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九章 第三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3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高城不信:“就这上车晕下车倒?他要是能悠三十个,这月的先进班集体我还你们班。” 史今掉头就喊:“许三多!” 高城抱着臂,在史今身后摇摇头。 “报告连长!报告班长!”一眨眼,许三多就过来了。 史今问许三多:“你单杠现在能悠多少个?” “二十七个,”说完自己的声音先小了,“班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高城不信:“就这上车晕下车倒?他要是能悠三十个,这月的先进班集体我还你们班。”

史今掉头就喊:“许三多!”

高城抱着臂,在史今身后摇摇头。

“报告连长!报告班长!”一眨眼,许三多就过来了。

史今问许三多:“你单杠现在能悠多少个?”

“二十七个,”说完自己的声音先小了,“班长你知道的,得在没人的时候。”

高城也禁不住笑了。史今在许三多肩上拍了拍:“去,悠五十个。”

许三多吓了一跳:“五十个?班长,这满操场人都看着呢!”

“所以就得趁现在练哪!今儿考核不也是人看着吗?你怎么就背啦?”

许三多说:“那是有你站我对面呢。”

史今说:“现在我也站你旁边呀。”

许三多说:“那我是肚子里有啊,这个……我不行。”

史今看了看连长,对许三多说:“许三多,连长说了,你要是能悠五十个,这月先进班集体还咱们班。”

许三多眼睛一亮:“真的?”

高城只好点点头,说真的。

许三多暗暗下了一把劲,说:“那你们别笑我。”掉头就往单双杠那边跑去。他跑到单杠边,抬头看着那副单杠,单杠之上还有一个蓝色的天空,那真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连周围的人声都要远了。许三多狠狠地点点头。

高城苦笑着摇摇头:“区区回环而已,这架势刀山火海一般。”

史今没看他也没听见,史今看着许三多,对他也对许三多来说,就是刀山火海一般。

许三多还站在单杠下,做着刀山火海的准备。高城有些无聊地看了看表,要了旁边兵的茶缸子给自己灌水。旁边的兵早聚了拢来,几个三班的兵给他打着气。

三班全体拉拉队也冲了过来。

于是许三多起跳,三班全体哑然,他挂在单杠上挺了一下,干脆连第一个都没环起来。于是高城活活地被一口茶水呛了一下。几乎全连的兵都在看着,许三多风鸡般挂在单杠上,即使是他也没脸下来。

许三多对史今说:“班长!我重来好吗?”

“不好,你记住一个,动真格的时候,没有人给你重来。”

于是许三多委委屈屈提了上去,做了第一个,然后第二个,第三个。

高城已经不想看了,他干脆地要回宿舍,“月黑风高时能做二十七个我信,这时间地点,七个不到。心理啊,问题啊。”

史今一把把他扯住了,并替许三多数着:“别走……七、八、九、十……”

高城无奈:“这么番准备,十个?别死心眼了,这月先进集体本来是要给三班的,嗯,鼓励奖吧。三班大概是第一趟拿鼓励奖,有三班以来。他就算环到五十又怎么样?伍班副,你纪录多少?”

伍六一正呆呆看着单杠上环动的许三多,听人跟他说话,立刻做出副不介意的样子:“小儿学步的玩意,我不记那个数。”

史今实事求是地插话:“两百。”

高城看看在单杠上环动的许三多:“两百,超了极限。虽说是小孩学步,可到这样也能叫个神。他?我洗洗睡了。”

高城转身走了,史今不好再拦。许三多仍在单杠上一个个悠着,如同一架专为此发明的机器。

一群兵簇拥着单杠上的许三多,那个人尽力地在做,看得出他已经找着了重心,让这种圆周运动成了一件并不太耗体力的事情,只是在一百多次天翻地覆的回环后,人眼中的世界会成为什么样子呢。

世界在跃动、倾转、模糊。单杠下的兵安静地看着,默默记着数。

史今已经离单杠很远,并且尽量轻声数着数:“一百八十九……一百九……”

他远得已经靠近洪兴国窗前,索性再靠近隔壁的高城,史今知道在这里大声许三多也听不见,索性对了高城的窗户大声喊:“……一百九十一!”

高城的窗户一下打开了,几乎没撞着史今,高城瞧史今一眼,目光的焦点立刻转向单杠。

单杠上的人仍在回环,动作已经慢下来,无知无觉,无欢喜无失落,只有荡起和落下,倾转,回环。伍六一巡场一样在周围走动着,看不出在记数,原来专注地看已经成了偶尔焦躁地看一眼。

悠到一百九十六时,高城叫道:“伍班副,差点就把纪录给破了。”

伍六一:“我现在能环两百五,应该。”

高城:“嗯……那我信。”

两个人都有些愣神。

“一百九十八!”

