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让我今生感动的一个女孩

张怀旧 收藏 10 8670
导读:无偿捐献的处女膜 文/张怀旧 2007-6-3      在这座城市的东郊耸立着一根巨大的烟囱,烟囱下面盘旋着一些管道,管道连接着大大小小的锅炉,从高空俯视下来就像一款电子游戏的大本营。   其实,这是一家化工厂,在那锅炉的不远处有几排厂房,墙壁上贴着一些字母,字母的下方有一扇玻璃门,从玻璃门走进去,你会发现那里坐着一位美女,这才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   她叫王小茜,是这家化工厂的前台,身高一米七,体重不详,化着淡妆,左侧的一缕头发顺着她的耳朵一直垂到她的胸前,右侧的头发被她搁在了耳朵后面,同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无偿捐献的处女膜

文/张怀旧 2007-6-3


在这座城市的东郊耸立着一根巨大的烟囱,烟囱下面盘旋着一些管道,管道连接着大大小小的锅炉,从高空俯视下来就像一款电子游戏的大本营。

其实,这是一家化工厂,在那锅炉的不远处有几排厂房,墙壁上贴着一些字母,字母的下方有一扇玻璃门,从玻璃门走进去,你会发现那里坐着一位美女,这才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

她叫王小茜,是这家化工厂的前台,身高一米七,体重不详,化着淡妆,左侧的一缕头发顺着她的耳朵一直垂到她的胸前,右侧的头发被她搁在了耳朵后面,同样垂到了她的胸前,两缕头发在她的胸前交汇,这让她的乳沟显得有些深不可测。

深不可测的人总是令人向往的,没人知道王小茜的过去,也许在她是个中学生的时候她不是这样的,也许在她没有长大的时候她无需用她的长发来遮掩她的乳沟。现在她长大了,而且是个前台,她每天需要面对太多的人,有本单位的同事也有外来客户,同事早上进门需要打卡,客户来了需要登记,这些人全都注视着她的深不可测。她已经习惯了。

此时的王小茜正在接听电话,用她裸露的右耳紧贴听筒,倾听电话那头的声音。如果不是她穿着工作服,你可能以为她是个坐台小姐。——不,她比坐台小姐强多了,我用坐台小姐来打比方只是为了强调她的美丽,美丽得让人浮想联翩。

公司电话并不是很多,王小茜的更多时间是用来打字、收邮件,有时一天要打上一万多字,这工作量都快赶上一个三流作家了。可王小茜不是作家,她只是个打字的,她打的字称不上文学,都是一些方案、合同、通知以及厂长的发言稿之类。她做事一丝不苟,从不会打错字,厂长对她很放心,也跟关心。


周游是个新来的大学生,高大、帅气,比王小茜小一岁,他深爱着王小茜,他第一次来到这家化工厂面试的时候就是王小茜领着他去见厂长的。厂长给出的工资很低,待遇很差,但为了王小茜这个美女,他还是决定留了下来。他的家境很好,所以他不在乎这些。

油麦菜也是个大学生,活泼、可爱、性感,一看就知道她跟很多男人同居过,她比周游晚来一个月。就这么着,我上述的两女一男成了同事。这三人的关系有些错综,你比如说周游爱上了王小茜,但王小茜对这位帅哥却并不感兴趣,而油麦菜总觉得周游跟自己才是天生的一对,她很嫉妒王小茜,并不是嫉妒她的美,而是嫉妒她能够被周游所爱。但这样的嫉妒并没有破坏她跟王小茜的关系,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战胜王小茜。她努力了许久,却一直没有结果,周游把油麦菜当成了好朋友、好同事,在工作上和生活上都很关心她,但绝口不提“爱”字。这让油麦菜很苦恼,她觉得女人拥有异性朋友是一种耻辱。想想也是,如果一个男人始终与一个女人保持纯洁的朋友关系,对她没有任何想法,并总是以伟大而崇高的“友谊”来疏远对方,这对女人来说确实是一种耻辱。油麦菜迫切想摆脱所谓友谊给它带来的无穷烦恼。

终于在一次单位聚餐的酒后,油麦菜拦了一辆出租车将烂醉如泥的周游载回了自己的单身宿舍。那一夜,周游失身了,他的内心在深情地呼唤着王小茜的名字,口中却贪婪地吞吐着油麦菜的唾液。同时他也发现油麦菜是个处女,他一点也不欣喜若狂,他觉得自己很倒霉,甚至因为床上的区区血迹而喋喋不休。第二天,油麦菜含着眼泪把血迹斑斑的床单与垫被都洗了之后又凉了起来,她之所以含着眼泪是因为她知道周游并不爱她。就像很多女人一样,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并不爱自己的那个男人。

从那以后,周游与油麦菜隔三差五就偷偷摸摸做次爱,周游为了性欲的释放,油麦菜为了爱情的解放,显然,后者失败了,因为周游根本就不爱油麦菜,他酷爱气质幽雅、外型文静的王小茜。虽然他跟油麦菜睡过了,但他并没有就此失去自己的爱情方向,他觉得王小茜才是他要找的老婆,也正是因为她,自己在这家工厂才会长久地呆了下来并忍受折磨。一个人的夜晚,每当他无比思念起王小茜的时候他就会通过一个电话把油麦菜叫过来,激情之后,他又会愤怒地对油麦菜说,滚!

