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第六章 卅四和湖蓝 37

兰晓龙_零 收藏 13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URL] 军统的据点门外停着一个小小的车队,湖蓝的车正在准备出发,整个车队看起来形同某个富家公子的出行。 湖蓝已经醒了,还没有全副披挂,他笔挺地坐着,精神抖擞但是内在充满挥之不去的沮丧。他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断腿,眼里满是血丝,昨晚他没有睡好,正像卅四说的,他是靠一种莫名其妙的愤怒撑到现在的。 纯银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军统的据点门外停着一个小小的车队,湖蓝的车正在准备出发,整个车队看起来形同某个富家公子的出行。

湖蓝已经醒了,还没有全副披挂,他笔挺地坐着,精神抖擞但是内在充满挥之不去的沮丧。他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断腿,眼里满是血丝,昨晚他没有睡好,正像卅四说的,他是靠一种莫名其妙的愤怒撑到现在的。

纯银进来。

湖蓝问:“准备好了?”

“好了。”纯银回答,随即一纸电文递了上来:“先生回电。”

湖蓝有点茫然:“回电?回什么电?”

“昨晚给先生发送的电文:“目标声称,他没有敌意。”

“哦。念吧。”

“愚蠢。共党的存在就是敌意。”

湖蓝诧异地看了看纯银:“什么意思?”

“就是先生说你愚蠢,共党只要还活着就是对我们的威胁,不管他有没有敌意。就这样。”

“你把我的话发成什么意思了?我说了共党没有敌意吗?我是说目标声称!我会天真到相信共党的友善?”

“就是照你的原话发的。如果你说的是‘目标声称,他没有敌意。可笑。’我们就会加上‘可笑’两字,可你没说。”纯银看看湖蓝的表情,尽量让自己不要官样的生硬,“先生也许是想说,共党连声称没有敌意的权利都没有,他们从生下来就是我们的敌人。先生一向的态度你是知道的,如果他能看出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以后会成共党,他会抢在他满月前杀了他,先生说这就是他对共党的态度……回电吗?”

湖蓝又愣了一会,落寞和疲倦在他脸上已经快要无法掩饰了:“不回。敌人找上门来,说他是朋友,你们就说,让我们来假装他是朋友,可得随时随地牢记,他是一生一世的死敌,我讨厌这种游戏,我在西北呆太久了,这里的天阴得让我头痛。”

“这是回电吗?”

“说了不回!”停了一下,湖蓝改口,“给先生回电,我会和死敌同进同出,同食同寝,除了不同浴,甚至同上茅坑。我会当他……不,我知道他是要把我们抽筋扒皮的死敌。”

“茅坑二字是否商榷一下?先生讨厌粗口。”

“吃喝拉撒不是粗口。”湖蓝开始有些恼火,“叫人来帮我穿衣。”

纯银看了一眼湖蓝还没披挂上的那些杀人家什,那些东西实在太细致了,以致要把它全副披挂了就像中世纪骑士穿戴铠甲一样麻烦。

装车完毕的军统正在等待,他们是杀手也是佣人。

卅四满面春风地嚼着汤包出来,手上还抓着几个:“要吗?没吃吧?还烫呢!”被他问到的军统表情全无地摇头。卅四咬他的包子,满足得没心没肺。

门里卷出了一团杀气,让这慵懒的阴晨一下成了寒冬,湖蓝是那团杀气中的第一个。

卅四迎向湖蓝,一脸神清气爽的笑容。

湖蓝抢先指住了他:“别开口。上车。我现在不想多话。”

卅四笑着摊摊手,他倒真没开口,上车。

湖蓝坐在车后座,卅四的旁边,他将头转开看了看前方,他尽可能不去看身边的卅四。

车队驶出陈亭,公路两边一片荒凉。

湖蓝冰冷地看着外边,偶尔会扫一眼旁边的卅四。卅四安静得出奇。“怎么不说话了?”卅四的沉默对湖蓝来说成了奇怪的事情。

“你的下床气发完了?”他笑嘻嘻地转过头来,那一脸诡笑立刻让湖蓝后悔惹他说话。

“你还是闭嘴吧。”

“孩子呵,天下的嘴不会因为你说了这两字就闭上,如其任性不如学会理解。”

湖蓝悻悻地:“天下人的嘴又干你什么屁事了。共党就爱扯虎皮做大旗。”

“是啊,天下人的嘴又干你什么屁事呢?何必抛头颅洒热血地耗这一生,帮着劫谋做让天下人闭嘴的无尽事业。”

湖蓝用手杖在椅背上重重敲了一下,惊得前座的司机震了一下,车头一歪,车轮在路面上磨出尖利的声音。

卅四笑着做出停战的姿势:“好吧,我们现在可在一条船上……哦,一辆车上。湖蓝同志,这就快到鬼子关卡了,跟三不管不一样,这可是日伪军把关。咱们怎么过呢?”

