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记当年部队里几名牛人

小郑剃刀 收藏 60 136156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当然是屁话,部队都是藏龙卧虎的地方,下面我给大家说说我当年在部队时的几名牛人。

第一位登场的是我们教导大队的大队长,外号“土匪”。这位老大是侦察兵出身,参加过对越反击战,号称我们支队“四大恶人”之首,我们在教导大队半年集训对他的评价也是一个字“狠”。

他的绝活就是拼刺刀,那时他最欢喜晚饭后在操场的检阅台上摆“刺杀擂台”,一般都是PK,随便俩人穿起护具操起木枪(木枪头沾石灰)就开干,输的就下场,有一些牛人也可以一挑二或一挑N人不等。其实当年在我们部队刺杀训练要求不是很严格,可是大队长喜欢,大家也觉得好玩,故乐此不惫。

一天晚上,七班长在几分钟内就挑了几个人下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兄弟们在下面嗷嗷叫,就是没人上去。也许胜利冲昏了头脑,这小子竟不知天高地厚地向大队长叫板。

大队长的刺杀我是领略过的,记得前不久由于要考核刺杀,本人刺杀的确又不咋地。那天中午利用休息时间在操的树下练习,就在我杀的欢的时候,在大队长一边摇头一边走过来。拿起了我的枪在我前面背对着我给我做了一个突刺的示范,突然一个向后转刺。我见到眼前寒光一闪,接着听到金属撞击的声音,56半自动的枪刺已经顶在了我的腰带扣上。他二话不说,把枪丢给我就走开了,只留下我在原地傻傻地站在原地。

大队长竟也穿起了护具就上了场,我在心里暗暗地笑七班长,这小子不知死活。果然,大队长一上场一个辟枪就把七班长手中的枪给辟在了地上,然后一刺,七班长护具的胸口就留下了白灰的痕迹。七班长拍了拍胸口中的石灰,一脸不服。“不服的,叫多几个人上!”大队长发话了。

马上,其他6名班长也穿上了护具上来了,几个人一喊“杀!”就冲了过去,大队长一个左压刺就“摞倒”了一个,接着其他几个很快身上都有了白色的石灰印,退了下场,七班长一看不对头,抡起了枪托就往大队长的大腿砸去,大队长大叫一声“耍诈”抬起了脚避过了这一枪托,顺势把这鸟人踹到了台下去。

这样精彩的对刺我只见过大队长表演这一次,以后无论我们怎么起哄,大队长再也不上场了。当然也没人敢和他真地叫板。

第二位牛人也是我们教导队,他是我们的射击教员,也是上过对越反击战的,听说那时他是冷枪手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狙击手,听说死在他枪下的小鬼子是两位数。他平时不爱说话,可是精通各种枪械。整天阴着一张脸,眯着一只眼睛,看着我们。有一次,我鼓起勇气问他为什么老是眯着一只眼看我们,他说:“我是在考虑这个角度,这个风向怎么一枪把你干掉!”晕,原来这老小子整天都在想这档事,吓得我闪得无影无踪。

那时刑警队经常到我们靶场练枪,因为教员的一个战友在刑警队当队长,所以一来就拉上教员给他们那些警察做示范,有时也让几个兵给报靶装子弹什么的。那一天,刑警队又来打枪了,他们自带了54来,刚好安排我们几个去给他们帮忙。

那时他们刑警队刚来了一个副中队长,那人枪法好得很,开始打的时候还是在用靶纸,后来那鸟人在50米外摆起了酒瓶,一枪一个干净利索。打完了还不忘说“向部队的同志们学习”这分明就是向我们叫板。

教员二话不说,将两把54压满了子弹,让我们把瓶子摆上。之后他两手拿起这两把枪,瞄也不瞄,左右开弓,大约在30秒内打烂了50米远的16个酒瓶子,现场只有教员的战友在那里笑,其他的全部目瞪口呆,一会那个副中队长才说“还是部队上的同志厉害”。

第三位就比较过瘾了,他是我们的班长。由于我们当年是在边防武警部队,每一个中队都有自己的辖区要派边防哨,有些哨位是在繁华的地方,这个不用怎么监督。有些是在偏远的地方,所谓“山高皇帝远”不免就会有放松的现象。

