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港静悄悄 第三章 族 3 初建队伍

仪云尖兵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size][/URL] 八路军给抗日救国军的番号是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第二独立营,顶头的就是军分区十团. 听刘存信说十团的王紫F(先给王紫F中将敬礼了,借用一下您的名头,不要见怪)可实在是个厉害的人物,是一路从江西瑞金打到陕北的,又转战山西河北,大大小小的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仗,不敢说是未逢败绩,要说是身经百战却是毫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7/


八路军给抗日救国军的番号是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第二独立营,顶头的就是军分区十团.

听刘存信说十团的王紫F(先给王紫F中将敬礼了,借用一下您的名头,不要见怪)可实在是个厉害的人物,是一路从江西瑞金打到陕北的,又转战山西河北,大大小小的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仗,不敢说是未逢败绩,要说是身经百战却是毫不夸张。

听说军分区还有个独立营,拢共才百十来号人马,几十条枪。比起来,银生的这个独立营才真的有几分架势。

这回军分区上支援了五十条老汉阳,五十把货真价实的钢刺,六百发子弹,还有几十个手榴弹。

这些方头的手榴弹比白包他们自造的那些圆头的手榴弹要好看的多,个头也小。

“要是上边能再给咱三五挺子歪把子,那可就美意哩。”

“许营长,机枪么就是十团也没几挺,那玩意儿费枪子费老了,咱可养不起,往后咱们自己缴获了再说吧。”

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一般情况独立营都是有5个连队的加强营,可当时八路军给地方武装的建制都是很大的,通常情况下几班就组成连队,直接把排这个军事单位跳过去,这种情况到了41年的时候才得到根本改观(史实)。银生他们已经算是很实成的队伍了。

独立营很快开始了第一次军事改制,划分为4个连队和一个营部。(这个营部没有通过大家的认可,还没等成立就取消了,直接划分到各连队)

一连的连长由银生兼任(这种情况在抗战胜利的时候在地方武装当中还相当的普遍)多是王家大院的吴部老兵和棒槌崖子上的土匪;二三连连长分别是唐家强和赵老四;四连的连长任命上产生了不小的分歧,银生的意思是叫李二货担任,刘存信却说韩时文年青,枪又打的好,最重要的还是知识分子;几番商量之后,韩时文顺利的成为4连长。

最叫人没有想到的是,李大楼子这个老东西居然被刘政委提名为副营长,说他为人精细,又会算帐,负责独立营的后勤财务是最好不过。

众人暗笑,其实当初的时候李大楼子可是坚决反对队伍加入八路军的,惟恐自己剩余的那点家当叫八路军共产共妻了。李大楼子也没想到会捞到副营长这样的大官儿,喜欢的不住点头哈腰, 就差当场说出哪个同意他做副营长就酬谢若干大洋的话来。众人也是想着看这老小子的笑话,居然一致的通过这个任命。

“刘特派员……那个刘政委,咱这也没什么事儿了,是不是要去打鬼子?”

“鬼子是要打的,也要再训练些日子才好。”

说是训练,由于本就没有几颗枪子儿,实弹射击根本就不可能,主要的还是一大帮子人拿了木头枪对刺。

独立营主要是国军的老兵,对于拼刺刀也不陌生,主要是那些没怎么见过阵仗的新兵,在刘政委和唐家强的指导下,也进步不下。

不过唐家强老是说这些新兵差劲的很,根本就和小鬼子比不得,真要是战场上拼白刃儿,仨人儿拼得或一个小鬼子就算不错了。

银生也看到新兵确实没有多少战斗力,尤其是自己的1连,棒槌崖子上的那些家伙简直就是在拿着烧火棍子撵山猪。

最可笑的是傻子老哥,和唐家强拼刺的时候,没几下就被捅倒,最后急了眼,抱着唐家强就咬。

看得银生和刘政委苦笑,这要是真的很小鬼子对着干上,只怕早就死了七八回也不止了。

晚上还是照例的由政委主持的学习,刘政委给大伙儿讲了一大堆“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的大道理,听的银生索然无味,也不知道政委说的这些和打鬼子有什么关系。李二货和赵老四肩膀靠着肩膀,直接就睡了过去。

再看看别人也是昏昏欲睡,银生干脆打断正讲在兴头上的刘政委:“我说政委,你说的这些个什么什么主义的俺们也闹不明白。要不咱就别熬这没用的灯油,干脆回去睡觉;要不你就说点有用的道道,比方说怎么打鬼子,大伙就戴见听这个。”

刘存信看着众人打瞌睡,尴尬的说:“那行,咱们就说说打鬼子的事儿。要想光有武装还是不够的,还要有老百姓的支持。要不兵员怎么来?……总之就是一句话,老百姓是水,咱是鱼,咱们要想折腾的更欢实就离不了水,这就涉及到农村政权的问题,咱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建立农村政权……”

再一看,大伙儿还是没什么兴趣,该睡的还是睡,该吧嗒烟锅子的还是吧嗒烟锅子,搞的小屋里烟气缭绕。

刘存信没想到大家对于建立农村基层政权居然一点兴趣也没有,无奈的直接跳过这一节:“那咱们就说说打鬼子吧。”

屋子里的人立刻来了精神儿,纷纷的往前凑:“我和银生营长商量好了,准备着碰一碰大肚子坡的那洋灰窑。这个洋灰窑是日本人的产业,离县城也不远,打起来可能要费些劲儿,上回县大队折腾了一回,吃了点儿亏。咱们再去折腾折腾,争取打个漂亮仗,好为咱们建立农村基层政权做准备。大伙儿回去了先好好想想这一仗该怎么打,明儿个晚上咱们再商量,拿出个具体的战斗方案来,今天就说这么多吧,大伙儿散了吧,许营长,你留下。”

众人精神抖擞的小声讨论着应该如何去戳鬼子的洋灰窑,留下满屋子的烟气散了。

“政委,啥事儿呐?”

“银生,我是想和你商量商量关于建立农村基层政权的事儿。”

银生挠着后脑瓜勺子,说出一句能叫刘政委吐血的话来:“啥叫基层政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