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方终于动真格了:“今夜准备战斗”

扫美踏日 收藏 167 237363
导读: 米尔军情网消息:推进军事训练转变,一方面靠更新训练平台,另一方面靠创新训练指导思想,让“两个轮子”同时转起来。当前,全军上下都在为更新训练手段而积极想办法,但千万不要忘记,创新训练指导思想是训练手段创新的先导。只有保持训练思想的先进性,才算握住了“撬动地球的杠杆”。 当人们习惯于把训练目标定位于“打赢未来战争”时,容易产生一种错觉:今天可以慢慢来。难道今天的训练仅仅是为了未来战争吗—— 今夜准备战斗 一支强大的军队,其训练观念必然处于领先


米尔军情网消息:推进军事训练转变,一方面靠更新训练平台,另一方面靠创新训练指导思想,让“两个轮子”同时转起来。当前,全军上下都在为更新训练手段而积极想办法,但千万不要忘记,创新训练指导思想是训练手段创新的先导。只有保持训练思想的先进性,才算握住了“撬动地球的杠杆”。


当人们习惯于把训练目标定位于“打赢未来战争”时,容易产生一种错觉:今天可以慢慢来。难道今天的训练仅仅是为了未来战争吗——


今夜准备战斗


一支强大的军队,其训练观念必然处于领先地位。多年以来,人们习惯于将几乎所有的训练理论,都定位于“打赢未来战争”。这当然没有错。但这是从历史发展趋势上讲的,而今天站到训练场上,并不意味着可以虚无飘渺、慢条斯理地练。“反正今天不打仗,训练可以慢慢来”,认识错觉产生思维惰性,过于强调今天训练只是为了未来,可能弱化危机意识,失去紧迫感,甚至导致松懈拖沓,严重影响训练转变的进程。


今天的才是现实的。在美军太平洋司令部,随处可见一条醒目的标语——“今夜准备战斗!”人们可以从中感受到美军高度戒备的思想和强烈的危机感。我军今天强调训练转变,应当灌输忧患意识,以“今天就打仗”的紧迫感,加快训练转变的步伐。如果广大官兵都树立“任期内打仗”的思想,训练转变的面貌会为之改观。打赢今天的战争与打赢未来的战争并不矛盾,只有从今天获得经验,打赢未来战争才能落到实处。没有今天足够的积累,打赢未来战争就只能是一句口号。


“今夜准备战斗”,必须立足于用现有武器打仗,必须充分考虑到我军“剑不如人”的现实短期内无法根本改变。在大力加强资讯化建设的同时,要引导官兵运用手中武器打仗,而且打胜仗。训练指导思想可以前瞻进取,而训练招式要扎实稳妥,重在把现有武器装备练好训精。“绝招”是什么?就是“把最简单的招数练到极致”。训练中,有什么家伙什就用什么家伙什,“用未来的武器装备去对付今天的敌人”是一厢情愿,因为敌人不会睡大觉。因武器装备落后而放弃主观能动性,就丢掉了我军以劣胜优的好传统。须知,我军最擅长的是抓住敌人弱点,扬长避短,扭转战局。


“今夜准备战斗”,就容不得好大喜功、弄虚作假、花拳绣腿等形式主义。训练转变中,应当把重心放在出真招、求实策上,把精力用在练就实战能力上,把功夫下在端正训练作风上。某训练基地组织有外宾参观团到场的实兵对抗迎外演习,不搞预演,不搞摆练,不搭台子,不摆桌椅,没有专门解说,甚至不准备湿巾、草帽、水杯,所有外军观察员一律乘敞篷卡车随参演部队跟进观摩,自带马扎、望远镜,接待保障也以野战化方式进行。演习结束后,总结讲评围绕提高“五种能力”找漏洞、查原因、寻对策,整个讲评以90%的篇幅讲问题……这种做法实在值得称道。倘若我军所有的训练演习都这么搞,“打赢未来战争”的可信度还用怀疑吗?


