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八章 第四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9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许三多像往常一样点点头,他说班长:“我记着呢。” 老马回头看看老魏:“说老魏呀,我就不说你什么了。咱们俩差不多,除了心善人直,没别的好处,该好好过日子的人就得好好过日子。军队对有的人会是一辈子,对有的人只是几年,咱们都是后边那个。薛林呀,我觉得你做生意是块好料,你太会跟人交际了,老乡连汉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许三多像往常一样点点头,他说班长:“我记着呢。”

老马回头看看老魏:“说老魏呀,我就不说你什么了。咱们俩差不多,除了心善人直,没别的好处,该好好过日子的人就得好好过日子。军队对有的人会是一辈子,对有的人只是几年,咱们都是后边那个。薛林呀,我觉得你做生意是块好料,你太会跟人交际了,老乡连汉话都听不懂,你竟能跟人扯一晚上。薛林笑笑地挠着头,他说我那是闲的。老马说别小看这个,军队里练出来这些东西往往能用一辈子。还有谁?就剩你了,李梦。”

李梦眨巴着眼听着,列车却驶进了站,时间还有一些,可老马想了想,没有说话然后拿起背包就走,头也不回。

“喂,说了他们你不说我,是什么意思?”李梦忽然追了上去。

大家突然觉得不能就这样分离了吧,就又追上去,抢过老马的东西,争先恐后地往行李架上放,然后跑到车窗下,继续与老马话别。

列车一声震响,开始走了。

老马朝车窗外的战友们挥挥手,声音哽咽着:“那我走啦。”

只有李梦还眼巴巴地盯着老马说:“你欠我句话呢,班长。”

老马:“我还是不说好。你们谁再走时可得写信告我。”

李梦急了,他说:“班长,你要再不说,我咒你生了孩子没屁眼。”

老马却满不在乎,他说:“我都还没对上象呢,怕你那个?你就那么想听啊?”

李梦说:“废话,同班两年,我怎么不想知道你对我是个啥说法呀?”

列车慢慢地快起来了。

老马终于说了:“我就跟你说了吧,你就别写了,你那小说我偷着看了,我不知道啥叫破,不过我觉得那可叫个真破。别看你高中毕业又是大城市人,我看你没搞明白当兵的咋活,知道你编的那叫什么玩意吗?我跟牧羊姑娘搞对象?这草原上的羊都是野生放养,它不会吃草了还找个人看着?我跟羊姑娘搞对象算是差不多吧?你以为抓只猴子包片布就成了个人呢?”

李梦愣了一下,说:“我那叫升华,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

老马说:“驴的升华。我就知道中国兵没女人那回事,你非得扯个女人进去也就算了,干吗非得把我扯进去?”

李梦一下急了,他说:“你这就是对号入座啦,我写的老马就是你老马啊?再说了人生的内容不还就是男女这回事吗?我得考虑读者啊!”

老马说:“你这就是灯泡底下晃花眼啦!谁说人生就男女间这点事啊?你出娘胎就一天二十四小时惦女人呢?你是你妈拉扯大的吧?你妈听你这话要气死了。你这辈子跟女的说话那女的就必须跟你搞对象啦?那你不就是个公害啦?叫你不要看烂电视剧,看现在不是把个人都看完了吗?”

李梦跟车走了一段,最后停了下来,他说:“你这个孬班长!”

老马毫不服软,把头探到窗外,也对李梦说:“你这个孬兵!”

老马骂完似乎还不尽兴,冲着另几个也大声地吼道:“你们几个,都是孬兵!”

大家的嘴里一时孬成了一团。

大家追到站台的尽头,停下了。

李梦对着远去的火车,声嘶力竭地喊着:“我就写就写就写!我气也气死了你!”说完,转身忽然伏在许三多的身上,哭泣了起来。

四个兵凄凄落落往车站外走,除了许三多,那三个的眼睛都肿得不行。他们一直慢慢走着,一直走到通向草原的路口。李梦没精打采地看着许三多,说:“许三多,咱们这就该分手了。老魏也看着那条路说:“我们还得好远好远呢,四个小时呢,到时天该黑了。”

然后,他们三个走了。

许三多看着远处的路,看着那三个东倒西歪的孬兵,慢慢走远。

这时的我,第一次知道感觉到什么是分别了。我很茫然,我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可不知道失去的是什么。送走了老马,似乎也同时送走很多别的东西,我朦朦胧胧地知道,我跟李梦他们以后不会有太大关系了。


许三多再次回到团部门口的时候,还要敬礼,出示证件。哨兵明显知道他是这里的兵,并无意去看那证件,挥挥手让他进门。此时的待遇和以前在五班时明显是不一样了。许三多送走老马的时候没觉得多伤心。老马说他想得少,对,少得有点自私,替自己幸运时就不会替别人伤心。

车辆临时停放场地离门口不远,史今和伍六一几个拉出了水龙,正在冲洗一辆战车。许三多在旁边看着,他重点看史今。

史今回头看见他,挤了挤眼睛。许三多笑。

史今说:“许三多,干点你能干的!快过来,车子该洗澡了!你把一会儿!”

许三多从伍六一手上接过水龙,伍六一并不打算把水龙好好给他,而是扔了过来:“这回可把稳了。”

许三多没说话,死劲地把住,冲洗。


车场上的水淌成了河,史今几个正把篷布盖上焕然一新的车体。史今和伍六一去澡堂子洗澡,却没有让许三多跟着,因为他不想让许三多看到自己受伤的手。


傍晚,史今和伍六一洗完澡回来,许三多正趴在桌上写东西。见到史今许三多说:“班长,今儿送老马我眼圈都没红,他们都抱着哭。”

史今一愣很奇怪。

许三多接着说:“我要好好当兵。”他语气坚定,仿佛那是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事情。

史今不由得摇摇头:“你真是没有长大。对了,你那信明天再寄吧。马上开班务会。”

今天的班务会要选先进个人。

在乱糟糟的发言后,史今敲槌定音:“咱们班这月的先进个人选许三多,大家有什么意见?”

好像大家想都没有想到过,一个个神情错愕异常。

史今说:“我知道,他多半不能算咱们这班里最突出的,可他是咱们中间进步最快的。”

话音刚落伍六一就带头鼓起掌来。集体生活的人,掌声是很容易认同的,于是都马马虎虎地鼓起掌来

许三多有点不知所措,忙站起来给大家敬礼。

“用不着这样。”伍六一掌握着奖励的尺度,“这不过是说,十二个人中间有十一个同意给你鼓励,这都是同班战友好说话,希望你在别人那也让我们说得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