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七章 第五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8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被拿走的那旗,在三班实在是挂得太久了一些了,连墙上都有清晰的印痕。 “你们这帮懒家伙,还有军人的样子吗?把墙皮擦一擦,看着像什么样子!”伍六一朝着班里的战士们发着疯。 高城和指导员是全连唯一有权利住单间的人,十几平方米的一间房,因为连带家具都只放了简单的几件制式,反而显得空空荡荡。高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被拿走的那旗,在三班实在是挂得太久了一些了,连墙上都有清晰的印痕。

“你们这帮懒家伙,还有军人的样子吗?把墙皮擦一擦,看着像什么样子!”伍六一朝着班里的战士们发着疯。

高城和指导员是全连唯一有权利住单间的人,十几平方米的一间房,因为连带家具都只放了简单的几件制式,反而显得空空荡荡。高城和史今如拔军姿,两个人私下时还站得如许挺拔,只能说一种自我惩罚。高城冷冷地看着,他也并不打算叫史今放松一点。

“我不会坚持要他走,他还是钢七连的人,但是炊事班……或者生产基地,基地一直要人,我说七连没人,但是……有时也该应付一下……”就这份吞吞吐吐来说,高城简直已经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了。


史今:“不行。连长。”

高城他又要暴跳起来:“谁去都可以!他去就不行?”

史今:“谁去都可以。他去,尤其这个时候去,我们就是彻底否定他作为战斗人员的价值。”

高城在屋里足转了一圈,转回来时已经有些狐疑,史今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他没看到的东西:“哈!战斗人员!他有你说的那个价值吗?我看兵的眼神不如你。说真的,他有你说的那个价值吗?”

高城的这份好奇实在比他的愤怒更让史今为难。

史今:“我……暂时还没有看出来。”

“我靠!”如此有失身份地大喊一句后,他高城的恼怒也超过了临界点,“我已经让步了!我容许他在七连待着!只要他的成绩不记入本连——尤其是你们班的作训成绩!我不想被这么一个……这么一个心理上的侏儒废掉我最好的班长!”

史今吞吐到了结巴的程度,因为他维护的那个人实在没给他任何希望:“我……我想我们都是心理上的侏儒……我是说,曾经是。所以、所以应该给他个机会,让他能……至少能……长高一点。”

高城已经冷静下来,更确切地说,冷淡下来,没人愿意总重复一个话题:“你还要维护他吗?”

史今:“连长,就像您维护我们一样啊。”

高城不为所动,他对许三多实在已经深恶痛绝。

高城:“你坚持?”

“我……”史今长嘘了口气才把后两字说完,“坚持。”

高城:“那你走吧。”

史今犹豫了一下,规范地敬了一个礼后打算出去。高城不再看他,只是在史今将出门时嘘了口气:“以后我不会再跟你私下谈这件事情了。”

史今轻轻带上了门,看着营房外的空地发呆,在他的印象中,他的连长对他从来没有这样冷淡过。

成才在七班宿舍将那面先进红旗挂在墙上,刚看了看,发现许三多贴了墙根从外边过道经过。成才叫住了他。成才走出去,在他身边并没停顿,径直越过,那架势就像对墙上懒得掸去的灰尘。“你跟我来。”成才的声音很冷淡。许三多跟在他后边,只有三尺远,但像在两个世界。两人再没有原来的亲热。越好的部队里后进越没有容身之地,于是许三多对成才也只敢老实地跟在后边。

两人走到操场上,成才坐下拿出支烟点上,很有派地看看许三多,点点头。他像个领导,至少是带“长”的什么,尽管成才只在新兵连做过副班长。许三多于是坐下。

成才盯着许三多的眼睛:“我这两天一直在想你怎么办,我想出来了。”

许三多于是眼里放光,看着他,那几近感激,原来有人为他在想。

“你走。”成才很武断地说道。

许三多的脸色迅速黯淡下来:“我去哪?”

“你已经把印象搞成了这样了,那就很难再拧过来了。你在红三连不是干得挺像样吗?那块地盘是你的,你跟红三连领导说,你想回红三连,七连这边肯定放。听我的错不了,我是为你考虑的。”

“可我,我不想去。”

成才觉得奇怪了:“这是你想去不想去的问题吗?许三多,人这辈子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是不能勉强的,这叫定数。”

“你这是迷信。”许三多说,“我爸说的。”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我是为你想的,你以为你在钢七连还能有什么出息吗?我也替钢七连说一句,你就根本不该在这个连队,连里天天在说的荣誉感你知道是什么吧?你能为它做什么吗?你……”

他恼火回头瞧一眼,其实不瞧也知道许三多在干什么,许三多在抹眼泪。

成才压了压自己的声音:“行了,这里烦这个。我也烦这个。”

冰寒彻骨,寒得许三多不再抹泪,只好任由眼泪往下淌,他现在甚至没有擦掉眼泪的权利。

“别流了。还流?你靠这个在七连混吗?……你知道什么叫荣誉吗?什么叫钢七连?叫什么不好干吗叫钢?……你浑身上下哪根毛当得起这个字?说这话是为你好,这哪是你来的地方?……哭什么?我真不想跟你说什么了……我跟你说,你现在就去找红三连的人说……你还哭?我不想跟你说了,跟你是老乡有什么好的?全连都笑话我!——我走了!”连那种居高临下的耐性也失去了,成才扔了烟头走开了。

许三多看着地上那个烟头发呆,远处的兵在打篮球,欢声喧哗,他很孤独。

许三多捡起烟头放进垃圾箱里。

许三多想想,觉得成才说得也对,于是红三连的指导员何红涛在前边走,许三多就在后边跟着,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何红涛的心情很愉快,愉快到根本没有觉察后边的那位。许三多咽着唾沫,瞪着眼看着那个后脑勺,下着决心。转个弯何红涛倒不见了,许三多看着空空的路发呆。何红涛从他身后的小卖部里出来,手里拿着个奶瓶子。

何红涛看到许三多一愣,忙说:“可巧了,我正要去找你呢。我跟你说件大喜事啊,我他妈有儿子啦!不……”何红涛忽然发现自己说错了,忙改口说,“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事,我是跟你说,你那老班长老马,就要走了,后天下午的火车,跟我说了好几次了,临走前得看见你,你得去送送人家。”

可许三多想对何红涛说自己的心事,连连说了几个我,就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怕请不下来假是吧?知道你们七连忙,请不下假我去帮你请。”

许三多还是我我我的,怎么也说不出口。

何红涛:“我一直纳闷你干吗要去七连,现在我觉得你是挑对了。许三多,你是个会想事的人,当兵是得去七连这样的地方啊。你看你现在,结实啦我该说坚实啦,硝烟熏出来的坚实。你们连是耗弹大户嘛。什么事?”

许三多:“没……事。”

何红涛自顾自地说着完全不顾及许三多的表情:“这话你可能不爱听吧,你刚来时那眼神吧,空空洞洞的,现在就有东西啦,在想事。有心事吧?是好事,你自个担当事了嘛。担当啥事?说我听听,不定还能帮你担当点。”

许三多:“我……没……指导员再见。”然后愣头青一般掉个方向就走了。

何红涛愣在那,过了会儿总算想起句话茬:“那你到底去不去送你班长哪?许三多,年年兵来兵往,人能惦记住人不容易!”

许三多茫然而愣冲冲地走,他在逃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