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达字子敬(呵呵,和鲁肃同字),因避刘备叔父刘子敬讳,改为子度,扶风人,父亲叫孟他,字伯郎。这个孟他很有意思,我先来介绍一下。


孟他本来应该是个扶风的小贵族,继承家业后,正值十常侍秉政,他倾其所有结交张让的家奴,获得他们的“尊敬”(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结果,旁人误以为他和张让是铁哥们,就送了大量的礼物给孟他,孟他又把这些转送给了张让,“让大喜”(见三辅决录注),把凉州刺史交给他当,一下子,小贵族孟他就变成了一方督抚,真是……


很可能是因为灵帝末年凉州羌族大暴动或韩遂之乱,孟达一家南迁入蜀,当时孟达还小,等成人后,孟达就在刘焉父子手下干活。孟家迁蜀时很可能就把曾经在老家和凉州招募的私人部队一起带入了四川,因为有很多迹象表明孟达手中有一支属于他自己的私人武装。


建安十六年,刘璋派法正和孟达各统兵2000到荆州迎接刘备(很可能这4000名士兵都是孟达的部下),刘备当即让孟达和4000士兵留在江陵,帮助诸葛亮、关羽、张飞、赵云等共守荆州,从此孟达归附刘备。


建安十九年,刘备平蜀后,让孟达担任宜都太守,这是个不小的地方官了。


建安二十四年,刘备越级命令孟达从秭归出兵攻击房陵(呵呵,孟达的直属上司是关羽),孟达在临阵杀死房陵太守蒯祺后占领了房陵,在与刘备派来的“增援”的刘封军(呵呵,我以前说过了,刘封很可能是来监视孟达的)会合后,立即转攻上庸。上庸太守申耽以一家老小为质(迁到成都),率众投降。


当时,陕东南、鄂西北的情况是这样:申耽仍是上庸太守,其弟申仪为西城太守,总管上庸、西城、房陵等的应该是刘封和孟达。刘、孟二人应该差不多大,不过我以为,当时,还是刘封占优。不过,孟达和刘封的关系不太好——奇怪,两人共事不久(决计不超过一年,个人以为是大半年),怎么会这样闹僵?看来又是刘备从中的手脚。孟达在上庸攻略胜利后,刘备好像没给他加官进爵——相比之下,刘封从中郎将升为将军——可能是让他率所部回宜都,继续当他的太守。孟达可能非常不乐意(或许也是和关羽不和,不过主要是因为立下了大功却没有相应的报酬而愤愤不平),于是刘封去做思想工作,结果闹翻,刘封在刘备示意下夺了孟达的兵权。


孟达于是给刘备写下辞呈,自比范蠡、伍员、蒙恬等(我呸!),大夸自己是忠臣却为小人所害。最后,带着4000余家部曲北投曹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