“谁和你是同志呢?”

“反正我的命已经交给你了,把我送到我该去的地方,孩子。”

湖蓝冷淡地看他一眼,让他看车座下盖着的一枝汤姆逊冲锋枪。卅四眼里露出的惊诧之色让他多少有些满意。

一小队巡路的日伪军从车窗外掠过。

卅四看着湖蓝,湖蓝欠起了半截身子,一只脚踏着那枝汤姆逊冲锋枪,他嘴角浮出一丝冷笑,看了看卅四,完全是一副要大杀一气的架势。

远远处已经看见路卡的影子。

一小队日军和一群伪军把守着。

湖蓝的车队停在关卡外边。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检查,首车的军统下车和搜查的伪军官长耳语,对方的神情立刻变得毕恭毕敬,那名长官向湖蓝的车走过来时简直是有点卑屈的。

“辛苦。”

“彼此。”

湖蓝伸手到衣服里,似乎掏枪,但掏出来的只是证件。他把证件递给那名伪军,对方根本没看,而是去交给在这关卡上监督的日军。

车队驶过关卡,居然连关卡上的日军也在向车队敬礼。

卅四惊讶且佩服地看着湖蓝。但湖蓝只是面无表情地将那枝从没打算要用过的汤姆逊踢回了原处。

卅四从车窗里探头,看了看已经远去的关卡,他回头对湖蓝伸了一只大拇指。

湖蓝正在把证件揣回内袋,嘴角带了点微笑,从他来说对抗的不是日伪军而是卅四,这是他与卅四相见以来赢的少有一阵。

“我能看看那个威力巨大,让日伪军口服心服的玩意吗?”卅四说。

“不能。”

“总得知道你现在开始叫什么。总不能在沦陷区还叫你湖蓝。”

“你不是一直叫我孩子吗?”

“你同意啦?”

“颉无忧。”湖蓝十分恼火地回答,老家伙说话几乎是步步圈套。

“你的新名字真怪。”

“是新身份。刚拿出来的也不是了不得的东西,鬼子派的良民证罢了。不过良民也分三六九等,颉无忧是上上等,和鬼子通力合作的汉奸商人,资本雄厚,手眼通天,爱国人士的眼中钉,光我们军统就刺杀他两次了,只每次都是功败垂成。”

卅四接湖蓝的话尾巴:“每次也都让这怪名字在日本人眼里身价倍增。其实颉无忧就是军统扶出来的,不过是你的分身。现在你出现在沦陷区,那位在生意场上挨骂挨杀的颉无忧自然就要找个地方猫起来了。”

湖蓝并不喜欢被卅四说得太明白:“其实他是昨晚就到了我们出发的地方,什么时候叫他现身再现身。这套花哨你自然也是明白不过。”

“以劫谋为父所以姓颉,可是无忧何解?”

“你用不着知道。”

“姓什么不好偏要姓颉,对咱们这些见不得光的人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你根本不了解我们的实力。我要出行,根本不需要共党那套偷鸡摸狗的把戏。知道又怎么样?你看不出所谓皇协军里有多少我们的人?鬼子的特工敢拿我开刀?后果他们早就知道,我在这里流一滴血,十个他们的人要准备好横尸街头。”湖蓝看了看卅四,卅四是一副听神话的表情,“你可以不信。”

“我信。劫谋在扩张实力的时候是个奇才,他的地下王国已经扩张了十多年。”

“地下就地下。地面上鬼子占先,地面下我们为王。”

卅四在沉默,那种沉默对他来说是难得的严肃和忧郁。

湖蓝用一种胜者的口吻道:“我来告诉你小鬼子是什么,就是小鬼子,胆小鬼他孙子,就这个说法。刚占了上海时他们以为坐大,我们给他来了几个黑色星期五,一周血祭什么的,立刻老实了。从此他们要有什么大动作先得汇报我们恩准。就这点本事。”

卅四仍然是那种表情:“那只是特工,没人玩得过劫谋十几年打下的根基。而且他们是不是真会这么老实?”

“他们害怕强横。怪只怪这个国家掌在一帮窝囊废手里,如果换作劫先生,早就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强横。如果所有人都像我这样做事,那帮小鬼子……男的只好来这边卖鱼,女的只好来这边卖肉。”湖蓝天真地愤慨着。

卅四在叹气:“孩子,你真是太像劫谋。你们都认为人这辈子最要紧就是实力。”

“当然就是实力。”湖蓝看着车窗外渐渐落黑的景色,天真,但是隐藏的狠辣远远超过他这个年龄应有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