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三章 教导团(七)

丁老大 收藏 1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URL] 现在需要简单介绍一下津浦路的作战情况。 津浦路是日军作战的左翼,中国军队作战的右翼。 蒋介石把二十九军改编成第一集团军,宋哲元任司令,冯治安任副司令,原来的三个师分别改编成五十九、六十八、七十七三个军,这三个番号不知是什么人想出来的,里面都隐含着七七事变的意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现在需要简单介绍一下津浦路的作战情况。

津浦路是日军作战的左翼,中国军队作战的右翼。

蒋介石把二十九军改编成第一集团军,宋哲元任司令,冯治安任副司令,原来的三个师分别改编成五十九、六十八、七十七三个军,这三个番号不知是什么人想出来的,里面都隐含着七七事变的意思。

宋哲元这时候却病了。

宋哲元的病是真病,他这些年虽然在北平是一方大员,一呼百应,应该是很风光的,但是,对付日本人就像走钢丝一样,小心翼翼又颤颤惊惊,让他心身受损,他离开前线去养病,不到两年就去世了。

宋哲元卸任后由冯治安继任司令。

南京政府考虑到津浦线的重要,在津浦线的战将基本上都是过去冯玉祥的部下,就把冯玉祥从淞沪前线调到津浦线,并专门为此成立了第六战区,冯玉祥任战区司令官,冯治安是副司令。

没料想事与愿违,冯玉祥应该指挥的部队和将领不少,能指挥动的却不多。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第一集团军司令宋哲元、副司令冯治安过去都是他的部下,属于什么十三太保一百单八将中的数,宋哲元请病假,坐在专车上要走,还是冯玉祥上了他的专车,才见了他的面。冯治安也找借口不见冯玉祥。韩复渠以防守山东为由,不给冯玉祥调部队。

从天津出来的日军第十师团先突破了马厂、青县间一八一师石友三的防线,紧接着又与五十九军激战两昼夜,突破以后继续向曾万钟第三军团的二线阵地进攻。半天功夫就夺取了三军团防守的姚官屯及东花园阵地。下午,守军又把阵地夺了回来。

第二天,日军的攻势更猛,双方一场血战,至晚上八点,全线被日军突破。激战的期间,发生了一件不服从命令的事,李必蕃的二十三师奉命支援,他们迟滞不前,致使战机丧失。

撤退的中国军很混乱,都是边战边走,互相失去了联系。

这时候,冯治安见日军进攻猛烈,让人把运河口扒开了,想挡住日本军队的攻势,却造成沧南的洪水泛滥,使撤退的军队在水中活动,没法防守,一直溃退下去。

日军的第十六师团紧接着也开来了,两个师团齐头并进,很快攻到献县、泊头镇一带。随后又拿下了德县。拿下德县是日军的战略任务,随后日军的追击松了,中国军队才获得休养的时机。

当时防守的部队有一个四十军,军长庞炳勋,一个四十九军,军长刘多荃。庞炳勋军虽然不够编制,但是打起仗来很厉害;刘多荃曾经是张学良的卫队统带,他的部队是由张学良的卫队组成的,也很有战斗力。

才开始打起来,两个军都能苦战,后来看到其他部队保存实力,他们也开始保存实力。部队打仗不出力。怎么能打胜仗,所以,鬼子的进攻很顺利,中国军队仅津浦路就伤亡了六七万人。

还有韩复渠,他不但不听冯玉祥的话,连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命令也不听,不给冯玉祥增兵。

冯玉祥也曾经采用了一些主动进攻的方法,像迂回作战、侧击之类的战术,但是都因为部队的素质问题而收效不大。

日军的进攻是有序的。他们的指挥机构很灵敏,通讯设备比较先进,随时能掌握各个部队的进攻情况,进行具体指导。

中国军队的防守则是无序的,兵力也很分散,再加上通讯联络不好,有的部队甚至故意不与战区联络,保存实力,所以,日军的进攻往往是游刃有余。


滹沱河阵地被突破以后,日军的目标是石家庄,山西的娘子关不在计划之内。

香月清司给二十师团的作战任务是:由完县经唐县、曲阳、行唐进至灵寿以西地区,渡过滹沱河,攻占石家庄以西正太路之井陉车站,切断守军进出山区之通路,以一部兵力迂回至石家庄以西、以南地区,尔后攻占石家庄。

