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龙吼红河:红军连血战黄连山

剑客888 收藏 116 47812
导读:[乌龙山原创]龙吼红河:红军连血战黄连山

龙吼红河:红军连血战黄连山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我149师奉命攻打越军坚守的沙巴县城,师主力445、446团沿古(柳)巴(沙)公路推进,447团沿龙江、班佛向新寨方向穿插,断敌退路,阻击越军对沙巴之敌的增援,配合师主力全歼巴沙之敌。据守黄连山新寨山垭口越军系136A师的两个加强营,火力布署呈递次配置,十分慎密。自3月1日,447团3营对该地守敌进行了8小时的连续攻击,一直未能奏效。我军与越军接火后,两军形成对峙,战斗成胶着状态。

几天前,149师和友邻部队对越军316A师发起攻击后,攻打沙巴县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 红二连在营编成内,经过四天四夜的急行军,终于在3月2日凌晨奔袭、穿插到了沙巴背侧的黄连山垭口下面。

3月3日,447团首长决定1营投入战斗,仍以偷袭与强攻的手段,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黄连山新寨山垭口,切断公路,配合师主力全歼沙巴之敌。3月3日1时30分,二连连长郑家才和指导员严真道到营部受领战斗任务。营长令二连为先头连,配属一个工兵班、无后坐力炮 二门、重机枪三挺,以偷袭手段运动,沿小路迅速通过山垭口,如偷袭不成则转为强攻,不惜任何代价,直播公路,抢占有利地形,断敌退路,阻敌增援。营部率一连、 三连,随二连后跟迸。战斗打响后,一连从小路东侧进入战斗,攻占制高点,歼灭东侧高地之敌;三连为预备队,准备接替一连所占阵地,掩护全团通过山垭口,营属迫击炮二个排、团无后坐力炮一个排、重机枪一个排、工兵一个班组成火力队,支援各步兵连战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时15分,在蒙蒙的雨雾中,U字型的山垭口象驼峰一样矗立在面前。二连长郑家才心里清楚,在这海拔三千米高的黄连山主峰上,新寨山垭口是主峰的天险。它的右侧是三 、四十度的高山,左侧是几十米高的悬崖,两山之间仅夹一条小路,易守难攻。夺取山垭口,是切断沙巴越军退路的 重要一步。守敌是越军素有王牌师称呼的316A师两个加强营:148团5营,98团(亦称149团)7营,及巴沙独立营残部.兄弟3营已与其进行了八个小时的激战,守敌抗击的很有力度,我军丝毫不占上风。关键时刻,团首长动用了本团的拳头和刀尖子部队。一营有两个连队是红军连的老底子,尤其是红二连,久经战火锤炼,是我军负有盛名的英雄连队。如今,我447团首长好钢用在刀刃上,决心以一敌二.我们红军连的勇士们,能否在“王牌”对“王牌”部队的对垒中,敢打必胜,重现我红军连的雄风呢?

冒着寒风细雨,红二连的勇士们决心发扬红军连队的光荣传统,在浓重的夜色和漫漫的雨雾中开始隐蔽接敌,二连尖刀班长久陈手持冲锋枪,机警地注视着前面的敌情,一边手摸脚探地寻路前进。这是唯一一条通往山垭口、呈水沟状的上坡道。路面倾斜,荆棘盘绕,崎岖难行。渐渐下大的雨点打得人睁不开眼睛,泥泞的山路一步三滑,久陈班长使劲睁大眼睛,艰难地透过雨幕寻找着行进的路径。浑身泥水的战士们,一个紧跟一个向上攀登。路越来越陡,两边的山势 在雨夜里更显险恶。一阵阵寒风吹来,冻得人发抖。走在最前面的久陈班长仰头观察前方,见巍然耸立的山峰张开一个裂口,透露出朦胧的亮光,这就是他们要攻占的天险---新寨山垭口。