如果说实战化训练是对作战过程的“复制”,那么,对抗训练无疑就是最逼真的方式。单方训练不应成为常态化的训练方式——


为实兵对抗让路


战争是双方的激烈搏杀,“复制”这种搏杀的烈度与过程,是军事训练的本质。各个层次的对抗训练,无疑是军事训练领域最生动、最活跃的“基因”,它可以最准确地发现问题,最快捷地找到对策,扫除一切虚假风气,为提高训练的真实性“加码”。遗憾的是,这种有效的训练方式,由于种种原因,多年来始终没有普及开来。


对抗训练所特有的属性,决定了它是最符合实战的训练方式。没有对手的单方训练,与玩“空手道”区别不大,一厢情愿的训练,无法隐去“做秀”的痕迹。拳击训练,打沙袋比空手好,双方对打又比打沙袋好,单方训练只是热身或打基础,如果把它作为经常化的训练方法,训练的强度、难度和险度都大打折扣,这是再普通不过的道理。军队的存在只有两种形态:战争形态与战争准备形态,除此之外,不存在第三种形态。没有对手的训练,本来就与战争形态产生了巨大落差,再加上武器装备落后,怎么能够拥有赢得战争的筹码?


对抗训练,无论形式还是内容,贵在有很强的可比性、较量性和淘汰性,有利于形成一种竞争机制。长期以来,我们在讲评训练成果时,特别喜欢那种自己与自己比的纵向比较方式,助长了自我肯定的倾向。而对抗训练这种竞争机制,对它提出严峻挑战。说白了,红蓝双方必须经过实打真抗决出高下,自然都会使出浑身解数和看家本事。这时,官兵的训练热忱被充分调动,双方想方设法去提高实战能力,谁也不会满足于自己比自己提高了多少,哪还会有兴趣去搞什么形式主义和做表面文章?同时,训练设施和手段先进与否、效能如何,一到实兵对抗中即见分晓,那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直接被淘汰,谁还顾得上什么


“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对抗训练并不神秘,并非高不可攀、难不可及,关键是破除畏难情绪,以高度的责任心,大胆抓,小到连排,大到师团,各个层次的对抗训练都应普遍开展起来。仗与对手打,兵也应与“对手”练。实践证明,越不搞实兵对抗,越缺乏组训人才和经验,越不搞实兵对抗,越不会甚至不敢组织对抗,从而陷入一搞训练就避开对抗的怪圈。



把演习当作展示成果、扬我军威、鼓舞士气的舞台,可以很热闹也很好看,但演习就变味了。为提高演习的真实度,能否破一破传统的演习定式——


不预先设定攻防


实兵对抗是战术训练的高级阶段。从传统程式上讲,战术演习事先都要把攻防身份和演练课题定下来,这似乎有利于演习组织,也容易让人看清演习过程。否则,会感到“乱”。但是,从当今交战特征上仔细想一想,这个老传统又多少与新的作战规律相悖。现代战场,情况瞬息万变,进攻防御转换频繁,胜利之师不仅要有连续突击能力,而且要有持久抗击能力,以及不间歇的攻防转换能力。如此,方能在激烈对抗中进退自如。倘若对抗演练一律事先确定双方角色,一方进攻,一方只能防御,而且定得很死,难免会使对抗演习进入一种模式化操作程式,参演部队对情况设置产生依赖感,对情报侦察缺乏主动性,不仅失去了战场对抗的真实性,而且把最需要的攻防转换能力忽略了。既然我们的初衷是“让部队走进实兵对抗的战场,经过演习真正学会打仗”,就必须改一改已经过时的预定攻防的训练理念。


对抗演练不预定攻防,反映了一种先进的训练思想。***留下的一个最有价值的制胜法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堪称以劣胜优的最高境界,其要诀就是一个“活”字。交战中,除了必要时,没有哪一方会放弃进攻而专事防御,也没有哪一方一味攻击而不懂防御。获得交战的主动地位,有时靠犀利的进攻,有时靠成功的防御,还有时通过防御转化为进攻。如果不会转换攻防,必定无法活用战法,最终走上完全按照条框规定“打死仗、死打仗”的不归路。强调实兵演习不预定攻防,逼着双方指挥员依照“战场”情势自主判断,自主决策,自主指挥,把头脑训活,把战法用活,不论部队投入何方战场,都多谋善变,攻防有序。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更没有完全相同的两场战争。任何凝固化了的攻防模式,永远无法领悟“战场无定法”的真谛。


