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血耀中华(修改版) 第十五章 安阳会议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92/


周逸群知道无法说服林、罗二人,而且自己也看到队伍中有不少参加了冲锋队的黄埔学生,只好上马追赶队伍去了。


第二天,罗刚、林风带领部队进驻柳园渡口“对岸就是有名的陈桥驿,当年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的地方。”林风说。“报告,我们征集到大小船只五十只,请指示!”陈二虎来报告。“好,隐蔽好船只,命令部队做好准备,明日准备渡河。”罗刚说。


林风用望远镜观察对岸。对面奉军正在驱使百姓加固工事。“张学良还真狡猾,驱使老百姓修筑工事。”林风说。“他们怕我们用大炮轰他。所以让老百姓来做挡箭牌。”罗刚说。“如果让敌人修好了工事,那么对我们渡河会有很大的困难。而且,我们已经脱离国民党,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到时候腹背受敌,后果不堪设想。”陈焕说。“这不用担心,这里是黑岗口,我们可以先派些部队从这里偷渡,然后外甥点灯笼——照旧!打张学良的指挥部。”林风说。“叫炮兵先轰他一下,造成我们要从这里渡河的声势。”屈鹏飞说。“好,叫陈二虎过来一下。命令炮兵,集中炮火向对岸给我轰!我们只要过去就行,其他的,我们管不了。”罗刚说。


炮兵营二十门火炮向对岸轰击,奉军急忙躲进工事。“好,停止射击!”林风说。这时,奉军也开始用火炮还击了,阵地上到处都燃着火。“张学良还是有两下子,他也知道跟我们进行炮战。”罗刚说。“他也是人嘛。”林风抖了抖身上的泥土。“报告旅长,三十五军正向我们开来,离这里还有二十公里。”侦察兵报告。


“什么?三十五军向这里开过来。”罗刚说。“也许我们的行动被他们知道了,看来我们必须尽快渡河,这样,命令炮兵向对岸轰击,步兵立即转向黑岗口,从那里强渡黄河。”林风说。“告诉士兵们,狭路相逢勇者胜!”


三十五军军长何健正准备率军回武汉,中午受到汪精卫的电报:独立第二旅企图反叛,命令就地解除武装,旅长罗刚押来武汉。何健立即回头带全军赶往开封。

军秘书长林章说:“军长,部队赶了一天的路,已经疲惫,是不是休息一下,而且我们的重武器都在后面。罗刚他们也被挡在黄河边上,对面有奉军重兵把守,他是插翅难逃。”何健看了看身边的士兵,一个个都红着眼,满头大汗,大口喘着气。“传令部队宿营。”何健就这样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张学良举着望远镜观看对面。“怎么他们没动静了。”正感到奇怪,突然对方的炮火又开始袭来。阵地被打成一片火海,奉军有些慌乱,张学良急忙命令:“弟兄们,不要乱。听我指挥,马上进入阵地!命令炮兵立即还击!”


“旅长,三十五军在离我们十五公里的地方宿营了。”侦察兵说。“太好啦,命令部队加快速度。”罗刚说。“陈二虎他们如果能占领对面的陡门那么我们就成功了。”“旅长,我们到黑岗口了。”一个士兵说。对面,有十余条小船划过来。“旅长,我们已经控制前面的渡口。”陈二虎说。


“好,我们准备渡河。”罗刚说。“命令赵惠文把炮弹都打出去,然后炸毁全部火炮,炮兵改步兵,立即赶到黑岗口!”“是!”通信兵骑着马去了。


一条小船能载十余人,很快就过去了一个连。然后从陡门渡口又开过来大船,很快又过去一个营,不多时,传来枪声,已经跟敌人接火了。船穿梭般地来往两岸。“旅长,我们来了,请求归队!”赵惠文带着队伍来了。“归队吧!你们马上组织好,准备过河。”


陈桥驿奉军阵地,一切都变得静悄悄的。张学良在指挥部正思考着对方的意图。“他们想从何处渡河?陈桥驿?陡门?还是西窜打郑州?”他看了看地图。“他们如果急于渡河话,应该从这里和陡门渡河的可能性要高一点。”“陡门,肯定是陡门。那边只有一个营的兵力。“传令部队,立即增援陡门!”张学良命令。就在这时,一个满身是血的士兵在卫兵的搀扶下进来报告:“少帅,陡门失守了。”


