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三章 教导团(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李振西对照地图,与大家商量了突围的路线,分析的结果是西南方向日军力量薄弱,最后决定向西南方向突围,部队突围出去以后,不管打散不打散,都要向山西的盂县集中,然后进行休整待命,

突围分好几种方式,一种是“哗”的一下散开,各自逃命,能逃出去多少逃多少,然后再集中,过去的土匪队伍被包围以后多数用这种方法;还有一种方法是分头突围,把队伍分成好几支,分别向不同的方向突击,让包围的对方摸不清虚实,只要突出去一支,那一支力量就是火种,经过休养生息以后会很快壮大,还有一种办法,是大部队集中力量、集中火力突击,现在,教导团采用的就是这种方法。

李振西现场分配了任务,由一营打头阵,把鬼子的防线先撕开一个口子,二营、三营随后跟进,向两翼斜面攻击,掩护团部、重机枪连、迫击炮连向外冲,他们同时也想外冲。如果鬼子包围的纵深比较厚实,牺牲就大,如果鬼子仅仅是一层包围圈,那就很快能突出去。

团副张希文到一营具体指挥突围事宜,团副魏鸿纪具体协调两翼的两个营的掩护。

一营的冯大强连是突围的前锋。

他把连里的六挺轻机枪集中起来,每挺机枪选了两个正射手,安排两个两个正射手的原因是怕一个牺牲,另一个就能立即顶上去。两个弹药手一个也不能闲,轻机枪射击的时候要不断换弹夹,换下的弹夹就要有人压子弹,要打得有威力,弹夹就不能空,还要有一个人扛着子弹箱,不断给弹药手供子弹。那时候没有冲锋枪,轻机枪在突围的时候就是最有力的武器。重机枪威力虽然大,但是太笨重,大炮在突围的时候用处也不大。重武器在突围的时候都需要轻机枪的掩护。

和勇就被选进了十二名轻机枪行列。

突围的过程各营都准备得很充分,但是却意想不到的顺利。

可以说,教导团很幸运,或者也可以说,日军的战略方针让教导团幸运的绝处逢生。

李震西没有想到的是,日军从两翼突破以后,并没有停留下来专门对付教导团,只是用很少的一部分兵力对教导团进行牵制,大部队毫不停留,继续向前,追击后退的部队,向威州、井阱方向进犯。教导团这才能从容的做好突围的准备。

左翼牵制教导团的鬼子只有一个大队,这一个联队起的作用是监视教导团的动向,不让教导团截断他们大部队向南路线。他们也知道教导团没有这个能力,不过,让教导团侧击一下行军的队伍,那也是很麻烦的。他们没想到教导团会在大白天突围出去。

太阳也对日军不利,突围的队伍是背对太阳,防守的日军面对太阳,阳光就有些晃眼,射击的时候得眯着眼睛,影响精确度。

日军临时构筑的工事也很简单,也因为日军的麻痹大意,过于看不起中国军队,以为他们不打中国军,中国军不会主动进攻。

没想到教导团这时候突围。

和勇虽然只有十八岁,这时候抱着一挺轻机枪,显得威风凛凛。六挺轻机枪并排猛冲,火力交织着扫成一个大扇面,子弹像刮风一样打得日军抬不起头。迅速向两翼败退下去,

阵地很快被撕开了口子。

二营和三营早在待机,见一营把鬼子的阵地撕开了口子,也和一营一样,用机枪开路,向鬼子的两翼发起猛冲,中间的位置就空了。李振西的团部迅速从中间的空地带向前跑步急行。重机枪连进跟在后面,迫击炮连在跑的同时,有时候也停下来,迅速支好炮架,打几发炮弹,支援一下两翼的步兵。

突围很顺利,但是,这时候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一颗流弹把李振西的腿打伤了,团卫生队的队长赶快给李振西动手术取子弹。因为是流弹,子弹打得不深,但是也费了一番力气,镊子塞进肉里取子弹的味道不是好受的。那时候有没有麻药,就是有,这时候也来不及用。李振西也是战争里面滚出来的,见过的受伤和死亡太多了,具有钢铁般的意志,他在队长取子弹的过程中咬着牙,脸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滚落,脸也扭曲得厉害,但是没有喊出一声。

子弹取出来,包扎好伤口。李振西被用一架担架抬着走。部队到了一块开阔地集中,李振西让各营连清点人员和装备,人员和武器损失都极小。连守河防牺牲的人员在内,一共有二百多人,战斗力基本没有减退,然后,教导团沿着崎岖的山路,与鬼子同一个方向,要离开河北,向山西进发。

崎岖的山路凹凸不平,白天还可以,晚上行军就很艰难。一路上给养也成问题,他们带的干粮在守河防打仗的两天里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只能忍饥挨饿。

一路上,不断有难民拖儿携女,哭哭泣泣的向山西方向而去。战争本来就产生难民,日本鬼子的烧杀抢奸使乡民们害怕,难民队伍增加的很快。看着这些难民的凄惨,李振西的心里就不好受。他问一个头发斑白的中年人是哪里人,那人说他是唐县人,日本鬼子占领唐县以后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他媳妇被日本人强奸以后扔进了井里,父母亲被日本人练刺刀杀死了,一个小儿子和两个小女儿也都死在鬼子的刺刀下,一家人死得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一边说一边流眼泪。

李振西说:“都是我们军队无能,没能挡住日本鬼子,让你们受苦了。”

那中年人说:“中国这么多军队,怎么就打不过日本人,让日本人撵得乱跑,这样下去该怎么办?”

李振西觉得回答这个问题很难,但是还是安慰那个中年人说:“这是暂时的,我们军队一定会和鬼子拼,总有一天我们会把小日本打回老家,给被他们害死的兄弟姐妹报仇。”

那中年人摇摇头,慢慢就落在后面了。

李振西也是穷人出身,他老家是甘肃省定西县,从小出来在外面混得艰难,曾拜一个叫做虚云大和尚的高僧为师,当了和尚,后来考上黄埔军校,是第四期学员。

以后跟随杨虎城东杀西战,不但打仗英勇,官升得快,而且头脑清楚,敢做敢为,胆大包天。部队驻扎河南时,为筹措军饷,曾命部队化装成土匪,将当地一家银行洗劫一空。是个很受杨虎城器重的战将。

四五百里山路,部队一直走了三天,和勇又有意见了。他不大喜欢跑路,就直埋怨河北和山西的路不好走,嘴里嘟囔着说,“这狗日的路就不是人走的。”

他是班长,班里的士兵也没有人敢接他的茬,走在他前面的排长回过头来问他,“不是人走的是啥走的”

他回答说:“是牲口走的。”

排长说:“胡说,怎么是牲口走的,咱们走了,难道就成牲口了?”

和勇说:“牲口也比咱强,他们饿了能吃路旁边的草顶饥,我们饿了只有死饿,什么吃的也没有,再走几天就饿死了。”

排长知道他饿了,排长的肚子也饿得前心贴后心了,就说:“大家肚子饿我知道,到了目的地,让你们吃上一顿饱饭,一个个吃得肚子溜圆。”

到了山西省的盂县,全团人这才终于吃上了一顿饱饭,然后被安排到一个叫做岳家庄的地方休养生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