尖刀班长发现已摸到垭口北端的马镫地带,再往上几步就要跨上鞍部,闯进新寨山垭口了。这时,率领尖刀排的陈副连长接到尖兵报告后,命令各班拉开行进距离,准备战斗。越军似乎也发现了我军行动,一阵枪声响起。陈副连长观察了一下地形,令二排长派一个战斗小组占领小路东西两侧有利地形,组织火力掩护全排跃进通过。越军发现了已经逼到眼前的中国士兵们。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我军居然能够在这个风雨凄凉的夜晚,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山垭口跟前,对其再次进行偷袭。越军在惊恐中,叽哩哇啦一片乱吼。他们知道,此时我军正向巴沙发动猛烈的攻势,一旦这一夫挡关,万夫莫开的新寨山垭口失守,巴沙守军将陷入孤立无援的困境。二、三分钟的混乱过后,小路东西两侧前后三个高地上的越军,拿出全套苏式武器向我尖刀排打来,在猛烈的弹雨中,六班五名战士中弹倒下。

密集的枪声骤然打破了雨夜的沉寂,黄连山垭口弹道如织,火花四溅,突击尖刀二排投入了战斗。率领一、三排随后眼迸的连长郑家才和指导员严真道听到尖刀排打响了精神为之一振。两个人一合计,按照上级的意图,立刻将偷袭改为强攻。郑连长冒着弹雨冲上前去指挥战斗,他发出急促的命令:“强攻,强攻!"随后的严指导员也大声的呼喊着:“快,快上!”带着一、三排紧步急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在眨眼之间白热化了,据守的越军打出几发燃烧弹,在小路上腾起几道阻挡我红二连攻击前进的火墙。火借风威,冲天而起,我八名战士在火中伤亡。火光中,黄连山左侧黑峰突起,右侧崖深千丈的垭口赫然入目。由偷袭转为强攻的尖刀二排,完全暴露在垭口的山间小路两侧。越军居高临下,火力交叉狂射,子弹暴雨般向尖刀排泼来。陈副连长临危不乱,迅速把部队撒开,战士们一边还击,一边低姿匍匐前进。尖刀班久陈班长端起冲锋枪一阵猛射,大喊道:“机枪掩护!跟我上!”三步并作两步,猛地往前冲去。“轰!轰!”越军的迫击炮弹吊了下来,火光卷着浓烈的硝烟冲天而起,把山垭口封锁住了。疯狂的越军从两边山头上压了下来,妄图一口吃掉我尖刀排。情急之际,在战火的映照下,勇猛彪悍的郑连长上来了;他怀端机枪一路横扫冲下来的越军,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迅猛地冲到右边的一个山包上,抢占了有利地形。郑连长的机枪顿时怒吼,子弹纷纷飞向冲在前面的越军;在我火力压制下,反冲击的越军只得原地趴下了。趁敌人喘息未定,郑连长立刻指挥着尖刀排兵分两路,向山垭口两侧山头越军阵地奋起攻击.同时,命副连长指挥刚开上来的火力队就地展开,向越军的工事实施猛烈轰击。霎时间,一发发火箭弹、六0炮弹和手榴弹呼啸向敌飞去,爆炸声此起彼伏,越军的地堡工事一个接一个地在爆炸声中开花。炮火刚过,尖刀二排“哗 ”地一阵旋风就往两侧高地上冲去。

郑连长和尖刀班长久陈一起,率领战士们直扑山垭口。正在这时,只听一声尖利刺耳的呼啸声从头上落下来。郑连长一声急喊:"卧倒!”他一下扑在战士李龙川身上,一发枪榴弹轰地爆炸。小李脱险了,郑连长背上、腰上却负了重伤。战士们见连长的军衣炸成了碎片,背上在不断流血,要背他下去。 他厉声喊道:“不要管我,快把垭口拿下来!”说着夺过一名战士的枪立身站稳,朝着敌人猛扫一梭。战土们冲了上去!郑连长一个趔趄,又一头栽倒了。陈副连长过来扶他,他紧紧握着陈副连长的手,用信任和期待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战友说:”副连长,你代替我……快拿下垭口,打到公路 …”话未说完就失去了知觉。这时,严指导员带着一、三排冲了上来 。“连长!连长!”严指导员大声呼喊着老战友,郑连长没有回声。陈副连长含泪向营指挥所报告:“郑连长牺牲了!” 严指导员眼望着牺牲的战友,心如刀绞,胸中的怒火象火山爆发般的迸发出来,他大喊道:“为连长报仇!冲啊——!”。瞬间,红二连复仇的枪弹射向越军,飞向敌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发炮弹在尖刀班久陈班长身边爆炸了,正在急速匍匐前进的久陈被爆炸的气浪掀了起来。他感到左腿筋断骨裂般疼痛,伸手一摸,左脚踝关节以下炸的绽裂,脚掌骨反转到后面去了。战士王国民要为他包扎,久陈吼道:“别管它,快给我往上冲!”说着他一咬牙,用手把脚掌猛地扳正过来,然后腾身而起。接着,战斗小组长王国民带着自己的小组冲上垭口,从山垭口北侧突到南端。越军眼看着中国士兵攻了进来,跳出工事向我反扑。战士何建新看在眼里,他双臂已负伤无法投弹,他就用双手捧着手榴弹,用牙齿咬出拉火环,飞起右脚将手榴弹踢向敌群,几个越军顿时倒在硝烟和血泊中。又一伙越军冲出来了,陈副连长和一班副贾建郡呼地闪到一块石头后面,用冲锋枪、手榴弹,朝这股越军劈头盖脸地打将过去,越军死的死、逃的逃。严指导员率领战士们将溃逃之敌四面包围,用刺刀捅,枪托砸,脚踢牙咬,短兵相接,经过一番血战,新寨山垭口越军防线被英雄的红二连一举攻破!

