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504/


就在董福祥、聂士成、刘铭传、左宝贵、刘锦堂被委任为五大军区的大将军之后,为了避免他们与军区所在地的督抚产生芥蒂,并使得他们能够顺利组建军区、编练新军,光绪也立即传达了四道圣旨,欲将四地的总督和别的总督换任,或重新任命新的总督,以使得新上任的将军不必为他们固有的势力而忌惮。由于聂士成留守京师,和直隶总督李鸿章并无无权利之争,且又在天子脚下,当然也就不用节外生枝而颁布圣旨了,这样只要颁布四道圣旨就可以了。

这第一道圣旨就是免除刘铭传的台湾巡抚一职,以让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福州军区的组建工作中去,同时擢升抗法名将刘永福为台湾巡抚,严命他上任后,一定要大局为重,处理好汉民与当地土著居民的关系,并想法设法振兴台湾。

实际上光绪对刘永福一直都很有好感,此人有强烈的爱国热情,在中法战争中为大败法军曾立下赫赫战功,在后来的甲午战争中,刘永福也积极地举兵抗敌,台湾割让后,曾试图兴兵保卫台湾,但由于遭到巡抚唐景菘的猜忌未能得到重用,虽然刘永福是天地会出身,但他其后来的行动表明他对大清还是忠心耿耿的,况且此人善于治兵并深受百姓爱戴,由他负责治理台湾,台湾的未来一定会欣欣向荣,因此光绪也没有征得众臣的同意就下达了这道圣旨,军机处的几个大臣一看皇上竟然委任一个天地会的成员为台湾的巡抚,纷纷感到不可思议,虽然对刘永福也了解一二知道他曾经在中法大战中立过功,但对他的前科,他们还是有很多非议的。看到众人对自己任命刘永福的行为有所不解。光绪就对他们说到:“众爱卿是不是因为刘永福曾经是天地会的人,而对他的人品有所怀疑啊。其实大可不必,虽然他以前曾经对我大清有些敌意,但他他后来已经改过自新了,他在中法战争时期以及他在广西、台湾等地积极抗敌的行动也表明了他的心迹,并且后来他也接受了朝廷的赏封,可以说已经是我们朝廷的人了。另外此人治军严明、施政有道,很受百姓的爱戴,况且他对台湾海峡的布防情况极为熟悉,所以依他的才干,由他担当台湾巡抚一职绝对可以胜任。由此呢,朕也告诫你们要知人善任,不要因为一点微不足道的错误就把一个人才给搁置起来,要善于纳贤,这样大清的才子们才敢于对大清的未来出谋划策。”

“皇上英明,臣等一定铭记在心。”

接着光绪又下达了第二道圣旨,这道圣旨是将闵浙总督曾国荃调至陕西,担任陕甘总督。免去刘锦堂的陕甘总督一职,以让他全力负责兰州军区的练兵事宜,同时调云贵总督岑毓英为闵浙总督。

第三道圣旨就是撤去岑毓英的云贵总督,同时委任吉林将军希元为云贵总督,全力协助左宝贵料理成都军区的事务,由于左宝贵先前就统领奉军驻守东北,和希元关系还算密切,此番将其调任云贵总督,也是希望他全力协助左宝贵守住大清的西南门户。

第四道圣旨就是委任满洲将领裕谦为吉林将军,并诏告三地将军让他们全力协助董福祥练兵。由于现在东北主要是盛军、奉军以及部分淮军驻守,人员比较嘈杂,很难统一。光绪担心董福祥很难制服这帮士兵,就特地命令李鸿章和董福祥一道传达圣旨,并借机树立董福祥在东北的威望。

四道圣旨草拟完毕后,光绪又发了一道上谕,就是命令这五大将军一定要严肃军纪,对不服军令、肆意惹事的士兵或将领一律论罪给予处分,绝不手软。同时光绪也严令各大将军筛选士兵、将领的时候一定要秉公处理,决不能徇私枉法,为国家选送一批昏庸无能的士兵或将领来,如有这种情况,此将军一律就地免职然后发配伊犁充军。之后光绪还命令他们一定要维护好当地百姓的生活,决不可向百姓胡乱增加苛捐杂税、胡乱征兵,胡乱闯入民居和糟蹋他们的良田,一定要努力搞好与当地百姓的关系,只要这样才能确保稳定,才能赢得百姓的新任,才能为将来提供后继兵源。最后光绪命令他们将军队合拢以后,按镇(师)、协(旅)、标(团)、营、队、哨和棚,一镇下辖两协,每协又下辖两团的形式对军队进行整编,每个军区必须至少训练精兵10-15万人,加上其余兵丁应该保持在30万人左右。这样既可以节省军费开支,同时也可以保证兵源后顾无忧。

