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克虏伯 二十 马牧集扬威 二十 马牧集扬威

弥补缺憾 收藏 16 1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size][/URL] 二十 马 牧 集 扬 威 北伐结束后,蒋介石一心想要消灭异己,建立自己的独裁统治。其时西北的冯玉祥,东北的张学良、山西的阎西山、广西的李宗仁等各派地方军阀,均各拥势力,岂能坐等他来剪除。矛盾在1930年初时已公开化,1930年4月冯、阎、李联合通电反蒋,组成安国军与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军展开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2/


二十 马 牧 集 扬 威

北伐结束后,蒋介石一心想要消灭异己,建立自己的独裁统治。其时西北的冯玉祥,东北的张学良、山西的阎西山、广西的李宗仁等各派地方军阀,均各拥势力,岂能坐等他来剪除。矛盾在1930年初时已公开化,1930年4月冯、阎、李联合通电反蒋,组成安国军与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军展开了中原之战。

四月一日,冯在潼关就陆海空军副总司令职(阎锡山同日在太原就总司令职),任鹿钟麟为前敌总司令,进驻郑州部署前方军事,随令各路大军陆续东下。先是河南省主席韩复榘看到冯玉祥发动讨蒋,河南势将首当其冲,他既不愿也不敢对冯军作战(一方面是不忘冯从前对他的好处,另一方面是怕自己的部下倒戈投冯),又不愿附冯打蒋,乃向蒋介石请求率部开往山东境内抵御晋军,蒋从其请,韩即于三月下旬率部东撤(东撤时,他的骑兵师张德顺部乘机回到西北军),故西北军得以兵不血刃,顺利地占领了洛阳、郑州等重要城市,万选才部乘势东进,旋即占领开封、归德,万即接任河南主席。四月中旬,冯军第一、二、三各路分别进至平汉路以西之淅川、内乡、叶县一带及陇海路西段之洛阳、郑州一带。晋军孙楚、杨效欧、关福安各部及大部炮兵,由徐永昌、杨爱源指挥经郑州转往豫东兰封一带。驻骥南、豫东和皖北的石友三、刘春荣、万选才、刘茂恩和孙殿英等部均归其指挥。在津浦线方面的晋军,由傅作义、张荫梧分任指挥,进出德州、济南。

五月一日,阎锡山、冯玉祥会于新乡,对整个作战方略又作了进一步的研究和具体的部署:以徐州、武汉为第一期作战目标,分由津浦、陇海、平汉三路进攻。津浦路由第三方面军担任,以徐州为目标采取攻势;陇海、平汉两路,因第二方面军由西北东调,集中需时,暂时采取攻势防御。陇海线以第三方面军为主力,孙殿英、万选才、刘茂恩、刘春荣等部及石友三之一部均归第三方面军前敌总指挥徐永昌直接指挥调遣;平汉线以第二方面军为主力,由樊钟秀部配合作战。在平汉路以东,陇海路以南的三角地带,设防于兰封、木巳县、扶沟、许昌之线。以第二方面军第四、五两路军约十万兵力为机动预备队,控制在通许、尉氏、郑州、洛阳等处,以策应各方。蒋军主力如进攻津浦线,这支军队即长驱蚌埠,以威胁蒋军后路;如蒋军主力由平汉线进攻,这支军队即转向武胜关,策应两路正面部队,以转移攻势。计议既定,阎即加委鹿钟麟为二、三方面军前敌总司令,徐永昌为副总司令,以便统一 指挥陇海线方面的作战。

整个战局的形势是,陇海线位置在全局的中央,津浦、平汉是它的左右两翼。因此,双方都把主要兵力使用在陇海线方面,因为这一方面的得失胜负,对整个战局将会发生决定性的作用。

蒋介石使用在这一方面的部队,如刘峙、顾祝同、陈继承、蒋鼎文、熊式辉、王均、杨胜治、陈诚、卫立煌、叶开鑫、秦庆霖、张砺生、张治中、冯轶裴等部,都是蒋的精锐部队。阎、冯使用在这一方面的部队,有晋军的孙楚、杨效欧、关福安三个军及优势的炮兵部队;有西北军的孙良诚、宋哲元、孙连仲、吉鸿昌等部及郑大章的骑兵集团,也都是战斗力相当强的队伍。

五月战事正式开始,蒋军虽然取得了初期的胜利,冯玉祥的西北军甚是悍勇,在津浦线和陇海线两度力挫蒋军,蒋军虽以优势兵力包围西北军孙殿英部于亳州,然始终攻克不下。至7月中旬,冯军组织会攻徐州,大有切断津浦线置蒋军于绝境之势。