在正、副连长相继负伤,战斗激烈,情况复杂,部队伤亡严重和班、排建制混乱的情况下,我红二连的战士们自觉组织起来,党、团员和老战士们挺身而出,主动指挥战斗,组自为战,班自为战,分别向指定位置前进。十班长和六班副班长主动把分散的九名战士组成临时战斗班,分成两个战斗小组,每人各带一个组,以疏开队形,摸到小路西侧小高地,与越军战斗一个多小时。 打退了越军的反冲击。后来,他们边打边匍匐前进,利用越军的堑壕、交通壕进至公路北侧,占领有利地形,再次打退了一小股越军的反冲击。五班长也把本班的两名战士和火箭筒手等共七个人组织在一起,沿小路西侧小高地,以火力掩护,交替前进,先后攻占三个小高地,毙敌五名,最后他与战斗小组长两人,炸毁了越军二个机枪暗火力点,插到公 路北侧,占领有利地形,天亮后击退了小股敌人的反冲击。 一老战上带领四名战士,分为两组,占领有利地形, 当越军一辆卡车开来时,他们以火力歼敌数人。一班副班长也率领六名战士,沿小路西侧向前运动,七时左右,插到公路北侧。炮班一名战士,发现越军的一个火力点后,立即用缴获的火箭筒将其摧毁。在"王牌"对"王牌"的较量中,我红二连显示了红军连的英雄本色。

战斗还在垭口南端进行着,红二连的指战员们,在连队严重伤亡的情况下,为插上公路断敌退路,他们与越军生死相搏。营指挥所上来了,教导员徐治武特别命令救护组,一定要找到郑连长的遗体送回国去。可是阵地上的伤员和烈士都抬下来了,就是不见郑连长的影子,徐教导员心里十分着急.突然,步谈机里传来郑连长的声音:“是教导员吗?我是郑家才!我是郑家才!”“家才还活着!”徐治武一阵狂喜,他听郑连长在步话机里简单汇报了情况。

原来,郑连长昏死后,同志们把他的“遗体”安放在一个凹地里.不久,他又被激烈的枪炮声震醒。他昏昏沉沉,只搅着伤口火辣辣地痛,抬眼四顾,山垭口处红烟蒸腾,战火冲天。战士们都冲到前面去了,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着。他心急如焚,想到自己身为红军连的连长,怎能躺在这里,只要还有一口气,爬也要爬到指挥位置上!他咬紧牙关,用双肘撑着沉重的身子向垭口处挪动。一米、两米、五米、十米…,他爬了一阵又昏了过去;苏醒过来,又向前爬去。正爬着,突然“嗤”的一声,一块弹片钻进他的头皮。他摇了摇头,用指头摸着,把弹片抠了出来。还未运动,又一颗飞弹从他右手肌肉上贯穿而过,血从他的脸上、身上、手上流下 .伤口糊满泥浆沙土,痛得他牙齿打颤,冷汗淋漓。死亡,影子一般跟踪着他那一点点向前挪动的身躯.他坚持不让自己昏死过去,嘴里默默地念叨着:“不能死,坚持到最后胜利!"前面好象是凹下去的下坡道,他积蓄着全身力量,横过身来,一用力就不顾一切地翻了下去。他听不到充耳的枪声,也不知道伤痛,更不知道生死和时间,仿佛身子也不是自己的,他只顾一个劲向前滚。他正好滚到了尖刀排的一群战士脚下,战士们正遭到右翼山头越军的阻截.在这危急时刻,尖刀排的战士们没有想到,早已经光荣“牺牲”的郑连长竟浑身是血地上来了.战士们围过去看他,只见那张熟悉的面孔涂满了血迹,只有深邃的眼睛还在转动 。机枪手陈安全马上为他包扎伤口,几个战士过来抬他。他看着战士们问道:“ 你们要干什么?”“送你下去!”郑连长拒绝了战士们的请求,他用力对身边的战士们说“别管我,消灭敌人要紧!”

