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八章 第一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1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今天是自由活动,三班宿舍几个兵在屋里打牌。许三多呆呆地看着。在三班,他已经成了影子而已了。 白铁军正在擦墙,忽然对许三多喊道:“许三多,你看我在干什么?” 许三多没长那么多心眼,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擦墙。” 白铁军问:“为什么擦墙?” 许三多说:“为了内务。” 白铁军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今天是自由活动,三班宿舍几个兵在屋里打牌。许三多呆呆地看着。在三班,他已经成了影子而已了。

白铁军正在擦墙,忽然对许三多喊道:“许三多,你看我在干什么?”

许三多没长那么多心眼,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擦墙。”

白铁军问:“为什么擦墙?”

许三多说:“为了内务。”

白铁军说:“不对,别人擦墙是为了让墙干净,我擦墙是为了让它脏,好把这块白的擦得和别处一个色,好让人看不出这块挂过旗来。你知道咱们旗为什么丢的,是吧?”

许三多当然知道这不是好话,他看看屋里,转身出去了。看着许三多的背影,甘小宁说:“我保准他立马就烦班长去了。”

白铁军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忽然间想做一件舍己为人的事情。虽然作为三班的原后进,有一个人垫底是很好的,但现在,我愿意放弃这个垫底的。”

他认为自己说了个笑话,打了个哈哈,却发现那几个很认真地看着他。

车库里史今和伍六一正在保养车辆,史今情绪不高,伍六一情绪也高不到哪里去,以致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作业中只有钢铁的撞击声,而无交谈。

伍六一忽然就手把钢钎扔了,那是毫无先兆的,史今全仗了经验和反应才没让下一锤落在他的肩上:“搞什么?玩命吗?”

伍六一看着史今:“求求你好吗?我求求你。”

史今怔忡了一会儿,索性把锤子扔了,靠在车体上抹把脸,又叹了口气。

伍六一继续说:“不为三班,不为七连,甚至不为成绩。哪怕他是全军第一的牛人咱也不要,就为你跟我们一块儿待了这么几年!寝食同步,有难同当,当兵的最受不了一个事,人来了,人又得走……你越来越快了,你别让自己走。”

“所以……你们就要他走。”史今扭过脸去。

“我们跟他没有情分!——我们跟他还没有情分!”

“我跟他……已经有了情分。”史今温和而坚决,像是不可阻拦的潮水。

伍六一愣住了:“我……我,靠!!”

史今笑得简直有些凄凉,同一天,两个军人跟他说了这个军人极少说的字,高城刚跟他说过这个字。

史今:“有件事。”

伍六一冷冷地说:“如果跟我说的事有关系,你就说。”

史今:“这个月先进班个人……选他好吗?”

伍六一的回答是照着战车狠踢了一脚,那并不咋痛,于是他拿脑袋对着车体又狠撞了一下。史今太了解这个人,并不拉,只是有些遗憾地看着。

许三多拎了个水桶往车场里走去,刚刚走进车场的大门就听到门口的两个哨兵在肆无忌惮地评论着自己。他知道自己现在很有名,他也知道这个有名并不是好事!

车库里史今正看着伍六一,后者正在车库里拳打脚踢,力道十足但没有章法,风声虎虎可全是虚击,所有的动作就一个目的:泄愤。

史今:“你咋不拿脑袋磕步战车了呢?刚才那下挺痛是不是?”

伍六一的回答是就手又给了步战车一下,好痛——痛的绝不是步战车。

史今笑了笑,坐到了车旁边,在口袋里掏出盒烟扔了过去。伍六一不接,任那盒烟落在脚下。伍六一:“别贿赂我!”

史今笑眯眯地看着他:“跟当年在新兵连带你一个样,就一个词,幼稚。”

伍六一:“你管得着?”

是管不着,史今看起来也不打算管,可伍六一把地上的烟捡了起来,悻悻地开着封,那当然是个气渐渐消了的表现。他背对了史今坐下,闷闷地吸。史今淡淡地看着这个莽人,或者不该叫莽人,只是个感情过于丰富的人。

“伍六一啊伍六一,你是钢七连的第几个兵?”

