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二十节 步坦联合打东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第2集团军在台儿庄地区用将士们的鲜血和生命来换取宝贵的时间,等待汤恩伯兵团迂回到日军背后,从而合围矶谷师团,但是无论李宗仁和白崇禧如何威逼利诱,以及部下的苦苦相求,汤恩伯就是按兵不动。

29日扼守城内的31师伤亡殆尽,日军一部在福荣联队长的指挥下突入城内,31师集结起最后的官兵进行反击,但是失败,副师长康法如壮烈殉国。孙连仲急忙把预备队39师投入了战斗,因为31师池师长在台儿庄已经指挥作战了一段时间,对于地形比较熟悉,因此,王平的39师由池师长指挥,王平对此表示同意,池师长立刻命令崔之元团经浮桥补充城内守军,崔之元自从抗战以来,完全去除了以前的骄横心态,战争的确可以改变一个人,他接到命令后,立刻指挥部队快速通过浮桥,他率领的1营刚进入城中,迎面遇到了日军一个中队,崔之元马上命令部队投入战斗,并且亲自举着刺刀冲锋,终于全歼了这股日军,稳定了城内的战况,但是此时,日军已经占领了城内四分之三的区域,福荣联队长居然发出了台儿庄已经被占领的电报,但是矶谷恼怒的撕毁了这份电报,他指着台儿庄方向喊道:“占领了,那为什么这炮声还这么激烈?”

高明尧团被池师长部署到了城内清真寺阵地上,这里的31师把日军约500人围困在清真寺内,日军拘不投降,我31师强攻伤亡很大,高明尧的任务是消灭清真寺内的日军,减轻城内守军的压力。高明尧团装备了3门迫击炮,炮弹充足,他命令炮兵集中轰击清真寺一角,几十枚炮弹终于把清真寺的寺墙炸开了一个大洞,日军集中火力封锁洞口,高明尧突然指挥一个营炸开了清真寺的大门,把大量沾满汽油的棉被等易燃物丢到了日军战据的房屋上,用手榴弹引燃了这些易燃物,在大火的熏烤下,日军仓皇冲出了寺门,遭到了中国军队的机枪射击,日军纷纷毙命,残余的日军因为突围无望,居然全部投火自尽。

城外的27师和30师也纷纷组织敢死队,趁夜色渡过运河,向日军阵地反攻,日军激战多日,遭到袭击后四散奔逃,中国军队一举收复了岔河口、潘楼、邵庄、邳庄等阵地,日军调来了援军,双方在这些阵地上进行了反复争夺,伤亡都很大,但是中国军队是在进行保家卫国的战争,内心的战斗意志远远高过了日军,虽然身边的战友越来越少,但是他们的顽强斗志反而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令日军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矶谷越发的焦躁不安。

李宗仁和白崇禧对于汤恩伯的容忍是有限度的,他们除了向委员长发电报要求汤恩伯迅速出击外,还针对汤恩伯的抗令不尊积极采取了应对策略,29日,委员长和李宗仁同时发出了措辞严厉的电报,命令汤恩伯迅速指挥20军团闪击兰陵,切断台儿庄日军的输血大动脉,配合第2 集团军全歼日军第10师团。汤恩伯迫于压力,派出了52军向兰陵方向试探性进攻,当52军到达郭家集的时候,日军板村大队正好行军到此,关麟征反应就是比板村要快,他立刻指挥2个团占领了郭家集,命令3个团左右出击,包抄板村大队,板村意识到不妙,急忙就地组织防御,双方展开了一场激战。

关麟征的部队装备精良,有迫击炮16门,75毫米山炮9门,他指挥炮兵猛轰日军部队,日军由于是仓促转入防御,没有挖掘有效的防御工事,仅仅是一些个人的散兵坑,遭到52军炮兵射击后,伤亡很大,板村联队的炮兵和52军的炮兵展开了一场炮战,日军的炮兵无法完全伸展开来,队形比较密集,中国军队的炮弹不用仔细瞄准,就可以命中目标区域附近,因此,炮战一开始就注定了日军失败的命运,虽然如此,日军的确是训练有素,射击准确,52军的炮兵阵亡了37人,迫击炮损失了4门,代价虽然较高,但是毕竟全歼了日军炮兵,被包围的日军板村大队可就成了瓮中之鳖了,部署在平地上的日军机枪纷纷被中国军队的迫击炮瞧掉,失去机枪支援的日军步兵被打得抬不起头来,只不过2个小时,板村大队的日军已经伤亡了一半,余下的日军龟缩到了一个小山包附近,板村把这里做为了他最后的指挥部。

日军负隅顽抗,冲锋的我军将士伤亡不小,一发起冲锋就被日军准确的步枪火力压制住,军官伤亡很大,日军首先射击我方军官,使我军士兵失去指挥,从而盲目冲锋,造成失败的苦果。炮兵们已经已经最大程度的靠近前沿,发炮射击日军,但是炮弹很快消耗殆尽,52军只好先把日军包围起来,等待炮弹运上来再发起总攻,但是下午2时,日军2架运输机向山包上的日军投掷弹药补给,并出动了6架飞机扫射轰炸我军阵地,使我军伤亡很大,板村大队乘机发起了反攻,一部分日军冲出了包围圈,关麟征为日军的逃脱狂拍大腿。

逃跑的日军也以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相互拍掌庆祝,眼尖的鬼子发现他们的右面有一股烟尘升起,一支部队正在快速的向他们接近,鬼子发现这是一支装甲部队,他们更加高兴了,因为他们知道,国军没有坦克部队,这肯定是前来接应他们的援军了,他们高呼万岁,等待着援军的到来,当坦克越来越近的时候,有的鬼子困惑了,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坦克,这些坦克不象是日本军队装备的坦克,当炮塔上的国军徽章清晰可见的时候,日本鬼子炸营了,他们四处乱窜,有些还试图阻击一下国军坦克,我的女娲坦克冲在最前面,一颗炮弹射在了日军机枪旁边,日军机枪的碎块和人体残肢一起在空中乱飞,喷洒血沫。我身后的几辆夸父坦克边开炮,边开枪,加速越过了我的坦克,向着日军喷洒死亡的气息。

逃窜的日军被火线一一击倒,有些日军被坦克辗压而死,他们为被日军压死的战友报仇了,夸父坦克成品字形向前推进,互相掩护,一些日军想从死角爬上坦克,被侧后方的机枪子弹射倒,悲惨的倒在了履带痕迹上。

日军的步伐再快,也赶不上我的坦克快,而且我的坦克手都养精蓄锐好久了,手都痒死了,今天见到日军,痛快淋漓的进行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因为这种坦克对步兵的战斗就是屠杀。但是我决不后悔,因为是他们闯进了我的家园,这是他们必须付出的代价。

52军全线发起进攻,残存的板村大队被全歼,板村可耻的自尽了,关麟征轻蔑的拾起了板村的天皇御赐军刀,递给了副官。

我和满面春风的关麟征用力的握手,关麟征方方正正的脸庞洋溢着笑容,他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肩膀:“辉老弟,没有你装甲团的鼎力相助,我52军想要全歼它们付出的牺牲可能更大,我52军感谢你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