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儿山上的八路军 第一部 第三章

伍汉民 收藏 43 1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URL] 郁闷之极的铁蛋垂头丧气地跟在陈三河的后面,手里拿着一个刚刚分到的木碗,朝着炊事班走去。瞧他的那个霜打的样子,陈三河安慰他说:“没事的,以后缴获了鬼子的家伙后,你就可以分到一把大刀了。” 铁蛋不屑一顾:“还大刀呢,我弄来的可是四杆三八大盖啊,愣是给换成了木头了。” 通往炊事班的路上,有着不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郁闷之极的铁蛋垂头丧气地跟在陈三河的后面,手里拿着一个刚刚分到的木碗,朝着炊事班走去。瞧他的那个霜打的样子,陈三河安慰他说:“没事的,以后缴获了鬼子的家伙后,你就可以分到一把大刀了。”

铁蛋不屑一顾:“还大刀呢,我弄来的可是四杆三八大盖啊,愣是给换成了木头了。”

通往炊事班的路上,有着不少的战士,手里各端着一个木碗,一边稀里呼噜地往嘴里扒拉着东西,一边说着话儿:“你瞧,那个新来的小子来了,这家伙,别看是半大小子一个,一个人竟然干掉了四个鬼子,真是个汉子啊。”铁蛋听到了这话,不由得挺起了胸脯。

“就是啊,这小子,竟然还弄到了四杆枪,真他们的厉害。”

“哈,碰上了咱那个抠门的连长,他的枪恐怕得没收了。”

“就是啊,咱们连总共一百一十一个人,除连长和指导员,再加上连长的警卫员外,全连三个排,每排三十六人,总共才四十六杆三八大盖,二十杆汉阳造,再加上这四杆,凑成七十杆了,老战士都有不少人得拿大刀呢,他一个新兵蛋子,能有把大刀真的是不错了。”

“哈,这小子倒霉了,我听说了,十几天前来的那小子,刚刚好把最后一把大刀分走了,这小子保不定得成为我们连第一个拿着木棍参战的人了,哈哈。”

听到了议论的铁蛋连最后一点儿希望也没有了,耷拉着脑袋,跟在陈三河的后面。陈三河也想象到了这小子拿着木棍揍鬼子的情景,不由得也笑了起来。

正走着,一个穿着军装的满脸络缌胡子的大个子走了过来,只见他,嘴里叼着一支没有点火的香烟,敞开着胸膛,露出了一丛丛的胸毛,脑袋上的军帽,也戴得歪歪斜斜的,就连走路,也有点儿螃蟹的味道。铁蛋注意到了,他嘴上的那支香烟,可是正宗的老刀牌的,八路军的伙食不错啊,一个排长,都抽上老刀牌了。他走到铁蛋的面前,拍了拍铁蛋的肩膀,问到:“小子,真是不错啊,给咱连队弄来了四杆枪,有前途,跟着我,好好干,我保管你有足够多的鬼子可杀的。”

呆一边的陈三河立马立正,行了一个恭恭敬敬的军礼,大叫一声:“排长好。排长,上一次缴获的老刀牌,你竟然还有啊,分一点给我吧,我上一次分到的三包,老早就抽完了。”

“妈的,你小子,还想着从我这儿揩油啊,告诉你,我也老早就没有了,就剩下这一根,一直舍不得抽,叼在嘴里,闻闻香味也好了。妈的,总共才弄到了几十包,咱连里的几个老烟鬼一分,每个人竟然只有三包,馋死我了。”

铁蛋一听,差点儿眼睛都掉了下来,就这个更象伪军的兵油子一样的人物,竟然是他的排长,听说八路军军纪挺严,打仗英勇,可这家伙,怎么看都不象是会打仗的样子啊。他没奈何,心不甘情不愿地喊了一声:“排长好。”同时,学着陈三河的样子,行了一个一点儿也不规范的军礼。那家伙倒是看出了铁蛋的心不甘情不愿,笑了一声,又摇摇晃晃地走开了。

那家伙刚走,陈三河就跟铁蛋说:“小子,你别用那付样子跟咱排长说话,我们的排长,可是一个参军好几年的老兵了,杀的鬼子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一手枪法准得很,百米之内,能打中飞着的苍蝇的翅膀呢。我告诉你,我们的排长叫林金枝,可是他不喜欢这个名字,你以后千万别在他面前提这三个字,小心他揍你。他可是我们连的大人物啊,以前指导员没有来的时候,全连就他一个人认得几个字,因此我们一直叫他秀才,他也挺爱听。可是指导员来了后,排长一看,水平差得海了去了,这以后谁叫他秀才,他得跟人立马翻脸,他十个字中,顶多认得一两个字,而且有些字,合在一起他认识,一旦分开了,他就傻眼了。我们的排长,打起仗来,凶着呢,而且特喜欢打鬼子的军官,很多时候刚一开战,小鬼子的头就被干掉了,其余的人战斗力再强,也成了无头苍蝇了。”