罗刚、林风站在渡口望着南岸。那边大队人马点着火把,大喊大叫。“可能是何健的三十五军吧。”林风说。“哎,校长,我们对不起了。”罗刚说。“你们跟了他,他最多给你们个前敌总指挥,现在你们可是司令官了,比前敌总指挥要大得多吧。”夏雨在旁边说。“其实他也挺可怜的,身边没有一个敢说真话的人。”林风说。“命令部队向安阳进发!”罗刚说。


张学良正准备向陡门进攻,副官进来:“少帅,大帅急电。”张学良整理了军装接过电报。“命令你立即率军回北京,不得有误!”“少帅,大帅说什么?”“大帅要我们回北京。”张学良说。“报告少帅,冯玉祥一支部队占领了新田。”一个军官来报告。“什么?冯玉祥的部队?难道他们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第七旅旅长王以哲说。


“昨天,他们突然出现在新田城外。我们的部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他们到处打枪开炮,吹冲锋号,到处都是他们的旗子,我们只好撤走了。”军官说。“一个师的人,就这样一枪不放,把城池让给他们了?”王以哲说。


“什么都别说了,先把那个师长撤职,关起来。部队回师北京。”张学良说。


武汉,汪精卫大发雷霆:“这群废物!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他们有叛乱的迹象?”“汪主席息怒,这也不能怪他们,罗刚、林风早就预谋,我怀疑不是南京方面就是共产党。”何健说。“共产党这不可能,我听说林风、罗刚他们跟蒋介石的关系非同一般,肯定跟他有关。”张发奎说。“这件事会搞清楚的,后天,我们开会,准备东征讨蒋。”汪精卫说。



罗刚、林风骑着马走在队伍前头。三个人骑着马飞快地奔驰过来。“报告旅长!徐寿山完成任务,并带来国民军第十二旅旅长玉清远同志的亲笔信,两名代表。这位是徐展鹏同志,这位是萧力容同志。”徐寿山说。他穿着国民军的服装,扛着上校军衔。“哦,我现在是骑兵团团长。”他解释。


“罗旅长,林主任,我们于六月十三日占领了新田,特来迎接你们!”萧力容说。“好,谢谢你们!同志们,我们在北方的同志来迎接我们啦,我们的力量会更强大,我们的事业一定会成功!”林风对战士们讲。


士兵们听了都欢呼起来。“中华民族万岁!革命万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反动派!”不知是哪个士兵起头唱起军歌: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齐欢唱!齐欢唱!”


第二天,部队到达新田。


两支部队会师了。双方部队都戴着红布条。到处都挂着红色的旗子。徐寿山给双方将领做介绍,一个少将说道:“林风、罗刚,你们二位可是赫赫有名啊,在这个时代,不干他一场,那么也太可惜了。”“这位想必就是玉清远同志吧。我们早就听说过你了。”罗刚说。“好了,我们都知道对方的来历,那么什么都可以谈了,只要是为了我们这个国家。”林风说。


“先叫你的弟兄们休息,吃饭吧,你们这一路上可好?”“我们把张学良打得稀里哗啦。你的麻雀战也可绝的。”罗刚说。进了司令部,宴席已经摆好,将校们坐在一起。


“今天,一九二七年六月二十日,我们这两支部队,为了共同的事业,终于走在了一起!同志们,今天是我们应该庆贺的日子,我们将脱离旧军队,去迎接我们新的明天!同志们,为了胜利,干杯!”玉情远作祝酒辞。


两边的军官互相敬酒,结交起来。


双方的士兵也在联欢。新田城就象过节一样,北伐战场威震天下的铁军来了,带领这支部队的是东征、收复沙面、北伐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罗刚将军、林风将军。士兵们纪律严明,买卖公平。为了一包烟,老板总要退让半天才收下钱。在临时搭的医疗站,医护人员正给百姓看病。



人们对这支部队又惊奇,又觉得亲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