这时严指导员带着一、三排也突破了越军的火力封锁,击溃了越军一个排的反冲击后,从斜侧面上冲了下来了。他吩咐步谈机员陈学明和十班长、六班副等人照看连长,自己带领战士们兵分多路,向右翼山头阵地冲了上去。郑连长掂了支冲锋枪,要往前爬,陈学明搂住连长哭着说:"连长,你不能再动了!”郑连长喘着说:“我这口气断不了,哭啥子!”陈学明说;那让我背着你!”“不用!”陈学明知道拗不过连长,只好和十班长、六班副等人一步不离地跟着他。他们避开敌人的火力,向公路方向爬去。爬了一阵,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巨响,越军据守的右侧山头上的一个工事棚被二连的战士摧毁,但顽抗的越军又从另一工事里疯狂射击,把他们和后面的部队隔断开来。借着火光,透过阵阵雨雾,郑连长发现在前面不远处有两幢越军的营房。刹那间,郑连长憋足一口气站起身来,他平端冲锋枪往前冲去。一个点射,“突突!”击毙了屋檐下的一个越军;又一个点射,刚从营房里窜出来的一个越军又被撂倒在地。郑连长飞身向前,紧贴墙壁,摸到了营房门口。这时,一个班的越军正要出动,眼疾手快的郑连长,两颗手榴弹投了过去 ,只听两声轰响,炸得屋内血肉横飞,几名越军全部了帐。他钻出营房,带着身背报话机的陈学明继续寻路前进。

5时45分,郑连长正搜索行进中,一条依稀可见的灰白色的公路横在眼前.郑连长仔细一看,原来这就是从巴沙通过来的公路,他们几个最先到达了断敌退路的位置上。时隔不久,尖刀二排的黄日开和于国民等战士,摧毁了越军架设在公路上的两挺机枪阵地,也陆续地打到了断敌退路的位置上。郑连长立即把战士们组织起来,迅速占领了公路两侧的高地,准备迎击沙巴溃逃之敌,然后1用步谈机和营指挥昕通了话。 教导员收到这意想不到的好消息,心里十分欣喜! 他用颤抖的声音连声呼喊:“老郑!老郑!郑连长,我代表营党委感谢你,我要向上级党委为你请功!”一批从巴沙方向向南溃逃的越军被郑连长他们打了回去。退路被切断,新寨山垭口的越军急了。他一面疯狂拦阻我447团通过垭口的主力部队,一面想吃掉扼守在公路上的郑连长他们,拔去扎在他们背后的尖刀。山上的越军集中了所有兵力,在垭口南端的下坡道上,和我红二连展开了战况空前激烈的争夺战。 此时,红二连在山垭口南端破险攻关的指挥重担全落在 严指导员身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严指导员带领一、三排摧毁了右翼山头的越军火力点后,正向山垭口南瑞的下段突进的时候,一个被摧毁的越军火力点突然复活,新的火为点也从两边山头上一个个冒出来,交织成多层次、多角度的交叉火力网。增援的越军不断加入战斗,敌我力量悬殊,部队被越军火力困在两山的夹缝里,动弹不得,一、三排长先后牺牲。战士们咽不下这口气,纷纷要求死打硬拼,与越军拼个鱼死网破。在这种情况下,严指导员制止了大家,他尽力使自己情绪冷静下来,在关键时刻体现了一名政工干部的成熟和稳重.他牢记上级赋予任务时的要求:即要猛打猛冲,又要注意保存实力,要把刀刃劈到公路上,斩断敌人的退路。于是,他沉着果断地命令战士们化整为零,孤胆作战,以小群多路,一组组交替掩护前进。在他的指挥下,部队展开了战斗队形,拉开了行进距离,利用雨雾和天然的沟坎、石块,隐蔽地前进着。严指导员带着部队从两山夹缝中冲到了一个低洼的小开阔地上。突然,山上的越军哇哇大叫,集中各种火器向他们疯狂射击。迫击炮弹和枪榴弹在小开阔地上连续爆炸,严指导员遭到猛的一击,负伤倒下了,泥土沙石埋没了他的大半截身子,战士们在浓烈的硝烟中呛得喘不过气来,一个个被爆炸的气浪冲倒在地。越军乘势如狼似虎地从山上扑了下来,他们高喊着中国话:“抓活的!”严指导员听了血脉偾张,他猛然跃身站起喊道:同志们,我们是红军的后代,党和人民就在我们身边,向敌人讨还血债,为牺牲的战友报仇!"

