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色欲海之慈航普渡——《天道》 上篇(三) 上篇(三)23

鹤鸣悠悠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size][/URL] 一杯热奶喝尽,陶丽再次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果然,大厅里响起女播音员悦耳的声音: “从法兰克福飞来的CA928航班己经到达。” 接着又用英语重播。 陶丽快步下楼,走到国际航班的出口,挤进迎接旅客的人群中。等待了片刻,从里面陆陆续续走出下机的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9/





一杯热奶喝尽,陶丽再次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果然,大厅里响起女播音员悦耳的声音:

“从法兰克福飞来的CA928航班己经到达。”

接着又用英语重播。

陶丽快步下楼,走到国际航班的出口,挤进迎接旅客的人群中。等待了片刻,从里面陆陆续续走出下机的旅客,陶丽在人流中倏然发现了那熟悉亲切的身影——萧天雄高大胖壮的身躯永远是那么醒目,他依旧一身笔挺的西装,拖拉着行李箱,萧洒而有风度,两只眼睛搜寻着向外张望。

“天雄——!天雄——!”陶丽隔着围栏热切地呼唤。

萧天雄寻声看见了陶丽,脸上立刻现出欣喜的笑容,随即加快了脚步。

俩个人终于相拥在一起。

陶丽挽起萧天雄的手臂,娇小的身躯紧紧偎靠在萧天雄伟岸般的身上,柔声问:“一切顺利么?”

“非常顺利!”萧天雄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简单叙述了欧洲之行的成果。然后踌躇满志道:“我们可以放手大干一番了!”

“别太乐观,吴明不会善罢甘休的。”陶丽忧切地提醒。

“这一次由不得他了。”萧天雄充满信心地说,“老百姓有一句话,叫做大年晚上杀兎子,懂么?”

陶丽摇摇头。

“那是说:有它过年,没它也过年!”萧天雄言罢,随即发出爽朗的笑声,笑声中有一种豪情,抒发着轻蔑对手的自信!

两个人走进停车场,把行李放进后备箱,然后双双坐进车内。萧天雄急急地点燃一支烟,大口吞云吐雾。陶丽一边发动车子一边笑道:

“10多个小时的飞行禁止吸烟,憋坏了吧?”

萧天雄吐出一口浓烟,含义颇深地望着陶丽:“10多天了,当然憋坏了。”

“怎么,整个欧洲都禁烟了?”陶丽惊讶地问。

萧天雄热切地说:“不是禁烟,是禁女人呵!”

“你坏!”陶丽羞红了脸,一踩油门,车子驶出停车场。

萧天雄伸手摸挲着陶丽的秀发,情意绵绵地问:“女人,想男人了么?”

陶丽羞涩地瞥了萧天雄一眼,然后轻轻地点点头。

萧天雄兴奋地一拍大腿:“快开,直接回家!”

红色跑车在机场的环形公路上连续拐转,然后驶上了通往市区高速路。今天的天气非常好,阳光格外灿烂,蓝天和白云象水洗过一般清彻净透;公路两边树影婆娑,鲜花开放,令人心旷神怡。这几年,北京经过大力度的治理,大气环境有了明显的改善,再加上为迎接2008年奥运会所进行的路政建设,面貌已是焕然一新,很有国际大都市的气派。

萧天雄和陶丽小别重逢,双双春心荡漾,相互含情脉脉,一路兴奋地说笑。忽然,陶丽转过话题,表情有些沉重:

“天雄,我一高兴差点忘了告诉你,老丁厂长病了,住进了医院。”

萧天雄诧异地问:“什么病?”

“心肌梗塞,医生说,需要做支架。”陶丽回答。

“动过手术了么?”萧天雄急切地追问。

陶丽叹了口气:“还没有。手术费需要5万元,丁大伟拿不出,要卖房子,老丁厂长死活不肯,正僵着呢。”

卖房子?老丁厂长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只分得了一套不足100㎡的三居室,还是祖孙三代居住。丁大伟下岗后生计维艰,两口子只得摆个煎饼摊勉强度日。萧天雄时常给予接济,此次去欧洲之前还嘱咐陶丽抽时间去看看。象老丁厂长这一代企业领导者真是献了青春献终身,没赶上一天好日子。年轻时大跃进,为了国家豁出命去干;“文革”动乱遭劫难,挨批挨斗靠边站;一辈子收入微薄,一辈子兢兢业业,一辈子没享受过特殊待遇,一辈子任劳任怨。好不容易熬到了改革开放的好年景,却又是年事已高该退休了。一个月只有1千多元的退休金,比现在普通工人的收入还要少许多,勉强度日尚可,实在无力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相形之下,现在的企业领导者可是一代新生的贵族,坐奔驰、住别墅、喝茅台、吃鲍鱼……还有象吴明那样明挣暗捞的,一个个脑满肠肥。这仅仅是因为时代不同了么?

