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01 跟着战友进攻

zhurui1963 收藏 98 1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那是个冷得可怕的天气。 秦明扬是来自四川的,10月的四川这时正好是秋高气爽。 可是这里的10月,比四川的冬天还冷。 连长醒来了,看了看夜光表,他忍不住也把头伸过去。 连长说:“兴奋?” 秦明扬点点头:“哼。” 连长从枯草中探出头,秦明扬也跟着探出头。 天已经微明了,可以透过晨雾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那是个冷得可怕的天气。

秦明扬是来自四川的,10月的四川这时正好是秋高气爽。

可是这里的10月,比四川的冬天还冷。

连长醒来了,看了看夜光表,他忍不住也把头伸过去。

连长说:“兴奋?”

秦明扬点点头:“哼。”

连长从枯草中探出头,秦明扬也跟着探出头。

天已经微明了,可以透过晨雾看见流淌的江水,密密麻麻的田埂,和茅草房舍。

战士们也陆续醒来了,大家都没有动,仍旧窝在茅草中。

对面山上还是被雾缭绕着,没有一点动静。秦明扬知道,那边也埋伏着人。他突然有一点兴奋,就象小时捉迷藏似的。

一阵风来,他觉得仿佛把自己穿透了,透身发寒,他忍不住想动一动。

副连长杨飞一把把他按住了,厉声道:“妈的!暴露目标,执行战场纪律!”

秦明扬顿时很生气,不是杨飞说错了,而是他觉得这也太不给面子。

他窝下去,回头盯盯副连长那长满络腮胡子的脸。他小声说:我讨厌络腮胡子。

突然,他拍拍连长的大腿:“连长,我去二班!”

“为什么?”

“我是党员,我该到前面去!”

连长摇摇头:“文化教员该跟连部行动。”

秦明扬赌气地把身子贴在枯草上,再次看出去。

只见晨雾散去,那公路象条在有气无力的蠕动的灰蛇似的。

太阳慢慢地露出脸,战友们都开始吃干粮。声音就象老鼠吃食般,啧然有声。

秦明扬忍不住又想笑。

突然,地下微微地抖起来。敌人长长的车队过来了。

秦明扬觉得自己神经一麻,竟然有了尿意。秦明扬可以发誓,这不是怕!就象,就象第一次,第一次通经成为男人后,爬树那种感觉。

他忍不住回头,就看见了副连长,他那眼里似乎喷出火,不是,是好象射出无数道光线组成的箭。直直地朝公路上开过来的车和车上的南朝鲜士兵射去。

那是一些因为得胜而格外放肆的士兵。

他们唱着歌,在车上摆出各种舒服的姿势,仿佛是一群青年人,有些放肆得失态的去赶集。

一辆二辆...眼看着所有车都进入了攻击范围内。

三颗信号弹凌空炸响。

“轰!轰,轰!”公路上的地雷爆炸了。

“哒哒哒哒”“呱呱呱呱”公路两边的机枪象早晨比赛打鸣的公鸡一样,争先恐后地叫了起来。

第一辆车和最后一辆车都被地雷掀翻了。

那些南朝鲜士兵这才叫嚷着,向车下跳,又被早就等着他们的机枪象割草似的,打得纷纷向车边退去。

“投弹!”连长一声大喝,手榴弹成片成片的飞了下去,一时把公路上炸成了一团稀泥。

副连长就在这个时候一跃而起,大喝一声:“冲啊!”

高大的身躯若一堵墙,飞压而出。

就象塞着水的闸门打开了。战友们争先恐后地扑了下去。

齐齐发出一声声聚集了全身力气的喊杀声。

秦明扬脑壳一热,拼足力气跟着也是一声:“杀!”不过,因为喊岔了嗓子,比哭还难听,身子也扑了出去。

这是一个较陡的山坡,秦明扬这一冲出去就收不住脚了,冲到公路上时,终于被草一挂,扑了出去。

抬眼正好看见一个南朝鲜士兵,急忙间,枪往前一送。

巨大的惯性,让他的枪蕴藏里了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把那个南朝鲜士兵撞飞了起来。

一股巨大的反坐力回来,阻止了秦明扬继续向前扑,力却是直接进入身体,一时节,说不出话,也失了力。

这被撞飞的,正是三个围攻二班副班长的南朝鲜士兵之一。

那二班副班长李华得了这个机会,一声大喝:“杀!”一个突刺,刺刀凶狠地穿入了右边士兵的身体里。

左边士兵吃了一惊,正挺枪要上,又是一个迟疑。

那李华,连刺刀也没抽出。

秦明扬看得分明,一声吼卡在喉咙里出来不得。

好李华,又是一声喝,一抽刺刀,顺势一枪托正打在那刺来的枪杆上,那刺刀擦着他的肋骨从腋下穿了过去。那士兵一下子钻入了李华怀里。

李华丢了枪,只一把抓住了南朝鲜士兵的脖子。

那南朝鲜士兵也抓住李华,死劲地挣扎着。

“来呀!狗日的!”李华大声地对秦明扬吼着。

秦明扬一下子爬了起来,冲上去。

“抓他脚,给我拉!”

