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儿山上的八路军 第一部 第一章

伍汉民 收藏 77 16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铁蛋扛着猎枪,高高兴兴地朝家里走去,那杆他老爹留下来的猎枪上,挂着一只野鸡和一只兔子。今天的收获真的是不错,平时几天能够打到一只兔子就已经蛮不错的了,这个地方的野味,差不多被打光了,生活艰难啊,想要舒舒服服地打到几只兔子,就只有上狗儿山了。可那地方是八路军的天下。八路军经常与鬼子打得不可开交的,不安全,铁蛋的奶奶不让他去,他只能在这山脚下偶尔打打兔子而已。

铁蛋的家在狗儿山下,是一个不足二十户的小村落。铁蛋命苦啊,七岁没了娘,十二岁时,爹也走了,只给他留下了一杆猎枪而已。今年铁蛋也有十六岁了,这几年来一直都是与奶奶相依为命的,日子过得虽然挺紧的,但也算是有吃有穿的了。奶奶已经六十多了,走路都有点儿不大安稳了,家里的收入,主要是靠铁蛋放羊,卖羊毛羊肉,有时候打一点儿野味,摘点儿蘑菇,送到县城的那个野货店里。由于铁蛋有着两手绝活,这几年来竟然赚得不少了,把个家也安排得象个家了。第一,小时候天天与爹出去打猎,枪法练得挺不错的,只要有野味在他面前出现,逃走的机会并不多;第二,这几年放羊,铁蛋放出心得来了,每一次开工前都要带上一筐的石头,那只羊不听话了,那石头就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羊前面约一米远的地方,要是那只羊仍然有着要自由的不切实际的想法,从天而降的石头准会落在羊头上面,几乎能把羊打晕过去,所以,他的羊几乎没有丢过。当然,他还有一个好帮手,那是一只个头大得吓人的狗,天天跟着铁蛋,把一群羊震得动都不敢乱动一下。就那个头,别说羊了,就是狼,也不敢跟它单挑呢。这家伙,追起兔子和野鸡来,速度跟闪电一样,简直就是一只小老虎了,所以,铁蛋就把它叫做小虎。

今天的野鸡和兔子,对铁蛋来说,是很重要的啊。那只兔子今晚上就把它炖得稀巴烂的,奶奶牙口不好,只能吃烂的兔子肉了,最好炖成肉粥,给奶奶补补身子。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象铁蛋家那样,隔个几天能够吃上一顿肉的人家,已经不多了,恐怕除了邻村的那个地主外,附近再也找不出一家来了吧。对于这一点,铁蛋很是自豪,毕竟,一个十六岁的半大小伙子,凭着自己的本事,能够让自己的家人过上好日子,难得可贵啊。还有那只野鸡,明天得把它送到城里的野味店里去,猎枪子弹不多了,这一只野鸡,可以换个六发的子弹,挺不错的了。那个野味店的老板,虽说天天一脸的谄笑,看着让人讨厌的,不过对穷人倒是不错的,极少拼命压价。

走进村子里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铁蛋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安。村子里太静了,平时这个时候,鸡飞狗叫的,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可今天,竟然没有听到一丁点的声音。铁蛋心里不禁一阵阵地下沉,难道,村子里来了鬼子了。这地方可是个偏远的小村落啊,平时人都难得来一个,鬼子也不可能到这里来抢东西啊。

铁蛋打足了精神,快步朝自己的那个小家跑了过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得先找到奶奶再说。快要到家的时候,铁蛋听到了一阵阵的羊叫声,那声音是从自家的院子里传出来的。铁蛋心里一阵的发慌,他加快了脚步,可是,他仍然迟了一步了。

经过自家的矮墙时,铁蛋听到了一阵阵吱里呱拉的让人恶心的鬼话。他猫着腰,躲在土墙下,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朝院子里看了一下。看到的情景让他的脑袋一阵阵嗡嗡地乱响。他的奶奶,他的相依为命的奶奶,一个六十多岁了,走路都已经走不安稳的老妇人,正躺在院子的中间,一动也不动的,身下的一滩血,已经开始凝固了。在院落的角落里,有四个身穿黄色军装的鬼子,正兴高采烈地用刺刀在剥一只羊的皮,院子里已经升起了一团火,架好了架子。鬼子们一边麻利地剥着羊皮,一边大声地谈笑着,丝毫不顾在他们的身边,有一个刚刚被他们杀死的人,正躺在那里呢。

