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第五长醉扭头看向东方珊瑚,她依然是先前的姿势,仍在喃喃细语。此时她眼中只有那把古琴,至于屋中的两个人,她似乎完全看不见,也听不见他们说话。

花筱莹道:“她是你亲妹妹,但她却把你当作她的情人,一心想嫁给你,如果三天内还不解毒的话,她全身的血管便会爆裂而亡。”

第五长醉紧咬了下牙关,冷冷地道:“三天,我可以找到解药。”

花筱莹嘴角露出一丝残酷地笑,道:“我可以给你无限的时间,让你把天上地下翻五遍。我会让她等到你把解药找到的那一天。”她说得很慢,每一个字都冰冷无情地传到第五长醉的耳朵里。

第五长醉沉默了很久,才道:“就算你嫁给了我,又能怎么样呢?”

良久,她道:“我说过,我要的只是嫁给你,关于其他的我不需要去想,也根本就不用想。”花筱莹突然有些激动,一改往日的优雅轻柔,而是变得粗野如山猫嚎叫。

第五长醉皱了皱眉头,道:“就算我娶了你,我也不会待在你身边,没用的,你根本留不住我。”

“那你就只能看着你妹妹死掉了!”她顿了顿,看向东方珊瑚,“不,我改变注意了,我不想让她死了,我就这样让她活着,半死不活的,到最后见一个爱一个,就像发了情的母狗,见到公狗就扑上去!”花筱莹恶狠狠地把话说完,瞪圆双眼盯着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牙关紧咬,双手也紧握成拳,额角青筋已微微凸起。他竭尽全力控制住自己,以免忍不住扑上去将花筱莹掐死。

花筱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恶毒地道:“你没有胆量杀死我,如果我死了,你妹妹就得给我陪葬。”

“我从不杀人,也包括你。”他冷冷地看着她。

“东方珊瑚所中之毒名叫绝命痴情丹,天下只有我会配制此药,天下也只有我才有解药。”花筱莹顿了顿,眼波流动地看着他,“如果你想用酒使我昏迷,再翻出解药,只怕你找上万遍也找不出来,因为解药我还没配呢。”

第五长醉看着她,她虽然童颜术炉火纯青,皮肤水嫩细滑,身材曲线优美,但此时在第五长醉眼中却已变得丑陋不堪,他早已看到她骨头里去了。

于是,他不再说话,而是转身走到东方珊瑚面前,蹲下身道:“珊瑚,哥哥带你回家。”他拉着她,带她往门外走。

花筱莹却面露微笑地看着他们,并不说话也不上前阻拦。

他们就要走出门口时,东方珊瑚却突然甩开第五长醉,紧紧抓着门框叫喊道:“我不走,这是我的家,第五长醉,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好不好?”她抬眼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第五长醉道:“这里不是我们的家,我们有自己的家,跟我走。”

东方珊瑚瞪圆一双惊恐地大眼睛,喊道:“我不走,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你走吧,你早晚会回来的。”她说着竟往外轰第五长醉。

“珊瑚,听话。”他提高声音,并使劲往外拽她。

东方珊瑚死死抓着门框就是不松开,最后竟张嘴在第五长醉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

第五长醉疼痛难忍,不禁缩回手。

东方珊瑚却转身跑向花筱莹,第五长醉瞬间拦住她,并抬手封住她的穴道。

但是,东方珊瑚却没有晕倒,她仍在向前跑,已躲在花筱莹身后。

第五长醉吃惊非小,以他的功力,以他对人体穴位的了解,任何一个人若被他点中,绝没有再动的可能。

而此时,东方珊瑚明明被她点中,却依然活动自如。

这时,只听花筱莹娇笑道:“忘了跟你说,吃过绝命痴情丹后,身体上的大部分穴道都会自动挪位。”

第五长醉差点就要崩溃了,苦着脸道:“你非要把我逼上绝路吗?”他的声音中露出些许绝望。

花筱莹准确地抓住了这一信息,得意地笑道:“还有一条韭菜宽的路,就看你走不走了。”

第五长醉长长地叹了口气,道:“韭菜宽的路非但走不稳,还是条不归路。”

“有路总比没路强。”

这时,大殿中忽然传来一阵钟声,一声接一声,整整七声。

七声响过之后,花筱莹才道:“我们去大殿吧,还有更好看的戏。”她抚在东方珊瑚耳边说了句什么,东方珊瑚立即跑到第五长醉身边,紧紧抓住他的手,道:“第五长醉,我们看戏去吧。”

第五长醉看着她无奈地摇了摇头,现在也只能紧紧地拉着她的手。


大殿中仍是一片欢歌笑语,所有的客人身边都有美人坐着,甚至有几位身边更是坐了两、三个,看来这几位是好色到了极至,连有些姿色的侍女都一并卖下了。

第五长醉拉着东方珊瑚,一进大殿便先找叶亦浓。但是,他的坐位上却是空的,不知是他已买了美人先回家了,还是另有原因。

总之,第五长醉觉得叶亦浓并不简单,他看上去内心并不像他外表那样年轻。

第五长醉让东方珊瑚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自己则坐在叶亦浓的位置上。

东方珊瑚紧紧拽着第五长醉,一刻也不敢放手,只要稍微大点的动静,她就吓得往他身后躲。

第五长醉看着她,眼中不禁露出痛苦的神色,他轻声道:“珊瑚,别怕,有哥哥保护你。”

东方珊瑚道:“你不是我哥哥,你是……”

“好了,好了,以后再说。”第五长醉急忙止住她。

东方珊瑚乖巧地闭上嘴,果然不说话了。

第五长醉抬眼看向门口那三位武林中人,他们身边也分别坐着一个美人,但他们却没有像其他客人那样动手动脚,又搂又亲的,而是规规矩矩地坐着,其中那少年还满脸通红,似乎比他旁边的美人还紧张。

他再看与他正对着的那个官府气派十足的人,此时他身边已坐着两个美人,均含羞带笑地说着话,不时将酒杯送到他嘴边。

第五长醉看着两位少女,心里一阵替她们难过。两位美人并排站着的宽度刚好是那人一个人的体宽,但那人的体重却比两位美人加起来还要重,而且,看上去,那人的年龄也比两位美人的年龄加起来还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