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一部 钢流滚滚 第七章 “九.一八”之夜

银月光华 收藏 1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URL] 如果我知道这天的夜晚会发生什么,如果我知道这一夜后我的生活变得颠沛流离,如果我知道从此战斗与我相伴了23年,那么今晚就不会是个平静的夜晚。 夜幕降临我偷偷的拿出那个装有姑娘相片的项坠,借着昏暗的月光仔细的看着,满脑子充满了幻想,我默叹着气,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这种遗憾成家后会不会好些?想到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如果我知道这天的夜晚会发生什么,如果我知道这一夜后我的生活变得颠沛流离,如果我知道从此战斗与我相伴了23年,那么今晚就不会是个平静的夜晚。

夜幕降临我偷偷的拿出那个装有姑娘相片的项坠,借着昏暗的月光仔细的看着,满脑子充满了幻想,我默叹着气,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这种遗憾成家后会不会好些?想到家,我也有二、三年没回家了吧,再过十多天家里的庄稼就要收割了,过两天我应该请个假,回趟家帮帮农忙。

但是我的想法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本来是个早有征兆的事,如果我们能够坚定决心打的话,那么历史将重写,可惜历史没有改过的机会,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进入梦乡的我们被枪声惊醒。

“发生了什么事?”从睡梦中稀里胡涂醒来的我连忙问身边的战友。

但是我问了也白问,他们和我一样茫然。

我们穿好衣服,冲出营房,不少人和我们一样在操场上傻站着,枪库那边已经挤满了人,队长把我们集合在一起说:“好像是小日本儿挑衅,大家镇静,听我的命令。各车组登车,战车全部开到广场随时待命出击。”

“是!”我们连忙散开各车组直奔自己的车库去。

大哥边跑边说:“娘的小日本儿,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大半夜的,让我看见非一炮崩死他不可。”

我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出心头,日本人挑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这次我为什么觉得这么堵心呢?

轰轰的马达声骤起,坦克车的炮口高扬,各车列阵广场,仿佛一道不可攻破的钢墙,队长站在首车上,大声的喊到:“各车注意,原地待命。”说完,队长直奔团部的方向跑去。

就在我们焦急的等待出击的命令时,一队步兵的兄弟骂骂咧咧的从我们的广场前走过去,见到我们整装待发的样子,他们中有人大骂:“还装个屁!上头不让打,你们也趁早回去睡被窝吧!”

听了这话,刚才的激情一下子就没了,上头不让打?可是日本人明明就在我们身边放炮,怎么能这样任由他们胡来呢?吓也得吓吓他们啊!在沈阳他们才几个人?坦克一上,我不信他们还敢肆。

“所有车辆入库封存!”

队长回来只带了这么个命令,我们一听全傻眼了,不过当时也没当回事儿,沈阳就那么点小日本儿,我们还真不信他们敢把天捅翻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车开回去!”队长没好气的大吼。

我们怏怏的把车倒回车库,正准备回去睡觉,突然枪声大作,整个北大营一下子沸腾了,兄弟们全都乱哄哄的,喊声中夹杂着骂声,步兵那边更是乱做一团,小日本儿的轻机枪声不绝于耳,难道他们就凭那点儿人就敢打北大营?可事实上双方已经在交火了,步兵的兄弟们都在拼命,我急忙跑到队长身边大喊:“队长,日本人很有战斗力,我们去给步兵兄弟点支援吧!”

队长的脸涨得通红,胸脯急促的起伏,似有千钧的力使不出来,最后他愤懑的说:“坦克留在原地,我们撤!”

“什么!”听了队长的命令,所有人为之一怔,怎么会这样?

枪声越来越紧,步兵兄弟们在和鬼子拼命,而我们却要把最心爱的战车白白留在原地送给敌人,这命令到底是谁下的?为什么?步兵最珍重的是枪,骑兵最珍重的是马,而战车就是我们的生命,要我们就这样走了,那战车怎么办?坦克兵没了战车我们还是什么?

队长这个铁男儿此刻也让我们感觉到他的心痛,他咬着牙大喊:“都他妈傻了!没听见命令吗?撤!”

“队长,撤到哪儿啊!这儿就是我们的家啊!”

“是啊队长,你的老婆孩子还在城里啊!我们走了,把她们丢给谁?”

“是啊,丢给日本人吗?”

“队长!我们走了,还是爷们儿吗?”

“前面的弟兄还在流血呢!”

众兄弟们七嘴八舌的把队长的脸说得通红,最后他几乎发狂的喊:“都他妈的滚!是老子想撤吗?”

队长一语压倒了我们这四十多人,大家不再言语,我们知道继续和队长理论下去只会给他增加负担,是那些欺软怕硬的当官儿的,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到了关键时刻连家都可以丢掉,而我们只有跟着受牵连。

枪声越来越急,我们上了卡车,当我留恋的看最后一眼北大营时,这里已经被战火烧得通明,这个夜晚究竟留给了我们什么?

