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二十一节 刺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我们这次消灭了日军板村大队,也算是稍微缓解了一下台儿庄的压力,还请关军长立刻挥师北进,我的装甲团愿意做开路先锋。”我真诚的说道。“如果52军和我的装甲团此刻北上夺取兰陵,再加上85军做后援,从后面包抄矶谷师团,和第2集团军来个里应外合,完全可以全歼矶谷师团,如果拖延时间,万一矶谷察觉我们的作战意图,他和可能会增强兰陵的守军,我们的合围计划就可能泡汤,那样不但台儿庄不保,就连徐州也危在旦夕呀。”

关麟征递给我一份电报,是汤恩伯刚刚发给他的,“52军在郭家集一带防守,等待军团指挥部和85军到达后,方可向兰陵一带推进,没有命令,擅自行动者,军法从事。”我一把扯碎了电报。“关军长,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如今兰陵日军尚未修筑防御工事,我军此刻进兵,不但可以达成偷袭态势,还可以打矶谷一个措手不及,等待等待,把机会都等没了。”关麟征无可奈何的看着我,“老弟,实在是抱歉,我他娘的也想打呀,可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呀,不如,你赶快将战况报告李长官,看看有什么别的变动。”事到如今,我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只好回到了郭家集以北2里的屯庄,这里现在是我的装甲团临时团部,此次作战,我把所有可以作战的坦克和一个装甲步兵连,以及所有的后勤保障单位都带来了,我在贾汪留下了一个修理连,加紧维修7辆菲亚特坦克和3辆额二号坦克,一旦修理完毕,立刻送到屯庄,归还建制。

特种兵大队此时被我全部撒了出去,分布在兰陵至屯庄的沿线,不停的报告日军动向,时不时的消灭日军散兵和10人以下的小部队,积少成多,在大战前消耗日军力量。

李宗仁接到了我的电报勃然大怒,他急忙找来了白崇禧:“健生,我看这个汤恩伯必须马上解决了,他的4个师长期躲藏在抱犊固山区就是不向日军背后侧击,多次违抗我和委员长的命令,对于台儿庄和徐州抗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隐患。”白崇禧和李宗仁相交几十年,对方想的什么他很清楚,他犹豫了一下:“德邻,阵前斩将,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汤恩伯是委员长的心腹,所以他才会恃宠而骄,我们不通报委员长,是不是太鲁莽了,或者我们只是撤去他的兵权?”李宗仁眼中光芒闪烁:“我考虑了,现在正好是我们桂系的好机会,台儿庄守住了,我们桂系在全国就出了名了,对于战后的发展很有帮助,而且此刻我们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汤恩伯多次违抗我的命令,甚至违抗了委员长的命令,这给了我们下手的口实,我们除掉了汤恩伯,别人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这样既打击了委员长的力量,也可以帮助我们守住台儿庄,只是要抓紧办理,时间一长,走漏风声不说,就是矶谷派兵增援了兰陵,我们的战略计划也要破灭,你看派谁去合适呢?”白崇禧嘿嘿一笑:“这个人不能是我们桂系的,必须是他们中央系的人,而且还必须要对汤恩伯恨之入骨,你想谁最合适?”李宗仁也诡秘的笑了:“此人的父亲此刻正在台儿庄作战,不为了国家,就算为了个人,这个人也希望20军团立刻进兵兰陵,救出39师呀。”白崇禧说:“这样我亲自去一趟他的指挥部,不要用书面命令,免得日后牵扯上我们桂系,口头命令最好。”李宗仁看着桌子上的兰花:“王辉,一切都看你的了,徐州,台儿庄,甚至整个中国的命运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了。”

“白长官到。”很出乎我的意料,白崇禧突然来到了我的指挥部,我的指挥部设在庄内一座矮屋内,非常的简陋,一张桌子铺了几副地图,我和王洪先,副团长曹磊少校,正在仔细的研究地图,考虑如何行动。曹磊是刚刚被我要来的,毕竟他也是国内少有的坦克指挥官了,只要是优秀的人才,力量所及之处我全部都挖了过来。

白崇禧的到来让他们也大吃一惊,此时此刻,白崇禧突然来到了一个团指挥部,本身就很不寻常,白崇禧走进了指挥部,我们全部立正敬礼:“白长官。”白崇禧满脸堆笑:“好了好了,不要这么拘束了,洪先,你我也不是外人了,何必这么客气。”他看着曹磊:“这位是?”我急忙介绍:“曹磊少校,我的副团长。”白崇禧略微思索了一下:“曹磊,好呀,我记得你,新年的时候我给你颁发过云麾勋章。”曹磊急忙立正:“是的,白长官。”白崇禧转向了我:“王辉,我有事情和你单独说,你看那里合适呀。”我急忙把白崇禧领进了里面的房间。

过了很久,我和他走了出来,白崇禧走到门口,握住了我的手:“世侄呀,徐州和台儿庄的命运就全部交到你的手上了。此事关系重大,必须立刻决断呀。”我想了想:“请白长官放心,我坚决执行命令,一定不负所托。”白崇禧拍着我的手:“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先回去了,静侯你的好消息。”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还请李长官赶快给我一份任命书,否则我无法指挥部队呀。”白崇禧说道:“这个当然,我回去后马上请李长官起草任命书,你一旦拿到任命书,立刻采取行动,迅速果敢的出击,否则,台儿庄就很危险了。”

等白崇禧一走,曹磊和王洪先马上围了上来,看着他们期盼的眼神,我就知道他们很想知道白崇禧跟我说了什么,可是事情如此危险,我又怎么可以告诉他们呢?王洪先看我不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团长,我们拿你当大哥,你却不拿我们当兄弟。我们今后都是要一起出生入死的,难道你连我们都信不过,白崇禧此次前来,必定是为了保住台儿庄,保住徐州,而他肯屈尊来到你这个小小的团部,决不是因为你父亲和他的交情,他是要你做刺客。”曹磊也惊了:“刺客,刺谁?”王洪先看看就屋内我们三个人,他小声的说道:“打老虎。”我也被汪洪先惊呆了,“你怎么知道的?”王洪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凭借一些资料和我的判断,此刻台儿庄危机重重,汤恩伯按兵不动,李宗仁肯定是起了杀机,正好借助这个机会阵前斩将,杀了不听话的汤恩伯,把20军团用在兰陵方向,截断矶谷的退路。”曹磊看了看我,斩钉截铁的说道:“团长对我有救命之恩,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曹磊决不含糊。”我没说话,王洪先说:“团长还是不放心我吧,其实我不是不想攀龙附凤,只是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凭自己的良心办事,只要是用利于国家民族的事情,我汪洪先义不容辞。这个汤恩伯现在弄得天怒人怨,也正好是扳倒他的好机会,而且也是我们出头的好机会,给了桂系一个天大的人情,给了孙连仲一个人情,给了关麟征一个立功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我摇了摇头:“委员长那边怎么办?毕竟汤恩伯是他的心腹,搞掉了他,委员长有什么反应?”王洪先笑了:“只要日本人不除,委员长断不会对团长下毒手,至于到时候消灭了日本人,那时候我们羽翼丰满,谁除谁还很难说了。”

曹磊也说道:“是呀,只要我们在此次会战中建立功勋,委员长就算想要除掉我们也很困难呀。”

“好,”我拍案而起,“此次打老虎的决心定下了,如何行动还要仔细斟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