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遥望,大盘之上,有多少股票在自由地滑翔.


昨天已忘,风干了暴涨,我要和你重逢在套牢的路上.资金已被 牵引,股落股涨,解套的日子,远在天堂.呕也,呕也,呕也.


谁在呼唤,行情多长,挣钱的渴望象白云在飘荡 .


东边割肉,西边喂狼,一摞摞的股票,就跌到了天亮.


在股海沧桑中,牛股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