操场上爆发出一片遗憾的叹气声,许三多一个没环上去,于是又挂在单杠上如一只风鸡,谁都看得出他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他紧闭着双眼,问道:“班长,我悠了多少了?有没有五十个呀?”

高城讶然到微微张了张嘴,伍六一抱起的胳臂又放了下来,操场上鸦雀无声,所有人如看一只挂在杠上的怪物。

“没有!”史今和他的士兵都一齐喊道,“还早着呢!”

许三多试图看清眼前晃荡的土地和人群,可早看不清了,汗水早进了眼睛,实际上他甚至听不大清别人说话。

然后他大吼,全无意义但极其悠长“啊”的一声,在草原上他没有心事喊不出来,现在他有了心事,喊得直是声震寰宇。喊完了又荡了上去,世界又开始倾转,天地又开始盘旋。军营已经不再是规则的圆周运动了,而是在飘飞,飘飞回了家,飘飞到了草原,飘飞过修不完的路,飘飞过一辆驶去的火车。一个灵魂像风样掠过,审视着烙在这灵魂上的一切。

没有人声,只有飞翔的风声。

安静,好安静。寂寞,只有风。你知道很多东西就要离你而去了。那个世界。

史今呆呆地看着天穹下的许三多,他的世界也是无声的,只有风。

“三百二十,”史今他忽然伸手擦了擦眼睛,“三百二十一。”

高城的烟烧到了手,一痛扔开,他看上去有些恍惚。

伍六一也差不多。两人一直和史今看着一个方向,并且怀疑自己在做梦。

高城说:“破你纪录啦。”

洪兴国在隔壁伸出脑袋:“早破啦。”

伍六一:“打仗……用不上。”

高城:“也是……那也是个神。”

隔壁的洪兴国忽然越窗而出,重重落地,重重拍打着自己的额头:“录下来!早该他妈的录下来!让他坚持,坚持坚持再坚持!”

指导员大人连奔带蹿而去,自然是要借机器。操场上一片寂静,史今也已经不再数数,他背了身子看着墙根。单杠上的人已经像具行尸走肉,缓慢地提起来,缓慢地放下去,挂上良久,汗水滴在地上,再提起来,下一个。

世界成了模糊的红色,因为头部过度充血。单杠下的人兴奋劲早过了,过了,就剩下不忍心,一场全体对一个的欺骗。史今转过身,正了正衣服,走过操场,挤过人群,来到许三多身边,这么长时间,许三多刚完成一次放下。

史今:“许三多。”

许三多不动了,挂在单杠上微微地晃动,如睡着,如做梦,如在刑架上被严刑拷打了几天的人,他的声音低得像是个濒死的人:“班……班长……有五十……五十个了吗?”

“有了。你过了……过了平均水平线。”

甘小宁:“早就有了!”

一声沉重的大响,许三多掉落在沙坑里,立刻被下边的一帮士兵架住。

史今:“抬!回宿舍!水!葡萄糖!急救箱!医务兵!”一群人把一个人搬回宿舍,同班的甘小宁和白铁军根本挤不上去,只好看着单杠发愣。

单杠上磨破的手掌留下了血迹。

白铁军:“三百三十三……我的天。”

甘小宁:“老天。”

白铁军狠狠地要把他压下去:“苍天!”

七连宿舍内彻底乱套,急救箱、热水、凉水、输液瓶、医务兵在楼道上川流不息,好在现在没人在意内务。史今大步冲连长寝室走过来,高城正站在自己门前发愣,史今过去站住,也不说话。

高城:“人还好?”

史今:“在抢救……连长,帅吗?”

高城看着史今的表情,后者有些悲伤,也有些愤怒。

高城喃喃道:“帅?……什么帅?”

“露脸吗?”

高城叹口气,摘了帽子挠头,这动作对他来说很没军人风度:“你想说什么?”

史今:“七连很张扬,可别看不起那些没什么能拿出来张扬的人。”

高城回避开他的目光:“我去弄点……弄点药。”可甭管他想去哪,总之走错了方向,换了个方向走回,正好碰上拿着台数码摄像机跑回来的洪兴国:“完啦?”他很遗憾,“怎么就完啦?多少个?”高城机械地答道:“三三三。”

洪兴国变得更加遗憾:“再多做二十就整好咱团番号啦!怎么不坚持一下呢?”

“他不是为这个做的。”高城出去了。

洪兴国在楼道上已经开始拍摄了,看来打算一直拍到三班宿舍里的许三多,并且很专业地伴之以即兴解说:“现在我们来看看创造了一个小小奇迹的士兵许三多,三百三十三,不说在全国吧,在全军也是可以让我们惊讶一下的。他来自三五三团三营七连三班……”

三班宿舍忽然炸出几个兵,闪避不迭,然后是冲出来的许三多,后者的动能像炮弹,动势像醉汉,抓挠着空气和墙根,东摇西晃地寻找着忽然丢失的支点。

一群兵追在后边。甘小宁:“许三多,你要去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