伤逝的夜,一别二十年的故乡,二十三年的战斗生涯,还有一个民族永远的痛。

别离了战车,我们连枪都没有,而城里到处都是日本人,连侨民拿根枪都敢和我们的正规军干,这是为什么?政府软弱还是军阀无能?这些不是我们该想的,当时的确是憋着一口窝囊气出沈阳的,路上也不平静。

车队正开着,突然传来了一阵枪声。

“妈的,我们被小鬼子抄了!”

当时我们一阵慌乱,根本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但是到了这个份上,就算赤手空拳也得冲了,还是后边的骑兵兄弟一马当先,虽然狭窄的街道不利于骑兵冲锋,可是他们还是挥起马刀抢在了汽车的前面冲了上去,雪亮的马刀在夜晚格外耀眼,骑兵兄弟们一阵手起刀落小鬼子的脑袋顿时搬家,鬼子的火力并不猛,但是在这么狭窄的街上混战,还是有不少骑兵兄弟们纷纷落马。

我们的司机慌乱中瞎冲一气,结果不少兄弟惨死在我们自己的车轮下,从在车上的我看得痛心疾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冲回去夺坦克,冲回去夺坦克!

“大哥!我们不能再跑了,快回去把我们的坦克夺回来!我要干掉这些畜牲!”我几乎发疯的摇晃着大哥。

大哥的心也在滴血,他努力克制着自己对我说:“兄弟!不是大哥不想,咱们要这么做可是违抗长官的啊!”

“可是大哥……”

我实在说不出什么了,作为一个老兵,我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长官一个命令就可以置我们于死在,就算回去了,结果也还免不了一个死!可是身为军人就这么丢掉自己的武器,就这么抛弃自己的家乡落魄的逃窜,我们以后还有什么颜面面对家乡的父老?

一夜的混战,东方已经泛出鱼肚白,我们原本以为走了很远,可是当我们辩清方向时才发现我们才不过来到沈阳的城郊,当晚被打得零零散散的车队渐渐合拢了,还有昨晚血战剩下的骑兵,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车队除了我们装甲兵、还有独立七旅的高级参谋人员、通讯连和一些辎重。

我们一个个哀叹着气撤出沈阳,听长官们说,我们得到的命令是撤到山海关外,想必撤退的不止我们一支部队,而是整个东北军,我们丢掉了深爱的黑土地,丢掉了父老亲人,一味的只顾自己外撤,这样的部队士气可想而知。

车队刚刚启动,没走多远,突然停下了,前方一阵嘈杂声,我顺势向前一望,当时惊呆了,沈阳城外数千父老乡亲们手挽着手阻成了一道又一道人墙堵在车队前请愿,看着他们纵横的泪眼让我们无颜以对,我已经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他们不希望我们走,看着他们,我连下车的勇气都没有。

就在我准备闭上眼睛准备无力的接受这一刻那一刹那,一个深印在我心中的形象突然又显现在我眼前,她怎么也在?二哥的女人,不!我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她只是一个女学生,有着一颗赤诚的爱国心,昨晚的事时值现在,全国皆知,她站在人群中只是不想让我们走罢了,我该不该去见见她?可是现在的我怎么有脸面见她呢?我只是一个丢了武器的败兵啊!

“弟兄们!我知道你们难过,但是长官的命令我们不能违抗,现在父老乡亲们不愿意让我们走,你们就站出来劝劝他们吧!”一位校官站在卡车顶部对我们高喊。

每当长官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时总会想到我们当兵的,可是我们的苦衷有谁能理解?

当我们一个个怏怏的下了车,我故意的躲在后面,因为我害怕人群的目光,我更害怕那姑娘的目光,可是天意如此,她偏偏在众多的人群里盯上了我。

“哎!哎!”她蹦高的叫着人群中的我,虽然我可以装做不知道,可是我的心已经不允许我再回避了。

我正了正身子,挺起胸膛,这种时候不能再装孙子了,我走过去说:“姑娘……”

“韩雪惠!我的名字,这个时候请叫我的名字,你我都一样,是中国人。”

“更确切的说是东北人,我是东北军!”

她的嘴角抽了抽,勉强挤出一个并不美丽的微笑说:“你还知道你是东北军,东北军都是歪种吗?”

她的语气并不重,但是在我心头却有千钧之力,一个大男人被姑娘讥讽成这个样子,却连还嘴的力气都没有,真是羞愧难当。

此时的我看到她好想大哭一场,刚刚丢盔缷甲,现在被人追着屁股跑,我们二十几万人被两万小鬼子追着跑,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啊!而我们现在不得不背着这耻辱,我的手重重的搭在她的肩上,紧盯住她足有半分钟,然后轻轻的将她推向路边,然后向前迈出了沉重的一步,我眼角的余光囊括了她的身影,这一刻,我说出了今生都无法忘记的话:“我叫李飞!记住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乡亲们什么表情都有,有哭泣的、有唾骂的、有叹气的……

长长的队列从他们面前走开,有的是十几年后才回来,有的却成了永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