待光绪将旨意传达给五位大将之后,他们纷纷向光绪表示一定不辱使命、尽心尽力完成光绪布置的任务,为大清打造出一支威武之师来。临行前特别设宴为他们饯行,在宴席上,光绪一再嘱托他们训练新军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小事,其中一定会有很多他们预想不到的困难,甚至于处理不当的时候还有可能引起士兵的哗变,光绪希望他们面对困难的时候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处理事端的时候要有理有节,要让士兵们服从自己的威望。光绪还警告他们说,如果谁擅自在军队里称王称霸、培植党羽、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的话,一定给予严惩。

宴席结束后,五位大将带着光绪的嘱托也带着自己的一番雄心大志,雄赳赳、气昂昂地上任去了。他们到任后首先拜会了当地的督抚,由于都是光绪新任命的官员,彼此之间也都需要照顾,因此很快关系就变得融洽了起来。在督抚的协助下,他们首先认真清点了正规军和团练的人数,然后根据优胜劣汰的原则,给那些老弱病残的士兵发放丰厚的补恤金之后,一律将他们遣散回家。当然士兵中也不乏很多地头蛇和深为士兵们所痛恶的头领,他们也一律做出严惩,该正法的正法、该囚禁的囚禁,一时间大快人心,很快就赢得了士兵们的信任。

左宝贵、刘铭传等人为了安抚当地的百姓,并寄希望于他们输送优秀的兵源,纷纷张贴安民告示,告诉老百姓们军队是他们的保护神。如果有士兵胆敢骚扰他们,将一律给予严惩。他们还希望百姓们能够充分监督士兵的行为,及时向军区提供信息,一经查实,将会给予他们满意的答复。左宝贵等甚至还对老百姓们承诺:如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如旱灾、涝灾和人为的灾害如土匪等等,军队们保证再第一时间出现在他们面前为他们排忧解难,保护他们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经过种种举措,他们很快就赢得了当地百姓的信任、军民很快就像鱼水一样融为了一体,很多老人也明大义、识大体纷纷把自己的健壮的孩子送到了前线接受训练,一时间士兵们的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同时为了稳定军心,刘锦堂等人还想方设法将拖欠的军饷全部发送给了士兵,自此士兵们的训练热情也日益高涨。以前那些散乱、拉帮结派的坏毛病等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士兵们对将领的权威也不再有抵触情绪,反而认真执行他们的命令、绝对服从他们的权威,这样训练时将领们的表情都冷若冰霜,但在私下他们和士兵的关系都非常铁,他们经常深入到士兵们生活的地方,关心他们的生活,帮助他们解决家庭的困难,因此赢得了士兵们的忠心。

在积极训练士兵的同时,他们也没有忘了对士兵进行教育。左宝贵、刘铭传等人专门从军费里抽出部分资金在军区建立了两所学校,一所是军校,一所是职业技术学校。对那些在军事上有一定才华的人,都让他们在闲暇的时候到军校参与学习,以进一步深化他们的知识,并逐步把他们培养成军队的政治教官或下层头目。对那些缺少文化的士兵,根据他们的爱好,如他们喜欢枪械制造,则传授给他们一些制造兵器的知识;如他们喜欢建筑工事,则教授给他们一些筑造技巧。对那些只知盲目打仗且很快就可能退役的士兵则教授给他们一技之长,以让他们退伍回家之后能有一个谋生的手段。因此大清的军区既是一个训练士兵的场所,也是士兵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大课堂。由于采取这种将训练和学习双重结合的人性化模式,极大地达到了劳逸结合的目的。士兵们也都一扫昔日的颓废之气,都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如果要不是当时的武器差了点,大清的陆军绝对可以算得上世界一流水平。当然由于缺乏实战经验,他们在战术演练上还欠缺一定的火候,但相信经过几年的调较,再为他们提供先进的武器之后,他们绝对称得上是大清的威武之师,也绝对可以担当起保家卫国的重任。

