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大学旧事之教室

jizhibird 收藏 8 179


河北大学的教学楼分布是南院为文科、北院为理科,所以和理科一点瓜葛也没有的中文系的所有教室都是在南院,我们也只是早晨锻炼时或找老乡串门去去北院,当然还有另外的一些事情,之外便老死不相往来了。

那时的河大南院共有四个教学楼,七教在最西南角,九教在最东端,八教靠西偏北一些,而六教则与九教紧挨着,只隔了一条学校的主干道。这四座楼除了九教是在我们来的前一年盖成的,其他的三座一个比一个老,其中六教应该年头最老,不讲究形式,直来直去就是一个筒子楼,教学楼的大门也破旧很少关上。不过,因为六教是外文系专用楼,而我一向对外文深恶痛绝之,所以很少涉足,只是远远观望,至于里边布置如何,还真不知道。

我最常去的是七教,大一的第一节课就是在七教上的。说六教旧,其实七教不仅旧,还破。虽然有一个专门的看楼老头负责,而这种待遇是我走遍河大所有教学楼所没有的,但仍然难以掩饰它衰老下去的趋势,地面的坑坑洼洼、用以隔开空间的铁栅栏的锈迹斑斑,还有弥漫在楼道、教室里的那种陈年的腐气,都似乎在暗示着七教如一个年老病人行将就木前的艰难喘息。

从朝西开的大门进去,左拐一直往前走,尽头便是124教室,其实教室旁边便有一个侧门,只是这个门很少开,尤其是冬天,门上的铁锁和外面的天气一样冰冷,记忆里好像只在夏天最热的时候开过几次,侧门前的槐树正浓郁,于是,三三两两的学生便聚在那里说着闲话或讨论问题。

大一的大部分课程都是在124教室完成的,所以,它便成了我们的专用教室。教室的面积在七教中应该是比较大的,否则是放不下五十多个人的。因为是一楼,所以不象224、324那样有阶梯,不过,这样也不错,坐在前排的没有受到来自后排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压抑,坐在过道的也不用看到别人下阶梯时一颤一颤的样子。

这里的桌子很陈旧。我记得我上初中时用过那种斜桌面的木头桌子,据说那种桌子是五六十年代生产的;而七教的桌子似乎更老,不仅是斜面的,而且桌子、凳子是连体的,估计古老到可以做文物吧。不过,这种桌子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比如无论你如何努力往后靠,都不会影响到后面同学的学习;比如当你听到一节不想听的课,你可以把一支圆珠笔放在桌面上,看它由慢到快往下滚动;比如这种窄小的两人桌可以把两个人的距离拉的更近,近到几乎没有(当然这只能限于男女蜜友)。

刚才说了,124教室是比较大的,如果说七教是一个大大的“凹”字,那它便是右边那个突出的尖,所以教室的三面都有窗户,冬天从八九点开始便有阳光,一直到下午一两点,所以无论再寒冷的天气也很温暖。坐在那里,看着灰尘在光线里自由自在的飘,感觉真的很惬意;夏天,三面窗户都打开,风从这边跑到那边,调皮地翻动着展开的书页,读书人低头看会书,抬头看会天空,即使最炎热的中午,也会有凉爽从心底生出。

就是在这间教室里,我们听马列主义理论,听当代文学,听影视文学,听现代汉语,听现代汉语老师的老公讲的古代汉语等等;也是在这个教室,某一天的夜自习,中文系的一位教审美的资深教授给我们播放了云南风光的幻灯;同样在这里,我们挥洒汗水,认认真真的扫地、墩地,蹲在窗台上,一边擦那些有年头没擦的玻璃,一边看楼下的小草,远处的苍青色的平房。

有时,学的无聊,便到看门老头那里聊天,听他用浓重的保定口音讲笑话,讲轶闻。

当时,七教还有几间教室是河大附中的。所以,走过走廊,看到那些打打闹闹的中学生,猛然感觉自己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偶尔看到他们在后黑板上的文字与图画,感觉自己的高中生活已经遥远的不可触及。

大三的那年,又来到这里上课,却不在124了,改在了113,这是很小的一间屋子,但即使如此,前来停课的也是稀稀拉拉坐不满。因为楼前浓密的木槿和丁香树,这间屋子从来没出现过毫不遮拦的阳光,只是在春天时能闻到浓烈的丁香的香味。不过,在那里也很有收获,我知道了对当时最为流行的《废都》《白鹿原》的经典评价,尽管它是出于一位走路有些跛的年轻助教之口。

到了大二,我们转到九教上课,九教是个年少的教学楼。因为是少年,所以构思往往是跳跃的,夸张的。头几次进去,竟然转来转去找不到出口。即使如此,我们谈论、喜欢的仍然是它。可见,能引起人们兴趣的除了新鲜之外,还要有自己的风格。让人看不透,品不尽也许是一件东西具备流传的关键吧,比如米洛斯的维纳斯,比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

九教的101教室虽说是我们九零中文的固定教室,也许是同样上述的原因,夜晚没有课的时候,往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那么多人,把教室挤的满满的,找一个空地也需千百次众里寻它。有时干脆把别人用来占地的书推倒一边,遇到素质好一点的占地人会遭个个白眼,差一点的就只有站起来另寻它处了。

记得在最后排的两个座位永远是我们班的一个女生和她的男朋友。有一段时间,看到来我们教室上自习的一个矮个儿男生,狂追一美女,她来他便来,她走他便走,象影子一样甩不掉,具体这位仁兄是何方神圣,也懒得考察,因为奔这儿上课的可都是来自五湖西海啊。