油麦菜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


王小茜工作总是很忙,总有打不完的字与接不完的电话,听人说她每天晚上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比厂长还要敬业。有几次周游约她去吃饭,她都是很有礼貌地说,不了,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谢谢你了。说完又低下头去默默地打字,那神态那举止,让周游无比神往,他真渴望冲上去,像对待油麦菜那样去对待她,但他又不敢,因为他的爱情是神圣的,神圣地令他窒息,令他疲软,所以他只能带着一脸的惆怅回到他孤独的小屋等待油麦菜的到来。

有一天下午,王小茜突然趴在前台,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恰好被周游看到了,他连忙跑上去问,怎么了,小茜,你怎么了?王小茜闭着眼睛很慌张地说,我的眼睛好疼好疼啊……

周游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这种情况一定是王小茜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而导致的。他飞快地跑了出去,一口气跑了一公里,终于找到了一家药店买了一瓶眼药水又飞快地跑回。他将两滴眼药水滴进了王小茜的眼睛,疼痛消失了,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第一次正眼看着周游,一个不起眼的大学生,原来如此可爱。

从那以后,王小茜每天都要给自己的眼睛滴上几滴眼药水,每滴一滴,她就感到自己对周游的感激之情又多了一些,她时常将那个湖蓝色的小药瓶放在前台的桌子上,发呆地看着。下班之后,她就将那个瓶子放在很显眼的位置,她希望周游能够看到瓶中的药水在一天天地减少。

一个月过去了,眼药水没了,只剩下个空瓶子摆放在那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王小茜的眼睛舒服了很多,没有发生上次的那种疼痛。现在,眼药水没了,她的眼睛又要流泪了。下班的时候,她将那个湖蓝色的空瓶子摆放在桌子上,匆匆地离开了,她有些焦急,有些伤感,不知道为什么……

第二天,她一上班就发现那个空瓶子里已经注满了溶剂,看起来还是个新瓶子,她笑了,她一连对着周游笑了几天。就这样,她与周游相爱了。

其实,爱情有时候来得如此简单。


“周游与王小茜好上了,油麦菜饥渴了……”不知不觉,化工厂的很多人都这样议论起来。油麦菜从此不再活泼,不再可爱,不再性感,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杀气,因为她彻底失去了她深爱的周游。她经常看到周游跟王小茜出双入对在餐厅、商场和公交车站,她对自己的爱情完全失望了,她放弃了努力。


“就是那瓶眼药水让周游与小茜走到一起的,真的是缘分啊……”工厂里的人都这么说。事实也是如此,从那以后,周游每个月都要为王小茜买上一瓶眼药水放在她的前台。

四个月过去了,王小茜的眼睛虽已不再流泪,但却变得干涩起来,暗淡无光,就像一双死鱼眼。到了第五个月,王小茜的视力集聚下降,当他们发现这一症状的时候已经晚了,就在2006年六一前夕,王小茜的双眼彻底失明。医院的诊断结果是:眼角膜永久性灼伤,视神经局部坏死。

谁都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瓶眼药水,所有人都要求医院对眼药水的成份做个化验。医院照做了,化验结果显示:那湖蓝色的瓶子里装的根本就不是眼药水,而是他们化工厂的常用工业原料——稀硫酸,也就是说,王小茜是因为长期使用稀硫酸作为滴眼液而灼伤了眼角膜,并导致视神经长时间脱水而致其坏死。

这到底是谁干的?所有人都这么问。所有人都盯上了周游。

周游说:“我愿意娶王小茜为妻,我愿意照顾她一辈子!我愿意捐出我的眼角膜!我愿意……”周游蹲在地上痛哭起来。站在一旁的油麦菜跑了出去,她蹲在医院的门口哭不出声来,她似乎比周游还伤心。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你说,你为什么要害人?你害了油麦菜又来害王小茜,你还算个合格的大学生吗?快报警!把他抓起来!”众人七嘴八舌地说。

周游被公安抓起来了,所有人都在等待法律与道德对于周游的最终判决。


就在当天晚上,油麦菜割脉自杀了,她在万分痛苦中死去。三天后,人们在她的单身宿舍发现了她的尸体。她在遗书中这样写道: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只与爱情有关,我将我的处女膜无偿捐献给了周游,这是远远不够的,我还要将我的眼角膜无偿捐献给王小茜……我承认那几瓶眼药水是我用稀硫酸调包的,我并没想到结果会是这个样子,我原本只想得到我的爱情。

……

按照惯例,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也许只有这样的结果才够凄美,但它确实没有结束,我不想为了人为地创造凄美而纵容某些丑恶的事实。

王小茜的眼角膜移植手术失败了,原因不明,有人说是因为医生来得太晚了,有人说情敌的眼睛是不相融的。总之,手术失败了,王小茜成了一个美丽的盲人。

周游无罪释放,他回到了王小茜的身边。就在这个时候,医生查出王小茜有了身孕,他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周游。周游并没有因此而高兴,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跟他深爱的王小茜发生过性关系,所以他没有高兴的理由。

王小茜当着周游的面打掉了孩子,她承认那个孩子是厂长的。

那年夏天,周游疯了,她异常冷静地回到工厂车间提了一桶二十公斤的浓硫酸走进了厂长办公室。几声惨叫之后,他走了出来,坐在前台,呆呆看着那瓶湖蓝色的眼药水,那是他们的爱情见证人,也是他们的爱情刽子手。他很想去爱油麦菜,但他却不能,因为他清醒地意识到,他深爱着的人依然是那个深不可测的王小茜。


本文内容于 2009-1-6 23:19:30 被小编M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