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又逢月圆时

laohu882 收藏 5 135
导读:  秀坐在船头上,借着月光的影子,盯紧岸上那条通往坝上的小路瞧着,已经很久很久。   月亮像面镜子,很圆很圆,天上挂着一个,湖里躺着一个。两个月亮?不仔细瞧,还真分不清谁是谁的影子。湖水经过一天一夜的骚动,终于累了,静静地倚着月亮小憩。放眼望去,水天一色,整个天地都献给了月亮,今晚是中秋。   天那么明亮,就连老鸹都呆在树稍上不动弹,仿佛一飞就搅乱了那份寂静和安宁、给皎洁的白夜抹上点黑影。   秀被月光抚摸着,怪不好意思的。似乎人家知道她的心思,特地来安抚她,不然以前怎没这样的感觉?全是明太讨厌

秀坐在船头上,借着月光的影子,盯紧岸上那条通往坝上的小路瞧着,已经很久很久。

月亮像面镜子,很圆很圆,天上挂着一个,湖里躺着一个。两个月亮?不仔细瞧,还真分不清谁是谁的影子。湖水经过一天一夜的骚动,终于累了,静静地倚着月亮小憩。放眼望去,水天一色,整个天地都献给了月亮,今晚是中秋。

天那么明亮,就连老鸹都呆在树稍上不动弹,仿佛一飞就搅乱了那份寂静和安宁、给皎洁的白夜抹上点黑影。

秀被月光抚摸着,怪不好意思的。似乎人家知道她的心思,特地来安抚她,不然以前怎没这样的感觉?全是明太讨厌了,恁晚都不回来,把她丢给月光,真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这样粗心。


嫁过来那年也是中秋,听说是明特地请来的风水先生算好的黄道吉日。那晚的月光柔情似水,秋波荡漾,一阵轻风拂过,大湖水银泻地般地闪烁着迷人的鳞光,熠熠生辉。那景、那情、那份温馨,多么嫵媚,多么娇柔、诱人。

夜深的时候,闹喜的人们已经散去,月亮醉了,湖水睡了,风儿累了,鸟儿归了,扔下一船絮语。丢下一对新人在船头缠绵,互诉衷肠。

“你能像这月亮一样永远陪伴着我吗?”秀躲在明的怀抱里,轻轻地呢喃。

“月亮还有歇脚的时候,我可比月亮更有耐心,白天晚上都会把你缠住,你不烦吗?”明用燥热的脸颊频繁地噌拭着秀的满头乌发。

“哥!你真会撩人。”秀头皮痒痒,一伸手,猛地抱住明的腰,咯咯地笑出声来。

“别出声,岸上……岸上听得见的……”

“傻哥哥,让人来听吧,我不怕,就是有人来我也不怕。”

“秀……”

俩人搂抱的更紧了,彼此似乎都感触到对方的心跳,怦怦地像喜宴上乱蹦的炮仗。

刚置好的鱼船还散发着油漆的清香,这就是俩人的洞房,栖身在鳞光闪闪的月波里,静静的,如同一只正在酣睡的天鹅。


打鱼的日子就像划动着浆,只能一下一下地摆动,很费力气。好几个中秋都没见着满月了,都被云彩遮掩地严严实实。生活或许就跟月亮一样,既有阴晴、就有圆缺,哪能天天都是好日子?为何不能天天满月?还动不动掼个脸色给人看,学会捉弄人。月亮如此,明也愈来愈辛苦,却总是十网九网空。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月儿虽有阴晴圆缺,可总是周而复始地绕着小船转悠,而秀竟然没孵上明的种子,不能不感叹月老的无晴。

秀也偷偷地拜起了菩萨,还在船舱里贴满了送子观音,等待月圆时风儿捎来那幸运的佛光。

不能怪明,他已经累劈了。月亮刚躲到树梢后面,扯起的风帆的小船早就驮载着希望的鱼舱驰进白晃晃地鱼肚皮般的云彩中,一张张充满渴望的鱼网撒进大湖,收获的却是一串串汗珠和一阵阵收缩的心。

闲下来,明总会呆呆地发楞,有时瞧着月亮,有时盯着大湖。

“我没用,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明苦笑一下,对秀悄悄地说道。

“我说过不许你说这些,恁难听的话,说了会遭晦气的。”秀一边说,一面伸手去堵明的嘴。

“我不说还不行吗?”明把秀的娇柔的小手拨开,像往常一样,嘴上不说,心里发慌,好像欠债的主儿总是气短三分。

“我说过什么?不管日子多么难熬,可我嫁给你了,就是你的人,吃苦受累我愿意。”秀像是对明说话,又像自己在承诺着什么。月牙儿正挂在头顶,肯定听见俩人的悄悄话,仿佛是为她的话作证才在那高高地悬着。