丁大伟一旦把房子卖了,既使治好了老丁厂长的病,祖孙三代又何处安身?

萧天雄的心情沉重起来,刚才的兴奋情绪一扫而光。他思忖片刻,然后一挥手,冲着陶丽果断地说:“改道,咱们去医院!”

陶丽心意相通地点点头,转动方向盘驶上前方的立交桥,改变了行进的方向,直奔医院驶去。

红色跑车驶进市区,道路变得狭窄,车辆也骤然增多,行驶十分艰难。萧天雄不停地吸烟,显出几分焦躁。怱然,他发现路边有一家银行,马上灵机一动,对陶丽道:

“停车,咱们去一趟银行。”

陶丽先是一楞,但马上明白了萧天雄的意图,顺从地把车驶进便道,停在了银行门前。

萧天雄跳下车,走进银行,掏出信用卡支取了5万元现金。就在他转身刚要离去之际,在另一个业务窗口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杨辉!

萧天雄走过去,从背后轻轻地拍一下杨辉的肩头。

杨辉蓦然回头,两眼立刻放射出惊喜的光彩:“是您?萧总!”

两个人热烈地握手。

“您不是去欧洲了么?”杨辉问。

“回来了,刚下飞机。”萧天雄回答。

“刚回来就取钱,有急用?”杨辉不解地又问。

萧天雄简单叙述了老丁厂长的情况。

杨辉也沉重起来。一声长叹之后拉开手中的皮包,取出一叠钱,递给萧天雄:“我没有您那样的实力,表表心意吧。”

萧天雄稍作迟疑,然后接过钱:“好吧,我替老丁厂长和大伟谢谢你。”

“谢啥,一个是老领导,一个是老伙伴。再说,您慷慨解囊,我也是应该的。”杨辉十分侠义。

“真是我的好兄弟!”萧天雄赞许,转而也疑惑地问:“你为啥来这里的银行?”

杨辉回答:“我的店就在附近,有笔业务款要存起来。”

萧天雄明白了,曾经听说过,杨辉辞职后开了一家地毯专卖店,给山东的一家地毯企业做北京的销售代理。看来,这家伙的生意不错。

杨辉热情地说:“难得您大驾光临,请到小店视察视察。”

“好。”萧天雄欣然应允。

杨辉办理完存款业务,两个人走出银行。萧天雄招呼车里的陶丽,杨辉慌忙迎上前去,彼此也是一阵亲热地握手寒喧。一行三人走出不远,来到杨辉的地毯专卖店——门面不算大,厅堂也略显窄小,四周挂满了各式图案的手工地毯,地面上也陈列着五颜六色的机织满铺地毯,不时有顾客垂临。在杨辉的引领下,萧天雄和陶丽沿着细窄的楼梯登上二楼,走进一间小小的会客室。杨辉一边叫人送来茶水,一边介绍:

“一楼是零售营业,二搂是批发洽谈。小生意,让萧总见笑了。”

萧天雄坐下后问:“生意还好吧?”

杨辉回答:“马马虎虎,除去房租以外,也就勉强够吃够喝。”

“那就不错了。”陶丽赞许道。

杨辉充满敬意地望着萧天雄:“这都是跟随萧总多年学来的本事,还有就是依靠过去的一些老业务关系,如果是生手闯市场,非碰个头破血流不可。”

萧天雄笑道:“看来,你这个小老板当得还不错嘛。”

杨辉露出一丝苦笑:“我也是不得己而为之,真不如跟着您干痛快。”

萧天雄故意问:“此话当真?”

“天地良心!”杨辉言辞凿凿。

“你舍得这个小店?”萧天雄追问。

“跟着您能干大事业,弃小而从大不亦乐乎!”杨辉的眼睛透过镜片闪闪发光。

“很好!”萧天雄站起身,拍着杨辉的肩头胸有成竹地说,“你等待着我的召唤。”

“我保证召之即到!”杨辉兴奋地表示,然后探询地问,“看来,您是准备杀个回马枪?”

“不仅仅如此!”萧天雄语意颇深,但又诡秘地笑道,“不过,现在还是天机不可泄露。”

“明白了。”杨辉挺直了身子,“我时刻准备着!”

萧天雄颇为自诩地瞥了陶丽一眼,然后冲着杨辉满意地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