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相声:白发方丈相亲记

冷箭突击队 收藏 35 661
导读: 白发方丈(忧伤地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幻影蝶:“方丈,什么事这么伤心啊??” 白发方丈:“哎,倒霉啊!” 幻影蝶:“怎么了?” 白发方丈:“前天晚上,我和我真没文化道长正在红莲寺下棋呢,司命找我来了。” 幻影蝶:“他找你干什么?” 白发方丈:“他给我捎来一封信,我一看信封这个美啊!” 幻影蝶:“谁呀?” 白发方丈:“你妹妹蝶幻影。” 幻影蝶:“她给你写信干什么?” 白发方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白发方丈(忧伤地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幻影蝶:“方丈,什么事这么伤心啊??”

白发方丈:“哎,倒霉啊!”

幻影蝶:“怎么了?”

白发方丈:“前天晚上,我和我真没文化道长正在红莲寺下棋呢,司命找我来了。”

幻影蝶:“他找你干什么?”

白发方丈:“他给我捎来一封信,我一看信封这个美啊!”

幻影蝶:“谁呀?”

白发方丈:“你妹妹蝶幻影。”

幻影蝶:“她给你写信干什么?”

白发方丈:“我打开一看,原来是蝶幻影妹妹看了我那篇文章《爱之絮语》精华贴,对我产生了好感,要与我在次日早晨约会。”

幻影蝶:“方丈走运了。”

白发方丈:“我喜气洋洋地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真没化道长,把那小子馋得还跟我商量呢。”

幻影蝶:“他说什么?”

白发方丈:“方丈,你现在大名鼎鼎的,哪能轻易出马,要不,明我先替你去探探。”

幻影蝶:“这道长也够色的。”

白发方丈:“我当然不能同意了,这多好的机会!”

幻影蝶:“那就珍惜吧!”

白发方丈:“次日早晨,我准时来了蝶幻影家门口。到那,我愣住了。”

幻影蝶:“怎么了?”

白发方丈:“这门坎不好过啊。门口站着两个警卫。”

幻影蝶:“谁啊?”

白发方丈:“天目飞龙和青湖钓徒。”

幻影蝶:“方丈有麻烦了。”

白发方丈:“我正发愣呢,达光从里面出来了。”

幻影蝶:“哦,达光也在那呀!”

白发方丈:“达光把我领进院子,要让我闯三关,才能见到蝶幻影。”

幻影蝶:“哦,哪三关?”

白发方丈:“第一关由青松把守。”

幻影蝶:“他干什么呀?”

白发方丈:“他给我出了三道智力问答,我闯过去了。”

幻影蝶:“他出的什么题啊?”

白发方丈:“第一道题是铁血社区有几百位会员,这几百位会员都叫什么?”

幻影蝶:“这可够难的!”

白发方丈:“哼,雕虫小技,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就答上来了。”

幻影蝶:“你答的什么?”

白发方丈:“这几百位会员都叫铁血会员。”

幻影蝶:“这倒是没错,第二道题呢?”

白发方丈:“冷箭突击队的几段相声提到了白发方丈,这有三段,我太熟了。”

幻影蝶:“你咋这么熟呢?”

白发方丈:“你是不知道,冷箭突击队太坏了,写了三段关于我的相声。那段《方丈的忏悔》把我写的两次被公安机拘捕,到现在我那本《牛子》初稿还没完成呢。”

幻影蝶:“看来方丈日理万机啊!”

白发方丈:“那段《猪八戒游铁血》就提了我一句,还是让高小姐一菜勺给打出来的。那段《斩首行动(白发方丈篇)》让我真没文化道长开飞机把我扔进养猪场里了,差点进了猪圈,还说就当给猪八戒拜个晚年,你说他老让我跟猪八戒套什么近乎?”

幻影蝶:“这小子是够坏的。那第三个问题呢?”

白发方丈:“青松这小子真不简单,这问题都出绝了。”

幻影蝶:“他问的什么呀?”

白发方丈:“他问我为什么是男的?”

幻影蝶:“青松也够坏的。”

白发方丈:“我也不知道啊。我心里想着,嘴上就说出来了。”

幻影蝶:“你说的什么?”

白发方丈:“你为什么是男的,我就是为什么是男的。”

幻影蝶:“方丈真机灵。”

白发方丈:“青松不能说我答错了,因为我是男的,他说自己是女的,他丢不起那人啊。”

幻影蝶:“闯下一关吧。”

白发方丈:“我正要闯下一关,青松给我签发了一个通关证书,说没有证书不能进下一关,下一关就不用了。”

幻影蝶:“拿着吧。”

白发方丈:“我接过来一看这个激动啊。”

幻影蝶:“写的什么啊?”

白发方丈:“休闲区幼儿园大班毕业证。”

幻影蝶:“小孩儿啊。”

白发方丈:“为了见蝶幻影,委屈一下吧!我一咬牙闯入第二关。”

幻影蝶:“第二关是什么啊?”

白发方丈:“对词,把关的是楚云飞,他说上句,我说下句,要求一字不差。”

幻影蝶:“都对了哪些词?”

白发方丈:“有柳咏的《雨霖铃》,苏轼的《念奴桥.赤壁怀古》,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姜夔的《扬州慢》,我是对答如流啊。”

幻影蝶:“今宵酒醒何入,杨柳岸、晓风残月。”

白发方丈:“此去经年,应是良晨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幻影蝶:“淮左名都,竹西佳入,解鞍小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白发方丈:“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幻影蝶:“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白发方丈:“我欲走私抢盗,又恐无机逃跑。镣铐似冰寒。”

幻影蝶:“方丈,这是谁写的词啊?”

白发方丈:“这是冷箭突击队写的,说顺嘴了。”

幻影蝶:“那第二关你过去了吗。”

白发方丈:“当然混过去了。”

幻影蝶:“第三关谁守着呢?”

白发方丈:“冷箭突击队。”

幻影蝶:“他干什么啊?”

白发方丈:“他写了一首英文版的如梦令,让我用天津快板连唱三遍,你说他损不损。”

幻影蝶:“那就撤吧。”

白发方丈:“我是那种随便逃跑的人吗?尤其是为了妹妹,就要有一种大无畏的精神。”

幻影蝶:“勇气可嘉。我支持你,唱吧,借你一副快板。”幻影蝶从裤兜里掏出一副快板递给方丈。

白发方丈接过快板:“妹妹们,为了让你们高兴,我豁出去现眼了。

Today is Monday,Mary's birthday.Tom calls her:"Go to look monkey?""Ok!Ok!"She's very happy!

……”

幻影蝶:“方丈唱得真不错,通关了吧。”

白发方丈:“我闯过了所有关卡,来到大厅外,隔着帘子看见里面端坐一妹妹背冲着我。非常温柔的唤我进去。

幻影蝶:“蝶幻影叫你了。”

白发方丈:“我一进去,她一转身,当时我就抽了。”

幻影蝶:“为什么?”

白发方丈:“哪是蝶幻影啊,原来是冷箭突击队的手下大帝释玄男扮女装。”

幻影蝶:“呵呵,方丈上当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