“你真好……真好……”

秀心里发堵、眼睛发潮,心想明真好,自己可没看走眼。可惜日子恁艰难,就再怎样折腾,都是个劳碌命。

正想再讲几句,觉得没动静,回过头来,明已在呼噜呼噜地酣声中拱进梦乡。

一群水鸟耐不住寂寞,震动翅膀飞了起来,影子白森森的,捎走几缕月光。


临近中秋,月亮一天比一天圆润,传播着团圆的气息。

太阳早就掉进湖底浸泡去了,浸泡过的湖水有点发烫,滚动着喜悦的泪花。

成群的水鸟密密匝匝的,像一团团彩云在湖面上绕来绕去,影子都泡在月光里,闪着银花。

难得碰上这么明亮的夜。明很兴奋,他知道这是湖水醉了,湖水醉了鱼儿也会醉的,人能不沉醉吗?在这月光沉醉的夜晚。

秀看到明的眼睛冒着金光,死死盯住湖水看,忍不住捶明的肩膀,嗔怪道:“明,你又发愣啊?”

“没有,我在看湖。”

“天天看,还没看够啊?”

“你看不出来,我是看鱼的。”

“鱼在那啊?我怎看不见呀?”

“笨啊,鱼在水下,你怎能看到?”

“傻话?我逗你玩的,做你婆娘好几年,鱼讯来了,我能不知道?”秀咯咯地笑着。

照理说,在湖上玩船的老大都晓得秋上的鱼都养得膘肥体壮,被秋老虎一蒸,水下缺氧,熬不住了,肯定要朝水面上跑,不然不会吸引水鸟在湖面上徘徊。可像恁多水鸟麕集在湖上,还真没看过。莫非大湖翻湖了,那可是打鱼人百年难遇的场面。运气来了,挪座山来摆在面前都挡不住。


月亮越来越圆,空气愈来愈浊,湖水愈来愈闷。湖底的白花花的大鱼憋不住了,竟然浮出水面,露出圆圆的喙,叭叽叭叽地喘着粗气,早没以往的灵气。真的翻湖了,明天就是中秋。

一群群水鸟掠过湖面,叼起水面上浮游的鱼儿,飞翔起来,像衔着一团月光,向月圆处奔去,满天飞溅着银花。

明瞅准机会,鱼网划出一道圆弧,箍起一汪银光,拎起满兜的喜讯,搁在船舱里翻江蹈海、活蹦乱跳,闹腾出满舱的希望。

有的鱼脾气大,没吃过这苦,直往水面上蹦。宛如鲤鱼跳龙门,蹦向苍天,飞向月亮,却落进船舱。鱼糊涂啊,人可轻松啦,得来全不费功夫。

秀倚着船艕,觅见浮近船边的巨喙,用捞网猛地一抄,网兜里一阵热闹,船舱增加一份喧嚣,人平添一份喜悦,那可是平时难得一见的大鱼啊!

有些胆大的鱼鹰真会省事,从浑圆的月亮里钻出来,直冲船舱,一个昂首张翅,锋利的双爪就叨起秀刚刚从湖里捞起的大鱼。紧接着扑打着翅膀,飞翔起来,慢悠悠的,扔下一串串珍珠般的水滴,洒得秀满头荧光,一脸水花。

不会儿,舱里都成了鱼的天堂,亮晶晶的。满脸水珠的秀小声嘀咕着:“这些鱼多像月亮,把人心都照得亮堂堂的,不!比月亮还明亮,还讨人喜欢。”

流再多的汗也值得。那可是层层迭迭的鱼,层层叠叠的钞票。

返航了,满湖的大鱼,那里能逮尽?见此情景,打鱼的老大怎肯歇手?说实在的,真舍不得离开。可网撒来的鱼都堆满了鱼舱,铺满了甲板,塞满了水缸,往哪搁啊?

