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巴格达 第二部风生水起 第二十六章死亡的约会(三)

tdxs6916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尼特所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在处理流沙的情况,需要特别的谨慎。一旦有人落入流沙,其余人应以长条坚固的物体横于流沙池两端,再行救援工作,切不可以绳索或树枝由岸边施以援救,因为那己证实是不实用的方法。如果用绳索或树枝由岸边施以援救,流沙巨大的吸著力很可能将会让援救者与救援者同归于尽。

所以,对于他们现在来说,最重要的是找到这个沙池的边缘,再施以营救。

在尼特的指挥下,阿文和因塞尼慢慢地找到了这个沙池的边缘。这个沙池虽然不大,但足以要了汤姆的命。尼特命令因塞尼和阿文站在沙池另一端,将绳子抛给尼特。躺在沙池中央的汤姆将绳子缠绕在身上,三个人拽紧绳子,这时,绳子崩成一条直线,在三个人的共同作用下,汤姆被生生从流沙里拖了上来。

本来,经过长途行军的海豹队员们已经筋疲力尽,此时,让他们拖起陷在流沙里的汤姆更是难上加难。大家咬着牙,将绳子崩在身上,一点一点地将汤姆拉出沙池。

大难不死的汤姆抱着自己的队友和长官大哭一场。本来,他是看到了前面的沙地上的一丛罗布麻。他知道罗布麻有清凉解暑、去毒消炎的作用,大喜过望的他脚下一滑,不想滑入了流沙之中。

尼特躺在地上喘了口气:“好了,现在我们应该去救努万了。”

大家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像这种经历生死与共,在海豹队员们中间已经不知经历多次,但那都是在军事演习中。像这样的境遇还真是第一次。

汤姆小心翼翼地爬过去摘下那几棵罗布麻。在无边的沙漠里,一棵罗布麻的价值要远远胜过一块黄金。尼特接过它,像捧着一颗脆弱的生命一样来到努万跟前。他将罗布麻细长的茎叶揉作一团,放在军用水壶上,然后抽出M9军刺,将它捣烂。挤出一些汁液涂在努万的伤口上,然后,将捣烂的根茎敷在努万的伤口上。

尼特也让耳朵受伤的汤姆敷了一些,这几株罗布麻就是他们的救命草。

这时,太阳越来越烈,努万也啊地一声醒来。

他看了看四周,长官和队友围在他身边,努万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你不要动,努万,”尼特说,“是汤姆救了你的命,为了救你,他差点儿命赴黄泉。”

努万看了看汤姆,汤姆伸出一只手,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此时,伟大的友谊之情在浩翰无边的希贾拉沙漠里升起。

“你好好休息一下,努万,我们都知道你为此付出了什么,”尼特慢慢地说,“如果没有你,大家都没有今天。”

努万的眼睛里含着泪水,这个一向以强悍著称的海豹突击队队员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战友们为了挽救他生命亿付出的努力,但他的心灵却深深为此激动而震颤。

“我们休息一下吧,我们不能顶着烈日行军,在沙漠里这是非常愚蠢的举动。现在我们需要休息,在原地挖个沙坑,大家一定要节约水,不到万不得以,大家不要饮水。我们的水源是有限的。”尼特说。

大家默默地按尼特所说的做了。

他们现在必须要保存体力。

尼特守在努万面前,这名忠诚战士此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慓悍的努万,在海豹突击队里一向是桀骜不驯的代表,但是现在,他以他的沉默与坚忍默默地作着海豹的标杆。尼特轻轻地抚着他的脸庞,就像在抚摸自己的孩子。

“吸根烟吧,”尼特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这是他熟悉的骆驼牌,美国烟草公司出品。尼特将烟塞进努万嘴里,拍了拍他轻声说:“不要动,孩子,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相信你。”

躺在沙堆里的努万用力吸了一口尼特递来的烟,他望着万里长空,眼睛里流下了泪水。

“是我拖累了大家。”

“不,孩子,如果没有你,我们根本就不可能顺利地跨越底格里斯河大桥,海豹是一个整体,我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掉队,”尼特轻声说:“你先睡一会儿吧,保存体力,当太阳落下去,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

“可我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长官,”努万挣扎着要坐起来,尼特制止了他:“孩子,你不要动。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说。”

“这些天我一直没闲着,我在想阿历克斯。他绝对不是一个背叛我们国家的人,长官。”

“是啊,我也不相信。”

“可是,你为什么给我们下那道命令呢?”