参谋长的一大嗜好就是到这些偏见远的哨位去查哨,特别是在晚上。其实说查哨,还不贴切,应该说是摸哨。一般都是他带一两个参谋,有时也带特务连的战士,到哨位上去摸哨兵。如果有能及时发现,那就没事,往往还会受到表扬嘉奖,可是你如果是睡了轻则把你的枪偷去,重则暴捶你一顿。经常有小道消息传来那个中队的哨兵因为睡觉枪给“偷”了或是睡着迷迷糊糊给别人暴捶等传闻。可是这一次参谋长竟给别人打了。打他的人就是我们班长,估计我们支队打参谋长的兵也只有他一个,所以将他列入牛人。

有一次,凌晨3点多,参谋长带了一个参谋来到了我们支队最偏远的一个独立排查哨,那晚也是月黑风高,天气又冷。一个班长带着一个新兵在一个哨位,由于接到通报,最近经常有人从该防区偷渡,要加强巡查。班长还有几个月就退伍了,听到了这通报后很兴奋,当了几年的兵,还没立过一次三等功,一定要好好地把握着这机会抓几个,好在退伍前整个三等功,回家好安排工作。

所以在哨位上带着新兵坚守着岗位,差不多是做到了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了。果然,发现了附近草丛里好像有俩人影,老兵就是经验足,班长让新兵不要出声,因为你一喊口令人都跑了,难抓。看这俩人藏之处应该是比较熟悉防区的人,有可能就是蛇头(专门带人偷渡的人)或者是其他走私份子。班长自己分析后仿佛这俩人就是三等功,眼睛发亮了,他指挥新兵分两路悄悄包抄过去。来到这俩人藏身的地方,这俩人突然站了起来,“不好,要跑!”班长一个饿虎扑食把其中一个人扑倒了在地,新兵也不含糊,一枪托也把另外一个给扫倒了。“还敢跑?”班长压住他,发觉这个人还不老实,猛捶了几下。这时另处一名“蛇头”说说话了:“别打,他是参谋长!”班长和新兵打开手电筒一照,果然参谋长趴在地上,说话的是边境科的一名参谋。吓得班长和新兵马上在原地立正,班长仿佛看到一个处分狠狠地咂在他头上。

参谋扶起了参谋长,便大骂起这两个兵“怎么连口令都不问就打人?你是不是找死?”参谋长揉了揉身上被找的地方,摆了摆手说“不错,有警惕性,不能骂他们,一会给他们中队打电话表扬他们!”----------

看到这里大家也应该知道那名班长就是我的班长,新兵就是我了。

最后一名登场是炊事班长,炊事班长山东人,本来说山东人都是以“山东大汉”来形容的,可是这老兄如果论身材根本入不了“大汉”的行列,因为他才一米六左右。可是如果论体格肯定是“大汉”了。因为他四肢极度发达,可以从我们给他的外号看出来,我们叫他“床头柜”。(当然这个外号也只有我们这些同年兵才能叫,新兵是不敢的。)就是因为他身体的肌肉发达到和身高不成比例,远一看好像整个人是四合方的,所以才号称“床头柜”。

那一年,支队考核5公里,考核是计整个中队成绩的,也就是算中队最后一名人员到达终点的成绩。我们倒是无所谓最担心的就是后勤和连部那班人,因为平时训练少,体能肯定是跟不上的。

但是“丑妇终究要见家公”,考核这一天终于来了。全中队的兄弟们也抖擞精神往目的地去了。开始还好一点,慢慢地就有人掉队了,没办法,体能跟不上。这是计总成绩的,肯定要发挥团队精神。我们几个班长便帮其他跑得慢的人背枪,还要拉着一些跑不到的人往前跑。

这时从我身边闪过了一只“乌龟”。炊事班长背着一个大锅,跑在了我的前头。我一看不对啊,他怎么和“变型金刚”一样?除了背着他那个“宝贝”大锅外,大锅上面还架着一个担架(那种便携式的),那应该是卫生员的装备,两边胳膊还各晃着三支81扛。就这样,他象耍杂技一样冲向目标。

让兄弟们不佩服都不行,所以他也是牛人之一!



本文内容于 2007-6-5 17:10:50 被小郑剃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