两人一下子把那南朝鲜士兵拉伸了,猛地一下子砸在岩石上,李华喝声:“秦教员,好样的!”

拿起枪:“走!跟着我!”

秦明扬霎时间觉得自己有了主心骨。

李华是老兵,还是他的老乡,而且就象秦明扬佩服他的枪法和刺杀术一样佩服秦明扬 有文化。

李华喝一声:“冲啊!”

跟着他的战斗小组就跟了上来,他们边开枪,边跑。

秦明扬就觉得自己连气也透不过来。只得机械地跟着跑,那脚是重的,手是麻的,眼睛看出去就蒙蒙的。

要不是突然就看见了那一幕,他都快躺下了。

是副连长,只见他一杆枪横冲直闯,在前面象推土机一样,所向披靡。

他不由心中的血猛地一泵。

突然就见副连长一震,一颗子弹打得他一只胳膊,掉了下来。

几个南朝鲜士兵嚎叫着,把他抱住了。

副连长大叫一声,摔倒了几个南朝鲜士兵,可是更多的扑了上去。

秦明扬已冲到了,可是,他的枪一刺上去,就被打飞了!

只得与一个南朝鲜士兵抱在了一起,两个人在地下滚过来滚过去。

敌人死死地抱住他,他也死死地抱住敌人。

敌人吼他也吼,互相就是忘记了怎样去杀死对方。滚得吼得两人都有些疯狂了。

“放手,小秦!”李华的声音。

原来他们也加入了进来,把和自己抱在一起的敌人,刺死了。

副连长遍身是血,躺在地上。

他刚要说话,副连长陡地大喝一声:“你受伤没有?”

秦明扬摸摸身子,好好的。

“李华,你带着秦教员。保护他!冲吧!勇士!”

“冲啊!”李华大喝一声。

秦明扬也大喝一声:“冲啊!”

他们继续向前冲去。

他们冲入了一片开阔地。

“看!那是什么?”李华大喝一声。

李华指着的是远处,一片光溜溜的土地上,四个房子一样的大东西。

跟着冲过来的战友有十几个人,大家一起围了过来。

李华一摆枪:“管他是什么,缴过来就知道了!”

回身一拉秦明扬:“你在身后跟着我!”接着吼道:“大家散开!冲啊!”

大家再次叫起来,向前扑去。

枪响了。

“是美国鬼子的卡宾枪!伏下身子!”李华喝道,身子一猫,开了枪。

秦明扬愣了一愣:“小心!”左面的战友胡有财一下子把他撞开了。

秦明扬清楚地看见一窜子弹打得胡有财的身子一阵弹动,但是,他还是往前冲了十步,然后倒了下去。

李华一回身,眼里喷出火来:“你狗日发什么愣!”一把把他按在地上,恶狠狠地道:“你的命是战友换来的,你必须为他们报仇!这样,他们在地下才安心!”他一窜而起,猫着腰,枪喷出火舌:“冲啊!”

秦明扬也是一声喝:“杀呀!”

枪胡乱地打着冲了上去。

他跑不过战友,战友们都冲在了他的前面。

正因为这样,他几乎听清楚了敌人子弹射入了战友身体里的“噗噗”声,他清清楚楚地看见战友一个个在他的面前倒下去。

他变得机械,不断开枪,不断冲。

最后他和李华扑在了那个被一些枯草盖着的大东西上。

战友们都倒在了路上,李华的手和脚都在流血。

“是什么东西!”李华一把刨开他:“走,看还有没有敌人?”

“是飞机!”秦明扬终于从翅膀上认出来了。

“哈!滚出来!”李华大声地叫起来。

秦明扬忙挺枪冲过去,那李华已扑了上去。

正把一个坐着比他也大的美国军官往外拖呢!

李华也来了劲,大声地用英语吼着叫他出来。

看他不听,把枪一下子顶在他头上。

李华终于把他拖了出来。

两人这才记得该喘大气了。

连长带人上来了,一把抓住他俩:“好样的!真是好样的。”他一把抱起秦明扬:“第一次打仗,你就冲到了最前面。我要报告营长。”

突然,飞机来了。

连长大喝:“隐蔽!隐蔽!”

美国飞机已经扑了下来。

猛烈地扫射着,连长一下子把秦明扬扑在身下,李华一下子扑上来,又把他们俩扑在了身下。

“轰,轰隆隆!”

他们陷身在一片爆炸产生的巨大火光里。

缴获的飞机在一瞬间化成了碎片。

李华,秦明扬第一次打仗,一起拼杀的战友,牺牲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