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九章 第一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6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一辆步战车在靶场里刚停下,许三多就顾头不顾脸地往外冲,然后在车边吐了一地。史今随后下车,站到许三多身边,给他不停地捶背。 “班长,我又丢人了。”许三多说。看史今只是笑,许三多觉得有点怪,“班长,你怎么老说我不错呀?”史今看许三多快委屈死了,劝他说:“你今天训练快结束了你才有反应,而且车上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一辆步战车在靶场里刚停下,许三多就顾头不顾脸地往外冲,然后在车边吐了一地。史今随后下车,站到许三多身边,给他不停地捶背。

“班长,我又丢人了。”许三多说。看史今只是笑,许三多觉得有点怪,“班长,你怎么老说我不错呀?”史今看许三多快委屈死了,劝他说:“你今天训练快结束了你才有反应,而且车上射击,你也打得不错。”

史今对许三多的安慰,让伍六一有些受不了,他挽起袖子,也过来了,边走边说:“我来给你整两下,管你不会有反应了。”说着就是狠狠的两拳,捶得许三多一下就没声了。

伍六一的手是狠了点,但许三多还真的不吐了。

他轻轻地揉了揉,对史今说:“真是奇怪呀,副班长整完以后我就不吐了。”

史今说:“有个病人去看头痛病,医生说头痛是吧,当,给他屁股上来了一锥子,病人说妈呀,怎么扎我,医生说头还痛吗?不痛了,屁股痛!那头痛病就治好啦!给钱吧!”

许三多听得哈哈直乐。

前面,成才和几个兵也大声说笑着,从他们旁边走了过去。

像是害怕那成才,许三多突然不笑了。

史今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只是接着说自己的:“伍班副就是这法子,算是个土造的心理疗法,你痛了就不会再想吐了。”史今忽然郑重地说,“其实许三多,你很多毛病都是心理落下来的,本来你今天完全可以顶住的。”

许三多说:“我在图书室借了讲心理的书看,上边说什么俄狄浦斯情结、里比多效应的,我还是搞不懂。”史今说:“我也不懂,那是人专家说的话,可你班长和副班长一样,也是个土造医生,就管给你把头痛病治好了就成了。”

许三多吓得马上盯住了史今,说:“你不会也扎我吧?”

史今说:“我是打个比方,乡下来的孩子有几个长时间坐车的?还是这种全封闭着能把肠胃颠出来的。我晕车那会就是练那个。”史今指指旁边单双杠,“单杠大回环,在上边晕过了,上车怎么也不晕了。”

许三多打量着乌黑锃亮的单双杠,问:“怎么练?”

史今二话没说,上手就给许三多悠了几个,看得许三多连连地咋舌不已,连说怎么能这样的?史今说,“练练就会了许三多,你体能相当不错,技巧上再抓一抓就好了。”然后给许三多强调说,“这玩意可治晕车了。人都是这样,晕过一次就不会再晕了。”

远远地看见伍六一,史今马上喊他过来:“六一,你是在这上边晕过的,后来还晕车吗?”

伍六一说:“啥叫晕车呀?”

“改改你那臭牛皮的说话,”史今把伍六一拖到单杠前,很有点自豪地说,“伍班副上次悠了一百二十一个。”

“一百二十一个呀?”许三多的眼里全都是崇拜的眼神。

伍六一爱吃这一套,他说:“那是瞎玩闹。跟兄弟部队治气。”

“那你带他瞎玩闹二三十个吧?”史今深知伍六一为人,坏笑着走开。

剩下单杠边的两人,都有些拉不下来。许三多畏缩,伍六一凶得也到了尽头,对着个完全不反击的人,总归也是无趣。

伍六一无奈地看看许三多,吩咐道:“注意动作要领,上了单杠你就不是自己了,你就剩自己找的那个重心,别使蛮劲,由得他转。”他说着自己呼地转了好几个,随后很利索地收身下来:“你自己体会体会吧。”

许三多没有上过,笨手笨脚地,就往单杠上爬,被伍六一一把拉了下来:“是上单杠,不是爬单杠。你把自己担在上边就会有个重心,那两条腿是有用的,不要离开地了就把它当个累赘。二三十个?我看你没戏。七连的平均纪录可是四十五个,好在不比这个。”

许三多只好熊猫一般,一个接一个地上去,结果是一次又一次地从单杠上摔了下来。

伍六一终于失去耐心,对许三多不住地摇着头。

白铁军正很仔细地在擦自己的鞋,周围几个兵在午休,忽然外边砰的响了一声。

白铁军愣住,踱到窗口看,愣住:“嗳,你们来看,你们来看。”

一个兵说:“我们起来的话你就躺下了。”

白铁军啧啧赞叹说:“真不错,好看。再来一个,唉,没让我失望。”

甘小宁:“闭嘴!”

