,六月之内,必能震服越人。”

李斯拭去额头汗水,连忙跪下揍道:“请皇上三思,岭南已是我大秦之国土,越人也是我大秦之子民,其中多有忠心拜服我大秦者。尽杀之,实非纳海内制众庶之策。此事且容从长计议为善!”

始皇帝站立了良久,缓缓吐了口长气,坐回到塌上,用尖锐难听的嗓门道:“尽杀之,则岭南再无我大秦之民,何以守之?不杀,越人又难降服。传令岭南各郡三军,以寨为伍,任何寨中有一名反者,则尽斩此寨!”始皇帝又顿了顿道:“传旨,岭南各军十年内不得还乡,违者斩!家有妻老者,可迁徙岭南久居。凡愿迁徙者,赏一级爵位。”

李斯和章邯跪地,拜了三拜退出殿外。见赵高一脸媚像,陪着笑容侯在殿外,也不理会,各自回帐。

一名侍女赤脚上了御塌,跪在始皇帝身后,用纤细白嫩的巧手,轻轻地摩擦着龙背。

用竹简精制,堆得像小山似的奏折,几乎占满整个御塌。塌前,一名少府小丞在逐一称量那些始皇帝批阅过的奏折。始皇帝又开始继续批阅奏章,他独揽大权,事无巨细,必亲自圣裁,每日批阅奏折不足一百二十斤绝不安寝。

一名小吏双手恭敬的捧着一个放有瓷瓶的食盘,催着急促的小步来到殿外,见到中车府令赵高正阴着脸站在大殿门口,便作揖道:“车府令大人,仙丹已经验过,是时辰请皇上服用了。”

以前,皇帝深居宫中,几乎没人知道他在何处,所以炼成的仙丹都是先交给中车府令赵高,再由他转呈的。此次出巡,皇帝所处位置虽然无法再保密了,可是这个由赵高转呈“仙丹”的规矩却仍保持着。

赵高单手接过食盘,摆了摆手道:“去外边侯着,等章邯、赵旷他们一道,立刻过来禀报!”

那小吏道了声:“诺!”又恭敬的作了个揖,快步向院外奔了出去。

赵高端着食盘,转动起阴森森的双眼环顾四周。见再无旁人,便拿起盘中的瓷瓶,用大拇指顶开封盖,将瓷瓶高举过头,自己吞下了“长生”仙丹。然后快速将那瓷瓶揣入怀中,又颤抖着双手,从衣袋里取出一个与先前那个一模一样的瓷瓶放在食盘中,扭身从正殿的偏门走进殿内。

赵高缓步走到殿台前,陪着祥和、伪善的媚容轻声道:“皇上,该服丹药了。”

“恩!”始皇帝放下朱红色的御毫转头问少府小丞道:“今天批阅了多少了?”

那小丞连忙道:“回皇上,今天已经批阅了一百零六斤了,还差十四斤。”

始皇帝看着赵高呈递上来的瓷瓶,摇了摇头道:“‘真人’自服此丹以来,并未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反倒是,咳,咳,反倒是这‘豺声’(支气管炎)日渐重了。这丹药甚是涩苦难咽,‘真人’早就受够了,也不知徐福东渡,丹药求的怎么样了。这个徐福,已经耗费了‘真人’无数钱物,可至今连仙人的影子都没见到。真是废物!”

赵高殷勤的一边打开瓷瓶封盖,一边回道:“皇上吉人天福,蓬莱仙丹必能求得。想是那徐福偷了懒,待臣等派人催一下,也好让那些松散惯了的方士们尽心竭力。臣听说良药苦口,这药随不及蓬莱仙丹,但想必还是有功效的。”

始皇帝皱着眉头吞下粉色的药丸,然后压了一口水,良久才道:“下去吧,‘真人’还要批完这些奏章。”

赵高正要告安,却听殿外一名太监大声道:“启禀皇上,御林军右都尉章邯、郎中赵旷奉旨见驾,现在殿外侯旨。”

始皇帝半吐着舌头,使劲的咳嗽了几声,然后才拖着长长声调小声道:“传!”然后继续低头批阅奏章。

赵高立刻挺起胸来,扯着嗓子高声道:“皇上有旨意,宣章邯、赵旷觐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