“哪个命令?”

“让我们见机行事。”

“努万,你要知道,我们现在的身份并不仅仅只是一名海豹队员,我们要为我们国家负责,要为我们的命令负责。”

“我更喜欢你管我叫孩子,而不是努万,长官。”

尼特望着远方,淡淡地说:“阿历克斯绝对另有隐情,可是我必须这么做。”

“你是让欧文去杀他了吗?”努万问。

“不,没有,我更希望他擅自离队是为了一个更长远的目的,可谁知道事情是怎样呢?很多事情不是由我们来作主的,这一点你要知道,努万。”

“我清楚,长官,”努万说,“不管发生了什么,长官,也不管总部是不是相信阿历克斯,我是会相信他的,你也会相信他,对吗?”

尼特没有回答努万的问话,他却默默地点了点头。

炙热的阳光将沙漠里的温度迅速升到了六十度,尼特抓起一把沙子,有些烫手。他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在沙漠里,白天越热,往往在天黑之后气温会降得越低,这样空气会形成强大的对流,风暴由此产生。

直到现在,他也无法说出自己选择穿越沙漠这个决定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想到这里,尼特想起在刚刚进入伊拉克时许下的那个愿。“如果这是一个错误,请给我机会改正。”可是,现在他和他的队员除了离开这浩瀚无边的沙漠,并没有其他任何选择。

沙漠的炙烤足以摧残任何一名战士的心灵,尼特叹了口气,海豹部队是一支战无不胜的部队,他一定不能让海豹的英名毁在自己手里。他一定要带领这支队伍成功地闯出希贾拉沙漠,给敌人重重的一击。

为了减少体能浪费,尼特命令队员们将身体埋在沙坑里,像一个动物那样蛰伏起来。“大家一定要平心静气,尽量减少体内水份的散失!”尼特大声命令道,“等到天黑,等到天黑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再大的困难也有熬过去的时候。经过四五个小时的爆晒,海豹突击队队员们感觉自己像脱了一层皮一般。看着眼前的努万静静地睡去,尼特也闭上了眼睛。当他们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弱了下去,沙漠里的温度却丝毫没有下降。尼特知道,此时是沙漠里最难奈的时候。 一开始,是阳光将沙漠里的沙子晒热,而现在,阳光的温度降低了,沙子的温度却仍然很高,沙子反射的温度又将沙漠上方的空气烤热了。现在他们不能动身,只有当沙漠上方的空气一点点冷却下来,那才说明沙漠真的凉了下来。他们必须还得等。

一个聪明而优秀的战士,他总是选择最佳的时机出手,而不是一味地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尼特想起了堂吉诃德,他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身经百战的尼特在等待着最佳的机会。

太阳终于落了下去,沙面与空气之间的对流也一点点降了下来。尼特活动了一下身子,抖落覆盖在身上的黄沙。队员们也都像小老鼠一样从沙堆里探出头。

该行动了。

尼特发出集合的命令,五名海豹队员集中到一起吃饭。晚上行军所面临的问题也同样严肃,流沙、大风和降温。虽然降温不足为惧,但流沙和大风随时可能会让每一名擅入沙漠的人丢掉性命。

“吃过饭后,我们组成一支长队,队员与队员之间间隔十米。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沙漠徒步行军,在天亮之前,我们必须向目标接近一百二十公里。”尼特嚼了一口压缩饼干,说。

他们身上还带有一点剩下的鼠肉,它都留给了伤员努万。敷上罗布麻后,努万伤口的红肿明显减轻了,这说明罗布麻起了作用。

“如果遇到任何动植物,大家一定不要放过。我们的粮食和水有限,大家尽量不要动它。”出发之前,尼特向大家下达了最后一条指令。

努万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尼特望了望远方,一个个巨大的沙丘连绵起伏,金黄色的希贾拉沙漠浩翰无边。尼特知道,每一座沙丘都会是他们的敌人,都会是他们此行中的一座大山。身处逆境的海豹队员们缺乏的不是战胜困难的意志,只是不知道,在明天天亮之前,他们能不能完成一百二十公里的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