杜律明自被选调到军械部参与研制武器已一年有余,4月份中原大战爆发,使他心里痒痒的,东征北伐中他表现出色,被提升为团长,蒋介石对他甚为青睐,特点名让他来军械部参与武器研制,意图使他将来带领掌握新式兵器的部队。4月时大战爆发时他便向蒋提出重回部队带兵,蒋让他安心在军械部,将来一定有机会出力。听得校长这么一说,他便开始潜心组建自己的装甲团。军械部刚刚试制出的三辆坦克、五辆装甲车便是他的全部家当。那辆由福特公司生产的拖拉机改装的大型坦克被命名为1号坦克,另两辆由雷诺公司制造的拖拉机改装的坦克被命名为2号、3号坦克,五辆装甲车分别被命名为装1至装5。选调了一个连的人学习驾驶、修理坦克和在坦克内使用火炮和机枪,另组建了一个工兵连负责坦克和装甲车的通行保障。军械部在短时间内设计了简陋的野外通行保障器材。5月和6月,杜律明带领着两个连在南京郊外进行了野外训练,军械部根据训练所暴露的设计缺陷进行改进。

7月初,战事的发展对蒋军已不利,杜律明再次向蒋介石请战,这次得到了批准。蒋介石特别下令调拨了一列车装运装甲部队北上,杜律明又请求蒋介石将自己以前指挥的那个团拨归自己指挥,蒋自然应允。

坦克和装甲车从南京浦口装运出发,一路北上至徐州,到达徐州时他以前指挥的那个团已在车站等候。北伐结束之后蒋介石对军队进行了遣编,如今该团被编为136团,归陈诚指挥。五月份的木巳县战斗中该团被吉鸿昌的部队打得大败,原团长阵亡,全团只剩800人,现由副团长暂时代理团长。接到杜律明带着几辆坦克和装甲车回来重新指挥他们时,全团军情激昂,提前结束了休整,来到徐州站巴巴的等候杜律明的到来。陈诚也来到了车站,5月在木巳县他带领的部队几度被吉鸿昌的部队包围,幸亏部队配发了五十挺LJ-2机枪,LJ-2机枪其时生产量甚少,都被配发给了蒋的嫡系部队。此机枪火力甚猛,凭借火力优势才冲出重围。打败仗后,他的部队士气一直低落,一提西北军,士兵的心里就打颤。他对杜律明的到来并没什么想法,觉得蒋介石一定是被打懵了,心想凭几辆坦克岂能挽回败局?陈诚在车站对杜下达了命令,目前冯军左翼孙殿英部已前出到虞城,正向马牧集前进,现马牧集守军兵力薄弱,令你团立即赶往该地防御,由杜任指挥。

虞城在河南西部,马牧集车站是陇海铁路上的一个小站,但此时却是冯军进攻徐州的门户,战略位置重要。136团上车之后,列车全速前进,三个小时到达马牧集。马牧集现有蒋军一个团防御,听说派了援军来,谁知道只有一个团来,守军284团长甚是失望。杜律明下车了解情况后,便命原守军团长按原来的部署防御,他的坦克和装甲车及136团埋伏在侧翼侍机而动。

刚布置好,侦察兵来报:“孙殿英部正以营团为单位攻击前进,已到达距离五里的辛庄。”马牧集车站外是一片开阔的平原,冯军从西南方向而来,杜律明从望远镜中看见辛庄方向的冯军的前锋已在向这边移动。从车站通往辛庄有一条还算宽阔的泥土路,装甲车不用通行器材也可行驶。耕地平坦,其中间或有几道沟渠,坦克通行倒是问题不大。装甲车和坦克都未安装电子通讯设备,如何作战需事先商定。杜律明将几个车长召集起来部署了计划:装甲车沿路向敌后面包抄,坦克从侧面跨过耕地直击冯军。敌人渐渐的近了,已能看清灰色的大沿帽的轮廓,“啪、啪”已有冯军士兵在试探性的向车站开枪。杜律明一挥手“上车”,坦克和装甲车一起发动,1号坦克是由他自己驾驶的,发动机发动的轰鸣声后,坦克缓慢的向敌人驶去。