“哈,吹什么吹啊,保不定枪法都没有咱好呢。”

“你小子,吹什么大气啊,人家可是玩了好几年的枪了,就你个小子,还想跟人家比,再练个几年再说吧。”

“班长,别门缝里瞧人,把咱看扁了,咱以前是干吗的啊,咱是打猎的,枪法好不好,直接关系到咱的生活水平呢,你瞧,咱活得挺好的,有肉吃,有白米饭吃,就是靠咱的一手好枪法呢。”

“得了,等以后你有了枪再说吧。”

陈三河的话让铁蛋又一次垂头丧气了起来,他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地往前走。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班长,我常听人说,什么什么人参加了八路军了。我算了一下,咱这队伍,最起码也有个三五百人吧,怎么就一百出头呢?”

“哎,别提了,这一年多来,加入咱们的人倒是不少,可是三天两头与鬼子打仗,牺牲了好多人呢,队伍一直就不见长,能有个一百多人,已经挺不错的人,以前最少的时候,我们这儿才二三十个人呢。你看一看,那些穿着军装的,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穿着便装的,可都是这一段时间刚刚加进来的,我们的军装不够,又不好意思向老百姓伸手的,难啊。哎,有时候为了争一身军装,我们自己人保不定都得打上一架,穿军装,可是我们这儿的极高的荣誉啊,除了军官外,战士中穿着军装的,仅仅是十几个而已,每一个人,最起码打死了十几个小鬼子呢。”

正说着,已经来到了炊事班。一个四五十岁的头发都已经见白了的中年人,正站在一个大木桶前,从里面掏出一些东西来,小心翼翼地往战士们的碗里倒,生怕倒了点儿出来。木桶前面,排了二三十个人,一个个手里拿着木碗和筷子,眼吧吧地看着木桶,好象希望里面能突然冒出一两块肉块来。铁蛋眼尖,他看到了,排前面几个人中,有一个竟然就是连长,也是一样,伸长了脑袋,朝着木桶直瞪着,好象把木桶当成天大仇人似的。铁蛋就奇怪了:“班长,咱连长也在排队打饭啊,他可是咱狗儿山八路军的头号人物,怎么没有吃小灶啊。”

“吃你个头啊,咱这可是八路军,又不是国民党军队,咱这儿,当官跟当兵的,吃的一样,住的一样,行军的时候,当官的还得帮当兵的拿着东西呢,可累了。哎,再过几天,说不定咱们这儿就得挖野菜吃了。狗日的小鬼子,把据点守得跟铁桶似的,咱们已经近一个月没有捞着缴获的机会了。”

“那咱们干吗不打猎啊,我瞧这狗儿山上的野味多着呢,比山下的还要多得多了,打起来应该是挺轻松的。”

“打个屁猎啊。咱们这儿,以前没有一个打猎的,用枪打呢,咱们这儿有不少人,保证一枪一头兔子。可是那子弹可全是从小鬼子那边弄来的,金贵得很,舍不得用来打猎,保不定一颗能换一个小鬼子的狗命呢。要是用陷阱么,咱这儿的人还真不会啊。”

“班长,你放心吧,这事儿就交给咱了,咱保证一天也能弄个一两只兔子来,给大伙儿加点儿油水。”

“那敢情好。不过,得说好了,不能用枪打,别浪费了。”

正说着,已经轮到他们打饭了。铁蛋看着木碗里的东西,妈的,是南瓜粥啊,这东西,偶尔吃上一两顿,换换口味倒是不错的,长吃,浑身没劲啊。看那陈三河,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端着南瓜粥,可怜巴巴地望着炊事员:“老王,再多给一点儿吧,咱饭量大,吃这些不顶饱啊。”

“去去去,陈三河,又是你。告诉你,就这南瓜粥,也只能顶个三五天了,多给了你,其它人就得饿肚子了,你没看到指导员,我刚刚多给了他一点儿,他还往木桶里倒回了一些呢。咱们连长呢,只是吃了半碗呢。”

“就你小气,小心我把你的那宝贝菜刀拿去砍木头了。”

陈三河一说完,端了木碗,连忙跑开了。果不其然,老王顺手拿起了勺子,就要往陈三河的头上砸去呢,一看来不及了,才放下了家伙。他从木桶里捞出了一勺子南瓜粥,放在铁蛋的碗里,估摸着也有大半碗了。他抬头一看,是铁蛋:“哦,原来是新来的啊,听说你杀死了四个鬼子,得了四杆枪,好样的,是个人物。”说完,他特意从木桶里多捞了一点儿粥,放在铁蛋的碗里:“今个儿我照顾一下新兵了。”

铁蛋笑着朝老王谢了一声,蹲在陈三河的旁边,也不用筷子,端起了木碗,稀里哗拉地把南瓜粥全部倒入肚子里。那可是清可见底的南瓜粥啊,用筷子简直就是浪费,纯粹是习惯成自然了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