仅仅一会儿的时间,铁蛋就从巨大的悲伤中清醒了过来。他拼命地压住了心中的怒火,开始想办法为奶奶报仇雪恨。他拼命地对自己喊着“冷静,冷静。”好不容易,才算是恢复了过来。他知道,鬼子手中有四杆枪,而且枪法不错,射程又远,自己的这杆猎枪,根本就不可能与他们对抗的。不过,自己对村子里的情况很是熟悉,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几年来在野外的放羊和打猎生涯,多次与狼群的对峙,让铁蛋明白,越是在困难的时候,越是要冷静。

铁蛋顺着墙根,来到了后面的厨房下,伸出手,在那里摸到了自家的菜刀。为了让行动不便的奶奶能够拿到菜刀,铁蛋一直把这些东西放在挺顺手的地方,好在这个村落里民风淳朴,从来就没有丢过东西,这回,倒是便宜了自己了。然后,他又溜到前院,轻轻地招招手,指了指大门,一直呆在他身边的小虎感受到了主人的悲伤和愤怒,它也红着眼睛,静悄悄地来到了大门边,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铁蛋慢慢地取下了枪,把枪上的猎物扔掉,再慢慢地架在了矮墙上。那四个鬼子混不知危险已经来临,仍然在高高兴兴地谈笑呢。真他妈的是畜生,杀了人以后,竟然没事人一般,铁蛋的牙齿咬得紧紧的,可是架墙上的枪却是稳稳的,一点儿也不因为主人心里的愤怒而发抖。

枪响了,一个鬼子扑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他的后脑勺被打得稀巴烂了。铁蛋以最快的速度收好了枪,立刻转移到了大门的旁边,同时再装上了子弹,他的猎枪一次只能打一发子弹,装弹挺麻烦的,不闪人的话,只能干挨打了。果然,仅仅几秒钟时间,院子里就响起了一阵枪声,原来铁蛋呆着的地方,立刻溅起了一阵阵地灰尘。

剩下的三个鬼子打了一会儿枪,看看没有动静,这才一个个地爬了起来,朝矮墙摸了过去。可是,他们可没有勇气把头伸出矮墙去查看一下。呆了一会儿,其中的一个鬼子慢慢地摸到了大门边。在大门的外面,铁蛋正拼命地把身子往墙洞里塞,尽量地减少被发现的可能性。而在另一边,已经跟铁蛋心连心的小虎,正张着大嘴,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尽量的趴低身子,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那个鬼子等了一会儿,看看没有动静了,这才探出头来,朝门外看了看。小村路上仍然是不见一个人影,鬼子暗暗地舒了一口气,原本紧紧握着枪的手也稍微的松了一下。估计是一个土八路吧,打了就跑,现在也不知道跑那儿去了啊。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条影子,如闪电般地窜了出来,猛地扑到了鬼子的身上,那锋利的牙齿,紧紧地咬住了鬼子的喉咙。措手不及的鬼子扔掉了手中的枪,双手用力地扳着那偌大的狗嘴,可是,他的手越来越没劲,脖子上流的血越来越多,渐渐的浑身发软地倒在了地上。小虎仍然死死地咬着他的喉咙,丝毫不顾鬼子的双手正扯着自己的嘴巴呢。

院落里的剩下的两个鬼子听到了外面同伴的挣扎声,其中一个飞快地跑了出来,看见了正与小虎搏斗的同伴,他急忙端起了手中的三八大盖,正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又一声枪响,这个鬼子的脑袋,几乎被打烂了,只剩下一个身子,摇摇晃晃了几下,倒在了大门口。

铁蛋扔掉了猎枪,从腰上抽出了菜刀。猎枪已经没有子弹了,现在就靠老天爷帮忙了。他听到了院子里的脚步声,可那脚步声在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铁蛋躲藏在门边,正好看到一支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正慢慢地伸了出来,而且对准了仍然在咬着死人的小虎。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铁蛋一把抓住了步枪,狠地一拉,那个鬼子措手不及地,被拉得一个踉跄,差点儿摔了一个跟头,要知道,铁蛋天天扔石头,手劲大得很,根本就不象是一个十六岁的半大小子啊。趁鬼子还没有缓过神来,铁蛋一声大喝,手中的菜刀恶狠狠地砍了下去,一下子就砍在鬼子的后背上。一声惨叫,鬼子倒在了地上。铁蛋不依不饶地扑到鬼子的身上,把那个矮小的鬼子骑在下面,手中的菜刀一下又一下地拼命地砍着,。等到他实在砍累了,站了起来的时候,那个鬼子的脑袋已经被砍掉了,两只胳膊也已经跟身子分了家,整个背部都已经被砍烂了。

