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九章 第二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9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史今叹口气:“下来干吗?做好让人笑话的准备?” 许三多:“我环十个了。” 史今:“别去数。你要搞定的是自己,不是那些数字。本集团军有个兵俯卧撑能做两千个,其实他已经是想做多少就多少了,他突破了极限。” 许三多又一次瞠目结舌,那也确实是个非人的数字。 史今:“说不行的时候绝不会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史今叹口气:“下来干吗?做好让人笑话的准备?”

许三多:“我环十个了。”

史今:“别去数。你要搞定的是自己,不是那些数字。本集团军有个兵俯卧撑能做两千个,其实他已经是想做多少就多少了,他突破了极限。”

许三多又一次瞠目结舌,那也确实是个非人的数字。

史今:“说不行的时候绝不会有奇迹发生。就算是你,也能创造奇迹。”

技术考核这天,观察室旁边支了张桌子,旁边写着“技术考核”几个大字,团部几个参谋坐在后边。射击完毕的战车上,士兵们下车直接跑到桌边列队。

参谋:“八三式一二二榴弹共有几个装药号?”

士兵:“七个。”

参谋:“六号装药弹丸初速?”

士兵答不上来了,参谋记下个六十分。

在连队扎堆的地方,各连队的兵也在哗哗地翻着书互相提问,算是个临阵磨枪不亮也光。

士兵们互相考:

“八一杠枪管寿命?”

“班用轻机枪最大射程?有效射程?有效杀伤距离?”

“红缨导弹斜射距离?”

成才一脸得意,他现在是一个人在对付三个人的提问:“300000,3400,800,1500,4500。”

对面几个伸出来的大拇哥。

一辆主战坦克在前沿打出一个抵近射击,炮声掩盖了人声。这是一辆战车正在模拟阵地里迂回射击,车号上写着207。那是七连三班的战车。

终于到三班了。史今的班列队从靶场旁边跑过,高城在旁边挥挥手让他们停下,他找的是史今,并且神情绝没有从前的融洽,他盯着史今:“希望今天考核后,许三多还能让你乐起来!去吧!”

史今直刷刷地站在参谋们的面前:“报告,七连三班射击完毕,等候下步指示!”

那参谋竟头也没抬,只是哗哗地翻着书,一边找题,一边找回答的士兵名字。

第一个被点出来的,就是许三多,因为他的名字排在最末尾。

参谋还是望都不望,只顾看着题目,机械地提问道:“一零五坦克主炮膛压?”

许三多他们是装甲侦察连的,没想到参谋却把题看到坦克连那里去了。

但对许三多来说,没事。他开口道:“最大五百零九点五兆帕斯卡,正常四百四十一点三兆帕斯卡。”

参谋没有在意,点点头,接着问了下去:“脱壳穿甲弹1000米距离下降量?”

许三多依然对答如流:“四十七米每秒,一千米立靶密集度为零点三米乘零点三米。”

史今他们一下都愣了,都暗暗地有点觉得怪异。

但旁边的干事却发现题目不对了,忙说错了错了,他们是装甲侦察连的,不是坦克连的。那位参谋这才抬起头来,一脸错愕地看着许三多,竟有点纳闷,说:“可是他答得很对啊!”说到这里,不由得问道,“你把整本书都背啦?”

许三多说:“报告,是的!”

参谋好像来劲了,说了一声别太牛了,便急急地翻书。

许三多的回答是:“不牛,我就是个死记硬背。”

参谋笑了:“别吹掉了底,就算是纸,它也六百多页呢。就说你们那车吧,七十三毫米滑膛炮药室容积,后坐长度,最大后坐阻力?”

“零点六八三立方升,一百四十八毫米,九八点零六千牛顿。”

王庆瑞团长从观察室出来,正笑嘻嘻地在旁边看着。

参谋不由得喊了一声:“要得。”笑笑就接着问,“技术和结构特点?”

未等回答,干事却阻止了,他说:“喂喂,这又不是数据,你大发了吧?”

没想,那许三多却只管给他背:“该炮系低膛压滑膛炮,身管和炮闩由螺纹连接,采用立楔式炮闩,闩体内装有电击发装置,反后坐装置采用同心式制退复进机……”

“行了,行了。”参谋终于叫停了,他发现许三多真的一字没差。

他提笔打算给一个高分,却被一只手拦住,半路杀出个王庆瑞——团长笑了,他看着许三多对张干事说:“张干事,把你们那野战宣传车拉过来!”

那宣传车一来,许三多又开始害怕了。因为周围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周围的队形也乱了,三班也散了摊了,各连的连长和指导员,还有团部的人,都往这边拥。

这一次,是团长亲自上阵主考了。

他盯着许三多说:“我问你,咱们八二迫击炮的尾管材料是啥?”