十四师团由保定沿平汉路西侧进至石家庄以西地区,并准备沿平汉路向邢台追击。

第六师团攻占正定、石家庄后进至石家庄以南地区,主力进至赵县附近,并以一部逼向宁晋、柏乡地区。

第一O八师团沿第六师团进攻路线扩张战果,并进至束鹿附近。

香月清司除采用由东西两侧迂回包围战术外,还将重炮兵部队及渡河工兵部队配属给第6师团,使其主要负责攻坚;将全部战车部队及四个汽车中队配属给第十四师团,使其主要负责追击。

突破滹沱河的日军二十师团因急于攻石家庄,这才让教导团死里逃生。

日军攻占石家庄以后,以第一军第二军四个师团对石家庄周围中国军队进行扫荡,双方仅进行了一些零星战斗,中国军队便放弃了石家庄南北广大地区,退向冀南和豫北;日军从容集结休整,无一点后顾之忧地派主力一部沿正太路向娘子关进攻,协同晋北作战的日军会攻太原。


教导团在岳家庄休息了一个多星期。这些官兵们都是有知识的,他们与当地村民相处的不错,有不少官兵还给村民担水,磨面,干庄稼活。

十月份正是收了秋种麦子的时候。村民们的庄稼长得不错,他们帮忙收割,碾打,下种。都是些精壮小伙子,正是吃不饱做不乏的时候,与村民在一起干活倒也其乐融融,有点军民一家亲的感觉。

三十八军暗地里有个番号,叫“七路半军”,这是针对红军改编的八路军说的,意思是与共产党的军队已经很相近了,所以给村民干活不奇怪,就是与共产党没有关系的部队,也有帮老百姓干活的。

李振西团部的发报机在突围的时候被打坏了,没有办法和部队联系。那时候山西已经有电话线了,因为这儿离部队远,要想办法和部队的联系,李振西就让电话员用电线从电话线上引下来,看能不能和部队联系上。

中国的通讯事业落后,保密性也不强,那天,电话员正在监听电话,听见里面传来两个人的对话声,急忙喊李振西过来。

李振西到跟前仔细一听,不由得感到惊讶,原来是住在太原的阎锡山和驻在阳泉的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弘对话。

黄绍弘正在向阎锡山告急:“雪花山陡然失守,敌人一个师团的兵力,由井陉向娘子关而来,先头几百个骑兵,已出了关沟口,切断了娘子关的铁道,孙仿鲁,冯钦哉被包围在娘子关车站,那里只有两个特务营,附近再没有其他部队,情势万分危急,你要赶快由太原方面抽出些部队乘铁甲车开到阳泉,先打通娘子关的交通线。”

阎锡山说:“忻口方面战事很紧,能拿上去的部队都拿上去了,这里抽不出兵来。”

黄绍弘急得声音都变了,“伯川,这是大事,你可不敢掉以轻心啊,娘子关一失,对忻口的战斗影响很大,只有把鬼子堵在关外,才能保证忻口打胜仗啊!”

阎锡山说:“我也没有办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想办法让特务营先顶住,我再想办法。”

听到这里,李振西知道是娘子关有战事,而且很紧急,就不由得搭了腔:“我们可不可以开去守关?”

阎锡山咆哮如雷地问:“谁在偷听?”

李振西连忙说:“我是第三十八军教导团团长李振西,由滹沱河退下来后与部队失去了联络。”

黄绍弘问:“你就是李团长?你们团现在的位置在哪里?”

“盂县岳家庄。”

“距娘子关多远?”

李振西看了一下军事地图说,“一百里,现在才下午五点,我们马上出发,经寒潭、上下盘石这条路,明天就可以赶到。”

黄绍弘对阎锡山说:“这是杨虎城的卫队团,就叫他们开来吧!”

阎锡山“嗯”了一声表示同意了。

黄绍弘接着对李振西说:“娘子关只有两个特务营在那里抵抗,三十军特务营在下盘石,你们到那里时与他们联络,以后就归孙连仲司令指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