不定攻防的另一个好处,是引导部队尽快走出“红胜蓝败”的思维误区。长期以来,为了使演习好看,为了展示训练成果,也为了鼓舞士气,人们特别喜欢接受“红胜蓝败”的结果而不是相反。谁都知道这并不正常,却难有勇气去改变。久而久之,使人们习惯了“自我感觉良好,双方皆大欢喜”的演习结局。美军欧文堡基地,有一支类比敌军的部队——177装甲旅,己方部队很难在与之对抗中从容地击败它,从而顺顺利利取得合格成绩。应该说,训练场上的合格不是真正的合格,反而训练场上的失败却能刺激部队在战场上合格的欲望。一支成熟的军队,不会满足于演习胜利而沾沾自喜,相反,却有在训练场上接受失败的胸怀。训练场上敢于否定自己,恰恰是通往战场上肯定自己的桥梁。实兵对抗不定攻防,增大了胜与负的不确定性,提高了对抗的真实性,有助于打破“红必胜、蓝必败”的思维定势,实现训练指导的根本性转变。



高投入高产出成了当今训练领域的新特征。只是,习惯了机械化半机械化训练的人,对巨额训练投入实在心疼。敢不敢承担必要的训练消耗——


讲究训练投入效费比


资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的一个特征,是高投入高产出。所谓高投入,是因为训练方法发生了很大变化,基地化、类比化、网路化训练日益普及,除了训练装备昂贵,对训练环境设置、训练真实度等都有新的要求,训练的消耗和保障费用成几何级数增长,机械化半机械化条件下的训练标准,可谓杯水车薪。所谓高产出,是指保障效能往往呈现商品市场上的“30∶70现象”,即“30%的高新技术商品创造70%的利润,而70%的传统商品却最多带来30%的利润”。那些为数不多的高性能武器装备,需要高额保障经费,而大量的传统武器装备,其需求总额或许还占不到总量的三分之一。这种情况下,新的保障标准体系、新的保障运行机制,呼之欲出。


高性能武器装备如何尽快形成战斗力?如何保持已经形成的战斗力?仅仅在课堂、教室里务虚是不够的。欲熟练掌握高性能武器,学会在复杂战术背景下使用,不能仅停留在概念上,必须实练、实打、实操作。但是,高性能武器装备的训练消耗巨大,贵重弹药紧缺,仅一枚空对地导弹的价格,就要几百万元,一套资讯化模拟器材甚至要上千万元。一旦打不准怎么办?一旦设备损坏了怎么办?还敢不敢实打?计不计代价?矛盾十分突出。问题是,许多经验资料的取得,必须通过实打,否则,没有这些经验资料,到了战场就心中没底,那时候付出的代价,恐怕就不是用金钱能计算出来的了。训练投入应走出“买得起马配不起鞍”的误区,摒弃机械化条件下以价格高低确定保障标准的传统作法。既然训练消耗与战斗力生长成正比、与国家利益安全成正比,那么维系战斗力就既讲代价,又不单纯讲代价,标准是讲战斗力,不能因为代价高而降低训练标准和强度。当然,舍得投入不是不讲科学,训练投入必须追求效费比,不是训练消耗越大越好,小的付出换取大的回报,永远是决定经费投入的“闸门”。


训练代价的另一种表现是训练伤亡。自然概率法则表明,有运动就会有意外,意外发生的几率有高低之分,控制意外发生的概率虽然有困难,但使风险降至最低限度并非不可能。军事训练的特殊属性,决定了其风险概率比其他领域要高,动用车船枪炮飞机战舰是家常便饭,上天入海摸爬滚打更是本职所系。在这种特殊的实践中,既要具有预见风险和预防风险的意识与能力,更要具有抵御风险和抗拒风险的心理素质。应当以安全发展的理念指导训练,严格遵循客观规律,既严格要求又科学施训,把预防事故放在突出位置,避免训练伤亡。必须强调,安全发展决不能以牺牲战斗力为代价消极保安全,消极怎么能保安全呢?安全要靠积极发展来保证。许多训练事故的发生,并不是因为训练多了,恰恰是因为训练太少所致。所以,对训练伤亡要实事求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只要不是因责任心不强、违背训练规律、违反操作规程而出现的意外,原则上不应追究领导责任,以平时严酷甚至残酷的训练,去换取战争中不伤亡或少伤亡。(来源:解放军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