铁蛋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小虎也松开了嘴巴,倚在铁蛋的身边,鲜血还正一滴滴地从它的嘴巴上往下滴呢。仅仅坐了一小会儿,铁蛋就连忙挣扎着站了起来,走进院子里,扑到奶奶的尸体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天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整个小村落,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鬼子起的那堆火,也已经只剩下了一堆红炭了。小村落里仍然静悄悄的,除了铁蛋的已经嘶哑的哭声外,听不到一丝丝的其它声音。铁蛋知道,村民们一定是全部躲在地道里了,估计要等到明天早上才会有人出来打探一下消息的。在这个兵荒刀乱的年代里,这个村子虽然小,却仍然与其它村子一样,各家各户的地下,挖了不少的地道。一旦出事了,村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全部躲入地道的。这个小村落虽然地势不高,可是一向偏远,很少有人来,而且相对于其周围的地方来,还是高了一点点,在村头的大树上,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一旦有鬼子进入小村落三里远的范围,一直在树上值勤的人就会敲响挂大树上的那口大铁钟,让村民有足够的时间进入地道,而且,还有足够的时间把那些鸡啊鸭啊羊啊什么的也赶入地道。至于一般的值钱东西,老早就放地道里了。各家各户的地道修得都不一样,有的只是简简单单的藏人和物品的地方,有的甚至于在地道里修了各种各样的陷阱。铁蛋家里也挖有地道,不过,为了让行动不便的奶奶出入方便,地道挖得并不深。铁蛋知道,当村口的大钟响起来的时候,耳朵已经不行了的奶奶一定是没有听见,也没有把羊拉进羊圈里,鬼子一定是循着羊叫声,找到了铁蛋家,并为了争夺羊而杀死了他的奶奶。

一直哭到发不出声来的时候,铁蛋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走进屋里,把自家唯一值钱的一个大柜子搬了出来,取出了里面的衣服,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奶奶放了进去。他找出了一把大铁锹,在自家的院子里挖了一个大坑,然后把奶奶放进了坑里,盖上了土。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他已经累得直不起腰了。他跪在奶奶的坟前,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然后,抹干了眼泪,他不想再流泪了,现在,他只想让鬼子流泪。

铁蛋坐在地上,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上来了,接下来,他得到那里去呢。想找个打鬼子的地方,可是不容易啊,整个狗儿山,打鬼子的就一个狗儿山八路军了。听说,这一支八路军,是以前八路军大部队在附近地区与鬼子打仗时,打了败仗,主力都撤退了,可是剩下了一些人,占据了狗儿山,接着与鬼子打。这些八路也真奇怪,从来不下山找粮食,一切的吃穿用度,全部是从鬼子手里抢来的。听乡亲们说,人家八路军是看这附近地区的老百姓也生活困难,所以不想增加老百姓的负担的,而且鬼子如果知道了那个老百姓资助八路,一定会报复的,可能给老百姓造成伤亡,所以,人家宁可饿肚子,也不愿意找老百姓借粮,所以,狗儿山的八路军在老百姓中威望极高,他们偶尔的一些要求,老百姓都是拼了老命的满足。铁蛋想了想,也只有找八路军去,才可以痛痛快快地跟鬼子打上几回了。

可是,院子里的那四条狗的尸体怎么办呢,一旦鬼子发现了这四个畜生是死在村落里的,可是会对乡亲们造成巨大的损失的。铁蛋想了一下,把鬼子身上的东西全部扒了下来,然后,找出四条麻袋,把鬼子装了进去,往里面塞了几块大石头后,扎紧了袋口后,拖到自家的粪坑那里,一股脑儿全部扔了进去。铁蛋家不种田,粪坑挺满的,正好派上用场了,根本就不会被发现的。处理完了鬼子的尸体后,铁蛋把四套狗皮扎成一堆,全部放火烧了,然后才清点一下鬼子拉下来的东西。一共是四支步枪,八枚手雷,四把匕首,还有四个军用水壶,四条子弹带。那步枪铁蛋听说过,好象是叫什么三八大盖,打得挺远的,比自己的猎枪可好用多了,铁蛋知道,要不是自己对地形熟悉,说不定,现在被扔在粪坑里的,不是那四个鬼子,而是自己了。

铁蛋找了一个包裹来,把手雷和水壶等全部放进去了,背在背后,又找了一根绳子,把四杆三八大盖捆成了一捆,然后在奶奶的坟前又叩了三个响头,招呼了一下小虎,关好了院门,头也不回地走了。现在离天亮不远了,如果不走,说不定会再遇到什么麻烦,就走不成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