白铁军老实地跑到床前躺下,可声音还在继续,甘小宁终于忍不住到窗前看一眼,目瞪口呆,一声不吭地回来,一会儿几个兵都耐不住好奇,轮流到窗前看一下。

白铁军躺在床上,冒了一句:“真是笨得可以了。”

许三多一瘸一拐地进来,伍六一面无表情地在后边跟着。伍六一一声不吭 地解下武装带上床休息,几个兵在他身后做鬼脸笑。

许三多换了双鞋,悄没声地又出去,几个装睡的兵再笑不出来了。

外面又是砰的一声。

伍六一闭着眼睛,眼皮微微地动着,也是在装睡。

许三多又进来,这回大概是把脖子也窝了,揉着,偷偷在磨狠了的手上套上副护腕。突然听有人骂了一声笨猪。

他愣住了,这是甘小宁的声音。因为甘小宁是闭着眼睛说的,他只好把眼光找往别处。甘小宁的眼睛突然就睁开了,他说:“你看什么?我说的就是你。你套上那么个玩意摔得更狠。”

“那我该怎么办?”许三多轻声问道。

甘小宁说:“你的重心要放在肚脐往下一寸的地方,这你还找不着吗?你摔下来的熊样,真是给钢七连丢人。”

白铁军也睁开了眼睛:“咱们是装甲侦察连,先就得学会摔。”

许三多怕把所有的人都闹醒了,紧张地示意着:“小声点,他们都在睡觉。”

白铁军一个鲤鱼打挺,反倒坐了起来:“还装什么蛋?都给我起来!”

全班的战士果然呼地一下,全都起来了。大家显然都没有睡着。

大家七嘴八舌地就说了起来。这个说:“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你一出手就不对。”那个说:“能做四五十个的人身子准定是直的,你倒好,弯得折刀似的。”许三多觉得不可理解,揉着脖子看着他们:“你们都不睡啦?”

甘小宁说:“睡啥?吵都让你吵死啦。走走!”

几个人不由分说把许三多拥了出去。偌大的屋里只剩下伍六一一个,他豁然睁开眼睛。

外边“一二三、起,一二三、落”的声音, 把正在午休的高城吵得睡不了觉。高城烦躁地走到窗前伸手把窗打开。

操场上,几个兵正把手里的大笤帚伸到一起,形成一个保护垫的意思,许三多就躺在上边。甘小宁告诉许三多,注意着地姿势,用手就而不是用手垫,这练的就是反应能力。

“一二三,起!”许三多被扔了起来。

甘小宁冲着白铁军发牢骚:“怎么又抢我口令?”

白铁军没看他:“三二一,落!”

几个人有点半开玩笑,有点想帮许三多却又有点想整治他。

许三多:“再来一次好吗?我还没体会。”

白铁军说:“猪都被你气死了。再来一次吧。说着对几个兵使使眼色。”

甘小宁抢先喊了口令:“一二三,起!”

许三多对着那几个笤帚就扑下去,几个兵却早有默契地把笤帚撤开了,许三多摔了个结实,还没爬起来就赶快在脸上绽放个讨好的笑脸。

白铁军正色道:“不许笑,要记住这一摔的教育意义。作为侦察兵,永远要有偷袭和防备偷袭的意识。你应该下意识地就防止摔成现在这副德性。什么叫下意识呢?比如说吧,阿甘哪。”甘小宁伸手就给白铁军脑后一拳,白铁军灵巧地闪开,结果被甘小宁下边一脚踢得跳了起来。白铁军丢了面子,冲着甘小宁嚷嚷:“不是说好演示的时候光打上三路吗?”

甘小宁对许三多说:“看见没有?如果我用家伙他就挂了,没有形成下意识的下场。”许三多半懂不懂,只是木木地问:“再来一次好不好?”

甘小宁对那几个兵使使眼色:“可以。”

白铁军:“一二三,落!”许三多正欲扑,几个兵又撤笤帚,许三多却没扑下去。

白铁军愣住了:“小子反应挺快嘛。”说着话就是一脚,许三多闪开了。几个人都愣住。许三多反而不好意思了:“从小被我爸踢,都习惯了。”

甘小宁乐了:“原来是家传的功夫,不一样嘛。”

伸手就一拳,许三多又躲开,甘小宁再打,许三多掉头就跑。

甘小宁追了出去:“喂,你那是逃跑,咱们练的可是躲闪!”

高城一直在窗口看着,隔壁洪兴国的窗也一下打开,终于有人被吵到忍无可忍了:“午休时间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高城回他:“他们练摔呢。”

洪兴国挺纳闷:“那个兵……许三多不是最不合群吗?”

许三多被三班兵围追堵截,年轻人的用功到后来总是带点玩闹。

五连宿舍隔壁就是六连宿舍,每个连队旁边都有一副健身器材。

天黑时,史今把许三多悄悄地带了过来。史今说:“我知道你,人多的时候你不敢练,只好睡觉时间练。这是六连的地方,没人看着,给我环三十个。” 

许三多看史今一眼,看单杠一眼,再看史今一眼。

史今的声音很冷:“‘不行’这两字以后少说。”

于是许三多只有多环,许三多环了两个,挂上边不动了。

许三多:“不行……嗯,我是说没力气了。”

史今:“没力气的人说话有这份神清气爽吗?是人就不止这个数。”

于是许三多只有继续,这回环到了十个,五连有人出来,许三多一松气掉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