上面介绍的大多是左宝贵、刘铭传、刘锦堂等人再治理军区时的一些方法,由于这三个地方的士兵人员不是很多、且根基不是很重。尤其是刘锦堂负责的兰州军区,这个地方的士兵先前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只是最近才融入了一些新兵,因此训练起来也就比较得心应手,军令也可以畅通无阻。因此这三地练兵的速度最快。但是董福祥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由于东北重要的地理位置加上它是大清的龙兴之地,况且现在又被俄国熊和小日本给盯上了,因此光绪对此地的治理异常的重视,否则他也不会选派自己最得力的大将董福祥前去负责盛京军区的事了。

由于东北重要的地理位置,朝廷也在此设立了重兵。但由于慈禧当政时期欲达到互相节制的目的,就在东北驻守了多家军队。但是最终的结果非但没有达到互相节制的目的,众将领之间反而互相扯皮、遇到战事的时候,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军队打前站,战争失败之后,反而互相职责某某人贻误了战机等等,另外由于驻守此地的士兵还享受着较其余军队较高的饷银,久而久之也就使他们养成了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恶习。平时他们吊儿郎当地疏于训练,遇到战事的时候反而竞相大撤退,跑的比兔子都快。由此可见他们已经不再是国家的保护神了,而是一群惹是生非的瘟神。后来的甲午战争就把这群人的鬼脸给完全描绘了出来。

东北驻军的现状,光绪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深知对于东北这样的重地如果交由这帮家伙来防守,早晚有一天会让他们给拱手送人了,为了将来与日本或俄国的战争中不再铸造大错,光绪发誓要割掉东北军身上的毒瘤,他深知董福祥以严厉治军闻名,将这项重任交与他,一定能受到预想的效果。当然东北军也并非个个都一无是处。其中以前聂士成、左宝贵、马玉昆、宋庆等人的部下还是比较严于律己的,在很长时间里,东北的防务实际上都是由他们来承担的。临行前光绪还一再嘱托董福祥对这部分士兵要尽量留用并给他们嘉奖。

董福祥临行前也深知此行的困难,另外他先前统率的甘军也暂且没有被划归聂家军的整顿行列,为了让自己的东北之行增加胜算,董福祥特地向光绪请旨,希望光绪能从甘军中抽调出一部分精壮的兵马以备不时之需,考虑到东北的现实情况,光绪准允了他的要求,特命聂士成从甘军中选调出一万精兵拨与董福祥。这时候由德国来福枪厂负责制造的新式手枪也已经制造完毕,光绪特命董福祥从中取出一万支带到东北,分发给东北的部分驻兵。

就这样董福祥就率领着一万精兵、押送着一万支枪支、怀揣着光绪的圣旨,在李鸿章的陪同下前往东北进发了。一路上李鸿章的心情有些忐忑不安,因为他知道在东北经常滋惹是非的除了部分盛军之外大多是他的淮军。虽然他不忍心看到和自己打拼多年的弟兄沦落到惨淡的下场,但是他对他们的恶习也实在感到无法容忍,他们给他惹的乱子太多了,如再不加以惩戒的话,不知他们又要搬弄什么是非呢。再说现在自己已经公开宣布将淮军交由国家统一管理了,为了体现自己的诚心,自己就必须身体力行帮助董福祥切实改造这支军队,这样也许会在大清军事史上为自己留下浓重的一笔。因此李鸿章是带着异常复杂的心情前去督军的。

其实董福祥也深知李鸿章的难处,但身为臣子的就必须忠实执行皇上的命令,况且现在皇上是在为大清造福,自己就不应该为了私情而将那些害群之马给宽恕了,唯有严惩不贷才能达到以儆效尤的目的。因此董福祥此番前来东北是没有带任何私情的,但此行凶多吉少、董福祥是否能够应对危情,他又是通过何种手段确立自己在东北的地位呢,东北军背后又将隐藏哪些秘密呢,董福祥会从中牵出哪些最大恶疾的人呢,让我们在下一章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