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的工分被扣的所剩无几了,唉,心若在,梦就在,只不过是从头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