伍六一:“第四千九百个。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那傻子是四千九百五十六个,你往下就要问记住这个的意义是什么。我就会说是为了记住每一个,为了不抛弃每一个。你想得美。这是生存,就是打仗,全连人都在不要命地冲锋,他抱着你腿不放。这是害人,还是害死人,我为什么不能一枪崩了他呢?我真想。”

史今:“他没掉头就跑,也想跟我们一起冲上去。你凭什么崩了他?”

伍六一:“借你的鬼话,就凭我们跟他已经很有情分!”

这时车库外边一个怯怯的声音:“班长?”

伍六一怒道:“说他他就到——滚!”

外面传来了叮当二五的声音,史今和伍六一跳了起来,车体那边的许三多正摔在地上,和一堆刚卸下来的部件纠缠不清。

伍六一气极反笑了:“你看你看,说滚他真就用滚的,就这气节……”

史今他看着许三多磨磨唧唧把水桶抹布之类从那堆钢铁部件下找回来,然后归心似箭地粘到自己身边,说真的,他也头痛。

史今仔细看着许三多做梦一样的笑容,从那笑容之下,他能看出伤心来。许三多现在是在逃避,逃避一种他无力担当的现实。“怎么啦?许三多。”

许三多:“没什么。”

史今:“有人跟你说什么了吗?”

许三多:“没什么。”

史今:“他们说什么,你别信,把手上事做好……”

许三多:“我来帮班长擦车。”

史今愣了愣,他揉了揉许三多的后脑勺,没能揉去那虚幻的笑容。

史今:“欢迎。大家一起干。进度已经滞后了。”

许三多连忙点了点头。而伍六一轻轻哼了一声。

大家又拿起各自的工具,许三多仍然像在做梦,史今心事重重,伍六一已经决定让自己做一个哑巴。

灯已经亮了,而活干得难以形容的别扭,史今和伍六一用各种沉重的家伙卸下各种更沉重的零件,而许三多总挤在一堆,用他的水桶和抹布进行完全无目的的拭擦。你回身会挤着他撞着他倒也罢了,你总担心手上的钢铁家伙会落在他的肉头上才是要命的。对许三多来说就一个目的,离唯一拿他当人的人更近一点。而进度仍是滞后。

伍六一终于放下手上的大锤,他做哑巴已经做到了极限:“这没法干。啥感觉?你手上机枪打红了管,前后左右炮火横飞,你旁边人在干吗?扫地!哈哈,战场上的清洁模范!”

史今也苦笑着挠挠头:“是不行。许三多,步战车不是窗玻璃,可不是这样维护的。”

伍六一:“许三多,去跟班里人玩好吗?我还想去呢。一副履带现在还没卸下来,往常多会的事呀!他们正在打扑克牌呢。”

许三多:“打扑克牌没意义。”

伍六一:“啊哈,意义!你会害这两个字消化不良的!求你告诉我,什么是你的意义?”

许三多:“我爸说,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有意义。”

伍六一:“啥叫好好活,许爷?”

许三多:“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情,做很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伍六一目瞪口呆一会儿,气得只好对着车库门外嚷嚷:“真理啊!同志们,我今儿不小心撞上真理啦!”

史今把他拽回来:“你歇歇、歇歇!……许三多,进度得加快,你跟我们学习保养。”

许三多兴奋地提着他的水桶抹布。

史今:“那个放下……要用那个就不用学了。这是技术活,也是重活,就说这副履带,小一吨,得一节节砸出来清洗。装甲兵人人必学,你旁边看着学。”

许三多于是就瞪大了眼睛看,主要是脉脉地看着史今。没了许三多的干扰真是轻快许多,两个人进程明显加快。许三多忽然在旁边干笑,笑得两人干不下去,只好瞪着那个傻笑的人。许三多于是不笑了。

伍六一纳闷地问:“啥意思?我们很好笑?”

许三多继续傻笑:“不好笑。这活有意义。”

伍六一已经快被折磨疯了:“啊哈!有意义,但是,你干不来。”

许三多:“我能干,我来干。”

史今:“好,许三多你来替我,你来掌钎。试巴着来。”

许三多:“掌钎没意义,抡锤才有意义。”

史今:“行,你抡锤,我来掌钎。”

伍六一的笑声如被一刀切了,他常干这种活,知道这意味什么。

史今已经把大锤塞到了许三多手里,自己抓紧了钢钎:“许三多来吧!试试看这活班里能干的人不多,你能干好了这个,有些人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