在这间教室里,听到了薛克谬老师每逢上课前必做的程序:王慧敏、王树民……听到了后来成为国家图书馆馆长的詹福瑞老师讲的文学理论。也是在这里,一位年轻的老师,穿着洁白的的确良衬衫,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将他对哲学的认识,社会的感受一齐抛给我们这些如饥似渴的学子,让同样年轻的有些稚嫩的心灵刮起狂热的风暴。受他的影响,我们疯狂的阅读、讨论、写作,以偏激的思维理解着关于人生、关于社会的问题。

每当下午两三点钟,太阳光从C字形的九教缺口处挤过,穿过我们101教室淡蓝色玻璃,落在绛红色的一排排桌子、凳子上,平和而安详,不由的让人沉浸在对未来的幻想里,舒服的不愿出来。

101的对面一溜狭长的小屋,挂着“河北大学出版社”的牌子,但很少见到有人出入,只偶尔看到一捆捆的书从这里搬进搬出。教室的背后便是大厅,东南角的厕所很新,但是在里边的小门,写了许多污言秽语,难以入目,让人感觉特不爽。

同样不爽的是九三年之后的日子,九教简直成了娱乐场所。由教育系几个学生承包的四楼一间大教室逢周六周日,便播放电影录像,往往持续到夜里十二点。其他各系也争相仿效,101教室也曾有一段时间沦为专为看客开放的地方,实在让人痛心。

大三那年,我们搬到了八教,八教的楼下有两个羽毛球场地,经常见到一些学生在这里比赛,其中一个腿有残疾的研究生打的最好,很轻松的接球、挥排,而许多高手就在他的轻松里栽落马下。

八教也许是河大教学楼里唯一一座坐北朝南的楼吧,每当下课,我们就聚在栏杆边,看天上的云彩悠悠荡荡;看南边的女生楼上凉晒的衣服花样招展;也叠了飞机、纸鹤轻轻放手或抛向远方,注视着它们默默无言的被空气托付着,越落越低,直到落到赭红色的砖地上。

四楼的教室单人独桌,我去的早些,占了阴面靠窗的一个位置,后来证明这个位置太好了。九三年的三月份吧,就在八教的后面,快速地崛起了一座学生宿舍楼,我就在这个座位上,看着吊车的一点点组装、脚手架一层层的搭起、来自各地的工人一砖砖地垒成九三年招进大批学生的样子。即使在此之前,也有许多风景可以满足眼福,那座人进人出的二层楼的河大招待所、那座正在改建的河大南门,那些合作路两旁由绿转黄然后叶子飘落到没有、又由无到有到茂密的看不到一丝缝隙的核桃树,那些路上的人们、那些隐隐约约的北院景色,是足够让一个充满好奇的青年有很多幻想的。就是在那个位置上,我写出了发表在《天津青年报》的文章——《另一种修养》。并且自此踌躇满志,笔耕不辍。可惜的是毕业不久便四处碰壁,提笔写字简直成了一种奢侈。世事变化,人世间有多少梦想都遗落在岁月的尘埃中,从此或者悄无声息或者不堪回首呢;更有甚者,有的人事业刚刚开始,却英年早逝,哪就更是一种仅仅感喟所不能抒发的遗憾了。前几年,上“河大校园网”,吃惊地看到我上学时就慕名的一位中文系老师,竟然在五十多岁时突然辞世,伤心了许久,也感觉生命实在是脆弱,就像一片叶子,坠落时竟毫无征兆。又想起2004年同学聚会,席间颜老师说起,虽然参加的人不是很齐,但欣慰的是我们九零中文目前还没有缺失……当时引得大家一阵唏嘘。

在这里,我看到了我的两位男女同学从相互思慕到如胶似漆到不欢而散,让我终于知道爱情是可以像烟花一样绚烂,也是可以像烟花一样短暂的。

在这里,我听到了身材魁梧的刘玉凯老师讲解民间文学,他引经据典,将枯燥的东西讲的文化味十足而且充满趣味。

在这里,同样身材魁梧的韩成武老师,架着一副宽大的黑边眼镜,学究气十足的给我们讲古代诗歌。当他讲到元结的诗:“将牛何处去,耕彼故城东。相伴有田父,相欢惟牧童。将牛何处去,耕彼西阳城。叔闲修家具,直者伴我耕。”他在讲台上踱来踱去,投入的样子让我恍惚觉得他就是那头“一步一思索”的牛儿。

在这里,九三年的元旦,我们同宿舍的七位兄弟热热闹闹地表演了哑剧《争位》……

虽说北院是理科专区,但我自己或随朋友还是去过几次的。

有一年看到一则学习扎染的海报,心血来潮,便去交了十五元报了名。培训地是在三教的一个五楼教室,那次,正是下午一点多,一个人穿过长长的走廊,外面虽是阳光明媚,楼道却是漆黑一片,听着自己的足音从脚下响起,传到黑暗的尽头,又从尽头折射过来,不觉有些森森然。到了五楼的那间教室,推开厚重的木门,才看到久违的几缕阳光从窄长的黑色木框的玻璃窗投射进来。

另一次是同朋友去生化楼看动物标本, 一进楼门,那股浓烈的化学防腐剂味道便扑面而来,匆匆看了几个展室,便赶紧逃了出来。

大学时的我是个不爱挪窝的人,所以不像别人走遍了所有的教室,在桌子或凳子上留下了许多痕迹,以备后人观瞻。我到过的教室少,但在一个教室待的时间多,自然在那些我待过的教室,包括洒过水的水泥地面,夜晚丝丝响着的日光灯,还有飞过教室的各类昆虫、刮过教室的夏夜微风,都会更容易记下我的身影;而我对它们的印象,岁月的河流又怎能轻易淹没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