孙殿英将一万余人悉数展开,成扇型对马牧集车站进行向心攻击,想要一口气拿下车站。他自己就把指挥部设在了辛庄。冯军士兵正将注意力集中在车站方向时,从右面传来机器的轰鸣声,中国的军队其时还没有见过坦克,甚至许多下级军官都没听说过,冯军立即楞在了那里,不知道这嘎嘎响的东西是作什么用的。马牧集车站原防守团284团长正准备下令士兵开火,他也从望远镜中看到了坦克的行动,一时竟忘了下命令。冯军士兵停止了射击,战场上的双方竟静止了下来,只有坦克的轰鸣声。中国战争史上的第一次坦克实战竟是在寂静中开始的。

近了,更近了。冯军士兵的面部轮廓已看得清楚了,有冯军士兵向坦克开枪,前面的士兵甚至向坦克扔手榴弹。“开火” 杜律明一声令下,前装的机枪便吼叫起来,2号、3号坦克也开火射击。“哒哒---”随着机枪的扫射,冯军士兵象被割的麦子一样成片的倒下,醒过神来的士兵向坦克射击,可是子弹打在装甲上如同挠痒一样。第一波五十发弹链未打完,冯军开始退却,从背后射击的子弹立即追上了他们,死尸布满开阔地。

装甲车沿路包抄冯军,杜律明那边机枪一响,冯军后撤,正好进入装甲车的射击范围。这一段路正巧是蜿蜒曲折,五辆装甲车形成一个弓型,火力正好发挥出来,“哒哒---”机枪手开始射击,五挺机枪如暴雨般洒向冯军。

原守军284团长一见战场形式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一挥手便下令手下“冲啊!”,趴在掩体内的士兵便冲了出去。136团按照计划是跟随装甲车进攻的,装甲车一开火,该团便沿路的两端向辛庄前进。

孙殿英在辛庄指挥部用望远镜看到了战场的情况,随即骂道:“妈的,老蒋的几辆破坦克就招架不住了。”冯军装备差,弹药不足,其部仅有的几门火炮象宝贝似的藏在师部,轻易不用。孙殿英下令:“架起火炮,轰他奶奶的!”炮兵立即将四门火炮架了起来。这是汉阳兵工厂仿法制75毫米加农炮,每门炮平均只有二十发炮弹。炮手久未开炮,瞄准有点生疏,是以瞄准了一会还未开炮,孙殿英大骂笨蛋,催促快开炮,“轰、轰”四发炮弹射了出去,没有射中坦克反而在冯军中爆炸了,孙殿英气恼的开枪毙了一名炮手,命令放近再打。

三辆坦克呈品字型向辛庄逼了过去,原防御团的一千多人跟了上来。杜律明驾驶着1号坦克观察着前方,坦克压着敌人的尸体向前开动,有些伤兵来不及躲避也死在了车轮下。他刚才看到前方有炮弹爆炸,知道敌人有炮兵,坦克能不能经受住炮弹的射击他心里还没底。LJ-2机枪不停的射击着,到现在为止坦克炮还没有射击过,他在搜寻着敌人的炮兵。距离辛庄大约还有两里路,从观察镜中看到了敌人的炮兵阵地。“炮手,目标正前方1000米,打!”炮手早就等不及了,坦克的设计还未完善,炮手没有观察镜,只能根据命令盲射。“轰”炮弹在距离目标三十米的地方爆炸了,“修正,向左三十米”炮手正要修正,一发冯军的炮弹落在了坦克上,巨大的响声和剧烈的震动把车内的人震得一阵晕玄,大约过了十秒钟方才醒悟,坦克未受任何损害。“目标,敌人炮兵阵地,放!”杜律明努力克服晕玄发出命令,“轰,轰”2号、3号坦克也向敌炮兵阵地射击,这次命中了目标,敌人的炮兵阵地被摧毁了。

装甲车已包抄到了辛庄,冯军利用庄内的掩体进行顽抗,装甲车没有炮,一时无法发动进攻,便与敌对峙在庄外。

摧毁了敌人的炮兵阵地,敌步兵已退过了辛庄一线,杜律明随即命令坦克向庄内射击。支援人员已随后赶到,是用骡马驮载的子弹和炮弹。步兵停止了前进,三辆坦克对庄内发起了炮击。“轰轰”几次齐射后,杜律明从观察镜中看到庄内已没有几间完好的房屋了,再齐射了三次,庄内已笼罩在一片烟雾中。前方有一道较深的沟坎,坦克不一定能过去,杜律明从坦克中探出头对后面的步兵说:“通知工兵连架设通行桥”。工兵连在步兵的后面,每四人用扁担挑着一根圆木,听到命令便上来在沟坎上架桥,用钢丝绳扎紧一组圆木呈三角形,几组原木组成了一座临时通行的桥,费时大约半小时。

通过桥进入辛庄,孙殿英的部队已经撤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