一场惊心动魄的两军近距离火力对射战,在开阔地上展开 ,一霎间形成的局面是:敌动我静,越军在雨雾中“唰唰唰”的脚步声给战士们指示了目标方位。一支支枪口喷着烈焰,手榴弹象冰雹般飞向敌群,越军被打退了,严指导员不敢恋战,他拖着一条断腿,指挥部队快速往前冲去,几个战士摸过来要背他,他推开大家说道:“同志们不要管我,快跟上,快冲过去,冲到公路上与连长他们会师就是 胜利 !”一、三排在指导员的指挥下,越过重重屏障,冲到了那幢越军营房附近,顺坡而下就是公路,胜利就在眼前。越军眼看着防线崩溃,逃跑之路又被切断,开始作最后的挣扎,他们倾巢而出,把我红二连团团围住。严指导员带着战士们激战半个多小时,死拼不退的“王牌师”的官兵们,吃不住我猛烈的杀伤,只好又退回去.他们用远近火力点形成扇型火力面,严密封锁住我一、三排前进的道路。严指导员腿部再次负伤,部队被压制在坡道的沟坎地带。这时天近拂晓,地势对我极为不利,再让敌人拖住部队将要遭受大的伤亡。更为严重的是,公路上的越军正在拼命争夺被我占领的制高点,郑连长他们亟需增援! 他不顾自己的伤痛和生死,对战士们说:“同志们,连长他们就在前面,我掩护你们,快冲过去!”,谁也不忍心让身负重伤的指导员一人留下,战士们嚷道:“指导员,我留下,你带同志们冲过去吧!” 他深情地扫视了一下眼前的战士们,用不容分辩的口吻说道:“大家不要争了,郑连长在前面等着你们呢!你们要服从命令,听我的冲锋枪一响就向前冲!" 梁鹏义等战士眼里湿润了,他们看着指导员,指导员向大家点了点头。随后打了个手势,朝另一个方向爬去。

“哒哒!---”严指导员手里的冲锋枪喷吐出火舌,越军的火力一齐被吸引过来。红二连的战士们如一股旋风,他们冲过了越军火力网,冲到公路上去了!英雄的红二连指导员严真道同志在掩护战士们的战斗中,不幸头部中弹,壮烈牺牲!

清晨,雨雾混合着漫漫的硝烟,缭绕着激战后的黄连山新寨山垭口 ,久久不能飘散。血战一夜的红二连的勇士们,在公路侧的高地上胜利会师了!身负三十九处枪伤的郑连长,在打退敌人数次反扑后,以他的顽强的生命力和对祖国的无限忠诚,通过报话机呼唤上级炮火,断敌退路。那些在沙巴战斗中被打散溃退下的越军, 在红二连和我军炮火的阻击下大部被歼灭,小数残敌逃进山林。在二连与越军激战的同时,1营一连和三连也在小路东侧投入战斗,战至11时,我447团控制了山垭口. 经过七个多小时的浴血奋战,红二连攻占越军六个山头,毙敌一百五十一名,摧毁敌暗堡和各种火力点六十七个,胜利闯过了新寨山垭口,占领了公路两侧制高点,切断了沙巴越军后退之路,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阻击任务。我149师攻克沙巴县城的主力部队在重创越军王牌三一六A师后,浩浩荡荡通过黄连山垭口时,我英雄的红二连胜利撤出战斗。








本文内容于 2007-6-6 16:11:43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