王庆瑞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从车上的几个重型音箱传出去,响遍了整个靶场。也把许三多吓慌了,他迟疑着,嘴里说:“八……八……八……”整个靶场上,顿时回响着一个“八”字。

史今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往前挤去,说“让我过去。”

团参谋长看见了,指着他:“前边那位回头,你挤什么?”

“报告参谋长,我是他班长。”史今说。

参谋长明白了:“给个道,让他过去!”

史今挤到前围,挤到了许三多的身边。许三多看见来了班长,腰就挺得直一些了。

许三多的嘴也顺了,他说:“八二炮用的是铝合金尾管。”

王庆瑞刁难道:“八二炮上用了一项中国首创的技术,是什么?”

许三多拿不定主意了:“全保险引信?旋入式药管?自锁式高低机?套筒式缓冲机?……咱那书上没写。”

“就是套筒式缓冲机,” 王庆瑞接着问,“豹2坦克的一百二十毫米滑膛炮还用在哪种坦克上?”

“报告……书上没写!”

“不能光看教材,” 王庆瑞对许三多不满意了,“那就问你教材上有的吧,自行双三七高炮的火控系统?”

许三多紧张得早都忘了自己是谁了,但团长问的,只要是教材上有的,他都能回答。靶场上空的音箱,几乎都成了许三多的录音机了。

团长看看没有什么可以再问的了,便说道:“很好。可你不能光看你那本教材,教材之外的也得看。”许三多给团长不住地点着头。

团长突然问:“你叫什么名来着?是许三多吧?是许三多!”

这时,连长高城正在往这边狂奔,突然一愣:“哪个许三多?”

成才听着广播里那傻子在背书,听了一气,把手上书往屁股下一垫,嘴里嘟囔着:“这个三呆子,还真有傻福!”


靶场的训练和考核算是告一段落。

士兵们都上车,许三多也被洪兴国和几个参谋拍着打着送上后车厢,史今都挤不上去,而高城犹自在人群外纳闷。

许三多还昏着,进了车也忽然发现大家对他都有些敬而远之。

甘小宁头一次对许三多另眼看待了,他凑过来问:“许三多,啥时候背的?”许三多说“我们一起背的呗!”甘小宁说:“得了吧,那就两星期工夫,能背成这样?你又不是神童。”这时史今上来了,他说:“先想想你们是不是用心吧!别的不说,你们光背自己手上这点装备,谁又把整本书都看啦?”

车开动的时候,许三多才忽然发现,成才就坐在自己对面,正跟几个兵高谈阔论什么。许三多喊了他一声讨好地说:“成才!我买了烟。”可成才像没听见一样,自己掏出烟,分别地派给大家,嘴里还说:“我觉得这东西关键还是在于个理解,比如说射程30公里吧,你对30公里外打一炮有个概念吗?比如说这枪里的枪机,你没见过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枪机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我从来不死记硬背。”

许三多拿着烟的手僵在那块。伍六一瞟成才一眼,拿了一根。

“我抽一支行吗?”伍六一说。许三多连连点头:“当然行,我本来就是想谢谢你们帮我训练才买的。”白铁军挤上前来,说那我也得拿一支。甘小宁说我也要一支。

大家都为许三多今天的出色,多多少少感到有些开心。

七连车在操场边停下,七连兵是擂着鼓下来的,反正鼓舞士气鼓都带着,年轻人也巴不得事情再闹大点。

路过的兵们为之侧目。高城有些不屑,但那表情显然是由得他们闹会吧,到宿舍边终于一举手:“大家都歇了吧!没多大事,本连荣辱不惊。我再说句,早点休息,还没考的那几个班再接再厉!”

但谁也不会急着先进宿舍,都在操场上自由活动着。考核不是体能训练,兵们不急着休息。

高城看见散去的兵里史今在对着他微笑,便走了上去。

“笑什么?”高城板着面孔。

“连长,我那兵今儿露脸吧?”史今是得了机会便大着嗓门。

高城看看又被甘小宁几个追着要练拳的许三多,有些难堪地笑笑:“他记性是够泄密标准的。那又怎样?有背书把敌军背趴下的吗?那不如架电脑对敌军狂练五笔字型呢。”

史今希望许三多得到高城的认可:“他现在挺合群了,今天射击也接近平均成绩。”

高城:“好吧,我输,你有一个小小的胜利。是想听这话吗?我给你。我不想对你绷着脸子。我承认你的努力,三班长,有些话这两天一直想对你说,我……”

史今很冒失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是想你能承认这个兵,连长。”

高城终于有些挂不住了:“又怎么样?他在三班仍是垫底的,有他之后,三班也至今仍是全连的垫底班。他仍然晕车,你看他下车那个迷瞪样,车载步兵晕车……没见着我真还不信……”

“快不晕了。他现在大回环能环三十个。”史今肯定地伸出手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