起风了,凉嗖嗖的,西天有云。不一会月亮藏起来了,看到闪电,传来雷声,风夹杂雨点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白昼般地湖面顿时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赶上翻湖的人不会有丝毫的不悦,因为舱里的鱼已搁在心窝,在黑暗中仍是那样栩栩如生。

水里的鱼高兴了,终于可以透口气。明也高兴了,总不能把所有的鱼都打干净,毕竟碰上翻湖,那可是要交好运的。

雨将才歇息,小船也驮着幸运驰到坝边的月影下。


远处传来几声狗叫,小船也有点不安份,摆动起来,晃出一波波水纹,敲打着堤坝。

秀站了起来,扶着桅杆,踮起脚尖,向坝上看着。“该是明回来了,恁晚了,感情鱼也卖完啦。

望了好一会,又没动静了,看来不是他。

夜深了,月光愈发明亮,水面上晃动着秀孤零零的影子,还有那高高的桅杆。

“是不是高兴的,和几个老大喝醉了?这一高兴大概又和几个老大喝得找不着北了吧。”秀仰起脸儿,望着月亮出神。

秀嫁过来几年,天天飘在湖上,风吹日晒的,虽说黑瘦了些,但仍然是这坝上响当当的美人儿。一路走过,那没奶过孩子饱鼓鼓的乳房,跟糟面馒头似的,惹得好些死男人盯住她瞅掉了眼珠子,怪臊人的。明是爱她的,这点她清楚,只是……

想到这里,秀却不觉黯然,谁让自己肚子不争气,男人挣了钱去外头喝两盅也是应该的。


没打到鱼的时候,明不喜欢赶集,就连坝上也很少去。鱼老大逮不到鱼,有何颜面瞎逛?当然私底下明却有难言之隐,做丈夫几年了,还没孩子,不怕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啊?

但明是好男人,从未怨过秀,他怪自己没用,恁漂亮的媳妇嫁给自己不是委曲人家了吗?所以明对秀特好,捏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活生生的美人啊,不知搁哪儿才放心。

秀知道自己心底下并没怪明,她知道明会回来的,只不过像今晚的月光醉了。哪位鱼老大打到鱼,不喝上几壶?不醉上几天?

也许月光太明,好似白昼,唤醒了一群白鹭,不知从哪片水皮惊起,飞过船头,像一团团雪,往东方奔去,那儿隐隐约约泛起鱼肚皮般的白光。


虽然多披件衣服,已是深秋,恁晚呆在船头还是挺冷的,秀有点熬不住了。

正要起来进舱暖暖身子,悠的,水面微起波澜。秀心里涌出一丝异样的感觉,就像掠过的飞鸟,颠簸着的花轿。

伴随着坝上的狗吠,小路上晃过那熟悉的身影和匆匆的脚步,一块称砣落进心底。

“怎才回来,你喝酒啦?”明还没踏上跳板,秀就站起身来问。

“昨晚上卖完鱼,跟老大们干了几碗。”明走跳的步子有点打晃。

“难怪,你还未踏上跳板,我就闻到一股酒味。”秀跟明打趣了。

“没喝多少,真要喝多了,不把你熏倒才怪呢?”难得听到明也开起了玩笑。

“没喝多少,怎恁迟才回来,莫不是被狐仙拐走了?”闻闻明身上真没什么酒味,秀有点狐疑。

“哪能啊?净傻话。”明笑着说。

“那你能飞了不成,你看天都快亮了。”秀真傻了,她怎么也想不出来明这一夜死哪去了,让她一人在船头孤零零的等待,一等就是一夜。

明过来要搂下秀,秀一扭身子就闪开了。真不能怪秀,过了半夜就是阴历十六了,十五的夜晚都不陪伴女人,明难道忘了自己的诺言?

看秀真的有点生气了,明也不吱声,从怀里掏出个绿荧荧的玩意说:“给你的,送子观音,绿翡翠做的,可漂亮哩。”

秀惊呆了,心中暗暗欣喜,忙问:“恁稀罕东西,从哪搞来的?不要是别的女人给你的,我才不要呢。”

明猜出秀的心思:“不要可别后悔呀,昨晚我跑到县上给你买的,好几十里地呢,可别让我失望啊?

秀红了眼:“咋不早说呢,你真狠心嘞。”

明笑着递了过去:“还不是想给你来个什么意外的惊喜,好了,我得歇歇了。”

秀接过来仔细瞧瞧,可不真是宝贝,晶莹剔透,闪闪发光。难为明的一片真心,月光为证。

“这下高兴了,我真累了,想睡觉。”边说边往船舱里拱。

“就不让你睡,谁叫你让人担心一晚上。”秀伸出胳膊,一把揽住明的腰,箍得紧紧的。小船微微的晃了几晃,又稳了下来。

“秀……”

“明……”

“天要亮了……坝上人起得早,会看见。”

“傻,看见就看见,我不怕。”

真的有人害羞了,不然月亮怎躲到树稍后面去了,只有星星眨叭着眼就是不晓得闭上。

大湖的边边上抹上一层红晕,很快月亮就要沉湖底下了,蛋黄一般迷人的太阳就要升起来了。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就在那天,秀怀上了和明的宝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