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一部 钢流滚滚 第四章 结拜

银月光华 收藏 15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URL] 因为我们坐镇平津地区,东北军的财富倍增,加上天津法租界的便利,我们能够与法国人接触,通过努力,我们用钱买通了法国商人,一直困扰我们的坦克零件问题迎刃而解,我们的训练又开始了。 而我们的车长,留过洋的高才生又在队长的授意下为我们讲课,他对待这件事十分努力,虽然许多人对“三民主义”并不感兴趣,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因为我们坐镇平津地区,东北军的财富倍增,加上天津法租界的便利,我们能够与法国人接触,通过努力,我们用钱买通了法国商人,一直困扰我们的坦克零件问题迎刃而解,我们的训练又开始了。

而我们的车长,留过洋的高才生又在队长的授意下为我们讲课,他对待这件事十分努力,虽然许多人对“三民主义”并不感兴趣,也不太关心军阀混战与政治纠纷,但是我却情有独钟。从他身上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他的脑子里似乎装有许多有趣的事。

他知道的实在太多了,什么英法百年战争、美国独立战争、普鲁士的崛起,总之进驻平津的日子里,越来越多的新鲜名词涌入了我的脑海里。

当他谈及共产主义这个新名词时,我对那个人人平等,共享物产的社会产生了幻想。

十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我和夏启明保养完车辆,我便和他谈及了共产主义这个问题。

“老夏,你说要是真实现共产主义该是多么好的事啊。”

夏启明傻笑到:“我看你也是想疯了,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啊,要真是那样的话,猪肉管够唣,哪有那么多猪啊。”

“你说得也是,不过要是人人劳动,人人参与分配,建立一个高度的物质社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啊。”

“拉倒吧你!才听了几天课你就满嘴文词,我看应该有个小娘们儿管管你,你小子才知道什么叫厉害。”

“去你的!”

“怎么的?还要打仗?”说着夏启明摆出了一个翻子拳架势。

我一看情势不妙,正要拔腿跑,身后传来了几声干咳声。我一回头,原来是车长,我尊敬的问候了一句。车长凝重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到:“那天只是我上课时随便说说,只是一个幻想,你也别太当真了。”

“可是车长,资本社会提出后经过不到一百年就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难道共产主义有人提出来就没有人做吗?”我不甘心的问。

车长平和的说:“有是有,可是仅实行了四年就失败了。”

“哦?车长,快给我们讲讲。”

车长看了看我们,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神色:“好,难得你们对这些感兴趣,那我就给你们讲讲,来坐下。”

我们拿出小方凳围坐在一起,车长慢条斯理的说:“你们听说过罗伯特.欧文这个人吗?”

我和夏启明的脑袋立刻晃得跟波浪鼓似的。

“他出生在一个贫苦的手工业者家里,他对现行的资本主义制度充满了不满,他曾说,世界充满财富,但到处笼罩着贫困。因此,他总想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劳动、财产公有的社会。1800年,欧文与苏格兰一个工厂主的女儿结婚,并被任命为这个厂的经理,管理着2500多个工人。这样,他就有条件把自己的理想一步步予以落实。”车长讲到这儿停顿了一下。

“那后来呢?”我急着问。

“后来他有意识地聚攒了一大笔钱,1823年他提出了建设共产主义新村的计划,试图让他的理想更大规模地变为现实。第二年,他就变卖了所有家产去了美国,购买了很大一块地。在他的带领下,这里很快有了高耸的厂房,肥沃的田地,齐整的街道。在青山绿水的遇称下,这里尤如一个世外桃源。每人每天只需要工作两个小时,孩子们从小便享受免费上学待遇,他为这里取名了新和谐公社。”

我被车长口中描绘的美丽画面迷惑住了,似乎自己已经置身于那样一个世界,恐怕那里就是黄毛老外口中所说的天堂吧。

“可是来参加公社的人形形色色,抱有各种目的,有着各种想法,所以,社员之间不久就产生了各种矛盾,变得不像预想的那么“和谐”了。最后终于因为没有了资本,公社解体了,欧文带着毕生的心血建立了一个梦想之国也不过持续了短短的四年。”

我挽惜的说到:“人,都是因为人,一个理想之国就这样覆灭了,完全是因为人的私欲。”

车长用惊异的眼光看着我,直到看得我发毛,他才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没想到时隔不多日,我得对你瓜目相看了。”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车长的脑子里又冒出什么新玩意儿了?

车长大为兴奋的说:“你居然谈到人的私欲这个问题上了,进步真不小啊。”

“我?我……我只是随口说说,没有车长你说得那么严重吧。”

车长喜悦的说:“要知道,人性是所有的西方哲学都在研究的问题,我在德国虽然学的是机械,但是德国是哲学之乡,也受到了不少熏陶,对19世纪哲学有了不少了解,你今天提到这个概念,就证明你的见解更深的进步了一层。”

我傻笑到:“呵呵,只是随口说说吧!”

“不过,共产主义公社的失败证明了,不是所有提出的主义都是正确的,我们应该追随世界的潮流,走三民主义道路,建设一个统一的、民主的中国,那才是正路。”

“要说三民主义,我看南方实行了那么多年,民生还没有我们东北搞得好呢,咱们的工厂都归自己管,而他们的还掌握在洋人手里呢。”

车长大为兴奋的说:“好!说得好这才是点子上了,所以我说在东北实行三民主义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什么空间我不懂,但是我知道现在是形势大好,咱们东北军今天坐镇中原,哪天打出个天下也说不定啊。”我附和着说。

车长干笑了两声说:“最好不用打。”

“怎么?天下不是打来的吗?不打怎么得天下啊?”

“现在蒋委员长和张少帅合作就是最好的例证啊,只要大家同心同德,同为一个主义服务,联合起来振兴中华也不是难事啊。”

“好!那咱们就先为振兴中华联系起来,将来咱们自己造坦克、飞机,再也不用向狗日的洋鬼子低头啦!”

车长听后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遇见你们真是我平生的快事啊。”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说:“车长你怎么啦?”

平时一言不发的夏启明突然明白了什么,接口说到:“看你小子挺聪明的,到了这个份上还说什么啊,车长当你我是兄弟,这是乐高兴了,也不知道你小子哪句话惹得车长这么高兴。”

车长笑音落后说到:“启明兄弟说得好,既然我们三人这么投缘,那么夏某人今天也爽快些,今后别车长车长叫着,咱们是兄弟,现在排排坐次,拣日不如撞日,今天我们三人就在此结拜如何?”

我们都报出了生辰八字,原来老夏最大,结果他要做大哥了,三人中我最小,自然要屈居小弟。这里没有关公像,也有没烧香,我们就听了二哥的提议,对着月亮结拜。对啊,香可燃尽,关东也不是随处都有,但是月亮会永远挂在天上啊。

东北人都讲究个义字,义字一出,其他的都得让路,既然今日结拜了今生都是兄弟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生共死,绝不后退!

“大哥、三弟,容兄弟说句肺腑的话!”二哥站起来说,“今日无酒无肴,但是兄弟们今生的情谊是注定的,我是个留过洋的学生,按理说怎么也应该在政府任个小部们领导什么的,但是我却因为直言犯谏,辜负了少帅对我的一片苦心,起初我想不明白,自从遇到了你们后,我开始渐渐想通了,投笔从戎也是报国之路,同是报国心,捐躯又何妨。”

听到了二哥的感叹,我忽然想到了死这个字,如果人死了,那么身后留下的是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